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三国群英传ol攻略 > 正文

【长篇奇幻】阴阳双生三 银冠争夺赛 六章 阴谋与淘汰

作者:三国群英传日期:2020/1/6 22:00:20

<上章>

<目录>


  六章 阴谋与淘汰


  时间为正中午,烈日当头,罗恩位于南方,本该是黎爱缇亚人难以适应的气候,可是礼斯安却是例外,他因为自小在斯佩德长大,这里的温度他反倒觉得很舒适。


  礼斯安自从昨日败给乔颲之后,便把罗恩当作他家在逛,一直逛到现在才要回赛场,竟是没打算观看上午的赛程。


  不过这也是因为礼斯安认为只要观看下午场就够了,他对乔颲等三人有莫名的信心,认为他们一定可以晋级至四强。


  虽说这信心很没来由,他们认识也不过十来多天而已,不过恰巧事实也是如此。下午场的比赛尚未开始,那幺礼斯安为何会提早回来?只因为他想把这赛场当做最后一个逛的地方,毫不浪费时间,只能说不愧是商人之子,还真是精打细算。


  由于礼斯安到第三日下午才被淘汰掉,赛场内的士兵也都知道他,对于他这样四处乱走,倒也没人多加阻拦,且他本就是个好奇心极重的人,竟把这整个赛场由里至外都绕了二圈,途中看见有兴趣的人事物,还会逗留一小段时间多看几眼。


  这样一来,时间当然飞快流逝,马上就已经将近一点,也差不多是四强赛开幕的时间了。赛场内也有不少休息室,大多都关着门,他自是不能开门进去观看。


  「只看一间应该是不会怎样吧……」


  礼斯安用着气音碎念,对于这些休息室,他只觉得非常可惜,正在考虑要不要打开其中一间,看看里面到底长什幺样。这时,离他数公尺的木门内传来一些声音,他的老毛病马上又发作了,聂手蹑足地靠近偷听。


  「小公爵,您考虑得如何?」


  这个声音对礼斯安来讲,可说是非常陌生,自然不知是谁,可是接下来回应的人,他却就知道了,只听詹姆斯明显喝醉了,声线都变了不少:


「……这样终究太……」


  陌生的声音主人没让詹姆斯讲完话:「你有把握下次参赛能赢过她吗?或者您以后不打算再参赛了?」


  詹姆斯没有回应。


  陌生人又继续说道:「那幺我敢跟您说,如果不除掉她,您接下来的人生就会是个笑话了,世人永远都会记得昔日冠军败在一位女孩手上。我瞧您一年比一年更进步,将来若说能强过荣格,那也不是没有可能,就这样让大好前途毁于一旦,岂不是非常可惜?应该要趁着现在世人对她印象还不深刻时,尽早除掉她才是。」


  这几句话可说到把詹姆斯捧得极高,他又再沉默了一阵子,才说道:「……好吧,可是这样做对你有什幺好处呢?何必这样帮我?」


  「这就不需要小公爵您费心了。那幺您只需要瞒过或者说服艾德华公爵,其余事情让我来做就……」


  礼斯安只听得心惊胆跳,不太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正欲多听一些,以方便之后能多做帮忙,可是房内的陌生人却是迟迟没有讲下去,猛然间木门被打开来,开门者一双黄绿色的蛇眼,他才发现竟是他知道的人,正是此次争夺赛的裁判之一,森斌。


  礼斯安实是吓了一跳,自己应该是没发出任何声音才对呀?但随即回想起刚刚的对话,那些话自然是不能给其他人听到的,一想至此,他顿时脑内高速急转,马上装出一副被吓到的样子,过了几秒才开口道:「原来是裁判呀?怎幺小公爵也在这?可真是吓我一跳。」


  或许因为礼斯安的演得太好,森斌只是半信半疑,且最重要的是他是子爵的儿子,所以森斌也不能随意拿他怎幺样,只问道:「你有什幺事吗?」


  礼斯安则是继续演戏,先是搔搔后脑袋,装出一副很苦恼的样子,才说道:「我迷路了,这赛场太大了!可否请您带我回到观众席上呢?」


  森斌竟然不确定计画是否已走漏风声,且他早已观察乔颲等三人多日,知道礼斯安跟他们关係还不错,当然也就不能立刻放他走,只对詹姆斯使了一个眼神。


  詹姆斯毕竟也不笨,即使喝醉了,还是马上会意道:「礼斯安,裁判大人可是很忙的,怎幺好意思要大人帮忙这种杂碎事情呢?先进来坐坐,等等我们再一起去吧。」


  礼斯安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说道:「多亏你提醒,那幺我就不客气了,正好我也走得很累,多坐一下也好。」其实他现在是有点坐不太住的,不过也只能先听从詹姆斯的建议,如果拒绝了难免徒增怀疑。


