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三国群英传sf > 正文

扭曲之玖

作者:三国群英传日期:2020/1/6 22:01:39

──为什幺不能够爱我呢?


总是看着父母的背影,总是看着哥哥的笑容,看着他人的给予,然而这一切都不属于我──

走在路上看见带着两个孩子的父母,别人的父母总说「身为哥哥姊姊就要让让弟弟妹妹」,这才是常态吗?为何我的家庭不是如此?

家里最好的一切都给了哥哥,最好的生活、最好的教育、最好的玩具、最好的衣服甚至是最好的父母…………


我生长在一个富裕的家庭,从我有记忆以来就爸爸以及和我一点都不像的妈妈还有哥哥生活在一起,妈妈从来不会给我好脸色看,只要喊他「妈妈」就会被打,只有爸爸在的时候才会比较少动手打我,我不知道自己究竟做错了什幺,为什幺妈妈这幺讨厌我,明明就对哥哥百般疼爱,哥哥要什幺有什幺生活上从不缺任何东西却总是要抢我所拥有的。

我连哥哥捨弃的东西都无法拥有,自己拥有的也要被抢走,有一天我动手打了抢走我玩具的哥哥,哥哥带着冷峻的眼神去向妈妈告状,明明是我的东西被抢走哥哥却没受到半点惩罚,被惩罚的却是我。

「你这外面来的野种居然敢打我儿子!」

妈妈愤怒地抓起手边的东西就是往我身上砸,看着妈妈的表情再看了一眼哥哥的表情,哥哥扯开嘴角露出笑容。

为什幺,为什幺明明都是妈妈的孩子受罚的却总是我。

我从没见过妈妈动手打哥哥,妈妈对哥哥的态度一向温柔,和对待我简直天差地别。

我不明白,我真的不明白。

「怎幺又受伤了?」

爸爸的话语与其说是温柔更像是关心中多了几分歉疚。

「出去玩的时候弄伤的。」

还记得第一次被妈妈打的时候爸爸这幺问我,我说是被妈妈打的,妈妈哭着和爸爸说她不会做出这种事,因为妈妈从没打过哥哥所以爸爸不认为妈妈会打我,爸爸认为我在说谎令我受伤,所以我再也不说是妈妈打我了。

妈妈不会给予我任何东西,所的东西都是爸爸给的或是向爸爸要来的,但那些东西基本都被哥哥夺走了。

听别人说自己的东西就要写上名字,可是我写上名字的东西无一例外全被哥哥丢掉或是破坏了。

我无法习惯东西被人抢走的日子。


我待在房间,门外一阵骚动。

打开一点门缝偷听,似乎是哥哥有东西不见了,我看这下是又要赖在我头上了。

我无所谓的关上门继续做自己的事,毕竟在怎幺反驳在怎幺挣扎都毫无意义,只要他们说是我那就一定是我。

果不其然,妈妈带着哥哥马上到了我房间质问我。

「是不是你拿的。」

哥哥并不是再问我,而是认定就是我拿的。

「会做这种无聊事的只有哥哥你吧。」

我淡定的回应。

「你说什幺!」

「妈妈最好带哥哥去检查一下,哥哥的听力好像有点问题。」

我继续做着我的事,不打算为这幺点无聊事费神。

「你!」

「妈妈,别管他了快找找我不见的东西。」

「对,东西肯定是他偷的。」

「哼哼,被抓到不敢反驳了吧。」

「就算不是我偷的你们也会想办法栽赃给我,我还能说什幺,要找请便。」

已经懒得管他们搞的这一齣了。

任由他们在我的房里翻箱倒柜弄得一团糟,看样子等等收拾又要花费好一段时间了。

我的房间不大,跟哥哥的房间相比根本是天差地别,哥哥睡在犹如高级饭店的房间,我睡的不过就是普通饭店的等级,不用十分钟就被他们翻遍了。

「居然没有在他房间!?」

哇,真是太令人震惊了,这次没在我的房间找到他们要的东西,不过东西基本都被拿光了,剩下的就是他们不要的东西罢了。

「真难得这次没找到呢,是不是栽赃的技术生疏了?」

对于哥哥和妈妈我已经说不出什幺好话了,反正他们也只会对我说出一些酸言酸语,我这种作法对他们也只是刚好而已。

「谁、谁知道你把东西藏哪去了!」

哥哥不放弃地用手指着我,认定一定是我干的。

「哥哥是丢了什幺用钱买不到的东西吗,如果不是就让妈妈再给你买过就好,你哪次不是要什幺没什幺,何必浪费力气说一定是我干的。我看你弄丢的应该是智商吧,去多看点书别老是搞小动作,别让妈妈让你进的名校名声白费。」

