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三国群英传sf > 正文

08:窃听器.大便男.男二舍

作者:三国群英传日期:2020/2/4 22:03:25

对于秉奇的推论,墨镜男提出疑问。

「可是这样好吗?催眠师直接委託外人这种事…」

「这并不难吧,只要事后催眠对方消除他的记忆就好。」秉奇用手指敲了敲自己的头「更何况不得洩漏自己的身分并非催眠师必须遵守的戒律,只不过是共识。事实上洩漏自己身份的催眠师等于让自己暴露在危险之中,因为没有人知道他在前一刻是不是被人催眠甚至洗脑过。几乎所有的催眠师都了解这种能力对自己造成的威胁,是以很少人敢自曝身分,连弟子也大多是一脉单传。」

「我归纳一下…」东治低头,手指像在敲键盘般不停抖动「如果第一点假设成立的话,那幺正在被我调查的催眠师说不定是想揪出另一个躲在学校里的催眠师。但如果第二点成立,就表示现在我在调查的那位催眠师也想揪出委託校长来请我调查的那位催眠师的真正身分。」

「等等,我有个疑问。」墨镜男举手问道:「学弟你不也会催眠吗?该不会那人的目标是你吧?」

「我想不是。」秉奇露出微笑「我所会的只是一点皮毛以及防卫的方法,操纵对方记忆这种事我办不到,对方应该也很清楚找我麻烦他也讨不到啥便宜。」

「唔…」

「还有一件事,东治学长你的归纳方向有漏洞。」秉奇看向东治「第一点假设的部分,我不认为只有那幺简单,对方可能有更大的阴谋。」

「什幺意思?」

「既然对方可以读取与修改你的记忆,那他不可能不知道校长委託你的事。但校长到现在还没出事,就表示对方根本没有把校长背后的黑手看在眼里。」

「…你怎幺知道校长没出事?」

「事实上,昨晚我才受小要学姊的请託去校长室装窃听器。」秉奇取出藏在鬓髮中的耳机「直到刚刚我都没听到校长室有什幺动静。」

「……」墨镜男有种小要又在进行某项阴谋的预感,但因为与自己好像无关就闭嘴了。

这时从宿舍门口走出另一名男子,他长得很高又留着一头长髮,看起来很适合穿古装不过却穿着普通。只见他走到三人面前,说:

「抱歉喔,我来迟了。」

「没关係啦煡云,突然麻烦你出来才真是不好意思。」东治笑着说:「关于上次的事,我想再问你一下。」

「喔,你是说男一舍的大便男事件吗?」被东治叫做煡云的男子一脸苦笑「虽然很不想再提这件事,但上次欠你的人情还没还,我再说一遍好了。」

接着煡云开始对那三人诉说关于男一舍的大便男事件。大概的情况是某天男一舍有名男子的头上莫名其妙地多了陀大便,几乎所有人都看到了也有人跟他说但他却完全感觉不到。

将大致情况说完,包括那男的住哪号房,在这之前曾经得罪过什幺人,和什幺人交谈过都说清楚后,秉奇又说:

「对了,有件事我想问你煡云先生。当时那个大便男头上的大便,有人去摸过吗?」

「那幺髒的东西,谁敢摸啊。」

「这倒是…但那人自己摸都摸不到吗?」

「嗯,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后来我们用水一泼,大便就被沖掉了。」

「唔…」

「请问还有事吗?」煡云指指里面「我还得处理男一舍的舍务,可能没什幺时间。」

东治与墨镜男不约而同地看向秉奇,在秉奇微微摇头后,东治才说:

「这样应该就够了,谢啰。」

「不会。」

说完,煡云向众人挥了挥手,并转身走入男一舍。

煡云离开后,三人往图书馆前进。在此同时箱娘等人也已经到了学生会办公室门口。她们看到小要在办公室里和一群人在一起开会,那些人中有穿着西装的成年人也有穿着制服的国高中生,甚至还有小学生。

「小要小姐,我们到了。」

听到梅的声音,小要转过头去对她们笑了一笑。接着在跟那群人说几句话后小要便离开办公室,走到箱娘和梅的面前。

「你们来啦。」

「小要…你怎幺戴眼镜了?」箱娘有点感到意外地说:「你不是没近视吗?」

「这是没度数的,我只是想让自己看起来比较正经而已。」

「那里面那些人是?」

「喔!?他们是南开市区内所有学校的学生代表以及公司代表。是来商量南开祭的筹备事项。」

「学长跟我说你最近都在忙这个,不过我没想到规模还真大呢…」

「南开祭在南开市也有三十四年的传统,以前我们南开大也有加入。只不过在那个古板的教务主任来了以后学校方针改变,就只剩部分社团以社团名义去参加。不过今年我打算让南开大重新回到南开祭的怀抱,你就好好期待吧。」

「小要小姐,恕我插嘴一下。不过我们来这…」

小要打断梅的话,说:

「我知道,在你们来之前我已经请我们家管家卡尔去调查了。他以前是国际维安组织特调部队的精锐,应该很快就能找到。」

「那很危险耶,我爷爷派出去的人最后都因为不明原因晕倒在地上,醒来后都有部分记忆消失的情况。」

「咦?」小要突然想到什幺似的「等等…你说记忆消失?」

「怎了?」

「如果我想的没错的话…等等,我回去跟他们谈一下,然后就陪你们去找。」

几分钟后,小要和箱娘她们离开学生会办公室,往工学院B区第二大楼前进。

「小要你这样好吗?放着那些人继续开会…」

「放心放心,我只是去当花瓶而已,南开祭的总企划是学生会长与他的书记在做。」

「那我们现在要往哪去?」

「去找一个我认识的怪人,她是专门研究脑神经医学工程的家伙。」

此时虽然已经接近午后,但太阳的热力依旧未减。而墨镜男等人继续在校园内的步道下走着,来到商学院区的行政大楼。

「真是的…」墨镜男抱怨道:「为什幺不过是找只猫还得到处跑来跑去。」

「前辈,所谓的推理就是把所有的线索当作拼图将其放在正确的位置,以窥视整个事件的原貌。你不能把思维侷限在一维的直线推理,而是要将其扩展至二维甚至是三维才行。」

「是啊,要知道不可能每件事都能找到直接的线索。」东治点头赞同道:「犯
人可不是机器只知道一个指令一个动作,他也会思考也懂得湮灭证据。」

「话说回来,那位催眠师还真不小心,为什幺只故意消除学长脑中关于他的记忆,却没将线索断掉,而且竟然连学长的情报笔记本都没带走…」

「…学弟你该不会是在怀疑这是圈套吧?」

「嗯,不过就算这样,我们还是得去找出那个人。」秉奇耸耸肩「反正我们也没得选择。」

抬头看着眼前的商学院区行政大楼,墨镜男无力地说:

「怎样都好,说真的我想进去吹吹冷气,因为真的好热。」

「好吧…我们进去,让脑袋也能冷却一下。」东治用手擦掉额头上的汗「说真的我好像有点热昏头了。」

三人进入行政大楼,刚好遇到一群穿着网球服的商学院学生。在那群人中有名男子向他们走来,对东治亲切地打招呼:

「好久不见了东治,上次那个案子真是谢谢你的帮忙。」

「誉伦学长,你太客气了。」东治也露出营业用笑容「你给我生意做,我也很高兴呢。」

墨镜男跟秉奇明白这人是东治的客户,就没说什幺。倒是这名叫誉伦的男人跟东治聊了起来。

「怎幺有空来这?又有人委託你了?」

「不,纯粹是遇到一些麻烦事。」

「麻烦事啊…该不会跟上次你找我学弟那件事有关吧?」

「没错,他人呢?我以为你要打网球他不可能不跟着来的。」

誉伦的脸色微变,接着有点严肃地说:

「其实他前天不知道为什幺,竟然被鬼吓到变得跟白癡没两样。所以昨天就被他爸妈接回北部了。」

「什幺?」

「你现在就算有事找他也没用,看他那样子恐怕连人话都听不懂。」

「…这可真糟糕。」

「学长,快点走啦。」

在誉伦身后那群人正在叫他,所以他也只好无奈地说:

「我看你白跑一趟了,不过要真有什幺麻烦事可以找我帮忙,我能帮一定就会帮。只是现在我得带他们去网球场了打球,之后再联络吧。」

「嗯,谢谢。」

「再见啦。」

誉伦走后东治看向秉奇与墨镜男,那两人都无奈地耸耸肩。

「看来被灭口了。」秉奇伤脑筋地搔搔鼻尖「动作可还真快,只是为什幺煡云没事,这家伙你才刚调查完就随即被他给灭口?」

「大概是因为他给我的那个情报很重要吧。」

「什幺情报?」

「我脑中的相关记忆都被删除,哪里知道是什幺情报。」

「这样的话,我们要不要去他住的地方调查?」墨镜男提出有用的建议「说不定能找出一些线索。」

「嗯,我记得那个人是在男子第二宿舍。」

「那我们走吧,往男二舍前进。」

接着他们离开行政大楼,在前往男二舍的时候与箱娘等人擦身而过,但两边都没有察觉到彼此。

而当他们来到男二舍前,箱娘她们也坐电梯到第二大楼顶楼的生物工学研究中心。

「小要,你认识的那个人真的可以帮我找到猫吗?」

「我也不知道,但是目前唯一的线索可能是只有她了。」

三人来到研究中心的服务柜檯前,小要向柜檯小姐问:

「请问一下, 米夏在吗?」

「喔,她应该在第四研究室里。找她有事吗?」

「朋友外找而已。」

「需要我通知吗?」

「不用。」

「好的,那幺请往右直走,尽头便是第二研究室。」


Copyright © 2017 - 2020 三国群英传私服 All rights reserved

在本站可以找到您想要的三国群英传私服游戏攻略和三国群英传olsf副本玩法,我们致力于让三国游戏玩家拥有最新的游戏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