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三国群英传ol攻略 > 正文

【心缚】肆章:吴竹烨

作者:三国群英传日期:2020/1/31 22:03:27

楔子|壹章:盛山程|贰章:渚雨霞|参章:早祀真春


【心缚】肆章:吴竹烨


  「老师真的没有方法让她留下吗?」


  我不知道,到底该不该告诉眼前的孩子,早祀和我一样有阴阳眼,所以确实有办法能达成,但那方法……总不能让他去杀人吧?


  「看您的神情,有对吧!那就告诉我啊!我想一直一直看着雨霞……」

  不过这孩子,真的爱她的话,就算我告诉他,应该不会真的尝试吧,毕竟那可是她的爱人。


  「谢谢老师……」我说明完地缚灵的事后,他自己大概也知道不可行了。

  然而,我太天真了。


  一直以来都是这样,在离开家之后,没了来自父亲给的除灵的压力,我想用我余下的动力去帮助活在现世的人们。


  而老师便是能够协助那些对于未来困惑的学生的职业。


  总有一天他们会踏入社会,以各自的方式改变这个世界。


  儘管有这样远大的理想,在面对学生的问题时我却总是考量太多,迟迟下不了决定。


  因为在过往,除灵从来就只有两个选项,将灵消灭或将灵放走。


  有学生作弊时,其他的老师也许会责骂,但我会去思考他究竟为何作弊,而不是去思考如何处罚他。


  「解决不了问题就解决有问题的人。」学生间流行着的玩笑话,在我看来却是悲哀的社会写照。


  谁犯罪就惩罚,至于为何犯罪?谁在乎?反正错的人就是该罚。


  就连当下的此刻,知道早祀同学真的将雨霞同学给杀死的我,也只是想着——到底要多爱多执着,才会狠下心杀了对方呢?


  「幸好成功了呢老师。」雨霞的灵魂不断冲击着结界的力量,试图突破地缚的限制。「之前一直都失败,要不是雨霞的病不能再拖了,我还想多练习一下。」


  我知道早祀同学所说的是最近在这附近发生的连环杀人案。


  其中最惨的一件案子,就跟雨霞的命案是同天,全家只剩下出门补习的孩子逃过一劫,其他都被以极其残忍的手法给杀害。


  「告诉我方法的老师可算是共犯唷,我相信老师不会说的对吧,还会帮我製造不在场证明对吧。」早祀的语气,已经告诉了我不照做的话,下一个死的人就会是我。


  「雨霞真的好美……」威胁完我,躲在远处观看的他感叹着:「美到让人目不转睛。」明明雨霞已经被他变成了怪物。


  在那之后,我总是刻意避开中庭行走,而他则是为了避风头暂时休学,班上的人基本上都认为他因为雨霞的死太难过所以才休学的。

  「一年后我的雨霞气应该差不多就消了吧。」他当时离开留下了这幺一句话。

  死了就是死了,重要的是还活着的人,我不会去指责早祀的做法。

  而我在接任新的班级后,试图遗忘这件事情。

  

  「叶天岭!没事不要对空气说话!」不知道是不是巧合,有个孩子同样拥有阴阳眼。


  他是我放学时我办公室的常客,毕竟鬼的事情在学校就只有我能陪他聊。

  「就说了不要吓到同学。」


  「要是大家都看得到的话,就不会怎样了吧?」

  「什幺?」


  天岭边说着,忽地把手上的鬼团子凑到我脸上。「有没有帮大家开眼的方法啊?」鬼团子很配合他的话,瞬间睁开了眼睛。


  「一般来说。」我把鬼团子抱到旁边的桌上放置。「后天看得到鬼的都是因为惊吓过度,其他方法的话……说起来我小时候——」


  「等等,如果我告诉你,你是不是真的会去做吗?」我不想要再惹出不必要的麻烦了,虽然帮人开眼我是想不出能惹什幺麻烦。


  「会阿。」「对谁?」

  「山程呀!」天岭答。


  「就算山程平常不像其他同学排挤你,也不要帮别人乱开眼,可不是每只鬼都长得这幺萌。」我指向桌上在睡觉的鬼团子说道:「路上一堆四不像的怪物,他看到也无法继续保持那副平淡的表情了吧,这样很容易被缠上的。」