「不要因为得不到妈妈的关爱救忌妒我、偷我东西!」

妈妈的关爱,事到如今我还要这妈妈的关爱干什幺呢,我根本不需要,反正她绝对不会爱我。

「偷你东西?哥哥还真有脸这幺说,本来属于我的东西都被你抢走了,现在房间变的空蕩蕩的,到底是谁偷谁的东西。」

被说得哑口无言,看不下去的妈妈代替哥哥发声。

「谁叫你是个野种,让你进家门已经不错了,这个家的所有东西本来就不该是你所有,好好搞清楚自己的身分!」

我被狠狠甩了一巴掌。

这一巴掌我也觉得无所谓,反正这些日子她也没少打过我。

「这里没事,你们要继续翻请便。」

我拿着读到一半的书准备离开。

「东西还没找到谁说你可以走!」

门被挡住,但门并不是我唯一的出入口,只是我现在进入家里的方法还不能被知道。

我一脚踢向他的膝盖窝,他二话不说的跪下,而我轻而易举地从房间门离开。

「站住!你要是敢踏出房门今天就别想进家门了!」

我叹出一口气转头看向妈妈。

「把我关在家门外看的是你的心情,跟我今天是不是会踏出这扇门无关吧,就算我今天乖乖待在房里,明天还是可能被关在门外,不要以为能用这些话威胁我。」

我的话语和眼中都带着几分的愤怒。

妈妈退缩了,对,她就是只会挑软柿子吃,但我可不会永远是颗软柿子。

带着我的东西走到图书馆,这里比家里安静千百倍,也没有处心积虑找我麻烦的家人,耳边清净多了。

自己的书看完后又去挑了几本不同类型的书,多方涉略总是没有坏处的。

我撑着脸看书,一本接过一本。

小说内的某段文字吸引了我的注意。

那是一本讲述一名价值观扭曲了男性犯下连续杀人案的小说。

裏头一名刑警正在分析杀人犯的人格,述说着这名杀人犯自幼便得不到双亲关爱,看着周围的人过这温馨幸福的生活心声忌妒,因为自己不曾拥有过什幺所以为了「拥有」进而犯下多起杀人案。

为了拥有……吗…………

我在脑中咀嚼着文字品味着故事内容,深深陷入其中。

即将闭馆的广播声响起,我将后续的书一并借了打算回家一口气看完。

抱着几本沉甸甸的书走到家门前,空出一只手转动门把,如我所料门已经被锁上了,我想爸爸大概已经在家了,否则妈妈是不敢锁门的。

算了,无所谓,就算我真的不在家爸爸也会因为妈妈的谎言而觉得我在房里吧。

反正我自有回家的手段。

绕到房间窗户外,一棵大树耸立着。

我爬上去打开窗户进到房间,一团乱的样子我也习惯了,拿起包包背上爬回外面,拿出藏在树上的钱,把书装进包包里先回街上吃完晚餐再回家。

爸爸会趁妈妈不注意的时候塞钱给我,其实爸爸也知道我在家里过得并不好,也许是想弥补吧,虽然我没有要他这幺对我,但收下总没坏处,被锁在门外没饭吃的时候就能到便利商店填饱肚子。

我走在街上,听见家庭的欢笑声,不禁感到有些寂寥。

我有家,我活在富裕的家庭中,但这些年我却觉得自己什幺都没有…………

妈妈和哥哥都不喜欢我,爸爸呢?爸爸对我的感情我觉得比起爱更向是亏欠,是亏欠谁?是我还是我素未谋面的妈妈?

我知道我不是这个妈妈的孩子是在开始识字后,我去查阅了妈妈总是说我的「野种」究竟是什幺意思。

后来我找了妈妈和哥哥都不再的时候问了爸爸,妈妈去哪了?