  森斌也说道:「我还有些事务要处里,就不多打扰二位了。」


  二人也就与森斌道别,随后詹姆斯说道:「礼斯安,老实讲,我的父亲对于你的父亲,伊诺尔子爵,向来非常佩服,对于他是怎幺靠着经商认识许多贵族的,我也感到非常好奇,不知可否分享一些经验呢?」


  「这个嘛……爸爸他也总说这是商人的秘密,要再等几年才肯告诉我。」礼斯安随口回应,知道詹姆斯短时间内是不会放他走了,他开始盘算要怎幺脱离这个场面。


——


  尤碧卡把双剑拔出,看着荣格这位四连冠得主,只觉得他一颗心似乎不在这场比赛当中。

  不过随时把心态调整到最好,本就是理所应当,尤碧卡也没打算留情,本想先做突袭,却见荣格在威廉宣布比赛开始后,便朝她冲刺过来,竟是比她更快以突袭做为开场。


  不过这也来得刚好,尤碧卡的截击本就以后手为主。荣格右手一刀削向尤碧卡的肩膀,尤碧卡也刺向荣格的右手手掌,却见荣格不闪不避,在要被刺中前,猛地刀招居然又再加速,尤碧卡这一准确无比的刺剑登时落空!


  不过这招尤碧卡已从森斌那体验了许多次,在上午更是亲眼看见荣格也会,自是早已想过如何应对,只见她也是不闪不避,另一手刺剑又再刺向荣格的右手!


  荣格这一刀招已用老,再无变招的余地,却还是没有收手的打算,只是左手刀也已削向尤碧卡的身驱!正是攻敌之不得不救的方式。


  尤碧卡知道如果就这样下去,就是自身中一刀去换荣格的手掌,这样自然是划不来,只是此刻她也一样无法再变招,只得猛退数步,避开这足以分出胜负的一刀。


  二人这几下交手,虽只是几秒钟的过程,却已显出他们都非常清楚彼此的招术,四周观众不禁大声喝采!


  尤碧卡锁紧眉头,她这截击自从学成以来,还是第一次这样被人从正面攻破,只见她二手恍若消失,接着一发火球术与一柄飞刀射向荣格,浮空只一瞬间的刺剑又被握住,刺剑的主人也已冲向荣格!


  尤碧卡露这一手,登时观众们都呆若木鸡,如果说刚刚观众们还能喝采,是因为还未太过惊讶,那幺现在可就是真说不出话来,学过魔法的人本就稀少,在场过半人根本没看过,甚至还有人认为魔法只是无稽之谈,压根不存在,而魔法与武艺兼学的人,那自是更不用多说,在这以武艺为主的赛场内使出魔法的,只怕数十年都不见得有一位。


  但这一发火球术却是威力极小,即便是一位普通人,中了这发也能在几秒内扑熄它,但不是因为尤碧卡无法使出威力更强的,而是她欲以火光遮掩同时射出的飞刀,此刻烈日当头,更大大的增加火光炫目的程度!


  不过荣格毕竟不比他人,对于尤碧卡这个处心积虑的战术,他只是定睛一看便一清二楚,刀一挥便把飞刀击落,也顺势利用这柄飞刀把火球术扑熄。


  可是对于紧随在后的尤碧卡,荣格却彷彿没有看见一样,刺剑几乎要刺中他时,才开始做出反应,却已是来不及完全躲掉,胸口被划出一道浅浅的血痕。


  这个情况,与在上午时,荣格对上奇班时一模一样。尤碧卡在上午时还不敢确定荣格是抱着什幺心态,现在面对面一战,却知道他竟是没把自己放在眼里,分心分得出奇,完全不像是一位强者会有的表现。


  荣格到底在迟疑什幺?尤碧卡心中虽也充满好奇,可是现在分出胜负却是更加重要。尤碧卡又一剑刺向荣格,这下可是尽了全力,如果荣格再不回神,这一剑就会洞穿他的手掌。


  荣格善使双刀,如果失去一手,那幺实力自然会大幅下降,更别说要赢下这场比赛,但他终究在最后一刻反应过来,躲掉这一刺剑后,竟是不理接着而来的下一剑,而是也一刀直取尤碧卡的要害!


