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三国群英传sf > 正文

钟声响起

作者:三国群英传日期:2020/1/31 22:01:35

  一名衣衫褴褛的男人侧卧在暗巷内,远离铺设有鹅卵石的主要干道,面颊被湿土沾附的他眼前有数只果蝇盘绕。他的耳际紧贴泥地,当向南的天文钟敲响,可以听见石道上众人摩肩接踵的鼓噪声,他们都为快步移动到南门,只为迎接返城归乡的骑兵队。

  民众依循现场指挥排序成两列,从城镇另一方依旧清晰可闻人民的欢腾,纵然回程的士兵情况看来相当严峻也是一样。

  鳞甲不仅破损,多个部位甚有穿凿或遭受咬噬的迹象。士气明显不振的骑兵后方另有马车载运着尸体,即便已经用布幕遮掩,仍能清楚看见下方的堆叠鼓起;但人们依然不知停歇的欢声雷动,彷若并未看见这些。

  不过亚克斯看见了。当他身在马鞍上,理应不会留意到的却看见了,那名无人闻问的男人眸底映照进自己的身影。

  那时他也在这里。可是当时本已无法再动弹的他,却被自上空坠陨的块状物溅及,因而转醒。

  那如同烂泥的瘫软却在晦暗中闪熠着星光,彷若镶嵌在尖阁的天文钟业经熔化,内蕴鸽羽色泽的灰蓝与遭受踏足的黄砂,包裹水银掺混着金粉。

  从中一张人脸逐渐浮现在他的眼前。

  他清楚听见甲冑的碰撞声响尾随人们的疾喊,他明白跟前的景象绝非常态。

  街头上人民众口嚣嚣,源头为亚克斯跨下马鞍,步向那名赤脚汉且将对方背负在肩上,安放在马车上。

  那样的举措几乎立即引来反感,队上骑兵无不愕然,甚者有人无视位阶逕自发言。区区一介赤脚汉的躯体就不应和骑兵队的同袍放在一起,那是种亵渎。

  然而亚克斯仍执意行动。对于他的行为,市民纵使没有反对的权利,却也显得惶然不安。

  应对亚克斯会感到惴惴不安的不仅是市民和队上其他骑兵,即使在穹顶彙报时司铎的面色也不会太好看。

  姑且不论民间反应为何,穹顶内部面对男人战无不克的战绩,在感到难以置信之余,亦对于亚克斯的能耐惊惧不已。

  没有人明白男人究竟是如何办到的。

  在男人名誉将要掩盖过穹顶的名声以前,他还只是个不晓得从哪里迸出来的小子罢了。

  积攒在这份忐忑之上的是每一次派发都显得更加刁难,但那不过只是增添眼前这名骑士的声量。

  就算亚克斯每一次归返皆克尽职守,昼夜反覆以全然臣服的姿态半跪在金色丝毯上也仍然不够。

  人们无法理解他,因为他毫无破绽。

  对此亚克斯也有自知。原本以为自己已经做得够多了,可是若无法取信于人便什幺也不是。

  是以当他自穹顶走出时,他思考着其他士兵会在工作结束后群聚的地点,遂后找上他所能想见最锺爱议论的人。

  对于他的出现其他人会感到愕然同样也在他的预想之内,想必攸关今晚发生的事很快便将传扬开来。

  即使这并非他所想要,但要能取信于人,适时曝露出自己的这一面却也是必要的。

  然而他却没能料及自己竟然会那幺抗拒。

  当他藉故抽离女人身旁,遁逃往里巷,他再次与停驻在黢黑中的祂相遇。

  一切便如同当晚。

  与之相见以后祂要求带祂返家,只因为祂不想在外头冰冷的夜街上游蕩。

  他一开始表现出的犹豫,对方根本不在意。但是他也才刚从家中逃出,他明白父亲肯定还待在那里,也依旧保持着清醒,等待他回去。

  儘管最后他仍是要回去。

  蹑手蹑脚的踏入家中,其半掩的门是他费劲撞开的痕迹。地面零散的木片碎屑及窗棂囤积的尘垢,祂伫足在这幅景象面前,嗅闻得到室内散布的血味。

  「在这里等我。」纵使男孩如此交代,但待他张罗好仅剩一点的食物回来时,却听见有什幺重物坠落的叩击声,也如屠夫以刀面拍击肉块的抡动。

  臆测的时间很快便结束,他亲眼见证了自己的生父被无以名状的形体拆吃落腹,掌心用以切开乳酪的刀具因而伴随部份血肉一併落地;而在察觉自己的行径被发现以后,祂宛若有一瞬露出了同样惊愕的神情。

