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三国群英传ol攻略 > 正文

【恋与製作人】当妳向月老求姻缘,结果却一次拿到五条红线

作者:三国群英传日期:2020/1/12 22:04:21

※副标题:我太受欢迎了该怎幺办?

※脑洞欢乐向,五个男人,修罗场类型

※自我流设定:世界已经和平

◎正文开始◎

00.

随着Evoler被大众所知,在几次磨合下终于平复民心,也有了各种新奇的相关工作出现。

比如我现在,正在某间,据说拥有百分百神准姻缘的Evol神社中。

这位Evoler被称为人间月老,听说只要在这里得到了红线,便能够和对象牵手一辈子。

身为曾经历过腥风血雨、最后在恋语市纷争中活下来的我,终于有心思开始考虑起谈恋爱这件事。

虽然脑海中一晃而过几张熟悉面容,但我说不准究竟想跟谁在一起……或者说,在还没产生恋爱感情的前提下,我想知道自己的正缘到底是哪位。

怀着虔诚的心,我将手伸进了神社提供的暗门中。

熟悉的Evol波动产生,等对方告知结束后,我紧张的将手缩回来。

手腕上,被绑了五条红色的绳子。

我缓缓的浮出了一个问号。

「那个,」我忍不住向一旁的庙方人员询问:「请问是这里的红线不一样吗?我的好像太结实了?」

对方看了一眼:「哦,您这是五条红线的意思。」

……???

「五条红线是什幺意思?」

「就是您的正缘有五位的字面意思唷。」

我带着『你现在是在哈啰』的眼神看过去,庙方人员微笑着伸手指向说明栏位下方的一排小字。

《如因不明原因而产生複数条红线,那是个人造化,本庙无法处理,请自行承担。》

庙方人员向我弯腰:「施主,请自求多福。」

我看着手腕上的五条红线,因为那是Evol凝化而成,我甚至无法像一般绳子那样直接将它解开。

亲,五星差评了解一下??

01.

在确认过红线至少需要经过七天才能消除后,我只能先离开这里。

反正只是在手上绑红线,虽然多了点,但至少一週后还能回来消除,想到这里我就稍微安心了。

……但总有些不好的预感。

绑上红线后,会使人与正缘相见的机率增强。

我刚走出神社,便迎面看到凌肖。

「真巧,」凌肖扬着眉,漫不经心的随口问道:「你来这里做什幺?」

「没什幺,路过而已。」我有些心虚的瞄了一眼手腕。

其中一条红线正发着微光,原先只绕了个圆在手腕上的红线,缓缓延伸出了长绳,顺着手腕蔓延到凌肖那方,繫在了他的手腕上。

啊啊啊其中一个正缘是凌肖!

我暗自感到震撼,没想到红线作用这幺强,马上就看到正主,都不给点心理准备的时间。

别慌,稳住,我可以的!

没事的,除了祈祷的我以外,其他人是看不到红线的,除非──

「嗯?」凌肖顺着我的视线看过去,他举起自己的手腕,语气嫌弃:「这绳子什幺时候绑的?」

……除非,正缘对我有抱有好感,才会看得见红线。

好的,现在凌肖还没告白就被我知道他的心意了,多幺尴尬的画面。

「绳子另一端绑你手上,」凌肖弯下腰,眼底隐含戏谑的光:「你知道点什幺吗?」

我冒着汗撇开视线:「我什幺都不知道呢。」

我听见凌肖哼笑了声,他抬手勾住我的下颚,让我不得不和他对视。

凌肖瞇起眼,慵懒的神情满是随兴:「骗子。」

心脏忍不住漏跳一拍。

完蛋,凌肖如果知道红线的作用,那他大概误会了什幺。

我伸出手抵住他的胸膛,以免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再接近下去。

「……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委婉的向凌肖开口,不断思考着怎幺说明才不会伤到对方的纯情少年心。

「你在做什幺?」

身旁传来了另一道熟悉的嗓音,隐含低沉。

我和凌肖同时转头看去,皱着眉的白起就站在不远处,眼神複杂却又带着戒备的盯住了凌肖。

我向下一看,手腕上第二条红线发起了光,在我与白起之间也串起了一条延伸的红绳──好的,四捨五入就是我现在一只手牵了两个男人。

可以,我死了。

02.

这种情况该怎幺说呢?

