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三国群英传ol攻略 > 正文

复仇之伍

作者:三国群英传日期:2020/2/7 22:04:00

ps.此篇所在的地方有贵族制

「妈妈──!」

我的哭喊声已经在野传达不到了,这最后声嘶力竭地喊叫被隔绝在我与眼前的火海之间,我的母亲也消失于那片火海之中。

被周围的大人们拦住的我只能眼睁睁看着熊熊烈火燃烧,闻着呛人的浓浓灰烟,等待着大火退去的时刻到来。

大火被灭去后,整栋房子已经被烧成黑炭,里头放置的东西全都看不出原有的样子,只能看见留下的灰烬。

──就连母亲的身体也是。

我的一切都被这场大火烧烬,什幺也没留下。

我坚信着这场大火绝非偶然,因为只有这天母亲不断地催促我出门去玩,也许母亲早就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为了让我逃离这场火而准许我在外头逗留。

我无法证明这究竟真的是意外,还是如我所想有人想杀害我们而蓄意纵火,在没有目击证人的情况下这场火被当作意外处理。

我不认为温柔的母亲会招人憎恨,但我也不认为这单单只是意外,就算无法向世人证明也无所谓,我要自己找到兇手并对其加以制裁,决不会让夺去母亲性命的人逍遥法外。

我在这堆曾经是家的灰烬前立下了今后的目标。

事件过后隔天,收到消息的父亲将我接到了一栋豪华的宅邸,也就是父亲的家去。

我的母亲是父亲在外头的女人,因此我是人们所说的「私生子」。

在我的既定印象中,私生子通常都不怎幺讨本家人喜欢,但我第一次进入父亲住所的宅邸,里头的人看见我都笑颜逐开,让我觉得私生子也是能够被世人接纳的。

不过贵族有个三妻四妾好像并不是什幺大不了的事,所以才没有人对我摆出厌恶的态度吧。

父亲带我进入宅邸中,走过一条又一条墙上挂着画还有桌子上放着花瓶与鲜花的长廊,最后来到一扇雕刻华丽的门前。

轻敲两下房门父亲便开门进入其中。

雕刻华丽的门扉里是同样华丽的房间,是个肯定连一样小东西都价格不斐的地方。

而偌大的梳妆台前坐着一位将头髮高高盘起的女性。

「她从今天开始就是你的妈妈了。来,叫声妈妈试试。」

虽然母亲才刚离世就让我叫别人妈妈令我有些心生牴触,但我抬头看了看父亲和蔼的表情,双手紧握衣服的下襬战战兢兢的开口:

「妈、妈妈。」

坐在梳妆台前的女性转过身朝我莞尔一笑。

那是个虽然略逊母亲一筹却也能堪称完美的笑脸,肯定是因为必须出席各式各样的场合,所以作为上级阶层的一份子在各方面都被要求做得很好吧。

不过比起母亲那能令人打从心底感到温暖的笑脸,眼前女性的笑脸明明完美却让我心里发寒,险些止不住打起冷颤。

「你叫什幺名字?」

「恩、恩维‧卡尔缇亚。」

「卡尔缇亚?不是跟父亲姓呢。」

「卡尔缇亚是母亲的姓氏。」

「因为她母亲的性很好听,加上这样在外面比较不容易因为姓氏遭人冷言冷语,所以让她和母亲同姓。」

父亲是位有头有脸的人物,我深知这是无法时常与我们母女相见的父亲对我的温柔。

在父亲这幺一说后,眼前这位即将成为我母亲的人,有那幺短暂的一瞬间露出了近乎憎恨某人的表情,但随即又恢复成一张完美的笑脸。

那仅有的一瞬间或许只是我的错觉也不一定,但就在父亲因工作而离开留下我和这位新母亲时,她的态度立刻180度转变,变得就像童话故事中坏心眼的继母一般。

「站在那里干嘛,你父亲走了你也可以滚出这房间了,没事就别进入我的视线中,我可不愿意一天到晚看见你那张脸。还有我先说清楚,既然要住在这宅邸里就得听我的,除了外出和在你父亲面前外「妈妈」、「母亲」一律不许这幺叫我。」

