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三国群英传ol攻略 > 正文

《同学,请收起妳的军刀》第三十二章 梦醒 by百沫歌

作者:三国群英传日期:2020/1/21 22:00:31

【第一次观看请点这里】


-



【阅读说明书】

本篇故事包含:

穿越(古代穿现代)、奇幻、校园、搞笑、黑暗、BG、爱情霸凌等等元素,如以上无法接受,还请按右上角叉叉,你会比较好受一点。

那我们可以开始惹。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三十二章 梦醒

  该认清现实了,葬袭。

  

  这句话在林鸣祤的脑海中久久不曾散去,脑子嗡地一声,像是被剥夺所有力气似的,连动一根神经都觉得困难、沉重。

  

  是啊,她千算万算早就算到了这一步,但她依然故我的走到了这种结局。

  

  只因她愿意去相信她的亲人,不会背叛她。

  

  可是为什幺,心底总有一道声音鼓譟着,告诉她这根本不是她的未来,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然而林鸣祤将这道声音视为不甘所衍生出来的情绪,硬是将它给压下了。

  

  「从一开始我就没有选择,对吗?」林鸣祤抬眼望向眼前的少年帝王,她的情绪回归于平静,瞳眸里尽是晦暗,映照不出一点光亮。

  

  如今她已是阶下囚。

  

  「没错。」业穆恆勾起残忍的笑容,「刚刚朕说的条件,你都必须做到。这样才能将你亲人的价值发挥到最大,不是吗?」

  

  林鸣祤一滞,指尖不受控制地一颤,手掌渐渐收紧。

  

  在至亲的背叛之下,她别无选择。

  

  她必须妥协。

  

  「我……呃!」林鸣祤欲开口答应业穆恆的条件,却没想到只开口说了一个字,额间便传来剧烈的疼痛。

  

  接着,伴随这股疼痛而来的是既熟悉又陌生的女音。

  

  『醒来,快醒来!』

  

  『这不是你的结局,不要输给审判,这些都是假的——』

  

  『江司晨,他一直在等你——』

  

  也许是因为那道声音情绪过于强烈,林鸣祤的精神受到极大的干扰,眼前的画面也跟着受影响似的发出刺耳的声音,分裂成形状不一的裂痕,彷彿一张大型拼图。

  

  这是……审判吗?不是真的?

  

  江司晨……他在等我吗?他又是谁?

  

  在林鸣祤对这个现实产生质疑的一瞬间,排山倒海的记忆瞬间朝林鸣祤涌来。

  

  江司晨、付小小、蓝宇桀、何祭渊还有那些冷眼旁观之人……全部都想起来了。

  

  记忆回归的那一刻,林鸣祤眼中顿时散发出蓝光让整个空间失了颜色,啪地一声,所有画面像是镜片般破碎掉落,渐渐显露出漆黑的外壳。

  

  碎片全数掉落之后,它们并没有消失,反而是化成了一朵朵散发着异光的彼岸花,使周围变得一片腥红。

  

  林鸣祤在原地呆愣了好几秒才意识到这里是上次审判时她抵达的最后空间。

  

  刚才她所经历的……是审判所製造出来的幻境?

  

  真够阴险的。林鸣祤不禁汗颜,如果不是付小小呼唤她,恐怕要再多做几年恶梦。光是想到差一点就要和业穆恆结亲,她就浑身不舒服,似乎还有些反胃。

  

  不得不说这个幻境太过于真实了,竟然混入她的真实记忆以至于她没有什幺防备就这样被牵着鼻子走,一点回神的机会也没有。

  

  不然按照她的记忆来走的话,她既不曾使用过牺牲兵,也没有后来和业穆恆对立的情节,亲人更是不曾背叛过她。

  

  这全都是因为江司晨不在这个幻境的缘故。

  

  因为江司晨的存在从头到尾都被抹去,所以在林鸣祤一个人面对现实的时候,偏执的性格会令她不知不觉走向灭亡这一条路而浑然不知。

  

  可想而知江司晨对她的影响极大。

  

  江司晨和她的相遇本该是在七岁那年——被药浴副作用折腾得不成人形的时候。

  

  那时的他身为神医之子跟着他父亲来到将军府,才渐渐的与他熟识起来,情愫暗生。

  

  那时林鸣祤从军的契机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因为江司晨的鼓励而更加努力,并约定从军归来的时候和他结亲。

  

  然而小时候的约定,林鸣祤其实没有太放在心上,但是江司晨铭记得极深,直到两人双双长大后,他对她的感情还是如此坚定不移、非她不可,并且使出各种方式疯狂撩她,林鸣祤当时彆扭了几下,曲曲折折好一大条弯路才终于真正接受了江司晨。

  

  至于详细的细节,便是后话了。

  

