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三国群英传sf > 正文

《心理骇客》:第六章-今天要不要一起读书?

作者:三国群英传日期:2020/1/27 22:00:43

  有人说,大学的英文 “University”,中文念起来是「由你玩四年」。显然在人文大学能看出这句话的真谛,因为不到重要考试,基本上,没有什幺人会认真学习。

  或许这在我们从小到大都很常见,不过凡事总有例外,例如这回故事的主角之一,宋英班上的班代表,熊慕雅,一位成熟的美丽同学,她有些混血面貌,身高不高,据说家境特好,总得来说是个优雅又带气质的善良公主。

  从帮全班订购教科书、提醒系上演讲时间、到担任师生桥樑替委屈同学申抱不平,慕雅样样不拒,可谓相当尽责。

  这样几近完美的她当然还是有自己的困扰:首先,她基本上是个书呆子,除了读书就是看书,再不然就是念书,任何户外活动都婉拒,唯二可能接受的是「咖啡厅」或「图书馆」,这点据说从小学至今都未曾改变;

  其次,她虽然很温柔,但给人的距离感很强,对同侪也像明星对粉丝一样的遥远,或许是为了避嫌,所以连教授她都不曾亲近过,以至于了解他的人甚少;再来,即便她有那幺少少几个朋友,朋友的问题却也让她无法这幺安心。

  宋英这人,说穿了有些犯贱,一群人高高兴兴的地方他很讨厌,反而喜欢往孤独的地方跑,好比这天教室下课后大伙都很高兴的在帮班上某个同学庆生,他受不了吵闹,一人就跑出来了。

  他晃到楼梯间想唱个歌,才刚开嗓,忽然就见熊慕雅蹲在一旁。

  「班代表?」

  他第一次看见她整个人缩起来的样子,似乎很意外。

  「你……在这边做瑜珈吗?身体都缩成球了。」

  「没事……」她这也才发现是宋英,马上收起情绪低落的姿态:「身体有点不舒服而已。」

  「喔,那你保重。」

  然后他就走掉了。

  慕雅仍在原地蹲着,表情有些苦涩,就这样又持续了好几分钟一下都没动过。

  「哎!我的包包忘记拿了。」宋英刻意把声音放大又跑回来,动作很假,因为他平常根本没带包出门。「真巧!你怎幺也在这……我是说『还在这』呀?」

  这次慕雅就没回话了,头只是低的更低。

  「别这样呀,要是有人路过看到会以为是我欺负你……」

  她还是没有回应,不过宋英可受不了这种状况,他硬拖起慕雅去安静的咖啡厅,然后「逼」她得告诉自己发生什幺事,否则──他就要哭给她看。

  喝了口香醇的卡布奇诺,看到宋英真挚的眼神,慕雅犹豫了好一会,半晌,才终于肯道出:「我从小就很少有人能和人好好相处,因为我好像难信任人,所以,但认识羽玥后,我觉得我还是能找到知心的好友的……」

  熊慕雅提到的这人,姓「冷」,名「羽玥」,也是班上的一名女同学,为熊慕雅少数交心的好友。她总是打扮的浓妆豔抹,穿着相当大胆,言谈非常大方自然,如此有魅力的她身边当然不乏异性围绕,但那都不是慕雅困扰的原因,她真正感到困难的,是她感觉到与冷羽玥之间关係的疏离。

  「怎幺,她朋友多了就不要你了?」宋英玩笑的胡言乱语。

  「不是,其实相反……」

  待慕雅叙述了一遍,宋英才清楚:

  她们俩从认识以来一直都是很要好的朋友,平时也会一起吃饭聊天的,几乎无话不谈,但久了后发现彼此有一点间隔──

  由于熊慕雅喜欢静态的读书,但冷羽玥偏好向外跑的玩乐,两人常在假日活动上常有些拿不定,不过这时候的他们还是能彼此体谅,因此那不是关键原因。

  转折点在几个礼拜前,慕雅邀请她回家见父母时,父母一听到她的成绩是全班倒数的,脸色剎然大变。他们认为和这样爱玩的人相处会退步,所以要求慕雅别再和冷羽玥有太多交流。

  他们的家都在这个城市而非外宿,因此冷羽玥常常找她出来玩,但慕雅深知自己要是再和她出去肯定会被家里责駡,这就使得已经没有什幺朋友的她再次陷入孤独羽烦恼。

  「为什……是什幺让你不邀她一起出来念书的?说不定你可以顺便教教她之类的呀。」

  宋英的台词改变了,看来他有吸收到田中辉老师的一点精随。

  「我不喜欢强求别人,我知道羽玥是静不下来的人,而且我觉得说了可能也没用,只会更伤感情而已……」

  宋英忽然就明白熊慕雅的性格了,「班代表你想想,你要是觉得说了没用就不说,是不是就真的会和她感情变淡?那你要是试着和她提提看,是不是还有机会?」

  「话是这样说没错,可是……我觉得以羽玥的个性,她不会想捨弃玩乐时光的……」

  「那也是『你觉得』对吧?既然你不试的话是『必然』没有好结果,试的话还『可能』有惊喜,那何乐而不为?」宋英认真的问着:「我再问你一次哦,你可以不回答我没关係──她对你来说,是不可或缺的朋友,对吧?」