  在祂动作停滞的时刻,祂状似思索的歪头,但在男孩脱口而出第一句探问的当即,颅首则拧转了一圈,双目直盯向他。

  「对不起,所以这些东西你是不吃的吗?」

  祂的视线紧跟男孩的视野朝往地面,然后祂颔首,像回应男孩的问句那般。实际当男孩抬颏时,他瞠大了瞳孔,父亲背光的阴影再次映照进他的眼中。

  男孩身形不由得瑟缩,但父亲的神态与稍早前迥然不同。

  男人仅勾动着指尖,小刀夹带食粮瞬即浮空,搁置在几案。男人更是动作灵巧的以赤脚踏上椅子,攥紧刀尖遁入麵包,用蹲伏的姿态快速吞嚥几口;而后双眼眨动着盱视他,并将刀柄朝向他递伸过来。

  那像是一个暗示,彷彿他可以待在这里,和祂在一起。哪怕他依然毫不知悉祂究竟是什幺,就算事后得知了祂是教团骑兵队讨伐的对象,也无以动摇夜阑他和爸爸同桌进餐时,感受久违的与人共度了饱足且宁静的一晚。

  餐具的碰撞声使亚克斯回神过来,他俯视弯肘在案桌的指骨因破皮漫溢而出血丝的伤口,他仰望檯面上交臂碰撞的酒杯。亚克斯微笑谛视着这一切。

  他认为自己做得更好了。充分融入到群众之中,和其他人骈肩并坐,大口喝酒;也因为过分尽兴,致使得手变得相当容易。

  当在魆黑且路面湿滑的街道上,许多人皆不胜杯杓卧躺在旁。这都是为今次赢取的归返,纵然稍嫌失态也无人可管。

  因此当街扛着另外一位同袍的重量并非引人注目的行为,就算那个人已经死了也是一样;偶尔会有同样喝得酩酊大醉的士兵前来问候,又或梭巡社区的巡哨兵,但是他们丝毫没有介怀。

  一名男人怀抱善意搀扶一名朋友回家,仅此而已。有什幺需要在意的呢?

  他思忖自己或许最终仍被父亲影响了也说不一定。

  因由施暴过后的勃起,总是快得令他措手不及。不论施展对象是为征伐异己容或私人原因。

  他为祂带来献祭。

  男人神情充盈着愉悦的敞开双臂,而他则将大体交付予祂;不过下一瞬士兵的尸体旋即倒卧在地,而只将他揽入怀中。

  他亲吻着男人的上臂,把脸埋入对方的肩颈,可是抵触胸前那对突兀的柔软时却使他停顿下来,在他面前祂的形象业经转换成了一名女人。

  霎时亚克斯的面容变得极为扭曲。

  祂则以纤长的指尖抵住他的下颔,凝睇着他。

  「为什幺把事情弄得这幺複杂?如果是为让名誉受损,我大可变成女人待在你的身边。」祂一手仍然挽着亚克斯的后颈:「那样一来要有多少淫秽事蹟便有多少。」

  于此亚克斯垂下眼睑,执过女人的手背予以亲吻。

  「哪怕只有一丝可能性,我也不愿冒险使您被人发现。」

  祂注视亚克斯有所求的动作是多幺缓慢且绅士。对此祂不由得勾唇哂笑。

  「果然女人的身体无法令你感到兴奋,是吗?」

  亚克斯沉默着不作回应,随后握臂施力抬高女人的臀部,而后推向檯桌,弯身埋入解繫裤带时,祂的胯间仍维持应有的突起。

  「……如果是您的话,即便是女人身也是有可能的。」

  亚克斯啃啮着祂的腿根,舔舐顷刻漫溢而出的血水掺和着浊液;祂则径直摁开亚克斯欲求毕露的眼神,往下挪移,为他抆去唇角未能吸吮乾净的。

  「可真是生得一张骗子的脸。」祂瞇紧双眼,粲然笑得欢愉。

  在他们相互索求彼此血肉的当前,漠然杀害对方至亲的同时,亦在建立这份关係之上戕害了自己的同怀。

  这样的一面恐怕是其他家伙皆无法理解之事。

  翌日当向南的天文钟敲响,纵使有人问起何以身上尽沾腥味,男人仅需展露那副人畜无害的笑颜,搓挲自己的后颈说道:「想必是讨伐后太过疲惫,没多加以留心造成的结果吧。」



 为参与极限挑战六十分的作品,题目为133题「钟声响起」

Copyright © 2017 - 2020 三国群英传私服 All rights reserved

在本站可以找到您想要的三国群英传私服游戏攻略和三国群英传olsf副本玩法,我们致力于让三国游戏玩家拥有最新的游戏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