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三国群英传sf > 正文

【Undead】第五章 现形、防备

作者:三国群英传日期:2020/2/8 22:01:38

﹌﹌﹌﹌﹌﹌﹌﹌﹌﹌﹌﹌﹌﹌﹌﹌﹌﹌﹌﹌﹌﹌

人物档案:

※玛西

「支持你成为『幻眼侦探』的我,可不是希望一个我重视的人去送命。」

前任异端审问局的情报处理师,现在在纳德诺图书馆任职。从以前就认识罗伊德,利用自己的情报管道替他接收异端相关的委託。

﹌﹌﹌﹌﹌﹌﹌﹌﹌﹌﹌﹌﹌﹌﹌﹌﹌﹌﹌﹌﹌﹌

  那是既危险又令人讶异的一次经历,我甚至搞不清楚自己是如何逃离那个地方,只知道当我狼狈地走回事务所时,已是晚上八点三十又过两分钟。

——罗伊德

《现形》

  手里握着纯银吊坠、拖着疲惫的身躯走上楼,罗伊德打开事务所大门,不过是离开了五天,眼前的客厅感觉就连只是细微的呼吸都会扬起灰尘。罗伊德在心里说服自己噩梦已经过去,无论如何,他都已经回到位在纳德诺市区的可贵容身之地。

  什幺恶灵、不死者和吸血鬼,通通只是一场又一场袭来的噩梦,或许一觉睡醒,便又是往常那样无趣的一天,楼下的克莉丝小姐又会一如往常地提着竹篮开门。而他,世上为数不多的「幻眼侦探」,则会在七点过后从沙发上惊醒,急急忙忙拿起外套和短杖跑下楼,徒步走过两条街后,从玛西小姐手上接过委託纸条,并前往因为妖精恶作剧而苦恼的委託人住处。

  并非是安排好的剧本,只是他宁可相信那样才是真实。

  裹着绷带的左手臂不知道什幺时候开始已经没有痛觉,罗伊德走向沙发,一屁股坐下,双眼呆滞的望着事务所大门,彷彿那儿随时都有可能被紧追而来的吸血鬼破门而入。

  昏暗的空间悄然无声。

  墙上挂钟走到八点五十分的位置。

  确认银髮的吸血鬼没有追来,罗伊德这才稍微鬆了口气,低头看向依然握在手心里的吊坠。

  出于「幻眼侦探」的防卫性反射动作,在吸血鬼突然现身于面前时,他从衬衫底下掏出吊坠,接着,仅仅一瞬间,吸血鬼消失得无影无蹤。

  暂时撇除对救命恩人的失礼,罗伊德光是想到「吸血鬼」这个名词就会浑身不对劲。

  话又说回来,为何确定「他」是吸血鬼呢?

  「程度不一的红色眼珠,以及尖耳……不过,尖耳也不是吸血鬼独有的特徵。」罗伊德盯着吊坠喃喃自语。

  吸血鬼在世界各地都有绘声绘影的传说,更少不了用来吓唬晚上不睡觉的孩童的可怕故事。然而无论故事版本为何,吸血鬼最为人所知的特徵还是那一对用来咬开牺牲者血管的獠牙。

  当然,要是等到吸血鬼向自己露出獠牙就为时已晚了,因此,罗伊德才会在意识到对方是吸血鬼时,立刻亮出自己的护身符。虽说在真正遇见吸血鬼以前,他对于体积如此迷你的纯银製的吊坠感到不安过。

  「拥有尖耳的异端,唯有精灵、恶魔和吸血鬼三种。」罗伊德自言自语着,将吊坠高高举起,使纯银的吊坠表面映照出从窗外透射进来的白色月光。「他不是精灵,因为精灵从来不会接近人类,也不是恶魔,他没有恶魔的标誌性犄角。」

  只剩下一种可能性。

  吸血鬼。

  存在于各种可怕的传说中、形影难以捉摸、没有人性,纯粹受到吸血慾望支配的怪物。

  「可是,为什幺吸血鬼会──」

  那一夜,是罗伊德第一次遭遇到的生命危机,如果没有那名吸血鬼,罗伊德绝不可能靠自己的双脚回到纳德诺。想到这里,罗伊德开始对于他竟然向救命恩人做出如此失礼而且充满敌意的举动感到后悔。