  言归正传,虽然在这一瞬间接受了庞大的记忆洪流,林鸣祤非但没有感到不适,反而觉得思绪前所未有的清晰、饱满,然而不只如此,更令人更惊愕的还在后头。

  

  付小小的所有记忆,竟然在这个时候全部回归了。

  

  这次审判的收穫简直超出她的预期。

  

  林鸣祤一边喜滋滋的想着,一边观察了一下四周,发现除了脚下的散发异光的彼岸花以及漆黑一片没有任何光线的尽头,整个空间就只有她一个人,看起来格外空蕩。

  

  试探性地迈出一步,大地便有所感应似的震了一下,林鸣祤呼吸一滞,连忙压低身子稳住身形。当她做好动作的一瞬间,前方忽地砰地一声,一大群蝴蝶不要钱似的从地下迸发而出,那数量多得让她不得不用手臂抵挡住即将飞扑而来的蝴蝶。

  

  不过这群蝴蝶像是有灵性似的并没有要接近林鸣祤的意思,越过她所在之处,在头顶形成一道漩涡圈来回飞舞着。

  

  『咿——』正当林鸣祤对此景感到疑惑的时候,尖锐的声音忽地响起,如同利刃般投向林鸣祤,后者承受不住这扰人的音波,捂着双耳跪坐在地面上,生理的泪水被刺激得不断流下,不过几瞬的时间,她的脸上已经布满了泪痕。

  

  『救他——我得救他——』

  

  『我不能让他毁掉——』

  

  『为什幺,为什幺我这幺弱小——』

  

  付小小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极度悲伤的情感使空间多了份凝重且压抑的气氛。付小小每说一句话,林鸣祤的心脏就像被人狠狠掐紧似的,呼吸都觉得困难。

  

  「付小小……你先冷静下来。」林鸣祤几乎是用尽全力挤出这句话,声音却如此微弱,对于正处于失控的付小小一点都没有作用。

  

  林鸣祤能感觉到付小小正在受非人的煎熬。

  

  ——那种感觉是连呼吸都会觉得痛的绝望。

  

  并且这种痛是随着付小小记忆的出现所产生的,当林鸣祤越细细咀嚼她的记忆,这种痛苦就越深刻、越扭曲。

  

  这种后知后觉来的后遗症让先前以为能轻易承受记忆的林鸣祤完全高兴不起来,错估了这份记忆的沉重,过于浓烈的情感刺激着每一条神经,她感觉自己就像浸泡在冷水之中,既冷得刺骨又疼得说不出话。

  

  『好想死——好想就这幺死去——』

  

  『如果这样能拯救他的话——』

  

  随着付小小更偏激的话语响起,林鸣祤感觉到喉间一腥,忍不住趴在地上将口中的血液吐了出来,在地面上形成一滩水洼,大量的失血让她脑中一阵晕眩。

  

  「死并不可怕。」一道清亮的女音此时在林鸣祤头顶响起,与方才将声音隔空传来的方式不同,现在是近得感觉这声音离她不过几十公分的距离而已,林鸣祤浑身一颤,认出了这既熟悉又陌生的声音,于是缓缓抬眼望去——

  

  纤瘦的少女身着一袭白色洋装,那套装束林鸣祤记得的,曾经静静躺在付小小的衣柜中。她有一副五官深邃的脸蛋,和一双猫儿眼般迷人的黑色瞳眸,乌黑柔顺的长髮被整齐搁置在颈项两侧,如同主人的个性般温顺而乖巧,整个人像是从童话故事里走出的优雅贵族。

  

  她本来有一双会说话的眼睛,可惜眼里承载了太多悲伤,导致她绽放不出她原有的光采。

  

  如今她整个人如同木偶娃娃似的,一眼不眨地看着林鸣祤。

  

  「如同畜生般的活着才可怕。」少女接续了方才未完的话语,一行行血泪随之淌下,像是再也承受不了压力的容器,出现了一道道裂痕。

  

  「让我帮你。」林鸣祤艰难地开口,「付小小,一切会好起来的。」

  

  付小小听了却充耳不闻,苍白的面容上毫无血色,「你办不到,办不到的……」

  

  付小小不动如山的模样让林鸣祤不禁心下一横,「那蓝宇桀呢?难道你要放弃他?不觉得不甘心吗?你为他而死,他却什幺也不知道!」

  

  「不……不要提起他。」付小小表情扭曲了一下,随即将双手掩住耳部,不想让林鸣祤的声音传到她那里。

  

  「还有你的家人,难道你希望他们再受蓝景昇的控制吗?」

  

  「别说了!那些……已经不关我的事了,我已经死了啊!为什幺还要逼我想起来?」

  

  「付小小,你想带着冤屈永远徘徊在虚空里,还是现在为你自己,再向这个不公的世界反抗一次?」

  

  付小小指尖一颤,没有回话,但林鸣祤很清楚她的确听见了,再加把力说服她,「别怕,有我在。」

  

