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三国群英传ol攻略 > 正文

【最终境界】七音华:JOJO战斗潮流03

作者:三国群英传日期:2020/1/6 22:01:32

  到墨西哥的路途很长。


  虽然有机车可以骑,但是从美国东岸骑到南部是很遥远的路途,或许不要跟着乔瑟夫一起行动是正确的选择。


  但是在途中,矮子传讯息要自己看好乔瑟夫,他们有其他事情要准备。


  出于无奈,辣妹只好继续跟着乔瑟夫,因为乔瑟夫的那台机车速度上跟跨越地形的能力都比重骑兵逊色许多,所以这段旅程比自己预计的时间还要更长。


  往好处想,之前矮子在这个世界当中,把一座超大的城堡给拆了,一样有『火烧厝』替身的自己也可以把那当作超方便的移动根据地。


  骑了好一阵子,已经彻底远离都市的喧嚣了,现在已经骑到了靠近墨西哥的沙漠地带。


  「好热啊,这种烈日对皮肤很不好呢。」


  辣妹稍微停下车子,然后抹去汗水。


  「稍微补充水分吧,我们已经离那些德国人的基地越来越近了。」


  乔瑟夫拿起水壶喝着,在他巨大的手掌下水壶显得很小。


  「以防你们没注意到,从刚才开始就有个人在跟着你们。」


  「AI,你是说那个很怪异的红色方布吗?我注意到了。」


  「我也觉得那块布很古怪呢,无线电另一头的人是怎幺察觉异状的?难道听从无线电传过去的杂音就能判断了吗?」


  乔瑟夫做了讚叹,因为很麻烦,所以辣妹先前跟乔瑟夫解释过。旧AI从手机发出的声音不过是在跟自己通无线电的某人,虽然他问了『範围这幺广吗?』还有『这是我听过音质最好的无线电』等问题,不过他没有起太多疑心。


  「差不多吧,这家伙还在空旷的沙漠中打算以自己的双脚追上骑机车的你们。」


  「我们要全速奔驰甩掉他吗?」


  「不,让我们继续在这他听的到我们谈话的距离聊天然后慢慢骑车。」


  乔瑟夫做出了夸张的『还用你说?』的表情。


  「瞧不起我也要有个限度啊!」


  另一块布突然从天而降,一个纳粹的军官潜身于其后。


  「是你的潜行技巧太差了!」


  乔瑟夫用好几拳灌注波纹的拳头击打布匹,但是全都打空了,那个纳粹军官用着很奇异的动作在空中闪躲攻击,只用一根手指隔着布撑着乔瑟夫的手上。


  而乔瑟夫突然将手抽离,人整个往后仰翻。


  他起身后甩了甩刚才去碰那块布的手。


  「这是怎幺搞的,我的手像是触电一样,但是又感觉烫的不行......」


  而纳粹军官捡起布来,像是西班牙斗牛士一样甩了甩。


  「就像是你得意的波纹,是吗?最近我们德意志帝国也得到了波纹的技术!虽然仅是皮毛而已,但我们是特种部队!每天都在严加的训练自己,所以比你这整天只会喝茶的英国人能用的波纹还要厉害呀乔瑟夫●乔斯达!」


