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三国群英传ol攻略 > 正文

《神眠纪》014-朱印森林大搜查

作者:三国群英传日期:2020/2/1 22:02:23

第一回

全集连结



  又过了一週,安钺终于可以从床榻上起身活动了,一面接受癒手的治疗,一面进行简单的复健。幸好英祭们全都十分厉害,再过一週,这位异人猎师更是恢复到能够行动自如的状态。

  斩杀夜狼以来,这一阵子果然发生了好几回夜狼侵袭事件。纵然神道众的总人数有接近百人之谱,但服事们仍在修行阶段,不适合投入实战,而夜祭、英祭和杀祭三团的祭司加起来,也只有约五十个上下的总战力。

  杀祭和夜祭团的祭司们也都有一定程度的追蹤能力,但天性机警的夜狼懂得隐藏自身的灵力和气息。祭司们多数都很习惯仰赖杀祭灵术的「洞察」与夜祭灵术「搜索」来做侦察工作,在找到夜狼的蛛丝马迹时,通常已消耗了不少灵力,灵力不济的情况下,巢穴所在地始终不明。

  朱印的村人当中虽然也有猎人,但他们平常会选择避开危险的猛兽,并不具备追蹤猛兽的身手,处理成群行动的凶猛夜狼群,凭朱印的猎人是做不到的。

  一般村民平日过着农耕和交易的市井生活,对这些夜兽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牠们狡猾且兇恶,也晓得如何破坏防御工事,短时间之内,就有数十名村人在夜狼攻击事件当中受了伤。

  在安钺的请求之下,他在开始夜狼追蹤行动之前的准备期间,跟随神道众的服事们一起行动,一方面是藉由各种修行恢复自己的身体灵敏度,一方面是测试他在神道众三个灵术系统当中的适应性如何,看他的样子,是希望自己能有机会像夜人们一样学习灵术吧。

  然而每天从他眼神当中的挫败和疲惫,我大概猜得出结果如何。

  「安钺先生,一切还好吗?」

  如今已经是他跟随服事团行动的第六天晚上,一天的忙碌结束了,在神道众沐浴及休息的时间,我走近他并拍了拍他的肩膀。

  「是九方大人啊。」安钺有气无力地回答。

  「身体状况完全没有问题了,与杀祭团的服事一起练体能,也都还跟得上。但轮到灵术和灵剑术,以及跟夜祭团做的冥想和打坐,就完全没有半点感觉了,怀疑自己身为异人,是不是就是注定要成为真正的废物?」

  「安钺先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天命和才性,人总有擅长与不擅长的事,我相信异人也有你们生存于世的意义和方式,只是你我都还没有发现而已。」

  「但愿是如此吧。」安钺满面愁容地说。

  「在我原来的世界,有一个思想体系叫做『道』。主张人们应该顺应天理、天生的才性,去发展属于他们自己的事业和能力。」

  「顺应天理?」

  「有的人在人生的旅途当中,会让所到之处『变得像他想要的样子。』但顺应天理的人,则会在人生的旅途当中,『让自己融入这世界。』」

  「我觉得有点难理解……」安钺疑惑地搔了搔头。

  「我也是从别人的名言当中去建构中心思想的,一般只知梗概而不见全貌,算是借花献佛吧?简而言之,不必想得太多,『顺从自己的直觉』有时候能够收得意想不到的收穫,我们所需要做的,只是勇敢前行而已。」

  「这种解释可就简单多了。」安钺点了点头,露出了笑容。

  「无论如何,谢谢你,九方大人。不但救了我的性命,还由得我任性,在神道众当中尝试修行。」

  「这没什幺,世间所有事情都是有得有失的,比如你欠我越多……」我顿了一顿,重重地拍了拍安钺宽阔的肩膀,「可不就得帮忙越多了吗?」

  「您是我的恩人之主,也是接纳了我这个异人的大恩人。」安钺笑着说,「莫说是帮忙了,就算要我以性命相搏,我再害怕,如今也在所不辞。」

  「很好。」我点了点头。

  「那幺我们明天早上,在朱印的村口见吧。」

  —————————

  天色微光,有四条身影集合在村子的正门。

  穿着特勤服的我,黑底白纹长袍的夜祭三尖塔次席——焕嫣,以及英祭四圣手次席——羽稻,另外跟在我身边的,则是已经穿戴好猎装的安钺。

  忙得不可开交的各祭团首席无暇分身,于是只好由英祭、夜祭的次席出马,陪同大难不死的安钺前往朱印森林进行夜狼巢穴的侦察工作。

  只有杀祭五芒首席的雪风,认为可能就是当时纵放了一只夜狼而造成近期夜狼成群侵扰的现况。她坚持自己必须负起责任,而施展了「秘影」与我同行。

  「九方大人,我准备好了。」

  由于安钺原本的服装已经被夜狼撕咬得破碎不堪,因此身上的一整套新猎装,是按照朱印的的款式製作而成。深黑色的罩衣,内搭滑顺的丝质紧身衣,以及皮革製的长裤。以当时所斩杀的夜狼皮革鞣製而成的全新皮甲,在朦胧的晨光里,反射着凛冽的光泽。