  隔天,宋英去找了冷羽玥,别的先不说,她身上真散发出一股和慕雅一样难以接近的气质,或许和她的穿着有关,宋英从背后想拍拍她的肩也不是,点点手臂也不是,因为那都会直接触摸她的肌肤,他只好生疏的呼叫:「冷同学──」

  叫了几声她没有反应,宋英还是直接跑到她面前叫住她比较快。她一看到宋英居然主动和自己说话了,似乎还挺意外,「宋老英?你居然主动和我说话了,好开心吶,真是稀客耶!」

  「我来帮忙传话的,班代表说她在图书馆的讨论室里面等你,有空快过去啊。」然后就走掉了。

  「慕雅?讨论室?」

  另一边,只有熊慕雅一人的宁静讨论室中,她一边看着书,一边疑惑着为什幺被宋英叫来这。

  「宋英也真是,没有说是要我教他功课还是什幺,突然就叫我来这,现在还不见人影……」

  可当她撇见玻璃窗外有人走过,经过的人竟然是她想都没想过的冷羽玥。

  「羽、羽玥?」

  冷羽玥注意到慕雅在里头,马上自然的推开门进来问:「小熊,你怎幺跑来这了,外头空气不是更好吗?」

  「是宋英叫我……」突然的,慕雅明白宋英的用意了。「没有,我只是想和你一起……一起读书……」

  「哎唷,又还没到考试读什幺书呀?走啦!我们还不如去……」

  冷羽玥很随意地回绝,但她发觉到慕雅的神情不太对劲。

  「你怎幺,看起来不太开心呀?这几天找你你也都不出来,是不是发生什幺事了?」

  熊慕雅又犹豫了,她原本想小而化之的回答没事,但这一刻,她想起宋英在那天对她说的话──

  「『友情是双方一起向前迈进,中间难免需要调和,但如果你碰上困难却不想和对方一起解决,那到头来根本就不是友情,只不过是你安慰自己的一场表演。但我相信你不是,所以你能够对她伸出手,和她一起携手走到更远的地方。』」

  她铁下心,终于鼓起勇气对冷羽玥说出:「羽玥,我想要和你一起前进,我想要和你一起出去玩,我也想要和你一起考好成绩。」

  「哦。」她有些愣住了,不过下意识还是先点了点头。「那……你现在想要?」

  「我们可以一起读书吗?如果你不愿意没关係!真的不勉强!但如果你有那幺一点想要的话……我可以教你……我是说!我们可以『一起』讨论、『一起』学习!」

  冷羽玥还是呆住,大概十秒钟过去她才笑笑地说:「也好,反正我缴了那幺多学费从不学习也是浪费钱。小熊呀!我一直都很想问,那个写『很讨厌的勇气』那本书的心理专家叫什幺,阿德……阿德斯吗?」

  「是『被讨厌的勇气』,阿德勒!」儘管是纠正她,但熊慕雅的脸上浮现满足,几乎是泛泪的笑容。

  未知的结果使人感到恐惧,进而对尝试挑战感到不安,跨出脚步尝试后面临的可能性实在难以百分百精准预测,即便有那幺些机率会是好的结果,也有那幺些机率会是坏的结局。

  面对有可能输的赌局,自信心较低的人们往往选择逃避不战,寻找许多藉口来掩饰自己的真心。熊慕雅原本认为「说了也没用」就是一个例子,或许她真的说了也没用,这是她对未来做出的推测,也是她为了逃避这个结果发生而拒绝尝试的藉口。

  幸运的是,她最终不是克服了冷羽玥,而是克服了自己心里的畏惧,成功重获她珍贵的友情。

  在角落暗处看着这一切的是露出慈父慈母般微笑的宋英和曺棠,不过两人发现彼此后马上像猫咪看见小黄瓜一样惊恐的跳开。宋英不满的问:「你来这边干什幺!」

  曺棠也毫不客气的回吼:「你又在这边干什幺,偷窥女同学和好啊!」

  「读书人的事,能算偷窥吗!不对……我和班代表可没对外人说过她和冷羽玥的事,你怎幺知道是『和好』?」

  曺棠突然胀红了脸,深怕自己在咖啡厅隔壁桌听他们对话的事被发现,大吼一声:「关你什幺事!」就扮鬼脸走掉了。


Copyright © 2017 - 2020 三国群英传私服 All rights reserved

在本站可以找到您想要的三国群英传私服游戏攻略和三国群英传olsf副本玩法,我们致力于让三国游戏玩家拥有最新的游戏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