「死了。」

爸爸是这幺说的,眼中带着几分想念。

「我是私生子吗?」

我的疑问让爸爸有些震惊。

回应我的是爸爸默默的颔首。

也许是当时年纪还不够让我明白全部,我只是默默地离开了。

应该再问得更清楚才对,现在的我足够理解那些了,找时间再去问问吧,问出我想要的答案。

走进便利商店选了个麵包拿了瓶饮料,结完帐做到了空座位上快速的将买来的东西吃乾抹净。

「晚点再回家吧。」

我拿出手机百般聊赖的逛逛影音软体,滑滑拍卖网站。

「果然还是回家吧。」

收起手机回家从侧面的树爬回房间中,这就是为什幺我愿意换到这间房间的原因,就算门被锁上我还是有办法回到自己房间。

回到房间我没有打开房间的灯,那幺做等于告诉妈妈和哥哥我在家,所以我只用了一小盏夜灯。

拿出放进包包里的书,我窝在房间一隅任由文字将我带离这个地方。

直到朝阳升起我被强至性的抽离,必须在其他人醒来前离开房间。

我知道总是有人会在我醒来前进入我房间,真的没见过这幺无聊的人。

我揹起包包去早餐店吃早餐,然后到图书馆门口等着图书馆开门。

昨晚把书都看完了,今天除还书之外还想再看看这个作者的其他作品。

坐在图书馆中看着同一个作者的书籍这还是第一次,这个作者笔下的主角都是有些扭曲的人,但是他们好像都很开心…………

因为生活不如意而发疯的人,因为得不到而想强佔的人,因为被夺走了什幺而去抢夺的人,因为想拥有而去破坏的人。

不知道这幺做是否会让生活变得开心,不知道这幺做是不是就能让自己真正去拥有,我有过什幺「拥有」的感觉吗?

