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三国群英传sf > 正文

新官上任,一团糟! -43

作者:三国群英传日期:2020/1/19 22:00:43

  这下换羽孤直接拍桌站起:「什幺?那怎幺可能!老大哥他怎幺会──」

  「……羽孤,不可无礼,坐下。」银辉却依旧面无表情,圆圆的大眼平静无波的看着羽孤。

  巫易竹直视着羽孤的脸孔:「羽孤……玄鸟羽孤,你当时就已经是茫夜的左右手,对于当时的情况,怎幺可能完全不知情?夜玖山上的神灵退居永昼乡的理由之一……」

  「那个……」「羽孤。」没想到银辉抢先一步,冷淡却又强硬的再次制止了羽孤。

  待到羽孤咬着嘴唇坐下后,银辉这才看向巫易竹:「茫夜大人他……没有向永昼乡的大家说明,所以大家什幺都不知道。羽孤也以为我什幺都不知道,所以,在我面前,他不会说出来。」

  「……小银辉……」

  「战乱、血的气息……当时的夜玖山,并不平静,所以大家……被影响了,被人类因为争斗而流下的血液影响,变得粗暴嗜血,所以,茫夜大人要我们回到永昼乡。土地神,你想说的是这件事,对吗?」

  听完银辉缓慢的低语,我也顺着银辉的视线望向巫易竹。

  巫易竹点了点头:「正是如此,所以茫夜才会同意参与这件事。为了让人类之间的纷争平定下来,以换取永画乡生灵的平安。」

  ……咦?现在真的还在讲关于妖异的话题吗?……从另一个世界召来妖异,别说平定纷争或战乱,那不正是在製造更多的混乱跟牺牲吗?

  「神无法直接介入人类的纷争,而战乱时期,信仰的力量也会变得相当微弱。」像是明白我的疑惑一样,巫易竹一脸无奈的看向我:「在那样混乱的状况下,比起对人类来说,看不到也摸不着的虚幻神灵,更值得相信依赖的是──作为『英雄』之人的存在。」

  「英雄……实际做到某些非人能及之事,因此而成为他人信仰的、人类之间的特异存在……也就是说……」

  巫易竹点了点头,算是应了我琐碎的猜策。

  「我们……召来妖异作乱,再引导人类刬除妖异,藉此让该人得到实质上的『英雄』称号……我们『创造』出一位『英雄』,让处在混乱中的人类,藉着信仰并追随『英雄』让内心得到相对的安定。」

  要创造出英雄之前,必需先创造出『混乱』,再藉由收拾混乱的过程让英雄诞生……

  我忍不住插话:「易竹大人,虽然我不太清楚真正的战乱是什幺,但你们……一直都留在地上的土地神们……自古以来的土地神信仰持续至今,应该遭遇过无数次战乱,为什幺事到如今才选择这种手段……?」

  「……不清楚真正的战乱?原来如此,你还真是受到很好的保护。」巫易竹轻巧的别开视线:「我无意辩解,这原本也不是我们……不是常月愿意做的事。土地神倚地而生,无论如何也只能静静的待在这里,看着一切发生,无论世态如何变化,作为神灵原本不应该、也不能干涉任何纷争。但那个时候……或许很难理解,但……」

  不知怎地,我突然想起吕奕若有所指的诡异笑容……

  「是因为榕神……祝香……吗?」

  「……你怎幺知……唔……」巫易竹有些惊讶的看着我,随即轻叹了一口气:「那是常月亲自栽培的祁氏榕神。但就算有常月的守护,数年纷乱对他来说会有什幺影响,谁都说不准。而那个时候……快要成形的榕神,让常月几乎无路可走,就算早一日也好,为了视如己出的祝香,他比谁都想更早一点结束那段纷乱争斗时期……」

  说着,巫易竹却又自己停了下来,看起来毫无信心的眼神缓慢的扫过银辉和羽孤:「其他土地神或许和山神茫夜一样,有自己的理由才参与此事。但我……理解常月的心情,所以支持他进行这个计画……或许现在听起来只是无理取闹……」

  继续给他欲言又止下去也不是办法,我选择代替他说出:「……常月大人只是……不希望那孩子一睁开眼,就必需面对残忍血腥的世界、吗?」

  巫易竹不太自在的点了点头,银辉和羽孤则仍旧沉默。

  嗯……绕了那幺多圈子,终于问清楚当年什幺状况。虽然之前一直处心积虑的探究此事缘由,但其实我知道,自己并没有资格、也没有必要评论前神的所做所为,所以,到此可以先当作说清了吧?关于简常月选择召唤出妖异、急于平定纷乱的理由。

  我试着换个方向继续问道:「但最后……发生了什幺事呢?意外、之类的吗?常月大人最后……」

  唔?消失?死亡?但小黑亲口承认他杀了简常月……咦,所以为什幺会扯到小黑啊?目前听下来虽然又是山神又是土地神的,跟他区区一个地基主不是完全无关吗……

  「……」

  巫易竹这次没有立刻回答,只是直盯着我好半天,大概是受这突然变化的气氛影响,银辉跟羽孤也只是静静的看着我,等待着哪一边会先打破僵局。

  「没错,发生了意外。」

  我都已经在思考要转移话题,还是先结束会谈离开?巫易竹这才突然开口:「第四次召来的妖异,拥有我们无法想象的强大力量,祭器完全无法承受,所以……在召唤仪式中作为诱饵的常月,自然首当其冲。」

  听起来就很避重就轻的一番话之后,巫易竹看向银辉:「在我们一片手忙脚乱之际,山神茫夜为了不让妖异攻击永昼乡,几乎靠一己之力拖住它,所以才……我很抱歉,没能帮上忙。」

  ……奇怪,巫易竹好像在转移话题?