「那该如何称呼你?」

「和我说话必须用「您」,我可不是你能用那种口气和我说话的人,对待我居然想和对待一般人一样,也不看看我是谁。看到我就和宅邸的人一样恭敬的称我为「夫人」,别以为你是那人的女儿就能享有特别待遇。记清楚了,你可不是我的孩子我不需要对你客气。」

「我明白了。」

这种私生子的待遇和我想像中的差别不大,既然不是自己家就努力遵守规定吧。

「明白还不快滚出去!果然是什幺人教出什幺样的小孩。」

「不准说妈妈的坏话!」我是很想这幺说,只是可不能才来没多久就给父亲添麻烦,于是我把到嘴边的话语吞了回去走出这华丽的房间。

我才刚离开房间关上门就发现两名身穿黑白女僕装的女性,一看见我出来就吓了一跳的慌忙擦起玻璃──用手里乾净的毛巾。

我歪着头朝看似很忙的黑白背影问:

「有钱人都用乾净漂亮的毛巾擦玻璃吗?」

此时才有一名女僕发现,在慌忙之下拿起来擦玻璃的并非抹布而是清洗乾净的毛巾,因此又再次慌了手脚。

「很、很抱歉,这件是请不要告诉夫人,否、否则我们…………」

「不用担心,我不会说出去的。」

看她们两人的反应都表现出一副害怕继母的样子,我也不是坏人当然不会随便做这种事。

「真的吗,太感谢您了大小姐!」

两人频频向我低头致谢。

不过……

「大小姐说的是我?」

我指着自己,两人理所当然的点头。

「当然,您是路维斯大人的女儿对吧,那我们称您为「大小姐」是应该的。」

「这种称呼方式我不是很喜欢呢,叫我恩维就好。」

「那、那可不行!」

她们似乎有着不能退让的理由,大概是在有权力的人底下工作的规矩吧,我也不好让她们觉得为难。

「我知道了,那你们就叫我大小姐好了,不过如果私下想叫我恩维也没问题。」

「不行的,还请坚持自己的立场!」

之后我和两位女僕一起走了一段路远离那个房间,顺便问了些宅邸相关的事。

这栋宅邸占地宽广,内外相加有数百名佣人,宅邸以外的部分主要是维持环境整洁,修剪树木、照顾花草道地砖的铺设都算在範围内。内部则每天都必须进行打扫,衣物的清洗及用餐的部分都要特别注意。尤其是和继母相关的更是要绷紧神经进行,若是做得令她不满意就会挨骂甚至挨打。

因为白天基本上只有继母在,所以佣人们都得看她的脸色听她的话做事。

在宅邸的範围内闲逛也能够听到许多关于继母的怨言,其中不乏也有与我相关的话题。

我躲在玫瑰花丛后偷听其他人的谈话。

「今天来的那孩子听说是私生子呢。」

「路维斯大人根本不知道与其把孩子带回来,不如送去孤儿院还更加幸福。」

「夫人的自尊心那幺高,岂能容忍一个私生子成天在宅子里碍她的眼。」

对于这句话在场的人纷纷表示赞同。

悄悄离开花丛后我又在外头逛了一圈,最后找了个阴凉的树下坐下休息。

我在这边整理了一下获得的资讯:

1、在此工作的人对继母的评价都不是很好。

2、父亲白天很少在家,基本上也都会晚归,因此白天大小事都归继母管。

3、宅邸的逃生路线共八条,每个方位都有设置一条,我的房间在东南方继母的房间则在西北方且同样都在二楼,三楼基本上都是佣人房。

4、听说会有一个人专门负责我的生活起居。

了解的事情差不多就这些,但这样还是略显不足,情报还需要更多。

「您在这做什幺?」

「哇啊!」

被突然从树后面出现的人吓一跳,转头一看是一位和母亲年龄相仿的女性,而且长相也有几分神似。

「抱歉,我不是故意要吓您的。我是从今天开始负责照顾您生活起居的,我叫贝莉‧卡尔缇亚。」

「卡尔缇亚!?」

「我是您母亲的妹妹。」

「妈妈的……妹妹……」

妈妈原来还有妹妹。

「我们只在您小的时候见过几次,不记得也是正常的。」

这个人的笑容和母亲很相似,应该确实是母亲的妹妹没错。

随后和母亲的妹妹聊了很多过去的事,虽然与母亲聊的内容不一样却有种在和母亲聊天的感觉。

既轻鬆又开心。

「时间也差不多了,我是时候去帮忙准备晚餐了。您先回房间等我,晚餐我再送到您房间。」

「你是妈妈的妹妹,不用这幺毕恭毕敬的和我说话,何况我也不喜欢。」

贝莉小姐凑到我耳边轻声说道:

「在宅邸里我必须遵守规定,只有我们的时候还请容许我喊您「恩维」。」

「当然好!」

贝莉小姐先一步离开后,我再回到宅邸的路上回想着从贝莉小姐身上观察到的事。

贝莉小姐身上多少能看见一些瘀青,虽然都被尽可能隐藏起来了。而且在谈话中会看见无意间露出哀伤与无奈,不知道是不是在这工作待遇不好还是被欺负了。

回到房间后边整理行李边等贝莉小姐来。

一段时间后有人敲响了我的房门。

「请进。」

打开房门的是推着餐车的贝莉小姐。

「让您久等了。」

「贝莉小姐,你的脸怎幺了?」

贝莉小姐的左脸上有个清晰的掌印。

「这没什幺啦。」

今天听女僕说道若是让继母不满就可能会挨打,看样子是事实。

「是继母吗,我去和她说说。」

「不可以!」

看我气沖沖的样子,贝莉小姐急着上前阻止我。

「您去的话也会挨打的。您是姊姊最重要的人,我不能让您被那个人伤害!」

「可是──」

「我没关係的,已经习惯被夫人看不顺眼了。」

冷静下来仔细想想确实不该冲动行事,万一因为我的行动而害的贝莉小姐变的处境艰难就不好了。

「我知道了,我不去找她。」

看我坐回床边,贝莉小姐将门口的餐车推了进来。

隔天被叫到继母房间的我,硬是被塞了一堆书。

继母说要成为这个家的孩子就必须要符合这个身分,言行举止都不能像平民必须彰显自己的地位,还说从明天开始每天都会有测验。

说真的,我并不在乎什幺身分,为什幺身为有权有势的人就必须学习这些?

「我不要──」

话语刚落,「啪」的一声在房内迴响。

我从右脸感受到一股灼热感,不知从何拿出的鞭子也映入眼帘。

「谁允许你说「不」的,我说过在这宅邸里就得听我的!叫你学就学别到时在外面丢我的脸!」

她近乎咆哮的话声外面经过的人大概都听的一清二楚。

我抱着书甩头就走,留下怒气未消的继母在房里大吼大叫。

那天之后就经常会碰上继母,只要行为举止不够符合身分就会用手上的鞭子打我。

我讨厌她的教育方式所以变得经常往镇上跑,儘管回去会加倍受罚,至少在镇上能回到像是母亲还在时的那段日子。

知道已经回不去才会加倍怀念逝去的时光。

比预计要早从后门溜回家的我,在花园一隅放工具的小屋听见交谈声。

小孩的好奇心总是旺盛,这点我也不例外。

于是我放轻脚步,注意步发出任何声音的缓缓靠近。

然后我听见了继母那带着焦躁与怒意的话声。

「不仅是那女人的妹妹,现在连孩子都带来是想讽刺我还是想活活把我气死!还有你,明明交代你处理好一切,结果她的女儿还活着是怎幺一回事!」

「万分抱歉,没有确认她的女儿是否在家是我的过失。」

「当然是你的过失,难不成会是我的吗!」

「当然不是。」

「给我听好了,接下来的工作不许有失误,我要那人也死的像场意外。」

「是。」

转动门把的声音响起,我赶紧找了个地方摀住嘴躲着。

踩着高跟鞋的脚步声离开后,我仍不敢探出身体,因为迟迟未听见男性的脚步声。

「小朋友,偷听大人谈话可不是什幺好兴趣,尤其还是这种骯髒不堪的内容。」

……

不知道是否真的被发现,因此我不能轻易开口。

「唉,我也不是什幺穷凶恶极的坏人,虽然是收钱办事但对目标外的人可是很仁慈的,特别是小孩。如果不是做为目标需要我帮忙的话,只要给钱我都能做。」

等了五分钟确定他的声音消失后我才探头出去查看。

按对话来看最近来的小孩只有我,那幺「那女人」说的是妈妈吗。妈妈是被那个人杀掉的,继母就是幕后真兇,那样的话下个目标岂不是贝莉小姐!?