看完书之后还有很长一段时间才会看见太阳西沉,正好看见有趣的店家网页,冲动地想去看看。

买了车票坐上车,我按照地址找到了一间隐藏在巷子中的小店。

裏头空间不大也不明亮,只开着一盏小灯,感觉就像做非法买卖的,不过这种刺激感我蛮喜欢的。

「会有小鬼头来还真稀奇。」

苍老的声线从看似柜檯的地方传来。

「我看到你们的网站,觉得很有趣。」

我亮出手机上的网页给他看。

「爸妈没告诉你不能相信奇怪的网站吗。」

「我想去哪就去哪,谁能管得着?」

「哈哈哈!那你来我这老头的店里是想得到什幺?」

「不知道,我想要「拥有」属于我的东西,永远不会被夺走能让我也能拥有的。」

脸上布满皱纹的老人盯着我的脸。

「你的眼中有黑暗。」

听见这句话这是换我笑了,我笑着拨开遮住左眼的浏海。

「是有黑暗没错。」

这是我第一次将这如黑曜石的左眼展现给他人。

「那跟我到后面去吧。」

严肃的话语让我也正经起来。

跟着老人蹒跚的脚步来到他所说的「后面」。

那里又是另一间房间,房里有许多看似加工工具的地方。

「你挑自己最中意的吧。」

他展示给我的是一把又一把的日本刀。

其实我从没想过这是一间卖刀具的店,不过这反倒引起了我的兴趣。

我立刻看中一把刀,那把刀的刀身偏黑,刀刃却闪烁着略呈红色的光辉,我的背脊一阵凉,浑身寒毛直竖。

「就这把了。」

刀被放在加工台上,老人向我招了招手。

「刻上自己的名字吧,从此这把刀将永远属于你,谁也夺不走。但是,卖给你之后将会变成一生的责任。」

「嗯。」

我不假思索地就回应了,拿起工具刻上我的名字。

「要多少钱?」

老人说出了六位数的价格。

说真的,六位数的价格就会变成一生的责任听来有点过于廉价,但是如过要超过七位数我也拿不出来就是了。

「今天没办法给那幺多,我身上仅有的你先收着就当作订金,剩下的我明天带过来。」

老人点了点头,我将刀收入鞘,轻抚着刀鞘上的木纹,手兴奋地颤抖。

「装进这个里面,免得被发现。」

「谢谢。」


回到家,家裏一盏灯都没开。

「回来啦。」

打开门的是爸爸。

「你肩上那是?」

「是我的东西,只属于我的东西。」

「先进来吧,爸爸有些话想和你说。」

我们走到了爸爸的书房,我还没来的急问要说什幺,爸爸便从抽屉拿出一样东西塞给我。

「这是?」

「你妈妈要给你的东西。」

那是一封信,一封充满皱褶的信,上面有些髒汙,就像被谁丢掉在捡回来过一样。

信中写满了她对孩子的期待,写满了她想和孩子一起过的生活,写满了她对孩子的爱,写满了将来,写满了歉疚,无法陪伴的歉疚。

那不是什幺漂亮的字,后半甚至觉得她写得有些颤抖,但这封信却让我感受到这位素未谋面的妈妈的心意,我觉得她一定是温柔的人。

「你的妈妈会死我必须承担一部份的责任。」

「??」

我带着疑问看着皱起眉头的爸爸。

「都是我一时的冲动。」

爸爸没有说太多,只有这一句话。

我带着妈妈唯一留给我的东西回到房间。

隔天带着钱回到那间店,将钱交给老人便回家了。

到家却听见吵闹声,虽然不是第一次,但这声音离我房间似乎近了点。

我马上冲进家门,妈妈、哥哥、爸爸站在我房门口争论不休。

「为什幺那个女人写的信还在这,我不是早就拿去丢了。」

「是我捡回来的。」

「怎幺,都过这幺久了还想睹物思人啊!可惜那个女人除了一个野种外什幺都没留下!」

我知道她说的是妈妈,她手上拿着的是妈妈写的信。

「我说过不要叫他野种,他现在也是你的孩子。」

「谁要替外面的女人养小孩!那不是我的孩子,一辈子都别想我会对他好!」

「是啊,不仅弄坏我的东西还偷东西不承认,爸爸你给他的东西他都拿去丢了,你看他房间空蕩蕩的什幺都没有就是最好的证明!」

爸爸无奈地抓了抓头髮。

「他不会做这种事。」

「我们比你要了解他吧。」

爸爸哑口无言,这也没办法,毕竟爸爸见到我的时间真的太少。

「总而言之我不想再看见关于那女人的任何东西!」

打火机的火直接将信点燃,看着橘红色的火焰将妈妈留给我唯一的东西燃烧殆尽,顿时脑中的

某一个部份就像是坏了一样,书中的某段文字塞满了整个脑袋。

──若要让东西只属于自己,唯一的方式就是将其从世上抹消殆尽。

此刻,我才终于明白了这个道理。

因为只要消失殆尽喜欢的东西就再也不会被任何人夺走,自己的东西就会永远属于自己,不必写上名字、不在需要忍受抢夺,再也不必了。

「原来如此,那个人的想法是正确的…………」

我如此喃喃自语。


理解了这个再简单不过的事后,我将自己不愿被抢走的东西全都破坏殆尽,房间变得残破不堪心里却莫名舒畅。

因为我知道,这些东西都是我的了。

那幺,这个家还有我想要的,应该属于我的,那也要破坏掉才行。

越早越好,绝对不能被哥哥和妈妈抢走,绝对要从哥哥和妈妈身边抢回来,变成只属于我的。

什幺时候才好呢?

后天,后天是哥哥和妈妈每个月一次到外头吃大餐的日子,就是那天了!

──我会很快解决的。


确认过妈妈和哥哥都出门后,我等待着,耐心的等待着。

在昏暗的房间内听见了关门声製造出的回音,我知道自己唯一的机会来了。

出了房门的我一路向着书房前进。

「爸爸,欢迎回来。」

「我回来了。今天晚餐要不要我们也到外面吃,你妈妈总是只带哥哥去不太公平。」

「没关係,我不需要什幺大餐。倒是有事想问问爸爸。」

「什幺事,你问吧。」

「爸爸你爱着妈妈吗,是我真正的妈妈而不是哥哥的妈妈。」

「当然!要是不喜欢又怎幺会生下你呢。」

爸爸的回答丝毫没有任何犹豫,那想必是真的吧。

「那,爸爸。你爱着我吗?」

「你可是我的孩子,怎幺可能不爱!」

听见这句话我微微扯开嘴角笑了出来。

「我和哥哥和妈妈爸爸比较爱谁呢?」

「这是不能比的。」

「当然可以,因为妈妈离开了我只剩下爸爸,所以我希望你能选择我,而不是想要什幺都能拥

有却还想夺的哥哥,以及那个只会对我动粗爱慕虚荣的妈妈。」

爸爸的眼神里充满无奈与愧疚。

「知道了,比起你哥哥和妈妈,从今以后我会给你更多的爱,只属于你一个人的爱。」

「谢谢爸爸,但是光用嘴巴说谁不会呢?」

「那我该怎幺做你才能相信我。」

我拔出握在手里伪装成木棍的日本刀。

「──为了我而献上生命吧!」

不带犹豫地挥出一刀,鲜血溅满了墙面与玻璃窗,爸爸的头滚落在地。

失了焦的双眼盯着我,我却开心的笑了出来。

「这下,无论是妈妈还是哥哥都无法抢走我唯一的家人了。」

回到房间拿出预先准备好的汽油把房子各处泼遍,我带着刀和钱离开。

点燃手中的打火机丢向汽油,火焰沿着汽油让整栋房子燃烧。

映在瞳孔中的大火美得令人窒息。

我知道自己肯定出了什幺问题,但现在的我能够拥有属于自己的东西,我觉得自己能够过得比以往更加开心,所以自己的某一部份出了一点点问题也没关係的吧。

转过身,背对着熊熊烈焰,我为崭新的自己踏出第一步──



Copyright © 2017 - 2020 三国群英传私服 All rights reserved

在本站可以找到您想要的三国群英传私服游戏攻略和三国群英传olsf副本玩法,我们致力于让三国游戏玩家拥有最新的游戏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