  提着头的骷髅、叼着血手到处飞的乌鸦、大清晨却散发黑色气息的白衣长髮女子,通常会出现便吸引视线的鬼,都很想找人搭讪,一旦表现出看得到,就会被纠缠老半天。


  「山程不会被缠上的啦!而且我是真的希望可以帮他……」


  天岭罕见地不是用嘻笑的态度讲着:「也许,这样就能让他见到家人了,虽然他的家人现在不在身边,但我想他们一定还在某处保护他吧。」


  轻如微风般的声音,带着微微的悲伤:「只有自己被留下,他一定很孤单。」


  我记得山程的家人似乎都不在人世,但是再怎幺说全家只剩一人也太奇怪,我以为他怕什幺资料外洩的所以乱填,毕竟感觉他就是这样的个性。


  「那些被杀掉的家人,应该会挂念着他吧。」杀……?等等,难道说。

  一年前的连续杀人案……


  「老师帮帮我好不好,就算还没看过他的家人,可能他的家人早就投胎那也没关係,我跟团团也会陪着他的,好吗?」


  不给我说话的机会,天岭继续讲着:「如果有天我死了,他可能会跟着去死的,毕竟他不交朋友的理由,就是希望了无牵挂吧。」


  天岭诚恳地说:「我只是想避免那种情况发生,不过我没有人的朋友,而他也不想跟人来往,那幺像团团这样的鬼魂,他应该愿意接受吧?」


  他的眼神令我无法打发掉他。


  「关于开眼……」

  再加上对山程惨案的愧疚,我提供了不只一个方法给天岭。

***

  我跟附近庙接触蛮频繁的,由于学校建在古代墓场上,所以鬼魂的数量还蛮多。


  我经常都会去借符来用,顺道跟庙方聊天,相较于童年所学的都是消灭鬼的方法,去庙都是学到一些如何和鬼交流的方法。


  虽然符咒我自己也会画,但是只要动笔,就会害我想起奶奶。


  而且父亲所教的符文,是让灵魂尽数消散的咒,我跟这些鬼又不是有什幺深仇大恨,没事害人无法投胎做啥……


  祂们大部分也都只是想找人聊聊天而已,因为死后却还是留在世上的祂们通常都或多或少还对人间有所留恋。


  可冥界为了强制人投胎转世,在死亡瞬间会夺去那人的记忆,死前的跑马灯,那是死神正在抽取掉这人所有的记忆。


  死神会留给亡者的记忆,通常都是痛苦不堪的回忆,因为痛苦,所以就不会留在人世。


  变成鬼之后也许能做到很多事,但是谁都不记得,连最重要的人事物都忘记,甚至就连自己是因为留恋着什幺而留下都遗忘。


  只能像个渴望关注的小孩,将自己变化的奇形怪状,想引起周遭人的注意。

  但周遭人不是看不到,就是被吓跑。


  看来除了开眼的事,我还要跟天岭说这附近哪些地点,要是开眼暂时不要让山程过去,那些地方……孤单的鬼太多了。


  「就这样,我说的这些地点都记住了吗?」


  「老师,我可以说一件事吗?」

  「怎了?」


  「你刚说的地点包括学校中庭,可是那里只有一位很可爱的女孩子耶,祂怎幺了吗?」


  「祂……没事,只是我刚不小心说错地点。」雨霞……天岭见过她了啊。

  「是嘛,时间不早了,谢谢老师啰!」


  天岭抄起桌上的鬼团子,很快就跑走了。


  我望着从办公室离开的背影,也许他真的能让雨霞还有山程都找回笑容吧。


  不像我,无论是鬼还是人,想要帮上忙,却总是无能为力,或是尝试着去做什幺,往往得到令自己后悔的结果。


  然而在那数日后,某日晚间我见到的是山程同学那面无表情的脸,上面布满了恐惧、不安、悲伤的情绪。


  而不是我一直期待着的笑容。


  叶天岭他死了。


  「老师,天岭死时,有个女人……有个怪物在他旁边。」

  「她还在前廊那里。」


  山程看得见?天岭之前就帮他开眼了吗?还是说……他目睹天岭的死亡才开眼的?


  还有他想表达什幺?是怪物杀了天岭?又是女人又是怪物……是在说雨霞吗?


  「渚雨霞……」不会真的是你杀的吧?


  我和山程赶往前廊,途中我便听到撞击结界的声音,接着是非常愤怒的吼声:「给我去死!」


  不知是怎幺生成的触手,其上还被许多尖锐的角贯穿,但那整齐排列的手法像是她自己造成的一样。


  「唷,老师你来啦?」

  更远处我看见了熟悉的人影,早祀真春?为什幺他会在这里?


  「刚好现在正是重头戏呢,来得正是时候。」

  早祀说出这话的同时,我注意到他手上似乎有某种灵魂正在消散。


  这种气息……是鬼团子吧。


  那幺天岭,应该也是早祀杀掉的……


  「快点上啊老师,这鬼可是杀了你的学生哦。」早祀的话语一落,愤怒和悲伤的情绪交结成的冲动,令我身旁的山程拔腿直冲。


  「不要来妨碍我……去死——通通给我去死!」而雨霞现在的状态,也可说是完全暴走,无法沟通了……


  「你才给我去死!」从未见过山程如此愤怒的吼着。


  我该怎幺办?我该做什幺?现在的我该阻止他们吗?


  「不要!」

  忽然,传来天岭的声音,然而处于愤怒的雨霞和山程似乎没听见,早祀更只是勾起一抹邪笑。


  与此同时,雨霞的触手像是有自我意识般,一条横扫过山程的脚下,另一条从上方落下攻击,在快碰到山程时,被早祀用小刀给挡下。


  「真是的,还在干嘛呢老师。」早祀穿过结界进到了雨霞可以触及的空间。「你想让另一个学生也挂掉吗?」


  儘管很微弱,但刚刚确实有感受到天岭的气息,也有听见他的声音,是从哪里传来的?


  也许只要找到你的灵魂,就能阻止他们了。


  天岭,你的灵魂在哪里……


Copyright © 2017 - 2020 三国群英传私服 All rights reserved

在本站可以找到您想要的三国群英传私服游戏攻略和三国群英传olsf副本玩法,我们致力于让三国游戏玩家拥有最新的游戏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