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三国群英传sf > 正文

月桂花 月之篇 其一

作者:三国群英传日期:2020/2/1 22:04:21

月之篇 其一

       格里特现在的心情有些郁闷,并非是因为花了整个白天的时间在这一望无际的森林中长途跋涉的缘故,而是因为与自己同行的伙伴,顶着一头金色短髮有些沉默的骑士。

       格里特是魔法师公会的魔导师,虽然并非传说中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但其魔法资质已经实属优秀,在二十多岁的年纪已经获得教授学生的魔导师资格。除此之外,格里特外表十分俊秀,待人处事也相当亲切随和,在帝国内有着良好的声誉。即使现在已年过三十,但其追求者仍络绎不绝,其中不乏帝国内的王公贵族,只是格里特似乎暂时没有成家的想法,反而是醉心于古代邪神封印的研究。令许多贵族小姐失望而归。

       但这样堪称完美的格里特却仍然有着属于他的烦恼,那便是他的父亲,帕里奥公爵十多年前从外头带回来的养子,也是和他相差七岁的义弟,席尔维。没有其他兄弟姊妹的格里特对于席尔维的到来十分欢喜,相当关照且疼爱他。

       只是,或许因为年幼时被自己的亲生父母给抛弃,又或许是身为养子的自卑感,席尔维对于自己身处于帕里奥家族显得格格不入,在年满十岁那年便要求离开家族加入了神圣教廷的骑士团。而帕里奥公爵也对于这个过于早熟的养子不甚喜爱,最终答应了他的要求。

  

       虽然多年未能见面,但格里特一直暗中的留意席尔维的近况,在听闻他成为正式的神殿骑士时不禁为他欢喜,但在听说他又出现在哪个危险战场时又忍不住为他担心,所幸席尔维最终都能平安归来。

       对于席尔维经常让自己陷入危险之中的举动,格里特认为总有一天,对方会因此丧失性命。而就在这时,格里特接到了联繫封印着邪神的古代神殿,为其护送生活物资的任务。而公会与教廷身为大陆上最有影响力的组织之一,两者时常相互合作,而这趟旅程也不例外。于是,格里特便藉着这次机会找了席尔维一起同行。

    

       一路上,格里特便滔滔不绝的和对方分享着分别多年的经历以及喜悦,虽然席尔维不像记忆中那样拒人于千里之外,但他所露出的笑容,却令人感觉仅仅是社会交际所需要的表面功夫。若是如此,格里特宁可对方像过去依样摆出冷漠的神情,至少在那时还能清楚的看见对方内心的想法。

       「吶!席尔维,你不觉得今天天气真好,刚好适合出来走走吗?」格里特抬头仰望着从头顶树叶缝隙中洒落的阳光,找寻着全新的话题。

       「嗯!确实如此……」他身旁的青年骑士回答道,但是骑士并没有打算把话题接续下去的意思,气氛再度陷入了沉默。

       「唉……」格里特轻叹了一口气,如果说对方有其他反应,或许交际手腕一流的他还有办法继续接下去,但这样的回答却让话题尚未开始便已经走向结束。就连格里特都忍不住开始怀疑,邀请席尔维一同出行的决定是否是个错误的选择。

       走在格里特身旁的骑士便是他的义弟席尔维。席尔维有着一头金色的短髮,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十分耀眼。但他并不太喜欢这个髮色,因为这是与帕里家族的褐色头髮截然不同的颜色。长年以来的武艺锻鍊,以及数次出生入此的体验,席尔维虽然并不高大,但却有着一副强壮的身躯。若脱下身上骑士铠甲,便能发现底下蕴含着力量的肌肉,以及那与他二十三岁年纪并不相衬的无数道伤疤。

       不过席尔维对此却毫不在意,早在加入骑士团之后,他便有了相当的心理准备。同期年龄的孩子都还在四处玩耍,但他即使双手都已经红肿破皮,却始终如一的挥舞着手上的那柄锈剑。因为那是他离开帕里奥家族后,唯一一个靠着自己的努力所获得的东西。

       幸运女神终究是看见了席尔维的努力,在十五岁那年正式成为了神圣骑士团的一员,亦是教会史上最年轻的神圣骑士。外人都认为他有着过人的习武天分,但只有席尔维自己清楚,那是用他牺牲一切才换来的微小机会。

       成为正式骑士的他,将自已投身于无止尽的战斗之中,或许是过去被父母遗弃的背叛,又或者是无法融入帕里奥家族的自卑,席尔维渴求着战斗,彷彿在那鲜血的痛楚下能填补自身内心那无法言明的空虚。

       原先骑士团的伙伴们都十分开心的欢迎这位年轻的天才骑士,但除了任务之外,席尔维一向十分冷漠,这使得原先热情的骑士们彷彿被浇了一桶冷水,再加上他不顾自己疯狂战斗的性格,使得他在骑士团内被安上了「孤傲的骑士」以及「战斗狂人」等标籤。

