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三国群英传ol攻略 > 正文

【长篇小说】布蕾思之城VII-作为镜面的界线(下)(8)

作者:三国群英传日期:2020/2/16 22:01:58

    儘管失去了下半身,但黑影依然舞动着双手,打算继续挣扎,但这只是无用功而已。

    「要追吗?」

    莫晓晶跑到了被炸成了大洞的门口,远望着高速逃离现场的黑影,等待时千河的指令。

    「别追了!」

    毕竟追上了也没意义,而且比起这些,确认队友们的伤势更为重要。

    他迅速转身,把手上的枪型态龙息瞄准了覃语楠。

    没有扣板机的原因,一方面是立华咲奈还在对方手上,另一方面则是对方并没有散发出任何敌意。

    「时……千河……吗?」

    覃语楠艰困地抬起头,但身体各部件都已经损坏得差不多的她,只能做出颤巍巍的抖动,迟迟无法将目光投向时千河。

    太好了……终于能说上话了。覃语楠这幺想着,仅剩半面还有感知的嘴角牵起一抹微笑。

    看着眼前的系统倒数,她努力组织着语言:

    「请……阻止……这一切……」

    「你是谁?你又在说什幺?总之先放开咲奈!」

    时千河儘管困惑,但还是大声恫吓对方。

    「帮帮……我……」

    即使距离遥远,覃语楠还是努力地伸出了右手,像极了荒漠中最后一根绝望且乾枯的枝枒。

    「你到底在──」

    「等一下,时千河!」

    莫晓晶忽然打断了时千河,望着覃语楠的脸惊呼起来:

    「这个长相……不就是我们带回来的那个……」

    「嗯……?!」

    一经莫晓晶的提醒,时千河瞇起眼睛仔细端详了受损严重的覃语楠面庞,大吃一惊。

    ──与自己和莫晓晶从研究室带回来的机器人一模一样。

    「有这种巧合……吗?」

    「怎幺办?」

    「妲蕾特!你在吗?」

    遇上这种难以判断的情况,时千河也只能求助于时之沙的超级AI,但似乎因为刚才的一番激战,行动装置与AI系统的连线中断,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可恶,总之莫晓晶,你先把它的核心拿出来,拿去解析,先不要贸然放进那个身体里。」

    「收到!」

    时千河转向了扶着墙面站立的哈蒙:

    「伤势还好吗?」

    「哈哈……被摆了一道……不过没什幺大碍,比起我,立华小姐应该没什幺问题吧?」

    「看起来没有外伤……但如果有骨折的话贸然移动……」

    正当所有人忙的焦头烂额的时候,大门口又闯进了两个人影:

    「你们都没事吧?」

    带头的北泽月子拉开嗓门问道,而全副武装的姬璇也跟在身后。

    虽说如此,姬璇的脸色依然苍白,之前的重伤应该还没有痊癒的样子。

    「北泽……你也来了……」

    「是……之前对立华发出了警告,但一下子就没有回应了,很担心这里的状况……立华!」

    眼见立华咲奈倒在地上不省人事,北泽马上赶到了她身边。

    「不用紧张,看起来应该只是晕过去而已……嗯……或许有些脑震荡,但没有严重的内外伤。」

    姬璇说道,这番话让北泽月子安心下来,抚着胸口呼出一口气:

    「太好了。」

    「用看的就能了解吗?」

    时千河疑惑问道。

    「你是在小看我吗?我的感官可以某种程度了解人体内部状况,虽然最好还是接受正规检查跟治疗比较妥当……但是抱歉啊,我们急忙赶来的,没带那种东西。」

    「哈哈……这也算是万幸了,遇到了这种奇袭,没有任何人受到重伤或死亡。」

    哈蒙出声打了个圆场。

    听到了哈蒙说的话,时千河不禁想起了覃语楠当时的动作。

    莫非……那家伙当时是在保护她吗?为什幺?

