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三国群英传sf > 正文

【宝藏组】一、青光之下|第六章:成长

作者:三国群英传日期:2020/2/21 22:01:54

时间线:2016/01/21

上章连结:★

下章连结:★


↜(ノ・ω・)ノ  ────────★✯✵✫✩────────  ヾ(・ω・ヾ)➚

  旭日伴随鸟鸣缓缓升起,一丝强烈的阳光穿透过窗帘射进寝室,紧接着一个猛力的踢击毫不留情地重伤腹部,亚奇欧痛得忍不住抱肚哀号,同时惊动到门外的人,纸门「唰」的一声被拉开,御守看到眼前的画面,摇了摇头。

  「翼,你在干嘛。」

  拉起滚到最角落处的翼那只被作为凶器的右脚,不理会继续呼呼大睡的翼,御守蹲下身检查在地上颤抖的亚奇欧,「狩云,你没事吧?」

  「……」缩起身,亚奇欧只能勉强呜咿一声。

  「我先帮你拿点冰敷的东西过来。」意料到亚奇欧的状况不会太好,大概也回不了什幺话,御守索性先帮他处理好被攻击到的地方。正打算起身,同时也惊动到刚才还熟睡着的翼,摇摇晃晃地坐起来,随兴地打了个哈欠。

  「唔嗯──发生什幺事情了──」翼睡眼惺忪地揉着眼睛,很是茫然地看着一旁的两人,完全没有意识到刚才发生的惨状。

  「翼,问题出自于你……不是每个人都会防备睡着的你啊,虽然忘记提醒狩云要注意也是我的错,不过就算提醒了我想也不一定不会遭殃。」

  「……嗯?」少了髮夹固定,翼将浏海向上梳了起来,樱粉色的髮丝自指缝任意滑落,眼神不像是先前看到的爽朗活泼,仅是冷漠地瞥了一眼,抓住御守的衣角,偏过头吐出一句话:「好睏,就说要小心一点……」

  语毕,再度倒头躺下睡得不省人事。

  「你们在做什幺!都几点了还不快──现在是什幺情况?」

  赫尔爆出青筋,眼前的一片狼藉让火气直冲。他笑了,但却让御守开始害怕起来,因为他知道这代表对方已经忍无可忍,气到极致。

  「……给你们三分钟,训练场见。」

  「碰」的一声用力关上门,即使是躺回去的翼也早已醒来,睡意全无,默默地准备早上的盥洗。一会的休息也让亚奇欧状况稍微好了一点,他慢慢爬起来,背脊靠墙,抓着乱翘的头髮仰天,低声喃喃:「为什幺我总是遇到这种事……」

  「不要怨天了啦,这种时候就是要当作是上天给你的考验,撑过去就对了!」

  盥洗完毕的翼笑得灿烂,拍肩安慰。

  不一会儿,御守半搀扶着亚奇欧到了训练场,赫尔见状先是了解情形,思考了会决定给亚奇欧一个上午的休息时间,现在必须把握每一刻能够增强实力的时间,赫尔显然做出很大的让步了。

  坐在角落的亚奇欧手抓着冰敷袋处理伤处,训练中的翼和御守两人神情认真,手中握着的木刀俐落而有力的挥击,姿势相当整齐,几乎没什幺多余的动作,就算不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很有底子的。

  摸向一旁躺着的木刀,亚奇欧用着空出的那只手随手挥着,想要熟悉起握刀时候的手感,但总是非常不顺,动作不流畅而经常卡住。他曾想过也许是不够柔软或缺乏运动,可在演艺事业的时候,运动量也算是不小了,最有可能是身体还没适应战斗的感觉。

  我是不是……不可能变强啊……

  垂下眼眸,落寞的表情一览无遗,亚奇欧想起来,曾经有人说过他很不会隐藏自己的内心,慌乱而拙劣的隐瞒只是将心里的不安完全表现出来。被读出想法是亚奇欧最不喜欢的事情,他只想要把「好」的一面展现给所以人,而「不好」的那面只愿意独自吞下。

  这也是亚奇欧不愿意回顾过去的主因,只有看向未来他才能用自己去点亮世界。 

  「若是只剩下回首过去,那我就是个卑劣的野犬啊……」

  「就算是野犬也无妨啊。」

  突如其来的一段话打断亚奇欧的思绪,御守凑了过来,看到亚奇欧疑惑的表情就自己先行解释:「因为刚才我跟翼练习对打的时候输了,只好先败退下来休息,现在他跟赫尔大人在进行练习对决,场地先留给他们两位使用。」

  「……我刚才不小心说出来了吗?」亚奇欧有点害羞的撇过头。

  「没事,能说出来让别人分担也不是一件坏事。」

  御守温柔的笑了出来,虽然年龄也不大,可总是带给人一种很成熟与负责任的想法,与翼相比而言,一个就是有点幼稚过头,而另一个又不太像是孩子的气质,以亚奇欧的视角看来,他们两个的关係比起搭档,更像是保母带小孩的既视感。

  「嗯……对我而言,变强是不是不太可能啊……」

  「没有人一开始就是很强的,即使是天赋异稟的人,也是需要付出努力。每个人本来就有自己擅长与不擅长的事情,只要能够把一件事情做到问心无愧就够了。很多事情,强求也是很难达到的……重点是那份心意。」

  大致抓到亚奇欧的盲点,不外乎是心理因素居多,曾经学习过一点心理学的引导,御守打算稍微拉一下亚奇欧。不如说,这次会愿意帮翼找理由,还有一大部分的原因就是想帮助对方。或许,是身为「同类」而发自内心,想要拉起深陷泥淖的人。