  这次付小小沉默了许久,林鸣祤焦急地看着不发一语、没有任何反应的她,心中摇摆不定。

  

  直到林鸣祤觉得付小小不会再开口说话时,付小小忽地轻轻飘来一句,「我真的好痛苦。」

  

  林鸣祤连忙附和,「嗯,我知道,但是痛苦总会有消失的一天,只要你愿意放下。」

  

  「我不是故意要去死的。」

  

  「那不是你的错,该死的是那些人。」

  

  「我真的……不想再喜欢他了。」

  

  「嗯,那就别喜欢了吧,你这幺好看一定会有很多追求者的,蓝宇桀算什幺垃圾。」

  

  「爸爸妈妈他们……对我一定很失望。」

  

  「失望又如何?你仍然是他们最爱的女儿,更何况人都是会变的,说不定下一秒他们就不失望了?」

  

  「蓝景昇他……」

  

  「别提那个混蛋,老娘一定整死他。」

  

  「……」付小小一噎,脑袋有一瞬间的空白。

  

  「冷静下来了?」林鸣祤看到付小小的表情有些微变化,心下一鬆。

  

  「嗯。」付小小的瞳眸终于恢复以往清亮的样子。

  

  「你到底是怎幺回事,上一关的你并不是这样的。」

  

  付小小吸了一口鼻涕,逝去眼角的泪痕,「……那是因为我介入的关係。」

  

  「介入?」

  

  「是的。」付小小用她那双猫儿似的眼看着她,瞳眸里闪烁的水光让她看起来更加楚楚可怜,「那时候我拼命想叫醒你,可是你总是听不见,后来我的身边突然出现了一道声音,问我要不要付出一点代价来叫醒你,我答应了。」

  

  「代价?什幺代价?」林鸣祤显然是没想到是这样的发展,一脸不可置信。

  

  付小小顿了顿,开口,「第一次它要求的是我的血肉,我给了,所以我才会变成这副模样;第二次它要求的是把我曾经丢出去的情感再捡回来,我也接受了。却没想到这会让我失控到差点无可挽回的地步……刚才如果我的灵魂崩溃,你会永远困在我的意识里,审判也会宣告失败。」

  

  付小小交代所有事情之后,林鸣祤脑子立刻转了转,发现了一个不和谐的地方,「你一直都在我的幻境里?」

  

  付小小点了点头,「只是你看不见而已。」

  

  「不对……我在进行的审判的时候你可以观看全程已经够奇怪了,你还能藉由跟那个声音做交易介入我的审判,这不是失去了审判的初衷吗?」

  

  「我也觉得很奇怪,明明之前何祭渊跟我说,只要等着结果就好……」付小小沉吟了一声,也不知道为什幺事情会发展成这样。

  

  林鸣祤咬牙切齿,「一定是何祭渊那混蛋又阴了我们一把。」语毕,像是想到什幺似的,身子朝付小小的方向往前倾,「付小小,既然你说这是你的意识空间,那你有没有办法刺激我醒过来?」

  

  「欸?我、我从来没试过,不能确定有没有用……」

  

  「呃,不然你想像一下?试着把这个黑漆漆的天空变蓝天白云?」

  

  「好,我试试。」付小小依言闭上双眼,努力在脑海中描绘了一下。

  

  原本林鸣祤没有抱多大的希望,可当付小小闭上眼的那一刻,她很明显地感受到周围的气息变了,接着,整个空间彷彿被点击了开灯键似的,一片蔚蓝无尽的天空立刻出现在两人的头顶,林鸣祤下巴惊得差点合不上了。

  

  「哇,我居然成功了耶将军姐姐!但是……接下来我该怎幺做才能刺激你醒过来啊?」付小小脸上尽是兴奋之意,一扫先前的阴郁。

  

  林鸣祤回过神,「呃……嗯,不如你想像一些我讨厌的东西刺激我一下?例如我刚刚经历过的幻境,你可以拿来参考一下?」语毕,想了想觉得这主意还挺好的,但如果她提前知道这幺做的后果,她发誓她绝对不让付小小这幺做!

  

  可惜没有如果。

  

  付小小听后恍然大悟的哦了一声,皱眉撑着下巴思考了会儿,然后忽地想到什幺似的眼睛一亮,接着缓缓地扯出一抹诡异的微笑。

  

  林鸣祤:「???」

  

  ……这孩子露出这幺惊悚的表情是要做什幺?

预览全篇点此

《同学,请收起你的军刀》人物形象图

=============================================================

作者说说话:

醒了

终于要回现代啦

-

喜欢的话可以按个喜欢或留言让我知道,感谢阅读(*≧∇≦*)

Copyright © 2017 - 2020 三国群英传私服 All rights reserved

在本站可以找到您想要的三国群英传私服游戏攻略和三国群英传olsf副本玩法,我们致力于让三国游戏玩家拥有最新的游戏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