不可以,在妈妈之后连贝莉小姐也……

那天过后我不去街上闲逛而是时时刻刻黏在贝莉小姐身边,虽然这被周围的人认为是失去母亲之后的一种撒娇表现,其实我只是为了不让可疑人士接近贝莉小姐,但如果对方会易容之类的特殊伎俩我也无法察觉,不过至少能多少过滤接触的人。

几天后贝莉小姐突然和我说「从今以后别再接近我」,我楞了一下赶紧询问原因。

贝莉小姐的回应是「佣人和主人的关係不能变得模糊」,但我心里清楚是继母在背后给贝莉小姐施加了不少压力,因为贝莉小姐突然穿起了长袖及长裙,肯定是为了遮掩被打的伤痕。

当晚我站在窗前,天空挂着半个月亮。

「你说只要给你钱什幺都能做吧,那让你教我要多少钱?」

「教你?你说杀人技巧?」

窗上一个包的漆黑的人头落了下来。

果然他时时盯着这个家的一举一动。

「不需要困难的那种,只要在一对一的时候不会输就好,若是能杀掉对方……」

「小朋友不该有这种想法。」

「让我萌生这种想法的可是你,如果你没有照那女人说的杀了妈妈然后又将目标转移到贝莉小姐身上,我也不会对她怀抱着恨意。」

「严格说来似乎真的是我的错,不过带着恨意杀人最后不只会毁了别人也会毁了自己。」

我没打算毁了自己,只是想让她为了这件事付出代价。

「五百万,给我五百万我就教你。」

「五百万……那你绝不能食言。」

「我收钱做事绝不背叛。」

「如果那个人死了能放过贝莉小姐吗?」

「若是你来得及在我之前杀了雇主,或许我会拿了钱就跑也说不定。」

那我是不是只剩下一个选择呢?

「从明晚开始训练你,我只教你一星期,或许这一星期我会随时出手,你就好好加油吧。」

五百万只是七天的学费吗?

好贵。

结果真的从隔天晚上这位不知姓名的杀手就在花园一隅教我,知识也好技术也罢感觉他确实是收了钱会很认真的那种人。

「教我这些是没问题的吗?」

「会有什幺问题?做这行的人靠的是实力也没特殊规定,抢生意或是有人雇用来与敌方竞争都是常有的事。如果你不是有钱人家的小姐说不定还有机会收你当徒弟。」

与他的对谈完全不像是在面对一名杀了自己母亲的杀手,也许就像他说的这对他而言只是工作,他杀人并不带有恨意所以我才无法恨他吗?

暂时不去想这些跟训练无关的事,把心思都放在这件事上,现在只要能保护好贝莉小姐这样就够了。

「你还挺有天分的。」

训练的第六天晚上他这幺对我说。

「因为有目标吧。」

「就这幺恨她?」

「因为她想赶尽杀绝。」

我瞄见了他似乎在笑。

「明天就结束了,不过你看起来还不打算行动呢。」

「只是为了不让你察觉我要什幺时候行动罢了。」

他与此同时露出了意味深长的一笑。

大概会和我同时行动,我是如此猜想的。

看似要下雨的阴天,午后我独自来到继母的房间。

获得允许进入后,我劈头就问是不因为她的缘故贝莉小姐才和我疏远。

「你可不要含血喷人,一个佣人是否要和私生子打好关係我可不在乎,别因为这幺点小事就来烦我,不管教训多少次你终究只是个配不上路维斯这一姓氏的私生子。」

「我从没说过自己想配上路维斯之名,父亲也没那幺要求我,我的名字是恩维‧卡尔缇亚,我以母亲赠与的名字与姓氏为傲!」

「卡尔缇亚卡尔缇亚的,明明我才是嫁入路维斯家的人,但人们讨论的尽是那个平凡的女人,论家世论长相他岂有一处赢过我!」

「妈妈他从不会像你一样计较这种事,即便父亲几乎不来看我们而是让人送一束花来,仅此妈妈就能开心一整天。怕收了父亲给的钱汇给路维斯家带来困扰会被人说闲话,所以总是坚持自己外出工作独自将我扶养至今。你问妈妈有哪点赢过你,我才想反问你除了与生俱来的家世外有哪点比的过妈妈!」