  二人在接下来的几秒内都变成一样的战法,招招只为进攻,对于对手的招式竟是只以变换身姿来做闪避,当真是间不容髮,没过多久,二人身上就都多出十来道伤痕。


  这异常凶险的几秒,最终以尤碧卡先行倒退而结束,那自是因为她知道自己被砍中的次数比较多,已然落于下风,这已是她第二次被迫后退。


  荣格却是逼得很紧,二刀一左一右又再砍向尤碧卡。尤碧卡一咬牙,以刺剑中接近护手的部分挡下这二刀,荣格这二刀却没有被弹开,而是不断施加力道,变成了力量的对决。


  但这一方面,尤碧卡却是大大地不如了,即使咬牙苦撑,还是只能不断后退,以免刺剑被压回身上,可是这样退下去,她迟早也会退出界线外。


  二人此时距离极近,猛地尤碧卡一膝击向荣格的手掌,荣格使力过猛,一时无法闪避,但紧接着居然也做出一样的动作,二人同时击中对方的手掌,都失去一把兵器。


  荣格的双手在上午都才刚受伤不久,此刻被尤碧卡一膝击中,刚换上不久的绷带马上染血,却见他好像没有痛觉一样,又异常快速地抬起另一只脚,竟是又以同样的膝击要击落尤碧卡的另一手刺剑,此时尤碧卡才刚收腿,没想到荣格来得如此之快,却已是来不及闪避,另一手刺剑也被击落,接着荣格又是当头一刀,来势不快,显然只为逼退她。


  输了……尤碧卡心一沉,往旁躲过这刀,这刀登时劈到地上,她失去二把刺剑,荣格却还是一刀在手,依照规则,此刻她已然落败,但她仍旧一脚踢向荣格的手臂,企图把荣格的兵器也击落。


  但说也奇怪,荣格这刀没有劈进石地很深,照理来讲应该能及时拔出,尤碧卡对于自己这一踢,本是不太抱希望的,却见荣格手掌一鬆,缩回手并躲过她这脚,但也失去了仅存的一把刀。


  本来是其中一名代表把武器丢失,便算是落败,可现在二位代表在几乎同时间失去武器,这种情况可真是罕见至极,威廉却是没有打算暂停比赛。尤碧卡不知荣格是否放水,但二人也在不久后就空手上前,欲以拳脚分出胜负!


  二人先是交换数拳,尤碧卡一拳直击荣格的面目,荣格却是往前冲去,顺势转身,双膝半蹲,以背部撞击尤碧卡!尤碧卡这拳只擦过荣格的脸颊,同时感受到自己重心不稳,心知不妙,果然荣格在同瞬间抓住她挥出的右拳,接着便是一个过肩摔!


  赛场的表演台可全都是砂石,荣格从举起尤碧卡到把她摔到地上,更是连半秒都不到,尤碧卡这下可是摔得极重,她只觉得身体不听使唤,一时半刻难以爬起,这时又看见荣格提起右脚,正要踩向她的腹部,她只得勉力往旁滚去。


  尤碧卡趁着这一滚,顺势起身,只见荣格居然又在她眼前,一记左沟拳直击她脸颊,这下终于来不及做出任何防御动作,只能勉强撇头,却已是慢了一瞬,脸上结结实实地挨了这拳。

  观众席上的双胞胎,看见这幕都是难以忍受,南祈飒神色漠然地说道:「哥,不管我们谁赢了,都要帮尤碧报仇。」


  在南祈飒看来,荣格与尤碧卡的武器都丢失了,危险性大幅降低,虽然生气,但接下来应该是不会太过危险,只能等待威廉赶快宣布结果。


  乔颲却是没有理他,直直地往表演台走去。


  「哥,你要做什幺?」


  乔颲仍旧走自己的,甚至双腿还再加快速度,逐渐变为冲刺,从距离表演台最近,约二楼高度的观众席一跃而下。


  表演台上的对决却已经进入一面倒的情况,荣格丝毫不给尤碧卡调整状态的时间,逼得尤碧卡的空隙也越来越多,直到腹部又中了荣格一记右拳,她在这时感到一阵被异物刺中的感觉,但更多的是被拳头打中的剧痛感。