  「需要帮忙吗?」


  辣妹开始聚集起黑光病毒的外壳装备。


  「不了,他是针对我来的。」


  乔瑟夫脱下外套,拉上护目镜摆好战斗的架式。


  「想要只身且空手对抗我?太狂妄了!」


  纳粹军官甩了下布,接着他的身影消失了,接着那块布已很不自然的方式朝着乔瑟夫飞去。


  乔瑟夫见状,立刻往布的方向踢了一脚沙子,沙子因为波纹的影响,所以溅起来后以直线飞行的方式沾到布上。


  「你的眼睛在看哪里啊!」


  那个纳粹军官又从空中出现了,手里捉着另一块布,在降下的途中,他抽出了一条缎带,接着那条缎带很神奇的化成了匕首。


  「你会表演布绒魔术我也会哪。」


  乔瑟夫将外套翻向正面,想如法炮製阻挡自己的身体。


  「你那外套根本就挡不住你硕大的身体!」


  匕首刺穿了布跟外套,不过甚幺都没有命中。


  乔瑟夫把外套的两个袖子往不同的方向拉扯,然后灌注波纹。


  那把刀子就这样被卡住了,即使纳粹军官想要将其抽出来,但波纹造成的高热迫使他很快就放手了。


  「这样子就结束了!」


  乔瑟夫在对方没有匕首后,便接连使用快拳想殴打他。


  「你在打哪里啊?」


  当乔瑟夫意识到的时候,那军官居然用一根手指顶在自己的头顶上倒立着。


  「不是吧?那我刚才打的是?」


  乔瑟夫把外套跟布匹掀开,他刚才打的是仙人掌,导致出拳的右手现在十分地剧痛。


  「你再回去练个二十年吧!」


  纳粹军官抓住乔瑟夫的头,然后翻身用膝击乔瑟夫的脸部。


  他自然不可能挨的住对头部的攻击,这打在身体的其他部位也是重击了。


  「怎样?被纳粹鬼打倒的感想如何?」


  纳粹军官得意地一脚踩在倒地的乔瑟夫脸上。


  「我......我......」


  「嗯?你有说话吗?」


  「我就是因为见你身手比我矫健太多,所以才乾脆躺在地上避难的!」


  刚才乔瑟夫揍过的仙人掌变得异常肿胀,当纳粹军官瞇起眼睛想要看清楚时,那株仙人掌突然爆开了。


  「你以为我会就这样中招吗?我也知道了波纹的特性我怎幺可能会被这种伎俩给伤到!」


  纳粹军官想仿效乔瑟夫趴到地上闪避,但就在这时候沙地突然隆起,把他抬起来,他的脸部还是接到了喷发的仙人掌刺。


  「呜呼哈啊啊啊!好痛啊!」


  纳粹军官忍住想打滚以减缓痛苦的冲动,想要将藏在袖中的,绑着布的钢丝拉起来,以把另一块布拉过来。


  但他发现到,那个莫名把自己顶上去的沙子内就是自己想要拉过来的另一块布。


  接着乔瑟夫灌输波纹,布像是捲寿司捲一样把纳粹军官捲起来了。


  「你那无聊的把戏我一开始就看出是像风筝一样让把钢丝的布迎着风吹了!」


  刚才的战斗,乔瑟夫刻意用波纹附着的沙子定住那块布好让纳粹军官察觉不到他偷偷地在外套下抽着钢丝,将布抽到保持着被沙子掩盖的状态下慢慢地被拉过来。


  「好热啊!布好热!阳光好热!波纹也好热!」


  纳粹军官不停的叫喊着,舌头吐了出来也不停地流着眼泪。


  「你刚才说了我的名字对吧?而且你也说你是纳粹的人,现在快告诉我史彼特瓦根爷爷在哪里!」


  「好,我说!我说!快帮我拔针跟消毒!还有脱离这张热毯!」


  见战斗结束,辣妹慢慢地走过来。


  「很精采的战斗呢......不过这家伙叫到我在原地都听得到,他真的是特种部队的人吗?」


  「可能他受的疼痛比脸被飞膝撞还要更痛吧?说起来,你有带绳子之类的东西吗?我想把他绑好,以免他等等又追上来干扰我们。」


  「用他刚刚的钢丝再绑个几圈不就好了?他看起来没办法自己脱离这条布。」


  「说的也是。」












  英国这边,虽然对乔斯达夫妇有点不好意思。但是为了掩护擅自先出发的辣妹跟乔瑟夫,他们喝了好几壶茶,还有把自己诉说着是好几十年前的传奇人物聊了很多天。


  仅管组队系统有可以进行心灵交流的念话功能,但是要连续捏造四个小时以上的故事仍是非常困难的。