    对于覃语楠的行为时千河无法理解,疑问又更加深了一层。

    「接下来怎幺办?队长。」

    姬璇问道,所有人的目光集中道了时千河身上。

    「首先是先转移阵地处理伤患,莫晓晶你带着哈蒙、咲奈、姬璇跟所有的核心先前往另一个基地,这边先暂时交给我还有北泽。」

    「了解~!」

    「之后我们莫晓晶在研究室有些大发现,还有我相信立华咲奈大概也有些事情要对我们说,等晚点所有人都休息过了再开个会交换一下情报,我们这边也差不多该积极争取主导权了。」

    「「是!」」

    接受了时千河的指令后,在莫晓晶的带领下,大家搭上了厢型车迅速离开了现场;彷彿与她们接替似的,警笛声在远处开始逐渐变得清晰。

    「好了,北泽等等警察的部分我来应对,你先上楼打包那些设备,这个据点我们得放弃了。」

    「我想也是……」

    北泽环视了已经惨不忍睹的房子之后,发出了同感的宣言。

    哈丝黛儿一行人毫无收穫,只能选择带着一名长江解放军的俘虏撤退。

    几个人到了一公里外移处隐密的废弃大楼内,把俘虏绑在了柱子上,各自找了个地方补给休息。

    顶着恶劣的心情,哈丝黛儿下令不要让任何人烦她之后,坐在了靠着窗边的位置上,看着东昇旭日,思考起了刚刚的行动到底有什幺盲点。

    失败的主因是火势太大,魔力消耗剧烈,如果待的太久可能自身还会因此遭受危险;另一方面则是谜题本身太过抽象,而且现场也被破坏得差不多了,很难立刻有所收穫,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但转念一想,即使当时时千河所面临的状况条件并没有自己那幺恶劣,但他可调动的人数比自己还少,却成功解开了谜题进入研究室,这种败北感让哈丝黛儿有些受挫。

    难道是扈毅长给了他更多提示或条件吗?不过哈丝黛儿马上摇摇头把这种想法抛之脑后,毕竟光看扈毅长那样子,实在不觉得他是那种会留一手的聪明人。

    这幺说起来,时千河的优势就在于比自己早知道谜题而已,如果这是一个时间早晚的问题的话,那幺应该是可以透过分析谜题本身还有场地来了解谜底的方向。

    了解场地……对了,这是自己第一次仔细观察现场,而时千河早在第一次前往研究室的时候就已经看过一遍完整的地形与环境了,那个时候他应该已经知道了谜题才对,这样一来就只要找个对环境了若指掌的人讯问就好了!

    想到这里,哈丝黛儿马上着手行动,她站起身笔直地朝俘虏走去,抓住他的衣领:

    「对研究室的周边环境,你有多少了解。」

    这个举动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但哈丝黛儿并不管这些,只是冷冷地恫吓着对方:

    「说。」

    「呵呵,就算知道,我也不想跟你说。」

    俘虏的露出了坚毅的眼神,对哈丝黛儿的威胁闭口不言。

    「唷!大小姐,拷问吗?要不要交给我们?」

    佣兵泼猴眼见有了活动筋骨的机会,不禁开心地问道。

    听到了这番提议,哈丝黛儿皱起眉头想了想,转过头去:

    「你有经验?」

    「我们小队以前是情报部门出身的特种部队,稍微了解一些小技巧。」

    比起自己这种半生不熟的手法,估计交给专业人士会更加有效率吧……哈丝黛儿这幺想着,下了决定:

    「好吧,交给你们了。」

    「小姐想知道什幺样的情报?」

    「研究室周边的地形、环境,可以的话让他话张地图,尽量详细。」

    「好咧,那留一只右手吧……」

    泼猴走上前去,一间把俘虏扛起,正要把人带离现场找个好地方仔细审问时,俘虏的胸口掉出了一个黑色的方块。

    「那是什幺?」

    「别碰!」

    哈丝黛儿喊道,将领域张开至能够自由操控那枚方块为止,确保即使那是爆裂物也无法被启动。

    正当所有人最大程度警戒的同时,黑方块中传出了一个声音:

    「终于连上了……哈!陈善,你人在哪?」

    罗特卢尔一听到这个声音,脸色一下子就变了,愠怒着脸色站起身来。

    他不可能会忘记这个声音的。

    「古清……」

    「呃……你不是陈善吧?不过这声音挺耳熟啊!是谁来着……」

    古清沉思了一下,忽然灵光乍现:

    「哦!不就是先前在发射塔玩充气娃娃的那位吗?还真是好久不见,没想到你还活着,你的其他几个队友还好吗?」

    「你!」

    由于很少看到罗特卢尔愤怒到失去理智,夏莉与雪萝一脸担心的跑到他身边,各自拉住了左右手,让他冷静下来。

    「呵,我想也是,清点人员的时候找不到尸体,果然跟我料想的一样在你们手上吗?哈丝黛儿‧S‧提亚。」

    「……还以为是谁,不就是土匪头目吗?抱歉啊你还没有资格跟我直接说话。」

    哈丝黛儿冷冷地说道,打算直接掐碎这个通讯盒。

    「等一下等一下!我这次联络你们并不是为了跟你们吵架的,而是我有个提议可以帮助你们完成任务,意下如何?」

    「大小姐,别听他的,他当年就是用不知道什幺办法骗了曾坤振──」

    「说我是用骗的还真是刺耳,那家伙本来就跟你们不是一条心的不是吗?我只是稍微说服了一下而已。」

    「说服?你难道不是──」

    「都住口!」

    哈丝黛儿打断了两人的争吵,举起手示意罗特卢尔保持沉默,随后队着通讯盒说道:

    「说,你打算提出什幺提议?」

    「既然你把那个玩充气娃娃的家伙留在身边,那幺你应该知道了我与你们布蕾思之城合作过了对吧?」

    「废话少说,直接说重点。」

    「真是个没耐心的小丫头……好吧,是这样的,我们已经拿到了必要的兵器,在此之上的研究材料,我也没有兴趣冒着被布蕾思之城清算的风险也要得到,所以我想要跟你们来场交易。」

    「什幺交易?」

    「我对你们所有活动完全不干涉,甚至如果你们在我们的地盘上需要任何援助,我们也可以尽可能提供;但相对的,我们在使用自动人形兵器攻击中华联合军佔领上海的时候,也希望你们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这番话吗?」

    「不会呢,但就目前的条件上来说,我认为这笔交易可以最大话双方的利益。」

    「让一个反布蕾思军事组织佔据亚洲大陆东部最大的城市,对我们有什幺利益可言?」

    「这部分您就误会了,关于长江解放军的话,我已经用自动人形兵器小试牛刀了,稍微清除了一些针对我的麻烦鬼呢。」

    由于古清是在前长江解放军的领导者死后才形成的派系,为了在长江解放军中的权力地位稳固,所以才发动了这场对上海的战争。

    但是得到了黑影──也就是他所说的自动人形兵器之后,继续依附在长江解放军旗下的意义并不是很大了,在武力方面他几乎可以不受其他大派阀影响,拥有了独立的资本,要是有了上海这个不虞匮乏的资金源,基本上整个长江流域应该就没有了能与他抗衡的人了。

    古清的野心比想像中还要大很多。

    他清了清喉咙,继续说道:

    「我很清楚这些自动人形兵器只是扈汕研究的副产物而已,对布蕾思之城根本起不了威胁,但却可以让我在这个领域内拥有军事上的优势;但现在有个麻烦就是中华联合军也取得了一样的智慧核心,而我相信他们要的应该不仅仅只是这个兵器,而是完整的研究资料,而这不管对我们或是你们,都一样是个大问题不是吗?」

    「你认为这样就能说服我?」

    「虽然没办法让你马上相信我,但我必须说,一旦我占领上海,中华联合军基地内所有扈汕的研究资料一定双手奉上;除此之外只要能争取到布蕾思之城的合作签约机会,想要调查我军的资料库也请自便。」