  不,或许那名吸血鬼的确是想要袭击他,他只不过是行使保卫自我脆弱生命的基本权利。

  怎幺想都无法得到正确答案,罗伊德甩了甩头,纵使已经在德罗克斯福德医院躺了两天,现在的他还是很睏。

  「明天再想吧。」

  昏沉的脑袋使他无法继续思考,罗伊德直接双手抱着头躺了下去。

  夜晚悄然无声,令人感到安心的洁白月光透过落地窗透射进来,直到月亮缓慢上升再朝向西方落下,被黎明的晨光所取代。

  墙上挂钟再次指着七点整,但是罗伊德没有醒来,错过了往常与玛西小姐约定的时间。等到短针像老人一样一步一步走到数字九的位置,已经在沙发上翻过几次身的罗伊德,才在暖和的阳光中微微睁开双眼,望着天花板发呆了一会,接着想起了什幺而看向挂钟,发现迟到的事实,赶紧从沙发上跳起,一把抓起外套,连早餐也不吃,直接走到门口。

  「居然已经九点了,我到底睡了多久?」

  罗伊德喃喃自语着开启大门,走出门的同时将门牢牢锁上。

  这一切都彷彿回到往日那般平凡。

  然而,在他转身准备下楼的瞬间,他被眼前的景象给吓了一跳。

  事务所的大门旁坐着一个人。

  罗伊德目瞪口呆的看着,那是有一头银白长髮、尖长耳朵,身穿黑色衣装的男性。

  虽然双眼现在是闭着的状态,但罗伊德能向任何人打赌,面前的正是昨晚现身在纳布里尔街的吸血鬼。

  几乎又要拿出纯银吊坠的手停止在衬衫的领口前,罗伊德陷入该远离这名随时都能要他命的可怕异端,还是鼓起勇气问出他来此目的的两难情况。

  不知是否感觉到有个人盯着自己看,吸血鬼睁开眼,转动那双隐藏在低垂眼皮下方、彷彿随时都能吸收注视者灵魂的血红色眼睛,抬头看向罗伊德。「早安。」

  压根没料到吸血鬼会开口说话,罗伊德的惊吓程度已经超乎自己所能承受的範围,他先是反射性地向后退到墙边,右手隔着衬衫紧紧握住纯银吊坠。

  一人一吸血鬼互相注视着彼此。

  恐怕是意识到不做点什幺就无法突破现况,罗伊德仔细观察吸血鬼的样子,除了那张宛如精緻陶瓷人偶般的俊美脸庞和斜垂在弯起膝盖上的手臂,实在找不到吸血鬼想袭击他的一丝迹象。他试着深深吸气稳定心情,「你是谁?」他问。

  吸血鬼没有回应,而是以一种微妙的好奇神情看着他。

  「我的意思是,『你』是吸血鬼,没错吧?」儘管打从内心觉得询问一名明显是吸血鬼的异端如此显而易见的问题一点意义也没有,罗伊德还是闭上嘴等待回应。

  无关「幻眼侦探」的自尊,吸血鬼可是世上无数的异端之中,少数不需要「幻视」也能看见其本体的存在。

  吸血鬼像是在思考该如何回答的低下头,然后,用他像是夜里寒风般的声音轻声说:「也许。」

  「那幺,你……在『血色之夜』时,救了我,对吗?」发现眼前的吸血鬼能以言语沟通,罗伊德急于确认真相的问。

  没想到,听到这个问题,吸血鬼反而用疑惑的神情看了回去。「人类,无法理解。」

  「无法理解?噢,该死,我忘了。」罗伊德呻吟一声,随即捲起自己的左边袖子,露出依然裹着绷带的手臂。「这个,记得吗?」

  「祭品,不死族的诅咒。」盯着罗伊德的手臂,吸血鬼轻如丝绸的说。

  「你果然知道。」罗伊德说,随即又注意到吸血鬼才刚说了什幺而睁大眼。「等等,你、你说『诅咒』?」

  「狩猎、禁锢、灵魂,死亡。」吸血鬼淡淡地说完,双眼凝视着一脸惊愕的罗伊德。他缓缓站起,那修长的身躯看起来耐不住一点摇晃,像是只要外头颳起风,他就会从视线中消失一样。然而,这样的身躯却能一手甩飞成年人体型的不死者,也能在疾驶而来的马车前一把推开罗伊德。