  尤其中间两个老人家就已经多少察觉到甚幺了,只是他们很给面子的继续听这些讲了自己也不相信的幻想。


  十一点,他们终于觉得时间够晚而入睡了,虽然已经很睏了,但是没有太多时间可以浪费了,要是不离开的话隔天早上恐怕又要进行第二轮的童话故事撰写。


  三人换回自己原本的衣服还有整理行囊跟补给物,准备要离开乔斯达大厦,然后也前往墨西哥。


  「说起来,究极生物的卡兹看起来挺难应付的,他不知道被强化后还能不能被火山喷发冲到外太空。」


  「别担心哪,矮子。我们现在的战力可以轻鬆地应付那些只有一种特殊能力跟再生能力远输给我们的吸血鬼。」


  「要是事情这幺顺利就好了。」


  「是你顾虑太多了。」


  安瑟说完后,打了个很大的哈欠。


  「安瑟,你想睡啦?」


  「嗯......明明就没有做甚幺,可是觉得特别的累。」


  「今天已经脑力激荡了好一阵子,想休息.....就休息吧。」


  希维也稍微抹去打哈欠后蓄积在眼角的眼泪。


  「......你们两个都去『火烧厝』里休息吧,我来负责夜间赶路就好了。」


  七音华在附近的墙壁开启了上一次被烧毁的乔斯达宅的空间。


  「你不休息吗?不对,不让菲儿出来像上次一样扛着墙壁就好了吗?」


  「虽然她可以定型了,不过还是没办法做激烈的运动,我到定点以后再设置新的出入口就好......而且老实说,你们几个都比我还要慢上太多了。」


  「好、好......劳烦你了,不体贴的小小姐。」


  希维稍微拉着眼睛已经快要闭上的安瑟进到火烧厝空间里。


  而七音华稍微看了下窗外,即使是30年代的纽约,入夜了看起来仍灯火通明。


  「又要离开了吗?」


  老乔纳森的倒影出现在窗户的映射上,跟预料不同的是,他是带着和蔼的笑容在看着自己的。


  「嗯......你孙子似乎意图跟我朋友幽会,所以我要出发去连同他偷跑掉的部分一起打他屁股。」


  「这样啊......」


  乔纳森也靠过来,看了看夜景。


  「跟瓦根说的一样哪,我现在确实是只有一条手臂的老人了,连管教好自己的孙子可能都没有余力了,只能交给你们了。」


  「......乔纳森先生,如果生命能再来一次的话,你会后悔淌这浑水让你失去手臂吗?」


  不知道为什幺,七音华很想要问现在的乔纳森●乔瑟夫这个问题。


  「老实说,我的青春确实是发生了很多憾事,如果可以重来,我回想要挽回它们,尤其是迪奥。」


  「呃?甚幺?」


  七音华讶异地转头面向乔纳森。


  「也难怪你会那幺惊讶,在迪奥变成吸血鬼后,我才从我父亲那理解他的生平是如此地坎坷,要是有可以重来的机会我会想要改变他的想法......」


  「但......乔治●乔斯达已经给予迪奥很多了,包括他在那之前从没有过的父爱,我不认为再来一次他会有任何变化。」


  尤其你们还没有血缘联繫。


  原本想要继续接着这话的,但是喉咙突然变得乾涩,肺部的空气宛如突然消失一般,没有办法把这句话说出来。


  「或许真的是那样吧,但我相信迪奥是身处于极端的环境所以才变成那样的,随着年纪增长,就越来越不能说服自己大学时期跟迪奥的兄弟情是他全然的演技。」


  「那要是,他仍是採取恩将仇报的作为呢?」


  「那幺,恐怕我会再把他打醒一次吧。」


  老乔纳森说到这里时,便笑了出来。


  「人生是如此苦涩的吗?」


  「苦涩的东西咀嚼久了也会回甘的。」


  七音华听了后,也无奈地笑了出来。












Copyright © 2017 - 2020 三国群英传私服 All rights reserved

在本站可以找到您想要的三国群英传私服游戏攻略和三国群英传olsf副本玩法,我们致力于让三国游戏玩家拥有最新的游戏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