  受到这一重击后,尤碧卡再也佔不稳了,先是退了数步,不自觉地双膝跪地,一手捧腹,乾呕数声,可是一双绿瞳却仍旧死盯着荣格,空着的一手也还是对着荣格摆出守势。


  比赛至此,即使荣格还没拿下尤碧卡的要害,威廉也该中止比赛了,但他终究资历太浅,这场比赛又出现了许多难以见到的情况,同时眼见尤碧卡尚未认输,他顿时只感难以判断结果。


  在这众目睽睽的表演台上,把小上自己许多的异性打成这副模样,绝对是荣格人生首次经验,也已经有不少观众在倒喝采,他也难免犹豫,却还是缓步走向勉力站起的尤碧卡。


  再一拳……就够了,跟这虚伪的世界说再见吧。荣格心想,同时也挺佩服眼前女孩还站得起来,他也算是已经竭尽全力,没想过这场比赛如此难打。荣格甩了甩右手,正打算突破尤碧卡已经虚有其表的防守时,却惊觉到身旁有一拳击向他脸庞!


  这拳是一个很标准的正拳,从这就可以看出来者绝不简单,可却是有些单调,正是乔颲,荣格欲往后退躲掉乔颲这击向面目的一拳,本该是能完美躲过的,因为乔颲这拳只为逼退他,但他却感觉到一阵头晕目眩,被打到了?


  荣格觉得不可能,除非乔颲的手会突然变长,否则他是有百分百自信能躲掉的,望向乔颲的拳头之时,却发现这少年的拳头异常诡异。


  只见乔颲的右手拳头已非拳头,而是变为一个类似剑柄的东西,难道这少年把剑装在手腕里?这怎幺可能?


  荣格只觉得自己看错了,同时晕眩感也还没完全消失,他闭眼并用力晃了晃脑,再看向乔颲时,他的右手已经恢复原状。


  乔颲也只挥得出这幺一拳,早在他从观众席跳下去之时,除了威廉以外的裁判也都从裁判席上冲出,可是因为二人此时距离他们太远,终究是乔颲快了一点,唯一来得及阻止的威廉,却是还在犹豫要不要中止比赛,直到乔颲已经挥出拳头,他才回神过来。


  四位宗师一齐出手,乔颲连自己到底是怎幺被推倒的都没能看出来。


  他们确认乔颲没有反抗的意图后,便把他放开,接着到旁稍微讨论过一会,威廉才宣布道:


  「荣格.安德宁,获胜!」


  「尤碧卡.奥涅妍,失去意识,确定为本次银冠争夺赛的季军!」


  季军?那不是第三名吗?在场所有人都觉得威廉说错了,这场比赛应该是决定殿军的比赛呀?


  「最后,乔颲.罗西纳,因擅自闯入场地,打伤正在进行比赛的代表,判定失去参赛资格,确定为本次银冠争夺的殿军!」


  观众们纷纷感到意外,没想到惩罚如此严重,但不管他们再怎幺讶异,都比不上乔颲心头一震,听到被淘汰的当下,他先是一楞,随即仰头看向观众席的南祈飒,二人都在这一瞬间对到眼,某位观众突然高举手臂,挡住了他们的视线,随即又再看到,然后再被其他观众遮掩……


  二人都呆住了,他们早就把彼此当成最大的对手,事实也是他们本该会在下场比赛中对上,可是命中的变数使得他们的对决不再可能发生。


  乔颲回头,帮助刚刚才进来的医疗人员抱起尤碧卡,再把她放上担架。如果这是代价,他倒也不后悔,仔细地看了尤碧卡的一身伤后,他只后悔自己插手得太晚,光是那朝脸颊打上的一拳,结出的瘀青不仅佔了挺大的面积,此刻已转为蓝紫色,估计要花一个礼拜以上才能恢复,其余刀伤,或者从表面难以看出严重程度的,那更是不计其数。



<下章>

<目录>


Copyright © 2017 - 2020 三国群英传私服 All rights reserved

在本站可以找到您想要的三国群英传私服游戏攻略和三国群英传olsf副本玩法,我们致力于让三国游戏玩家拥有最新的游戏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