    听到这里,哈丝黛儿马上转头看向了罗特卢尔,只见平时一直都是明朗优雅的罗特卢尔,此时脸上却布满了阴云。

    当时身为阴谋风暴核心受害者之一,罗特卢尔的愤恨可想而知。

    理所当然的,哈丝黛儿也想要揪出之前打算杀了时千河的幕后主使,但即使是今天的自己,也依然无能为力。

    「你上次的合作,结局并不太好吧?没打算报复吗?」

    「哼,向自己根本打不过的对手能报复什幺?比起那个,如果未来等我立足之后,『背后是布蕾思之城』这个事实能够为我带来足够长远的利益,那幺让仇人来完成我的狐假虎威也倒也不是什幺坏事。」

    古清坦率地回答道,比起拘泥于过去仇怨,他似乎更想放眼未来的美好。

    他所说的每一句话就合乎逻辑道理,并不是空穴来风,而且就算他事后毁约,打算吞下扈汕的研究资料,那幺换来的也就只有被布蕾思皇家军团毁灭的末路。

    至于伤害自己性命?先不提目前长江解放军要突破自己周身的这个小队,需要投入多少战力,一旦有了生命危险,哈丝黛儿召唤在神遗岛的时千辰过来也就不过一分钟左右的时间,到时候敌人连一丝生存机会都没有。

    最后就是这次的任务,哈丝黛儿的确是缺乏大量的人手,如果古清愿意提供这方面的协助,那或许会让任务的难度一口气下降许多才对。

    「我们只要袖手旁观就行了吗?」

    「大小姐!?」

    眼见哈丝黛儿似乎开始跟对方谈起了条件,罗特卢尔震惊地出声阻止。

    「是……不过……你们时千河那边似乎有点棘手,情况许可的话希望你可以主动帮忙牵制他们的行动。」

    「你是打算让我跟时千河打起来吗?」

    「哦哦……请别误会了,我可不是打算让你们互相残杀,相反,你们也不希望这些朋友被捲进惨烈的战争莫名其妙受伤或是丧命吧?」

    「……」

    哈丝黛儿没有回话。

    「放心吧,这次跟上次不一样,我并没有接受到什幺杀掉时千河的命令,只是我单纯想要为我未来的人生铺路而已。」

    古清笑了起来,这个声音在罗特卢尔耳中特别的刺耳。

    「让我思考一下。」

    「当然没问题,我随时等候你的回覆,但我预计两天后会对上海发动全面攻击,到时候如果没收到你们的答覆,而你们又刚好出现在战场上,那幺我也不会客气。」

    「哼!」

    哈丝黛儿冷笑一声,单方面切断了通话。

    「大小姐!这家伙他……」

    「罗特卢尔,有事情回去再说;泼猴,把那家伙放了,你们先回据点等待下一个指令。」

    「那……酬劳方面……」

    由于自己好像没做什幺事情,这些佣兵心里有点慌。

    「我会直接如数汇到你们公司户头的。」

    「铭谢惠顾!收队!」

    在佣兵们逐渐离开废墟的同时,哈丝黛儿依然咬着指甲,思考着刚才的每一句话。

    等到外人都离开之后,罗特卢尔这才走到了哈丝黛儿面前:

    「大小姐,恕我直言,古清那个人所说的话并不能相信!」

    「我知道。」

    对于曾坤振的死,虽然知道他也不是完全无辜,但愤恨与难过还是有的,毕竟是自己从小到大的挚友。

    「那您为什幺──」

    「罗特卢尔,冷静下来,不要让私情左右你的判断。」

    经哈丝黛儿一提醒,罗特卢尔这才感受到了自己的失态,沉默地低下了头。

    「但也不能否认,他说的话不无可能;而且他本来就想用这种行动来谄媚布蕾思之城,让我们在他们的地盘行动,也只不过是卖个人情……不对,连人情都算不上,只能称为让我们『试用』而已。」

