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三国群英传ol攻略 > 正文

【三章之四:雨后的早晨】

作者:三国群英传日期:2020/1/31 22:04:04

初回连结

  我做了一个梦,一个许久以前的梦。

  那是孩提时期,老爸依然健在的时候。

  老爸是位称职的骑士,也是我儿时的憧憬,母亲因病过世后,长年在外的他不得不放弃这份荣誉,取得许可后回来照顾年幼的我。

  然而老爸也乐于将我培养成一位优秀的骑士,因而乐此不疲,我们在山上过了几年悠哉惬意的日子。

  有一天,我向正在耕作的老爸这幺问道:

  「父亲,作为一个骑士,最重要的是什幺呢?」

  老爸没有停下翻土的动作,用豪爽又粗犷的声音反问我:

  「亚克认为是什幺呢?」

  「嗯……能够保护君主的强大力量!」

  粗糙手背拭去下巴汗珠的老爸,笑着回答我:

  「哈哈哈,或许是这样没有错,可是老爸我认为最重要的是『心』,如果没有心,那幺即使拥有再强大的力量,也是保护不了任何人的。」

  老爸在土坑里洒下种子,再以泥土覆盖上去。

  「腰间的佩剑,只有在贯彻自身信念,以及保护他人时才能拔出,如果做不到其中一项,我们的剑将会失去意义。」

  「心吗……」

  我一边默念老爸的话,一边望着他的背影,此即是我儿时记忆里最后的画面,不久后老爸就在那场骑士叛乱中战死,留下十二岁的我与他的谆谆教诲。

  直到今天,我仍旧遵循着老爸的话,以成为一个尽忠职守的骑士为目标,并深深以此为荣。

  ……好刺眼,已经早上了吗?

  鼻子痒痒的,肩膀也有点重,好像有什幺东西在我的脸和肩膀上。

  我睁开疲惫的眼皮,在洞口洒进来的晨光中,看见一撮浅棕色的尾巴在我面前摇摆,细毛轻抚过我的鼻尖。

  「松鼠?」

  站在我左肩上的松鼠,如同完成了叫醒我的使命,在我睁开眼后吱喳一声,沿着我的手臂向下跑开。

  「肩膀,还是好重。」

  另一侧的肩膀,不时传来娇弱的鼾息声。

  我转过头,发现奈月正靠在我右肩上睡觉。

  怪不得肩膀这幺重────奈月靠在我肩上睡觉!?

  冷静点,亚克,仔细回想昨晚发生的事。

  首先你从摔不死也半条命的山腰断崖上掉下来,然后被奈月拖进阴暗湿冷的洞穴,两人在温暖的火堆前稍微聊了一下,就各自分开就寝。

  但是奈月将刺进你腿里、半截长的木片硬生拔出,害你根本痛得睡不着觉,好不容易梦到老爸还以为已经一命呜呼了,

  总结以上发生的事,就可以推测出合理的发展了。

  ───不行,果然还是完全没有头绪!

  五味杂陈的心情交缠在一起,令我思绪打结无法做任何思考。

  靠在我肩膀的奈月,赖床似的用脸磨蹭了几下,揉着眼睛缓缓坐起身子。

  「哈啊~」

  她伸了个大大的懒腰,阳光从蓬鬆又带点杂乱的髮间透射出来,模样十分动人,只可惜衣服上沾满泥土显得有些落魄。

  察觉到我慌张的神情,奈月急忙脸红道歉:

  「我昨晚听你一直痛苦的呻吟,想说过来看看你的伤口,可是我也不晓得该怎幺办,坐在你身旁犹豫要不要叫醒你,一个不小心就睡着了……」

  「抱歉,打扰到你休息了。」

  看来我昨天晚上的确在生死边缘挣扎过,亏我还强忍住哀嚎包扎伤口,幸好平安睁开眼睛,不然就要跟天上的老爸享受耕田的天伦之乐了。

  「伤口还会痛吗?」

  「说不痛是骗人的,其实我连站起来都有困难……」

  刚刚我有试着站起来,不过腿马上抗议似的发出剧痛,得检查伤口是不是又裂开了。

  外面的雨已经停了,潮湿的空气随风飘进洞内,让人感到浑身湿黏不快。

  此时我听到动物以四肢奔跑的声响,而且脚步声不断朝这里接近,该不会是洞主的回来了吧!?

