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三国群英传sf > 正文

【RPG公会】【星逝魔眼】大后方的声音

作者:三国群英传日期:2020/2/3 22:01:43
Voices of the Home Front





  我是记者薇塔。今天仅代表社团法人Euforia Radio的主题节目《大后方的声音》,访问多位经历南弗摩尔对抗光之同盟阿尔斯特防卫战争的当事人。在访谈与纪录的过程中,我必须全程维持专业态度,给予受访者一个清新、友善、有活力的印象才行。我也是当事人,也真切的希望有人访问我时,不会嘿嘿、或哈哈笑、或动不动转圈圈、或头上莫名其妙冒出泡泡。哪怕那个记者长的再怎幺可爱也……

  嗯嗯,开始吧。









  凯巴拉防线,M1基地

  停战协议生效了,但是医官瑞提那.卓寇卡中校仍然忙碌,预约好的採访时间改了又改,延了又延,他的勤务表肯定非常地不人性。我不怪他,儘管那意味着我得边等待,边应付路过魔眼族士兵好奇的视线。首仗都赢了,他们还是有许多人不解『像我这样的小女孩』何以上战场。我不理他们,发挥专长忍受着,直到中校推门而出与我握手。他的手很大、很温暖,虽说清理得相当乾净,我彷彿尚可嗅出其中一丝的血腥味。


  我们究竟准备好了没?

  你和你的同伴或许注意到,魔眼族的「战争」没有真正停止一天。是的,现状是你们冒险者在王对王的擂台上大获全胜,凯尔特人于是遵守承诺,不再进犯,于是双边协商停站。这说不定就是他们真实的想法,先前,只是缺个台阶下罢了。

  是的,当然还有北方人,他们总是存在。我就来自现在叫做北弗摩尔的地方,我懂他们是怎幺回事;我也懂我们是怎幺回事——打从这个国家建立以来,没有一天不是为反侵略,甚至有主张是「解放」北方人而存在的。但是身为一介军医,过分发表政治观点有违我的专业,相信你也不是为此找我聊天的。

  起源(他停顿一下)是一场战争的后果,在那毫无人性的厮杀中,祖源破裂了,祂的碎块被改造成某种型态存续下来,那个某种型态就是我们。

  作为祂的后裔,我们有不少人至今仍在辩论上古的战争究竟结束与否。可是,无论我们支持或反对,无论理智怎幺解读历史,身体的构造都不会骗人。我们存活并且演化,改造容器,使之变得更强、更适应险恶的环境,并追求视觉美学,以维持超然的自我认同,利用优异的文化实力超前食古不化的凯尔特人。

  你可以这幺理解:我们里里外外都是在为下一场战争做准备。

  所以我们准备好了没?

  谁都明白达南之力克制我们的开眼术,所以我们戳力提升容器的素质。同时,大规模採用南方军武是明智的选择,能够量产的弹药耗光敌人斗气后,我等再以体技攻之,确实有效。魔眼睿智,明白他需要容器的手方能操作那些军武,千多年来的争斗经验交会我们这点,经验是我族共同记忆不可分割的部分。

  于是我们锻鍊,提升;提升之后,再锻鍊,组建专业军队,开发更高效的杀人技术(他对我不自在的表情冷笑),训练自己对抗宿敌的一切,这套逻辑已经成为本能,体现在我们的容器、行为和文明上。每一位有使命感的魔眼族战士都会对你说类似的话:我将除掉来犯的凯尔特人。

  问题在于,前辈教我们对付敌人的方法,却不教怎幺样防备自己人;北弗就是个现世例。讽刺的是,无论革命,或者之后的内战,都是魔眼族自己引发的。也因此,凯尔特人得以趁虚而入,打个我们措手不及。

  我宣誓效忠陛下,效忠的方式是尽我的本职,并且不怀疑她的决定。我负责观察战士容器在实战中所暴露的弱点──也顺便修复它们──再写成报告上交提出制式战斗容器的改进建议。

  旧帝国分裂后的现代,我只须要在乎是否准备好迎接下一场战争,哪怕敌人是同类,哪怕实际上永远不会准备好。









  塔麻克,穗河镇
  冬末初春是首次播种期,巨麦穗种植的土需要翻搅,四味菇生长的阴影处需要增湿,大地还未甦醒,农夫们就得先行。猎人向来与这类工作无关,他们有自己的舞台,一年首次猎季也将于冬眠结束时节展开。但是,两国在波尔波森的战争早已扰乱众多生物的季节时钟,随战争而来的肆虐魔物让多个猎场被迫关闭,一向自负的猎手也只得硬着头皮下田干活。达胤.克里奇便是那其中之一,他说他最擅长对付的森熊被公会列为禁猎物种,他硬是打起精神应付访谈的模样,我想,他应该长期过得不快乐。


  找我可以,但是请别再拿这问题去烦我妈,她给我的限制已经够多,窝囊极了,万一又让她觉得打猎好麻烦,危险度又高,没准我明天就又要被赶下田当苦力。


  战争结束归结束,但是日子总得还要过的。人生又不是小说,打赢了就能全文完。当高潮落幕后,阖上书本,你总得想一下晚餐吃什幺吧?总得把书还去图书馆,并希望世界上还有下一个足够吸引你眼球的新故事,对吧?

  那是最难受的时期了,闷的教人发慌。我打赌,搞不好少部分人的PTSD是这幺来的喔。

  唉,真羡慕你们,可以自由冒险。我只是个猎人,更糟的是还有个家要供奉,唯有在打猎时,我才能体会到所谓自由……的错觉。我妈说什幺就是不让我上战场,她老在意军队里对内米德人广泛的歧视。

  但是拜託,你不去立个功,打出个名号,人家怎幺会看得起你呢?傻子都知道在弗魔尔,弱势诉求是最没用的东西。打猎──或公会说法:适度的展现武力──已经够窝囊了,更何况这回来的可是魔眼族的仇人,拚了命要把波尔波森给抢回去,虽然没能成功,但原本的生态毕竟是改变了,树林里多少能够维持我们微薄自尊的物种不是离开就是被战争波及挂了,你说,我还能干什幺去?

  是啦,战争打赢了,我们很安全。日子继续再过,芬多精继续在吸,而小森熊也继续是保育动物。

  上次是情况不得已,必须找你们冒险者。以后,我不会再掏钱委託别人去猎场里帮忙杀猪拔毛。已经够少事了,还要找代办真是一点成就感也没有。

  钱有更好用的地方。

  而你,你就是那个射箭的阿斯嘉特冒险者,对吧?听说,你这幺年幼就跑去睡在士兵的野战营的,不但遭遇夜袭,还把一个斗气兵用拳击手套给揍晕了,是你对吧?我很荣幸请你吃顿晚餐喔。

  真羡慕吶……

  但一直到今天,我仍没有义无反顾地跑去从军,或许间接证明了我的勇气仅此而已吧……


(续|TBC)




- CAST -

薇塔

Vita


卓寇卡中校、克里奇先生


- PLACE -

南弗摩尔王国


- IMAGE CREDITS -

Pixabay(title)


- WORD COUNTS -

2,274



❉ ❉ ❉

(乐之|hugolin2)

Copyright © 2017 - 2020 三国群英传私服 All rights reserved

在本站可以找到您想要的三国群英传私服游戏攻略和三国群英传olsf副本玩法,我们致力于让三国游戏玩家拥有最新的游戏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