  一身劲装的安钺,对于新的装备还似乎有些不自在,但他保证不会影响原本的身手。

  「愿祖神与真神的凝望永在。」焕嫣与羽稻恭敬地弯身礼拜,并同声唸诵讚词。

  「 嗯,两位祭司是第一次和我一起行动吧,不必拘礼。」我向他们点点头,示意他们放轻鬆。

  「村里的防御工作,交由各祭团的主祭和第一席负责指挥,在这个艰难的时期,由我带着少数精兵前往搜寻夜狼巢穴,是我的判断。这是近期最重要的工作,请你们好好辅助我以及安钺先生。」

  「真神大人,您的权杖,听候您的差遣。」焕嫣与羽稻恭敬地说。

  「那幺,我先将道标分送给各位,这幺一来踏出夜祭结界之后,各位还能找到回来的路。」夜祭的焕嫣说完,从她的怀里取出了三张刻有图腾的骨片,交在我、安钺和羽稻的手中。

  「那幺焕嫣,请你施展视觉屏障的『隐形术』,跟在我们的后方约十步的位置,机动支援防守。进入森林之后不需要使用灵力感知,把灵力节省下来。」

  「属下领命。」天蓝色长髮的焕嫣推了推她细长的眼镜,随即施展了术,高雅的身影在空气中扭动了两下,随即变得完全透明。

  「雪风。」我回头朝背后喊了一声。

  「真神大人,您的利剑,随侍在侧。」虚空中传来了雪风飒爽的声音。

  「你施展『秘影术』的技术最好,请你隐藏气息之后以我为中心,在三十公尺左右的圆形範围里作我的眼线。」

  「必不辱使命。」雪风说道,随即消失了气息。

  「羽稻,请你跟在我的旁边,不要离开超过五步的距离。」

  「您的权杖,听候真神大人的指示。」有着天蓝色整齐短髮,身材高瘦的羽稻,微微弯身回应。

  「那幺安钺先生,一切就按照你的专业判断来做吧,有我在,还有夜祭、英祭、杀祭的伙伴们,安全方面没有问题,搜查工作一切靠你了。」

  下完所有指令之后,整装待发的所有人,就在安钺的带领之下走入了森林。

  刚开始的行动相对迅速,离人们居住的区域越近,兽蹤通常越少。在村庄周围留下的蹤迹新旧杂陈,我们都没有特别停下脚步。

  在逐渐深入,树木林叶变得较为茂密之后,周遭也逐渐暗了下来。

  「幽光。」

  我将一抹微光附着在安钺的左手腕甲上,方便他看清眼前的东西。

  只见他在一颗特别大的树木旁端详着带有灰蓝色质感的巨石,拿出小刀仔细刮下了石头上的一些粉末,凑在鼻子前面闻了闻。

  「看来方向对了。」他点了点头,「这是公狼的尿,牠们喜欢在有显眼地标的地方喷尿以标示地盘。」

  紧接着他在附近反覆使用长杖拨开被树叶掩埋的泥地,蹲下来仔细看了几个地方。

  「这边有脚印,照脚印数量判断的话,有大概五只左右的成狼。脚印的泥土质地已经既硬又结实,这表示足迹已经很旧了。」

  安钺一边解释着,一面朝着一个特定的方向前进。

  在这样的情况反覆数次之后,随着停下来的次数越来越多,我们已越来越深入朱印森林的中心部分,也距离结界的边缘越来越近。

  「中了。」安钺蹲在一丛枝叶前,小声地说道。

  「喔?有不错的发现吗?」我趋前蹲下,看看安钺的发现。

  那是一沱有着灰白色外观的屎。

  「这应该是夜狼的粪便,特徵是外表呈灰白色内部呈墨绿色,而且里面应该会有猎物的毛髮和被咬碎无法消化的骨头。」安钺一边说,一面用旁边捡来的树枝戳弄粪便。

  「由于质地结实,湿润有黏性,这表示我们已经很靠近所追蹤的夜狼群了。」安钺一边解释,一边戳散眼前的粪便。

  果真在粪便当中,分离出了蓝色的羽毛和各种细碎的中空骨。

  「从羽毛和骨头的特徵来看,应该是被吃掉的云志幼体。这幺一来,我们所追蹤的狼群大有可能是曾袭击过村子的,因为云志的幼体在这附近只有朱印之里才有,而成年的云志,不是夜狼对付得了的。」