「狂妄、太狂妄了,那个女人是如此、其妹妹也是、连同孩子也是!」

抽起身边的鞭子就是朝我挥来。

伸手阻挡,明显的痛楚传来。

「你知道我讨厌你什幺吗,就是无论是长相还是声音都会让我想到那个已经死去的女人啊!」

「是你做的不是吗,找人把我家烧掉害妈妈死掉的兇手。」

我瞪着她,表明出我已经知道一切了。

「知道了又如何,你又能做得到什幺,你还是只能眼睁睁看着贝莉‧卡尔缇亚也死去。」

我讨厌这个人,她把我最重要且唯一的家人夺走了,现在还想夺走我好不容易预见的妈妈的妹妹。

为什幺明明已经成了路维斯家的女主人了还不够,为什幺明明我们没有打扰到她的生活却还是看我们不顺眼?

大人就是这样的生物吗?

「就算我还是个孩子,就算我能做到的事不多,但只要是我能做到的我全都会去做!」

我拿出藏在腰间的水果刀,很明显她对我的举动感到震惊。

但也仅此,她手里的鞭子再度朝我挥来,对于拿着水果刀的我她觉得我赢不了。

我挥着水果刀与她抗衡,那看来并非普通的鞭子,否则怎幺可能不被水果刀砍断。

紧握着水果刀冲向她,在她看来我只是有勇无谋的行动,就让她这幺认为吧,这就是我的目的。

为此就算失去什幺也……

手里的水果刀被打落,她将其拾起──

「啊────!!」

我按着左眼,由下而上注视着她。

「哈、哈哈,根本是活该啊!」

她笑了,我也笑了。

「你、你在笑什幺,疯了吗!」

慌乱的脚步声正朝着这间房前进,猛力的开门声响起。

我回头,父亲就站在门口。

「你究竟做了什幺!!」

父亲大吼。

「不是我,是她拿着水果刀冲过来,一切都是意外。」

慌张的表情一览无疑。

「父亲,我只是希望能好好相处,可是妈妈为什幺……」

他教我伪装的必要,若是需要受点伤也无妨。

只是这第一次的行动代价大太多了。

「不是说了会把这孩子当作亲生的那样对待吗,这就是你对待亲生孩子的态度!」

「当然不是,但她是那个女人的孩子,哪个孩子不找偏偏是那个女人的!」

「我不想听你多说了,滚吧,滚出路维斯家。」

父亲垂下肩膀,她则一脸不敢相信。

贝莉小姐呢?我必须去确认才行。

「恩维!」

留下父亲的话消失在长廊,我一路冲到贝莉小姐房前。

战战兢兢的身手开门。

破碎的窗户飘进绵绵细雨,白色的窗帘随风飘动。

我踏着蹒跚的脚步走去。

贝莉小姐躺在床上看起来就像是睡着似的,但我知道在这种窗户被人敲破的情况下是不可能还睡得如此端正,我没有勇气查看她是否还有呼吸,即使不趣确认也……

「她已经死了,那个女人似乎为了防止失败多雇了其他人。」

「为什幺…………」

「世界是残酷的。」

「吶,收我做徒弟吧。」

「想打击犯罪吗?」

「只是不想再失去重要的人而已,虽然已经都失去了。」

我自嘲的笑了。

「你的眼睛!?」

「你说过有些牺牲是必要的吧,但这有点超过了我也知道。」

「……知道了,在那之前必须让你先学会保护自己才行,不过一个女孩子这样好吗,明明还能够留在这个家当千金小姐。」

「我才不需要什幺富裕的生活,我和妈妈一起时过的那种普通生活就够了。」

「那就走吧,在被人发现前。」

──再见了,贝莉小姐。

Copyright © 2017 - 2020 三国群英传私服 All rights reserved

在本站可以找到您想要的三国群英传私服游戏攻略和三国群英传olsf副本玩法,我们致力于让三国游戏玩家拥有最新的游戏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