  银白髮丝在穿透玻璃的阳光照射下,显得有些虚幻而不真实,罗伊德甚至有些搞不清楚眼前的男人究竟是真实存在,或者纯粹是个逼真的梦境。他伸手掐了一下左手的手背,感觉到痛觉,并且,为了证明吸血鬼所说的那段话,他谨慎地解开手臂上一部分的绷带。

  本该只有伤疤的手臂,此时却在褪下绷带后,露出漆黑有如焦炭的表皮。

  「怎幺可能。」罗伊德吓呆了,甚至忘了面前站着一个吸血鬼,「这表示,我并没有摆脱那些不死者的掌握吗?」他绝望的说,显然已经预料到自己将要面对的未来。

  不死者,习得黑魔法之力的妖灵。是罗伊德·米拉库伦在成为「幻眼侦探」后,与吸血鬼并列最不想遇见的异端名单第一。

  如果说吸血鬼是受到吸血慾望支配的猛兽,那幺,不死者就是受怨念所驱使的黑暗产物。

  「人类,帮忙?」

  听见这平淡中带有一丝关心的询问,罗伊德望向正朝自己踏出一步的吸血鬼,忽然想起对方的身分而吓得大叫一声。「不!别过来!」

  吸血鬼停下了原本要踏出的另一只脚,安静地看着。

  如果罗伊德在往后的日子里回想,这会是一次相当怪异的经历。与爱好恶作剧但大多本性不那幺邪恶的妖精不同,在数不清的传说记载里,都描述吸血鬼是毫无人性、只会为了餵饱自己而接近、迷惑人类,受嗜血慾望所支配的怪物。

  只是,眼前的吸血鬼似乎稍微出乎意料的与传说有点出入。

  没想到吸血鬼会照着做,紧握着衬衫领口,罗伊德瞪大眼看着吸血鬼,吸血鬼同样也用那双没有任何情感的眼睛凝视着他,两人站在楼梯口沉默了好一下子。

  「不,抱歉,我没那个意思。」罗伊德说,同时鬆开把衬衫领子抓得皱成一团的手。「我只是……你知道的,才刚遇到那些可怕的事。」

  对于把自己从不死者面前救回一命的恩人,罗伊德最后还是放下了一定程度的心防,更何况眼前的吸血鬼已经从郊区跟着他回到纳德诺,这期间能够袭击他的机会多的是,但事实证明,吸血鬼放弃了这些机会,或者可以说,他并没有那种念头。

  「请原谅我的失礼,在你将我从那噩梦般的仪式拯救后,老实说,我应该对你表达无比感谢之意的。」他有些尴尬的说。

  吸血鬼依然不动,站在原地聆听。

  「我想我最好抛开那些异端猎人们流传的故事和成见,对吧?」谈话至今,罗伊德第一次露出笑容,即使他无法确定没有情感的吸血鬼能否理解笑容代表的意义。

  让罗伊德讶异的是,彷彿理解了他想表达的意思,吸血鬼那张雕像一般的苍白脸庞,浮现仅此一瞬的微笑。

  如同冬日湖面激起的涟漪,罗伊德差点就要被那抹笑容勾出灵魂,「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吗?」他试着询问,儘管这样的问题早该想到。

  只是,再次恢复平淡神情的吸血鬼,此时又轻声说:「无法理解。」

  很明显的,并非所有异端都能接受尼亚特里布的语法。

  「名字。」罗伊德指着自己说:「罗伊德·米拉库伦。」接着稍微走近吸血鬼并伸出右手,「你的名字?」

  吸血鬼低头看了看罗伊德的手,像是陷入思考的雕像。

  这诡异的情景维持了将近一分钟,吸血鬼才终于弄懂眼前人类的用意,他同样伸出右手,让细长的手指轻轻碰触罗伊德的指尖。「莱萨。」

﹌﹌﹌﹌﹌﹌﹌﹌﹌﹌﹌﹌﹌﹌﹌﹌﹌﹌﹌﹌﹌﹌

人物档案:

※莱萨

「早安。」

现身在发生「血色之夜」的马修斯村,救出罗伊德的谜样吸血鬼。似乎与传说中毫无理性的野蛮吸血鬼不同,能以简单的人类语言沟通。

﹌﹌﹌﹌﹌﹌﹌﹌﹌﹌﹌﹌﹌﹌﹌﹌﹌﹌﹌﹌﹌﹌

  吸血鬼多半是受吸血慾望所支配的野兽,甚至称之为猛兽也不为过。在相当于人类犬齿的部位,他们为了狩猎发展成极具威胁性的长长獠牙,加上那连棕熊都无法匹敌的怪力,致使无数牺牲者死于其可怕的血慾之下。因此,我衷心建议,一旦遇上吸血鬼,你所能做的便是找到距离自己最近的纯银製品,并豁出性命地将它扔向那头吸血猛兽,接下来?就好好祈祷能够活到异端猎人们到来吧!

──《尼亚特里布的吸血鬼传说》

《防备》

  让吸血鬼进到住所想当然是一件蠢事,尤其对罗伊德来说,让只是偶尔把恶作剧当乐趣的妖精住在家中,与让会吸血的异端进到家中相比,完全是两码子事。不过,他会有这样的举动,并非是神智不清的决定,而是出自既不能被其他无关者见到有着尖长耳的莱萨,兼对于救命之恩尚未回报的心情所致。

  更何况,话说回来、话说回来,这位连自己完整的名字都想不起来、还会在受到进屋邀请时表情呆滞,需要罗伊德再次像哄孩子一样解说的吸血鬼,与他那些使异端猎人们特地编撰成书警示人们的同类相比,明显要来的不那幺可怕。

  「莱萨,希望没有冒犯你。」罗伊德替自己和莱萨倒了杯红茶。虽然他并不认为吸血鬼会放弃鲜血,改喝红茶,不过凡事总得要遵守基本的礼貌,他不过是尽到身为主人的本分罢了。「通常,我不会轻易邀请异──呃,吸血鬼进门。」

  从踏进门开始,莱萨的目光就没有放在这里唯一一个人类身上,他先是注意到了墙上的挂钟,深邃的血红色双眼直直盯着挂钟,站在进门处一动也不动。

  「莱萨先生?」

  盯着挂钟上那根以一定步调行走的秒针,莱萨没有任何动作,只是就这幺看着。

  如果罗伊德没看错,他肯定见到莱萨那张苍白脸上隐约流露的疑惑神情。像是在说:「那个会绕着圈走的棒子到底是什幺?」

  「那是挂钟,」罗伊德试着解释,彷彿自己是个美术馆员。「用来计算时间的装置。如果你想知道的话。」

  莱萨歪了一下头,罗伊德则是不显眼的叹了口气。

  「噢!我都忘了,时间!」

  现在才想起得到图书馆去,罗伊德摀着额头。「这下该怎幺办?」

  与玛西小姐约定的时间早已超过,迟到的罗伊德因为吸血鬼的事而忘了必须赶紧前往赴约这件事。对于讲究礼节和绅士风度的尼亚特里布人来说,这是天大的错误。

  罗伊德瞪着双眼,他不能同时接待吸血鬼和赴玛西小姐的约,势必得放弃其中一项。

  「请原谅我,如果你愿意的话……」

  话没说完就止住了,因为罗伊德想起,身为异端吸血鬼的莱萨,根本不懂尼亚特里布的语法,他甚至连挂钟是什幺都不知道。

  他花了几分钟,尽量简短地描述自己有多感激莱萨,以及前往图书馆是多幺重要的一件事。他希望莱萨能听出这些话语中的迫切性,并查觉到罗伊德现在必须离开这里的事实。

  只是,罗伊德压根没想到,莱萨听完后,居然只是淡淡地说了句:「理解,带路。」

  比起把一个吸血鬼独自留在家中,带着吸血鬼出门显然是更为荒谬的事。罗伊德张开嘴巴想说些什幺,可是莱萨已经退回门外,一副在等他的样子,他根本说不出话来。

  要命,他可是吸血鬼!

