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三国群英传ol攻略 > 正文

比史莱姆还不如 3-11:虎豹犹存舐犊情

作者:三国群英传日期:2020/1/28 22:00:17
3-11 虎豹犹存舐犊情


  我用力甩了甩头,抛开脑中的妄想、坐回床上去。

  自己无法从小孔这个唯一的出路逃脱,是我不愿面对的事实;但是假使我真的可以钻过那个小孔,将会是我更加无法接受的事实。

  就在千头万绪又开始在脑海翻腾的时候,我听到远方那厚重门户开启,然后有不少人往这边走了过来,同时辨识出其中一个脚步声是狂犬。于是我以最快的速度将手铐脚镣套了回去、闭上眼继续装醉。

  果然过不久我的房门被打开,当先进来的正是狂犬,我听到他进门后就定住不动,鼻息沉重的面对我这边。

  想想我被架走之后,他应该持续被君妲「劝」了不少酒,对他的怨怼之心不由得减轻了不少,甚至有点同情他……毕竟我装醉就是为了逃离那种炮火。

  「吶,你瞧!姐没骗你吧?贵客可是好生在那边安睡,这下你还有什幺话说?」君妲的声音从狂犬的身后传来。

  我猜狂犬应该跟我一样、很想反诘让人安睡为什幺要安上手铐脚镣,但是在「三不」原则下还是选择保持沉默。

  狂犬似乎内心挣扎了一会,才哑着嗓门说:「你们打算对他怎样?」

  君妲说:「如果完全让姐作主,当然不会为难你的朋友,向他打听点事情也就算了。但是如果他就是上回伤人的家伙……那就不单纯只是姐的事了,那些个弟兄都想再次跟他讨教讨教,特别是『珮菈西亚(Paellacia)』……」

  「他伤了『珮菈西亚』?」狂犬难得的打断君妲的话,而且语音微微颤抖,显见心中惊诧万分。

  可是君妲不知道是没注意到还是不以为意,并没有趁机再酸他二句,只叹了口气,说:「唉……你也知道姐就这幺一个女儿,从小姐就把她放在手心上,哪曾让她受过什幺委屈……更何况这丫头也算争气,凭自个儿的本事当上了百夫长,如果不是她的能力太过麻烦,姐又怕人说话,就算要当将军也不是什幺问题……总之,这口气她嚥不下去,说什幺也要讨回来,姐于情于理都拦不住,你了解吧?」

  这段话让我了解到自己在无意中惹上了麻烦的人物。不过让我惊讶的的不是这一点,而是君妲对狂犬的态度和语气似乎软化了不少,不像方才在大厅那般冷言冷语的讥诮,反而像是在解说些什幺、希望能得到他的体谅。

  不过这也很可能是因为话题牵涉到她的女儿,只听到她叨叨絮絮的继续说:「这丫头怕她那能力引起麻烦,所以全都抛弃不用,硬要练她那死鬼老爸的『百兽战道』。诺,你瞧瞧,这是那些精灵给的古怪木板,能把看到的东西记住再放出来,你看看她……」

  如果我没猜错,那木板跟我在月映城时习字用的字卡应该是类似的东西。君妲听起来是那种一提到子女就会变成傻妈妈、马上翻子女照片硬要人家看的类型。

  狂犬也很识相的闭上嘴乖乖看照片、听君妲报告小珮菈三岁的时候怎样怎样、五岁的时候如何如何、最近又喜欢些什幺什幺……

  回想起过去我也曾经被被这种客户纠缠、一大早就去拜访,结果被留下来边看照片边聊、一直到吃过晚饭才脱身,不禁对狂犬又油然产生另一种同情。

  只不过他们就在我房门边那裏聊了起来,所以我其实也算是受害者。如果真有几分醉意,要假装醉倒也就不是那幺困难。问题是我清醒的很,就只能乾巴巴的闭着眼躺在床上、连翻个身都不敢。

  好不容易君妲的报告总算到了尾声,我对这位『珮菈西亚』也算是有了不少的了解。狂犬这才出声说:「我……我想跟他说几句,你们倒底给他喝了什幺?俺跟这小子对饮过,凭这小子的酒量,光一瓶『命之露』还放不倒他。」

  君妲聊完女儿后心情似乎好了不少,回应说:「老实说,姐也不清楚。不过你被这小子给骗了。姐听人说这种货色喝起酒来是千杯不倒,得用点特别的东西才能灌醉他们。据说某些吃的放久了、变味之后就会产生那种东西,姐想说丢掉也是浪费,就叫伙房收集起来,没想到今天派上用场。」

  狂犬说:「……这小子还蛮精的,如果只是随便收集,恐怕还骗不过他。你这东西应该是特别找人研究过,怕我们之中又生出……这种货色,到时才有他们能吃喝的东西吧。」

  君妲似乎也察觉到狂犬的语声有异,竟柔声安慰:「过去的就过去了。那时谁都不知道有了这餐还有没有下一顿,哪还能顾到……这种货色。现在至少能吃上几口饭,外头的世界也不见得容不下他们,所以姐也想做点补偿……你也别再怪罪自己了。」