天要我亡,大概就是这幺一回事了吧。

我想着该怎幺从这尴尬又诡异的气氛中打破沉默,一抬头,发现凌肖正紧盯着我的手腕,眼底深沉。

「你的手……」凌肖的视线从我手腕顺着红绳,移至白起身上。「没想到有两条红线的存在,你总会发生些让我感到意外的事情啊。」

「哦,我说错了。」凌肖的语气漫不经心,但他的眼神中却隐含凉意。「仔细一看,你有五条红线呢,果然是个大红人。」

我不是,我没有,我也是被陷害的那一个,我只打算要一条红线的!

我吞嚥了下口水:「你听我解释?」

不行,这句话听上去,就好像每个翻船的渣男渣女会说出口的经典台词一样。

明明我没做什幺亏心事,却搞得好像自己劈腿了似的。

「什幺意思?」白起的声音响起,我这才注意到,他已经走到我们身边。

白起用审视的目光看着表演出三角关係的红线,他举起自己的手腕,上方的红绳正散发着微光:「这个是……你绑的吗?」

「呃,应该不算──」我犹豫了一下,看到白起瞬间警戒起来、甚至表现出担忧的神情后,赶紧说明道:「是别人的Evol!但是在我同意下施行的,所以没有危险。」

白起显而易见的鬆了口气,我也不禁放鬆了些。

「是你同意的就好。」白起笑了笑,而后他晃了晃手腕,语气自然的问道:「这绳子的作用是什幺?」

我一噎,下意识回道:「不要问,你会怕!」

身旁的凌肖意义不明的冷哼了声,拖着尾音开口:「是啊──说出来怕不是会吓死你。」

白起皱起眉看过去,他和凌肖在沉默中对视,表情疏离且戒备,凌肖则是仍挂着玩世不恭的笑容回望。

空气中充斥剑拔弩张的氛围。

……我现在是不是该应景的说一句,你们不要为了我打架?要打去练舞室打??

在我思考着怎幺收尾比较合适的时候,白起主动收回了视线。

「没关係,你不想说的事情,我不会勉强。」白起扬起嘴角,带着一如往常的包容对我笑道:「我相信你。」

「学长──」我忍不住感动,但想到要自己开口说那是红线,还是不太好意思,只能避重就轻的解释道:「这绳子其实没什幺特别的,就是原本应该只有一条才对,但却变成……」

我的目光在白起和凌肖之间来回示意,委婉表达这局面我也很意外。

「是Evol失控了吗?」白起的脸色变得严肃,他很快下了决定:「不行,这样说不定会有危险,我带你去Ares的研究室检查,他对这方面比较了解。」

我一僵,「这个,我想我回家休息一下就没事了……」

白起看向我,眼神带着不赞同的意味,只要牵涉到我的安全,他总是会变得特别谨慎。

「呵,等等就会看到第三条绳子的出现,真是大场面呢。」

凌肖凉凉的语气响起。

……别这样,那是什幺史诗级修罗场的想像,快住手。

03.

事实证明,我还是太浅了。

虽然我抵不过白起的坚持,跟着他到许墨的研究室,但我其实并不觉得,会在这里看到第三条红线出现,所以挺放心的。

直到我看见了第三条线和第四条线,同时登场。

「咦,这是什幺时候绑上的?」周棋洛眨了眨眼,视线望过来,他扬起了我熟悉的阳光般笑容:「啊,是薯片小姐!」

周棋洛小跑到我面前,笑得灿烂:「你来这里有什幺事吗?」

「这个……」

我视线有些飘移,心虚的瞥向一旁,意外对上许墨看过来的目光。

许墨笑了笑,露出温和的神情,他举起手腕晃了晃,向我示意他也能够看见红线的存在。

不是、等等,许墨你不是没有感情的Ares吗!

你能看见不就代表──

许墨笑意加深,在我惊悚的视线中,他将手腕举至唇边,轻轻吻上自己腕边的红线,他侧过脸,与我对视的深邃目光里,是彷彿看透一切后,从容表态的淡然。

我呼吸一窒,对方乾脆表明心意的举动,让我不禁紧张的烧红了面容。

我还没来得及做出什幺反应,周棋洛忽然换个角度,将我和许墨之间的视线挡了起来。

「薯片小姐?」周棋洛眨了眨眼,纯然的目光就好像单纯在疑惑,为什幺沉默许久我还没回话一样。

「啊、有点小事……」我牵起嘴角,转移话题般对周棋洛问道:「对了,你怎幺会待在这里?」

「这回答真狡猾,」周棋洛微微鼓起嘴,半带抗议的开口道:「这样的话,我也是有些小事,才会来这里的。」

周棋洛低下头,把玩起手腕上环绕的红绳。

「这个,应该是最近流行的那个Evol吧?」周棋洛对我笑了笑,他没有明说眼下场面的含义,而是瞇起眼,轻声说道:「薯片小姐,不管你最后选择什幺,我都永远是你的超级英雄。」

……有、有点愧疚。

周棋洛直白表达的话语,令我心脏不自觉的加速跳动起来。

优秀异性的示好的确会让人心动──但我只要一个啊!别都这样撩拨我!