  先不说常人到底知不知道吸血鬼是什幺样的存在,或是否相信世界上真有吸血鬼,光是莱萨那对引人注目的尖耳,就足以证明他不是人类了。虽然阳光会削弱吸血鬼的体力,罗伊德或许不必太担心他会突然袭击路人,可是、可是啊,他并非一般人,他是个以解决异端事件维生的「幻眼侦探」。

  这些念头在罗伊德脑中飞快地浮现,随即又像搁浅的船只一样进退两难。

  「人类,时间。」站在门外的莱萨平淡地说。

  「看在老天分上,我还能怎幺办?」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现在指着九点四十分,罗伊德匆匆穿上外套走出门,他转头望向仍站在门旁的莱萨,「帮个忙,那双尖耳能藏起来吗?」他尽可能不失礼貌地说。

  「理解。」

  对罗伊德来说,带着吸血鬼上街是一件冒险的事,既怕被身旁走过的人们察觉,也怕吸血鬼会突然兽性大发攻击人类。不过,才刚和莱萨走上纳布里尔街几步,罗伊德很快就发现,比起安全方面的担忧,他现在必须更担心另一件事。

  「莱萨?莱萨先生,我们的目的地不是这儿。」

  他得把已经伪装成人类圆耳的莱萨,从街灯、公寓和停靠在路旁的马车前方叫过来。比起狩猎这件事,莱萨似乎对于人类居住的城市感到更大的兴趣,导致罗伊德的疲于奔命。甚至在经过拉格法特广场的转角时,莱萨不知被什幺东西吸引过去,罗伊德只是一个疏忽,等到他转过头去,莱萨已经消失在视线外。

  「该死的,他又跑去哪了?」

  在莱萨失蹤的那半小时内,他并没有狩猎的慾望,只是独自站在马车来来往往的街道旁,看着从面前走过来又走过去的人群,然后,稍微转头张望寻找罗伊德的身影。

  直到上午十一点后,疲惫的罗伊德才带着好不容易找回来的莱萨,慢慢走进图书馆大门。

  「我以为『幻眼侦探』今天不营业。」

  脸庞藏在书本后方,玛西小姐稍微抬头看向差点就要趴倒在柜台上的罗伊德。

  「不,你不会相信的……」罗伊德像一条困在地面许久,终于被扔进水缸里的鱼开始大口呼吸。「他居然能在拉格法特广场迷路。」

  「我想我有这个荣幸认识这位先生啰?」

  玛西小姐注意到跟在罗伊德身后的男性,她阖上书本,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对方。

  莱萨站在图书馆的进门处,不发一语地仰望着高耸的灰白天花板。

  「唔,那位只是我的顾客之一。」罗伊德低声说,「从乡村来的,对城市充满好奇。」他补充道。

  「这样啊。」

  两人突然陷入沉默,罗伊德对于迟到这件事感到畏缩,他知道,玛西小姐看起来随和又不拘小节,但骨子里是个对于时间和约定相当执着的人,要是你在这两件事上让她感到不快,那幺接下来的一个月内,她都会在与你见面时挖苦你两句,直到你记起了必须守时这件事。

  「先别提这个。玛西小姐,我想找些关于不死者与妖灵黑魔法的书。」罗伊德说,他以不被察觉的方式将左手的袖口往外拉了一下,遮住手臂上的一片焦黑。

  「我能知道理由吗?」玛西小姐说,没看见罗伊德的细微举动。

  「我只能说,这是攸关性命的重要请求。」

  罗伊德说完便闭上嘴,等待玛西小姐的回应。

  「这个嘛,既然今天早上我没有接到任何有关异端事件的消息,或许我能给予你找书的建议。」她又看了一眼那名银白色长髮的苍白男性,压低声音说:「关于异端的资料,那些『禁书』,都是异端审问局在管理,你应该没忘?」

  「当然。我不会给你造成麻烦的。」

  玛西小姐又转头看了一眼正在附近忙着整理书本的其他职员,接着煞有其事地轻咳一声。「先生,我恐怕无法为您带路,您只需要从这里往右边走到过去,直到尽头转弯走到底就好。」她用附近所有人皆能听见的声音说。

  其他职员并没有对这段话做出任何反应,而这似乎正是玛西小姐的打算。她悄悄地塞了一把沉重的古铜色钥匙给罗伊德,「最后排第四个书架,『尼亚特里布的历史学家研究纪录与其生平』。」她压低声音说,然后拿起刚才所看的书,不再理会罗伊德。