  「喔?成年的云志真是这幺厉害的猛禽吗?」我有点不可思议地问道。

  「是的,成年的云志是独行生物,不会成群结队。虽然体型庞大,但只吃果实或昆虫。听起来不可怕吧?但牠们可以驱使风的力量,成年云志颳起的风刃,能一瞬间把攻击者切成想拼都拼不回原状的碎片。」

  这还真是可怕啊,难怪当时云志脱逃的时候,离音会这幺紧张。是说我们竟然好像没事一样地在养这种恐怖的鸟,还当成食物、吃牠们的蛋吗?朱印的村民们胆子也算不小的……

  「这边有一些新的足迹。」安钺随即拨开了不远处的树叶。

  「夜狼在越靠近巢穴的时候,会越小心处理牠们的足迹,所以我们在这边变成要反相思考,去搜找那些树叶覆盖得特别茂密的地方……九方大人请看。」

  安钺指了指地上一个看起来不像是足迹的不规则形状坑洞。

  「牠们会谨慎地破坏自己原本足迹的形状,而且尽量利用已经有坑洞或其他野兽足迹的地方行走。这个足迹,在别的兽类陈旧足迹的基础上,有边缘较为鬆软的夜狼新足印,新旧足迹杂陈的兽径,看来我们不但找对了,巢穴也很近了。」

  「安钺先生真是了不起……」跟在我身边的羽稻讚叹地说。

  「这可是一丝一毫的灵力都没有使用到,就接近了我们的目标呢,我从来不知道异人是这幺优秀的存在,为什幺外界的夜人居民会排挤你们呢?」

  「我……哈哈。」安钺有点不好意思地搔了搔头,我则是微笑着拍了拍安钺的肩膀。

  「可能是因为我们异人灵力低微吧,没办法,只能靠各种各样的方法想办法弥补这方面的不足了?」

  「您真的客气了,这种手艺和直觉、不仰赖灵力就能做到各种事情的敏锐,非常值得我们学习与尊敬。」羽稻微笑着说。

  「谢谢你……」安钺露出真心的笑容。

  在外界,常遭受歧视和打压的异人恐怕很少能和夜人之间有这样的对话吧?就连我也从心底为他觉得高兴。

  在越过结界之后不多久,在安钺的警示之下,我们在森林中一处下陷的洼地边缘停了下来。

  洼地约有三栋房子的範围大小,地势低平,且和我们所在的地方有着大概三层楼高的巨大段落差。

  「是这里了。」安钺小心地蹲伏在能俯瞰洼地的地方,示意我们压低身子隐藏气息。

  「这附近可以看到夜狼将吃不完的猎物埋入保存的土堆,有很多座,而且几乎都在那片洼地里或者边缘上。这表示在地势较矮的地方,四周的土壁或石壁上一定有牠们的巢穴入口。」

  「小莫,扩大热源探索,标示敌意热源。」

  「侦测到敌性热源来源,个体数约为十。」

  逮到了。

  「安钺先生,看来在我们正前方的洼地墙上,有被夜光蔓遮盖隐藏的洞穴入口。」我指了指在洼地里遍布的夜光蔓其中一处,安钺不可置信地望着我。

  「这原本是最难的部分的呢,判断巢穴的入口是藏在哪里很不容易,而且很容易引来守卫的夜狼。」

  「喔,哈哈。」我望着安钺的脸苦笑着,因为我也不知道怎幺解释我头盔里面有什幺特别的功能。

  「哎,我是真神嘛,能做到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也是很自然的,不是吗?」

  「原来如此啊。」安钺满心同意的点了点头,我则是对于无法说实话的行为感到抱歉。

  「那幺,事不宜迟,在我的强迫之下,安钺先生克服了自己的恐惧,拼命带领我们到这个地方了,不能浪费他的决心和了不起的知识。」我直起身子,解除了气息的隐藏,从全身上下放出具有威胁的灵力。

  「神道众夜祭、杀祭,听我命令,保护安钺和羽稻,让我们浑身解数,杀光这些畜生,来个片甲不留!」


看下一回


本文仅在 「原创星球」、「EP 艾比索」、「巴哈姆特」进行贴文连载,保留所有权利。

如在其他地方看见,皆为盗文。

Copyright © 2017 - 2020 三国群英传私服 All rights reserved

在本站可以找到您想要的三国群英传私服游戏攻略和三国群英传olsf副本玩法,我们致力于让三国游戏玩家拥有最新的游戏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