  但银辉没有多想,只是轻点了点头说:「那是茫夜大人的选择。茫夜大人的事,由我等永昼乡之民惦记即可,土地神不必为此费心。」

  巫易竹听了虽然没说什幺,但好像显得有点失落……咦?啊啊,所以他面对银辉和羽孤的态度才会这幺奇妙,因为愧疚、但又不知道怎幺表达吗?

  「……那个、那个啊……没办法让小土地你们进入永昼乡,只能在这种地方招待……我们才不好意思啦……」羽孤也还是一脸轻鬆的笑着。

  ……看来虽然双方都没有明说,但永昼乡其实因此跟山下的土地神结了不小的梁子,或许之前就已经不相往来了吧?那还真得感谢羽孤和银辉够细心,没让我平白牵扯进他们几百年前的恩怨里。

  接下来巫易竹没有再多说什幺,算是彼此都认同话题结束了一样,在随意的寒暄之中消化完羽孤带来的茶和点心之后,就散会了。

  下山之后,巫易竹在我背后咬牙切齿的出声:「……你这个……狡猾的家伙……」

  我疑惑的回过头,这跟他一直瞪着我有关吗?

  「易竹大人何出此言?」我一惯平常的摆出温和微笑。

  「你还真敢装得若无其事啊!竟然还特意找来夜玖山山神……是你说要问我常月的事,难道还怕我不肯说实话?」

  ……我确实是直接向巫易竹问了夜玖山妖异、以及简常月之事,但……呃、这事发生在夜玖山,山神银辉应该也有资格知道来龙去脉……这样、不对吗?

  「或者我早该在你要求帮忙隐瞒袁隋的时候,就该看出来了吧?隐瞒事小,正好让你有个藉口把我拖上夜玖山才是真的!」

  「……易竹大人,请您冷静些。难道您不也认为,银辉大人他们有资格知道此事,才选择在他们面前如实託出吗?」

  「我知道、我都知道!但就是不爽啊!就算他们本来就该知道这些,但你怎幺可以冠冕堂皇的利用他们!」

  「利用……我并没有这种打算,易竹大人……」

  「还说没有!你根本不相信我会说实话,刻意利用他们的立场对我施压,你明明知道他们、我──」巫易竹急啐了一口气,随即口风一转:「……算了,我现在知道,你跟那个姓袁的根本就是一卦,没安什幺好心!」

  ……虽然大致听出巫易竹在生什幺气,但……唔……刚才说到第四次召唤妖异发生意外之后,就没有继续说下去了吧?那幺,果然还是……

  我继续维持着温和的微笑:「……易竹大人,您这是在迁怒于我吗?」

  「……」巫易竹大大方方的露出一脸『果然』的嫌恶模样,好像连发脾气都不甘心一样,直接转过头打算离开。

  「您其实……想为前山神之事负责吧?却又因为永昼乡的拒之千里而苦无契机……或是更单纯些,您只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对吗?」

  虽然本来应该更迂迴一点的慢慢把话题带往这个方向,但巫易竹看起来没剩多少耐心给我,只好直奔重点了。

  「是又怎样,反正他们不会领。」巫易竹飞快的答道,虽然还是背对着我。

  「没那回事,易竹大人。我没有接触永昼乡的其他成员,但单就银辉大人和羽孤来说,他们并不恨地主神。」

  巫易竹沉默了片刻,稍微回过头来,侧身看着我:「……你给我继续鬼扯这些,只是为了让我继续说,常月最后怎幺了,对吧?」

  果然被发现了。但这样正好,知己知彼反而容易说话。

  我继续微笑道:「是的。因为您当时明显的转移话题了,我想您或许有自己的顾虑,有些事终究不适合让银辉大人他们知晓吧?」

  「那是……你、你这……!你怎幺一回过头,就连自己拜託过我什幺事都忘了啊!」巫易竹一副气到快要说不出话的模样。

  唔……我拜託过他的事,也就是说……

  「是你要我隐瞒袁隋的存在吧!但后来就是那家伙杀了简常月,我答应过你在先,当然只能先打住啊!」

  似乎担心银辉他们还没走远,巫易竹努力的抑制音量,但语中还是充满着明确的怒意。

  「……原来如此,让易竹大人如此费心,真是感激不尽……」

  「不必!总之,我欠你的还清了,少给我在那里东拉西扯,我不奉陪!」

  巫易竹匆忙的自己下了结语,就转身往他自己的宁儈区方向走掉了。

  ……所以,小黑为什幺牵扯进这件事里,还是没个解释,只有跟之前一样,硬生生的跳到总之他杀了简常月,而且巫易竹完全不想让我问下去。

  那幺,下一步就……

* * *   * * *


Copyright © 2017 - 2020 三国群英传私服 All rights reserved

在本站可以找到您想要的三国群英传私服游戏攻略和三国群英传olsf副本玩法,我们致力于让三国游戏玩家拥有最新的游戏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