  罗伊德照着指示找到位于图书馆一楼最后方的四号书架,他叮咛跟在身后的莱萨别离开这里,毕竟图书馆是个由书与交错摆放的高大书架组成的迷宫,其迷失机率甚至比起只有一个圆形广场和中央喷水池的拉格法特广场还要高。

  「『尼亚特里布的历史学家研究纪录与其生平』,就是这本。」罗伊德边说边拿起挤身在厚重书堆中的一本硬皮书。「可怜的家伙,谁会想看历史学家的研究纪录和他们的人生。」他说,弯下腰查看那本书原先摆着的位置,那里看起来像只是有一本书被取走,但是事实上,在被取走的位置后方,书架的内侧有着一个小小的圆形铁锁。

  他拿出钥匙,对准铁锁中央的洞插进去,转动钥匙听见书架后方发出低沉的隆隆声。

  放置禁书的书库入口,就藏身于四号书架后方。

  罗伊德不太确定带着吸血鬼进到由异端审问局管理的书库到底恰不恰当,不过,他也不可能让莱萨独自留在图书馆一楼,谁能保证莱萨会安分地待着,不会突然激起血慾和兽性,伤害在这馆内的所有人呢?

  「好了,我们要找的是和不死者诅咒有关的书。」

  地下书库是密闭的,这里昏暗又不透气,儘管看起来像是有定期打扫,但还是不免在书架和墙边角落布满灰尘与蜘蛛网。要是有人告诉罗伊德,这里还住了一只守宝妖精,他可能会相信。

  花一整个小时泡在书库看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尤其是狭窄的密闭书库。

  莱萨没有发出抗议,他只是安静地站在书库的门旁,盯着门上的古铜色大锁,并趁罗伊德没注意到时,伸出苍白的手指,以指尖轻轻碰触大锁。

  待在书库内几个小时,丝毫不顾肚子开始响起饥饿的警报,盘腿坐在书架前,罗伊德的身边已经堆起了一叠书。他几乎要把自己的头埋进书里,同时也忘了莱萨的存在。外套内侧的银色怀錶缓缓走过下午两点的位置,依然不见罗伊德抬起头来。

  毕竟是关係到生命的重要之事,罗伊德必须在身上的诅咒发动之前,找到方法解除。

  然而,他没料到的是,有个人也同样来到了纳德诺图书馆。

  顶着一头稍嫌凌乱的黑髮,亚伯特独自踏进图书馆大门。这不是他第一次造访此地,事实上,他还是这里的禁书书库巡视管理员之一。

  「我能为您效……」坐在柜台后方的玛西小姐说,敏锐的发现到眼前这名黑髮金眼的青年身上那难以亲近的气息。

  「异端审问局。亚伯特·埃里奥奈。」亚伯特走到柜檯前,拿出一枚黑色徽章。以黑色为基底的徽章上,画有神圣十字和天秤的记号。那是隶属异端审问局的绝对证明。「前任异端审问局情报处理员,要求支援。」

  玛西张大眼,一时间说不出话,尤其附近的图书馆职员们都往这边瞧,一边窃窃私语。「我很乐意,埃里奥奈先生。」她尽可能不透露自己内心的慌张,表情故作镇定,但其实快窒息了。

  异端审问局的猎人来到这里做什幺?连想都不必想,身兼异端猎人与禁书书库的巡视管理员,埃里奥奈的目的只有一个──地下书库。

  要是在平常,玛西会很荣幸为异端猎人提供需要的支援。

  可是不是今天。

  今天,有个只是民间自行营业的「幻眼侦探」在未经异端审问局的许可下,被玛西放行进入了对大众来说是祕密的禁书库。这件事非同小可,万一被异端审问局知道,别说罗伊德会遭到审问局的逮捕,玛西也会失去图书馆员工作与教廷国协助者的身分。

  「十分抱歉。」在柜台后方一阵翻找后,玛西面有难色的转头看向亚伯特。「埃里奥奈先生,我把钥匙忘在家中,如果您不介意的话,请让我带您过去吧?」她不动声色的把备用钥匙藏进制服内侧,在心中拼命祈求亚伯特会答应这个奇怪的请求。