  真是糟糕透了!现在的我动弹不得,火也已经熄灭了,单凭奈月不可能击退对方,想不到奇蹟似的活下来,最后又得成为野兽的早餐吗!?

  因为剑早就弄丢,我随手捡了块尖锐的石块,打算做最后的抵抗,洞口就传来熟悉的声音。

  「找到了,是亚克跟奈月!」  

奈月兴高采烈的站起来挥手,高声呼喊洞口的人影。

  「牙,我们在这边!」

  差点被你吓死!亏你长得人模人样,为什幺不好好用两条腿行走。

  不过总算得救了,比我预期的时间快上不少。

  「亚克!」

  「公主殿下!」

  紫尔一行人的身影陆续出现在洞口,每个人都一副湿漉漉的狼狈模样,看来他们昨晚肯定彻夜下山寻找我们的下落。

  「您没事吧!?请恕我这幺晚才赶来。」

  马塔德拉愧疚地下跪猛磕头。

  「不用道歉啦,大家没事就好,你们也辛苦了。」

  即使奈月这幺说,马塔德拉仍头紧贴地不肯起来。

  「呜呜……两位没事真是太好了!」

  「不要啊艾米!感动之余不要抱我的腿痛痛痛!」

  「想不到你的鼻子这幺敏锐,了不起、了不起~」

  露出和悦笑容的蒂雅,罕见地讚美四肢贴地坐下的牙。

  「下过雨后大部分的味道都被沖掉,幸好附近有生过火的气味。」

  解释完后,牙像只狗似的抖动身体甩水,附近的蒂雅和艾米怕被溅到,向后退了一大步,我则是正面中招。

  「亚克,你这家伙跟悬崖真有缘。」

  紫尔半开玩笑似的走来,重新替我查看伤势。

  「我也这幺觉得,我看退休后要搬到山下住了,再怎幺高最多也只会从屋顶摔下来。」

  紫尔深深的吐了口气,彷彿听到我的玩笑话才安下心来。

  见紫尔在碰触亚克的伤口,不远处的奈月紧张地吩咐道:

  「紫尔,你要小心点喔,亚克昨晚伤口才裂开,流了好多血。」

  「是,我会将视同碎玻璃般小心处理的。」

  奈月替我担心是很高兴啦,不过流这幺多血似乎就是她造成的。

  「蒂雅先去汲水,等会用魔法治疗臭小子的伤口;紫尔到附近城镇弄台马车回来;牙跟我负责警戒这一带是否留有徘徊的盗贼。」

  马塔德拉开始指挥调度,艾米前往毁坏的马车搜索行李下落,很快的洞里又只剩下我和奈月两人。

  「亚克……」

  奈月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眼神游移不定。

  「有什幺事吗?」

  我放下目前唯一能做的工作,擦拭剑鞘上的泥土,不晓得剑到底掉哪去了?希望艾米可以顺便找回来。

  她做了个深呼吸,在浸入洞里的晨光中,绽放出灿烂无比的笑容。

  「谢谢你在马车里捨身保护我。」

  我还来不及回应,带点湿润的柔软触感就贴上了我的脸颊。

  「这这这、这是应该的!」

  被亲过的部位如火烧般炙热,使我整颗脑袋顿时发烫。

  欸欸欸──怎幺眼前突然又一片漆黑了。

  「亚克、亚克!有没有人啊,亚克又昏倒了啦!?」

  希望我的伤势在到达基瓦德兰前不要恶化才好……

Copyright © 2017 - 2020 三国群英传私服 All rights reserved

在本站可以找到您想要的三国群英传私服游戏攻略和三国群英传olsf副本玩法,我们致力于让三国游戏玩家拥有最新的游戏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