  狂犬沉默了一阵子,才开口说:「我想在这裏待一会。」

  君妲似乎伸手在他身上拍了拍,然后带人离开,我听到脚步声停在远方的门户那边,然后听到狂犬走到我床边。

  他拉起繫在我手铐上的链条、凝力拉扯,但是纹风不动。于是他一屁股坐在我床边,然后说:「别装了,起来吧。」

  「终究是穿帮了吗?」心裏虽然这幺想,但是因为不用再装醉,实际上却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于是我翻身坐了起来。

  狂犬看也不看我一眼,问了句:「你小子到底是从哪冒出来的?跑来这裏做啥?又是怎幺搞成这副德性?」

  我叹了口气,简短把他离开之后我所遭遇的事情交待了一遍。狂犬虽然不发一语,但是从他的气息忽快忽慢,有时还咬牙切齿来看,显然也是惊心动魄。

  他听完之后,才偏过头来瞄了我一眼,说了句:「看来我们都欠你一份人

情……」

  我费尽唇舌跟他解说,就是想让他知道我在这裏也是身不由己,而且在无意中帮他们解除了一大危机,希望他能够藉此帮我说情……虽然他看起来也是泥菩萨过江,不过我也没什幺其他的选择。

  果然听到狂犬接着说:「……既然如此,老子本该去帮你这小子说说情,可惜你偏偏伤了珮菈,眼下你也只能自求多福了!」

  说完站起身来,望着我说:「老子也搞不懂你身上发生了什幺事,但是你刚才说的什幺……拟态……的能力,这边有不少人也有,说不定你可以跟他们学学如何控制,顺便也可再摸清楚你是不是还有其他的怪招。」

  他摇了摇头,说:「你这小子很是古怪,明明是最弱的那种货色,偏偏又能一拳打伤我,从动作和气息来判断,已经可以算是一把好手,却没有半分命能,临阵对敌又毛手毛脚、心存胆怯,跟个三脚猫没二样。现在又变得跟老子这边的人一样,身上出现古怪的能力……」

  话没说完,一个转身就走了出去,顺手「碰!」的一声巨响把门带上,我还来不及反应,只听到小孔传来他的声音:「总之你小子照子放亮点,等小珮菈出完气应该就会放你走了,有本事的话就自己学点东西再走。」

  从刚才偷听到的对话,不难发现君妲对这位『珮菈西亚』爱逾性命,以狂犬的地位就算有心护我周全,也没那个胆量去误触这个雷区。只不过他这幺乾脆的弃我而去、让我连咒骂二句都来不及,实在也太过不讲义气。

  回头想想,我也是装醉留他一个人被当众挖苦,只能说「现世报、还得快」。

  只是方才他那一席话并非毫无收穫,除了搞懂他以前所说「明明很弱、却又很强,明明很强、却又很弱。」的意思之外,还得知兽人们似乎大多具有特殊的能力,就跟我这新生的皮肤十分类似。

  「难道……这就是我再度发生异变的原因?因为接触到兽人的关係?」我的心裏不由得产生这样的联想,虽然很快我就推翻这个想法,毕竟不管在时间的顺序上,还是合理性方面都很有问题。

  在我胡思乱想之际,我听到狂犬走到远方门户边,跟人不知道说了些什幺……他本来就口齿不清,隔了这幺远更是听不真切。我只知道他说完就离开,然后君妲也跟着走,接着门户关上,几名守卫又回到我的门口守望。

  事情到这个地步,我也想要留下来看看了。我相言不管这位珮菈西亚打算怎幺出气,都没办法超越二次异变带给我的痛苦。而且只要不像第二次那样处于半梦半醒之间,我应该可以控制自己的意识超然以对。

  如果留下来可以得到一些线索,让我弄清楚自己的身体到底出了什幺事,或是控制那些古怪的能力,那麽应该是值得冒点小险……至少狂犬的言下之意似乎就是如此。

  有了这点盘算之后,心绪总算是宁定了一些,加上酒足饭饱,于是我倒头就睡。一直到我又警觉到有人向这边走来才醒转过来。

  来人对门口的守卫交待了几句,他们就领命退到远方的门户处驻守。然后我房门被打开,进来一条窈窕的身影。

  我坐起身来望着她……确实有点印象,是当日在兽穴率众前后包夹我的人之一,加上她的长相跟君妲有几分相似,又沉着脸用右手轻抚左手上的一道刀疤,我猜她很可能就是珮菈西亚。

  她侧着身体斜倚在门框上,然后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我正想着:「有何能为尽量施展吧!」

  突然间觉得情慾难耐。

  前一话  后一话  目录页

Copyright © 2017 - 2020 三国群英传私服 All rights reserved

在本站可以找到您想要的三国群英传私服游戏攻略和三国群英传olsf副本玩法,我们致力于让三国游戏玩家拥有最新的游戏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