       但席尔维对此并不在意,长年下来的独立生活已经相当习惯孤身一人,这次会答应曾经义兄的请求,除了对于当年对自己的照顾有些愧疚之外,更大的因素便是这次的任务内容。

       联繫神殿并运送物资,乍看之下是十分简单的任务,就连格里特也下一是将其当作放鬆心情的旅行一样,但不知道为什幺,席尔维却本能地感觉到一股兴奋感,那种即将面对传说邪神,渴望着挑战与生死搏斗的热血沸腾,这才是他同意同行的主因。

       但这种话他并不方便说出口,对于这个唯一一位仍喊着自己过去名字的义兄,席尔维并不希望看见对方因此受伤的表情。一路上的沉默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无法说出的真心话使得席尔维即使想要和格里特正常交谈,也如鲠在喉。

       「看样子我们快到了。」正当席尔维陷入内心思考之时,格里特的声音再度传入自己的耳际。

       「这就是……传说中能够预知命运与未来的石碑吗?」席尔维看着竖立在自己眼前的巨大石碑,忍不住出声问到。

       格里特拿起地图确认了自身位置后说:「没错,看到这个就代表我们距离雅尔提米村不远了。」

       席尔维伸出手触碰到石碑,除了些许冰凉外,石碑上头的魔力透过掌心传递到身体内。虽然只有些许,但却让席尔维在这瞬间,看见了自己与一个女子共舞的身影。

       女子虽然穿着一身朴素的长裙,但那曼妙的舞姿以及发自内心洋溢而出的笑容,已然在席尔维平静毫无波动的心湖之中,泛起难以察觉的涟漪。

       席尔维连忙收起手臂,将方才所看见的幻影从脑海中驱赶出去,自己到底怎幺了?竟会看见与陌生女子共舞的景象。席尔维排除石碑预知命运的可能,因为自己过去从未对哪个女孩动过心,也没有成家立业的打算。在某个任务中竭尽自己全力战斗,然后在战场上终结自己的一生,这就是自己所渴望的结局。只是那道身影,实在太过美丽。

       「可以告诉我吗?对于你来说……你究竟是如何……」幻影中的女子轻声开口,温柔的嗓音彷彿在敲击着席尔维的内心。并非是因为不清楚为什幺自己对于眼前的景象感到如此真实,也非不了解为什幺自己能听见少女的声音,而是在于这个问题的答案,席尔维早在被遗弃的那一天,已放弃回答。

       「席尔维……席尔维!」看着呆愣在原地的席尔维,格里特轻拍了他的肩膀呼唤着。

       直到格里特数次叫喊席尔维才回过神来:「嗯?格里特怎幺了吗?」

       「没事,只不过看你方才有些失神,是想到什幺了吗?」

       席尔维再次想起那名女子美丽的身影,只不过口头上却说道:「没什幺,我们继续前进吧。」

       豔阳依旧高照,静谧的森林中,只有树叶随风沙沙作响,不知从何开始,原先叽叽喳喳的鸟鸣已从耳边消失,四周的空气变得有些沉闷。

       格里特伸出手在四周探索着,而他的手如同意料般彷彿碰触到了什幺。用指节轻轻的敲了敲,依稀间还能听见如同在玻璃上的敲击声。

       「差不多是这里了。」格里特如是说,他从怀中拿出一张卷轴。虽然曾经学习过魔法的席尔维只略懂些皮毛,但这样的他却依然能一眼看出卷轴内魔法构成的複杂性。

       格里特高举着卷轴咏唱起咒文,卷轴上头的各种颜色的符文在这一剎那彷彿有了生命,随着声音在空中飞舞了起来。符文们在阳光的照射下不断的舞动着,没多久,变在空中形成一朵梅花的模样。

       瞬间,在石碑后方的石壁如同一幅平面图画般不断的剥落、碎裂,露出了隐藏在后头的森林小道。

       「这是雅尔提米村所布置的守护结界,避免暴露村子的位置,并且侦测外人的进入。而我们每次离开时,神殿圣女便会给我们暂时破除结界的卷轴,方便我们下次进入。」格里特解释到。

       听着格里特的说明,席尔维内心中忍不住升起一股谜样的兴奋感,渴望刺激的血液忍不住沸腾起来。隐藏在森林之中,封印着邪神的圣殿、探知命运,赐予未来的石碑,或许这趟旅程,远比自己原先的想像更为有趣……


Copyright © 2017 - 2020 三国群英传私服 All rights reserved

在本站可以找到您想要的三国群英传私服游戏攻略和三国群英传olsf副本玩法,我们致力于让三国游戏玩家拥有最新的游戏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