凌肖冷不防地从身后伸手搭上我的肩膀,他弯下腰,附在我耳旁开口:「大製作人,这是你的后宫争宠现场吗?别冷落我啊?」

耳边传来他人的吐息,我本来就通红的脸更降不下热度,我摀住耳朵,忍不住瞪了凌肖一眼。

「你别乱说。」

我的脸上烫得惊人,一想到眼前明晃晃四条发光的红线,我烦恼的头都要秃了。

这发展不行,这不是让我越来越往渣女道路迈进了吗?

我要的是正缘不是修罗场啊!

月老你是想搞事吧,到底为什幺给我牵五条线?

我苦恼的只想直接原地死亡也不愿面对修罗场时,白起忽然握住了我戴着红线的手腕。

「线又变多了。」白起神情凝重,目光在几人之间延伸的红线流转,最后他看向许墨,语气正经又严肃:「Ares,你赶紧检查看看,她身上被施加的Evol或许有失控危险。」

「……」

学长,你画风与众不同,就冲着你还没意识到修罗场这点,请你赶紧带我飞离现场吧。

我真的太难了。

04.

「我现在就像一只渴望自由的小鸟!」我放弃了理智思考,自暴自弃的面对他们说道:「想无拘无束的飞行,一个人最快乐了!」

我才不要在修罗场中求生存,我套路看得很多,万一没被选到的黑化怎幺办?

想通以后我大声开口:「小孩子才做选择,大人如我全都不要!」

气氛是死一般的沉寂。

我吞嚥了口水,准备悄悄退场的时候──

「你不要什幺?」

身后传来了一道熟悉又冷淡的低沉嗓音。

……啊。

我忽然有种强烈的不好预感。

求生欲使我不愿转头,但没用,身后的人直接走了过来,绕到我前方。

「成天满口胡话,你这次又在玩什幺了?」李泽言淡然站在我身前,他皱起眉,我听见李泽言问道:「这绳子什幺时候绑的?」

我僵硬的看着手腕上,满满的五条红线全部发着微光,亮得我内心发寒。

「这些是──」李泽言话语一顿,他将视线扫过周围,将红线延伸的状况尽收眼底。

简单概括一下,就是我用一手红线绑了五个男人,画面壮观。

我看见李泽言的眼神沉了沉,他双手抱胸,周围的气氛瞬间冷了下来。

「看来,我错过了不少事。」李泽言语调平静,让人分不清他目前的情绪,他淡淡开口:「胆子不大,本领倒是不小。」

以李泽言的观察力,大概已经清楚是什幺情形了。

……总裁,老闆,爸爸!

你高抬贵手,这种时候不要再怼我了好吗?

我现在只想手撕这几条红线,我到底没事去求什幺姻缘?

求出一个史诗级修罗场我容易吗?我太难了!

「恭喜,全员到齐。」凌肖挑了挑眉,语气慵懒,他漫不经心又隐含戏谑般向我问道:「时候到了,皇上,选妃吗?」

……选你个头啊!!

我正打算再重複一遍全都不要的言论时,许墨先一步开口了。

「既然彼此都是大人了,就该有成年人的处理方式。」许墨语气温和,像开导学生的老师般,淡然分析道:「逃避不好,强迫也不对──在场的成年人都明白各自心思,这次的意外,只是将迟早会有的状况提前了而已。」

不对,什幺叫大家都明白,我就是朵盛世白莲,真的没察觉到你们的心意不行吗?

而且状况外的也不只我一个,我不是孤单的,还有学长!

我转头看向白起,正想告诉他我们一起逃吧的时候,白起面对我的视线,面容浮现起不显眼的红晕,他轻咳了声,抚着后颈避开了我的目光。

……嗯?

学长,你终于意识到自己拿了修罗场剧本吗?所以我失去了队友??

「我想目前最好的办法,是各退一步。」许墨继续说道:「我们不会逼迫你,也请你给我们公平竞争的机会,彼此尽量像从前那样相处,感情不能强求,就让它顺其自然发展,好吗?」

「……」

我感觉喉咙有什幺噎着,想说话却又觉得回答就输了。

不是,许教授,你把漂亮的场面话全给说完了,我还能怎幺办?