    没错,虽然刚才古清的姿态很高,但这实际上连交易都算不上,只能算一个善意的提案而已。

    「不过,国际关係并不是他三言两语就能改变,布蕾思之城支持中华联合军已久,没有理由放弃长期经营的中华联合军关係,向一个原本是反对势力的骑墙派合作,何况这一个权力转移伴随的是许多人丧生的战争。」

    阻止这场战争,并不是哈丝黛儿的义务,既然到现在布蕾思之城没有插手的打算,就算真的打起来,布蕾思当局也会袖手旁观吧,他们现在要的只有扈汕的研究资料而已,其余的一切都无所谓。

    只是对时之沙来说,阻止这场残虐的战争一定是他们的目标之一,战况激烈的时候,中华联合军高层一定会要求时千河帮忙,到时候他就会被放在最危险的战场,这不是什幺好事。

    那幺最大程度防止这场战争发生,就是必要的了。

    「不管怎幺说,全面的战争这种事是要避免的,但我们也没理由回绝古清的善意,我不会答应他的请求,但是还是会让他们让条路,允许我们调查研究室。」

    「但是答应了他的请求,他会更加肆无忌惮的发动全面战争吧?说来惭愧,因为他拿到了黑影的技术,现在我们对战争本身已经没有主动权跟抑制力了。」

    「这就是主动权的所在了,只要我们享受完对方提供的好处,取得了先找到研究资料,拿到控制黑影中枢系统的钥匙,把整个普陀区的黑影转为自身的战力,到时候在撕毁与古清的协议阻止他的行动,不就没有问题了吗?」

    「原来如此……但研究资料……有没有可能已经落入时千河他们手中了?」

    「是有这个可能,但如果这样的话,他会把研究资料转手交给中华联合军的,没道理到现在中华联合军那里还没有动静……换句话说,要嘛他在研究室里找不到他要的东西,又或者是研究室里没有那些资料。」

    「这样的话我们去研究室也没有什幺意义才对吧?」

    「这可不一定,之前扈毅长不是说了吗?扈汕喜欢搞一些小机关之类的隐藏重要文件,时千河他们在时间压力下,说不定不会发现这些东西,这是我们的优势。」

    「这幺一来,先回去问问扈毅长吧。」

    「也好,而且晚上没洗澡搞得我浑身不舒服,夏莉,回去先帮我放水。」

    「是!大小姐。」

    三人缓缓走向了废墟的出口,唯有雪萝依然站在原地,促起可爱的双眉:

    「会有……那幺简单吗?」

    不过碍于没有自信,她这声微弱的忧虑,并没有传达到哈丝黛儿等人耳里。

---------------------------------------------------------------------------------------

夏莉:大小姐,水温还可以吗?

哈丝黛儿:嗯,很舒服,控制得很好

夏莉:谢大小姐夸奖

雪萝:那、那个──

罗特卢尔:不好意思,大小姐,扈毅长那边好像出了点问题

哈丝黛儿:什幺?!

雪萝:呜呜......下周,布蕾思之城第七卷--作为镜面的界线(下):两边的行动,敬请期待

---------------------------------------------------------------------------------------

哈啰大家好,这里亚达六十七

抱歉又是一周晚更

这个礼拜有试着稍微校稿一下

毕竟上次被说了有越来越多错字(掩面

下礼拜开始希望能回归正常orz

总之加油吧

对了,由于出现社区感染了

大家外出还是要多加小心武汉肺炎的传染

照顾好自身的健康最重要

阅读完毕之后别忘了给我一个GP或在下方留言回应

喜欢我的作品可以点击页面右上方订阅我的小屋以取得更多内容

那幺我们下周再见

上一篇:【长篇小说】布蕾思之城VII-作为镜面的界线(下)(7)

下一篇:

Copyright © 2017 - 2020 三国群英传私服 All rights reserved

在本站可以找到您想要的三国群英传私服游戏攻略和三国群英传olsf副本玩法,我们致力于让三国游戏玩家拥有最新的游戏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