  「备用钥匙。」亚伯特显然不领情,他向前踏一步,冷酷的金色双眼直直盯着玛西。「在你身上。」

  玛西张嘴但是说不出话,她的身体不听使唤,冷汗从额头冒出。

  位在地下书库的罗伊德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因为他自己有更急迫的事情得处理。

  左手臂上的焦黑色泽竟然往手指蔓延,等他发现时,诡异的颜色已经从左上臂延伸至手背上第一关节的地方。「这是怎幺回事?」罗伊德立刻扔下书,伸手按住左手手背,然而这样做不但没用,连右手手掌也染上了焦黑。

  这瞬间,「血色之夜」的情景像是又回到罗伊德面前,他惊讶地瞪着站在前方那群全身罩着斗篷的不死者,彷彿看见他们朝这边露出怀有恶意的微笑。

  「不、不!」

  罗伊德大叫,左手臂上的色块持续往身体其他部位蔓延,同时让他感受到皮肉被利刃割开一样的痛楚。

  直到刚刚为止还安静站在进门处的莱萨,看着罗伊德在除了书以外什幺也没有的昏暗书库中倒地挣扎,马上移动脚步来到罗伊德面前。血红双眼向下看着侧躺在地,因无法忍受疼痛而脸部表情扭曲呻吟的罗伊德。

  「人类,帮忙?」

  虽然在罗伊德耳里,莱萨原本就已经像微风一样轻的声音现在听来更加飘忽不定,他还是抱着不想死的最后一丝挣扎与希望,向莱萨伸出右手。

  「帮帮忙、救……」

  莱萨屈膝蹲下,伸出苍白的手握住罗伊德的左手手腕。

  如同刀割的剧痛自手臂延伸至左边胸口附近,罗伊德感觉自己快要不能呼吸。

  「我,无法解除,忍耐。」莱萨轻声说,闭上血红色的双眼不动,宛如一座雕工精细的石像。他看似什幺也没做,罗伊德手臂上的一片焦黑却开始从手上脱离,往莱萨的手心移动过去。光用眼睛看的话就像是莱萨的手心中有着能吸收颜色的漩涡。

  出现在罗伊德眼前的不死者幻影渐渐消失。不到一分钟,当莱萨终于鬆开手时,罗伊德的手臂已经恢复成原本的肤色。

  「莱萨,你、做了什幺?」

  别说疼痛,罗伊德现在的左手丝毫看不出曾经遭到诅咒的半点痕迹,他还像是为了确认似的轻轻转动手腕与肩膀关节,感觉惊人的无比正常。

  莱萨睁开双眼,「人类,来了。」他说,转头看向书库门外。

  「我得说你说的话我一句也听不懂。」

  等到罗伊德听见由门外不远处传来、越来越逼近的脚步声时,他才回想起来自己是在没经过正式申请的情况下,擅自进到禁书书库里来的。而现在他人就站在书库正中央,四面墙壁上全都被书架佔据,没有任何能够藏身的地方。

  「人类,隐藏。」

  不等罗伊德反应,莱萨的修长身影瞬间消失。这让罗伊德差点发出一声惊呼,但是他立即闭上嘴,转身走到前不久还在阅读的那堆书前,深吸一口气然后坐下,拿起书翻看。

  既然逃不了,只好顺其自然了。

  因为慌张而浑身紧绷的玛西走到书库大门前,她很清楚罗伊德人还在里面。「我们到了,埃里奥奈先生。」她用对于这地下空间而言有些过于高亢的声音说,试图警告门那一边的罗伊德。

  亚伯特绕过玛西小姐身旁,推开厚重的大门,锐利的目光直直射向前方。

﹌﹌﹌﹌﹌﹌﹌﹌﹌﹌﹌﹌﹌﹌﹌﹌﹌﹌﹌﹌﹌﹌

作者补充:

封面+人物设定图非本人绘製,为纸娃娃系统製作

因纸娃娃素材有限,可能有些许与本文描述不符合的形象,请以本文为主

感觉这个章节因为没有事件,或许有点沉闷

只希望是我自己的错觉(?

校稿在途中一直都有做,不过可能还有些待改之处敬请见谅

另外,从现在开始将故事中「艾纳提弗王国」更改为「尼亚特里布王国」(Kingdom of Niatrib)

世界观设定也同步更改了,以上

Copyright © 2017 - 2020 三国群英传私服 All rights reserved

在本站可以找到您想要的三国群英传私服游戏攻略和三国群英传olsf副本玩法,我们致力于让三国游戏玩家拥有最新的游戏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