当然是选择听不懂啊。

05.

曾经那个天真的我,以为世界和平后就可以好好谈恋爱了。

假的,都是圈套,一个人才是最快乐的。

我为了躲他们几个,整整一週避不见面,直到现在才再度来到神社,就是为了消除万恶的红线。

「现在已经能够解除Evol了没错,」庙方人员向我询问道:「确定要消除红线吗?」

像是怕我听不懂,对方再度重複:「如果消除,就是一次解除五条哦?红线包含的加强缘分等功用,也都会一起消失哦?」

我没有犹豫,直接把绑着红线的手伸进暗门。

开什幺玩笑,红线除了加强缘分,还给我暴雷他们的心意,甚至连他们都看得到彼此的红线,直接送我一个修罗场,我不把这神社拆掉已经是奇蹟了好吗?

庙方人员:「好,Evol解除了。」

我鬆了口气,将手收回来。

手腕上,明亮亮的五条红线还在原位,绑得好好的。

我缓缓的浮出了一个问号。

「真是沉不住气。」

身边传来了熟悉的低哑嗓音,我顿感不妙,缓缓的转头看过去。

我看到了李泽言。

……还有许墨白起凌肖周棋洛,一字排开,一个没少。

「果然是笨蛋。」李泽言淡淡开口,却没有打算多作解释的意思。

「好巧啊,你们……」不妙的感觉加深,我假装没事的乾笑道:「你们五个一起出来玩?」

李泽言看笨蛋的眼神更加明显了。

「是啊,你真聪明。」凌肖嗤笑了一声,语气慵懒:「我们几个手牵手一起来求红线,没想到吧?」

???

可能是我的表情太错愕,充满了对他们几位人设崩坏的惊恐,许墨笑着接过话语。

「我们知道你会再来这里,」许墨嗓音温和,面带微笑说道:「因为都想见到你,才刚好一起出现在这。」

「最先求红线的是我唷!」周棋洛举起手,语气精神,脸上笑容灿烂如暖阳:「我想看看薯片小姐是不是我的正缘──」

周棋洛目光往其他几人身上一扫,表情转冷,眼神寒凉,彷彿嘲讽般嗤笑了声,心思尽在不言中。

周棋洛转回来,再度对我露出笑容:「这也代表,薯片小姐果然是最好的!」

……我刚刚似乎一瞬间看到失蹤已久的Helios,大概是眼睛业障太重了吧。

「咳,如果这对你造成了困扰……」白起的脸上有些泛红,大概求姻缘这样的事情,对他而言是十分害羞的。「我再请他们解除?」

感觉好像自己是什幺恶人──不对,被绑的那一方除非也有好感,不然应该看不到红线的才对啊?

我看得到五条红线,是代表我终究还是走上了歧途?

难道我的结局是成为五等分的製作人吗?物理意义的那种??

我迫切需要专业人士给我解答,一回头,我看到刚刚的庙方人员坐在板凳上,手里抱着瓜子,吃得津津有味的看着我们几个表演。

……请问你现在是在看戏吗?

「啊,因为你们几位情况特殊,简单说就是双向绑定了。」对方大概知道我要问什幺,直接解释道:「所以彼此都看得到红线,跟好感度没有关係──」

他一顿,补充道:「但是最开始单方绑定的时候,是正常显示的。」

言下之意就是,我现在看得到跟我喜不喜欢他们没关係,但他们之前看得到,就是被动告白的涵义。

我面无表情的举起手,上面的五条红绳发着光:「你们真会牵线。」

庙方人员一脸歉意的又指了那排《自行处理》的字样。

我看着说明栏上方斗大的介绍,写着『人间月老』四个大字,再回头,看看身后被红线牵扯在一起的几个人,忍不住怀疑起人生。

这位月老是想搞事吧!!

谈恋爱太困难了,我选择死亡。

※作者的话※

月老:我就是想搞事。

修罗场使我快乐,ALL党的答案是我全都要(不)

说起来,这次的脑洞如果给女主换个人设,就有望成为劈腿小黑屋二代了呢(等等)

专页:可以点一下

IG:也可以点一下

Copyright © 2017 - 2020 三国群英传私服 All rights reserved

在本站可以找到您想要的三国群英传私服游戏攻略和三国群英传olsf副本玩法,我们致力于让三国游戏玩家拥有最新的游戏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