  「但是,没有失败的机会──对吧?」正是没有后路可退,才导致他无时无刻都绷紧神经,对于自己缓慢的成长感到非常挫折,尤其时限又逐步逼近。

  「嗯,我的这番话是站在制高点说的,现实的确是没办法看得那幺开。」

  苦恼地用手指搔着脸颊,御守无可否认。

  「……没事的,无论如何,这次我会用尽全力拯救他。」

  「我相信你!啊……抱歉。」闻言,御守勾起笑容,用力拍了下亚奇欧的背部,显然忘记对方还处于受伤状态,在亚奇欧不禁痛呼后,急忙道歉。

  「小守~你是不是在偷懒啊~」翼如兔子般一蹦一跳,很是兴奋的凑了过来。

  「翼,打得如何?」

  「还能怎样,当然是被惨电啦~对手可是大名鼎鼎的『鹰喙』啊,怎幺可能有办法打赢啊,没留下什幺伤口已经很不错了。」摇了摇头,翼很是无奈的回答,毕竟他也不算是真正的杀手,还处于实习生待毕业的阶段,能撑个几轮攻势已经很满意了。

  「你受伤了?」皱眉,御守一脸担忧的关心着。

  「没事~只是用木刀而已,而且有防具顶多是小擦伤,不用太担心我啦。」翼连忙解释着,避免对方不必要的担心。

  「倒是狩云,你之前都还没进行实战练习吧?我没猜错的话,之前就是基础的『左右斜击』跟『冲击训练』吧,尤其你现在还是抱伤上阵,待会要自己小心一点啊。虽然我觉得这样有点太赶了,短短几天是不可能打好基础的,但现在分秒必争也没办法。」

  翼详细的分析出目前情况,听得亚奇欧又开始慌恐起来。虽然他很早就理解用刀绝对不是这种半调子,而且求快的训练也不可能练好,更别说想打赢史上最强的濑斗家当家。

  「已经决定好要跟谁对练了吗?」御守问。

  「虽然很想说跟最强的打,但实力悬殊太大的话,跟最强的打根本练不了什幺吧。所以,我想应该是跟最弱的……嘿嘿,小守别忘那种眼神看我。」

  虽然很不情愿,在雾隐中御守综合实力并不弱,甚至比很多正式成员还强,但他更擅长的是暗器跟间谍训练,相对要直来直往的拚刀,作为对手的三人中御守确实弱上许多。原本也不会有什幺怨言,只是最弱这个词被挂在翼的嘴边,他总是会感到不满。

  「待会可是要手下留情啊。」亚奇欧苦笑。

  亚奇欧很清楚自己的实力在哪里,说好听点叫做对练,实际上只要对方认真起来,绝对是碰不到对方一根寒毛的。当然,亚奇欧也深信御守绝对没有虐菜的兴趣。

  「你们两个,我有说可以休息吗?还在这里干什幺,还不快去做完还没完成的训练,是有那幺多余力可以在十一点前结束的意思?是不是需要我帮你们加重啊!」一道低沉浑厚的嗓音插进三人的话题,赫尔的壮硕身影快把光亮都挡了下来,直挺挺地站在一旁,警告意味相当浓厚。

  御守朝亚奇欧露出抱歉的表情,随即拉着翼回到训练场中央。

  虽然夸下海口说要用尽全力,然而亚奇欧心里有底,想彻底打倒濑斗快晴是绝不可能的事情。但除了加强训练以外,他实在想不出还有什幺方法能够赢得这场比赛。

  过不了多久,一行人吃完午饭,稍作休息后便重新回到训练场。

  经过一整个早上的养伤,亚奇欧也不是无所事事,反而相当认真的在观摩翼与御守两人训练时的姿势与技巧,话虽这幺说,但如果只是那幺简单就能学成就好了,理解技术跟实际成为自己的一部分,是差别很大的。

  「待会请以实战来进行,毕竟当天跟快晴的战斗可不是剑道比赛,几乎没有规矩可言,学习剑道只是一种基础跟学会攻击,但战场上可不会有人会照着程序来。」

  亚奇欧一边绑上护具,一边在脑中模拟着进攻的方式,至于到时候身体有没有办法跟的上动作,那就先不管了。

  倒是御守很是从容地做起暖身动作,还跟翼有说有笑地谈着,和紧张到要死的亚奇欧形成强烈对比。

  「狩云,等等请尽可能进攻过来,我会尽量不伤到你的。」

  若是畏畏缩缩的话,那就达不到对练的目的了。虽然鲁莽不是一件好事,但顾虑到对方实力而一直採取防御状态的话,那距离战败也不远了,找出合适的时机尝试进攻,才是真正的应战之道。

  简单的做完一套热身动作后,两人架起木刀,面对面互相直视。但御守显然不打算首先攻击,而是在等待着亚奇欧的攻势。

  屏起呼吸,亚奇欧脚一踏,举起木刀正面挥下,然而御守只是退了一步,轻而易举地躲开木刀,并以自己的木刀打飞了亚奇欧的武器,仅仅是一瞬间,结果便出来了。

  「胜负已分。」赫尔道,在心里默叹一口气。

  显然不可能只花了几天就有所成效的,但真正看到这种状况,还是会让人很是挫折。虽然训练时间还有一小段日子,不过若是实力只到这里,那就像把幼崽推入兇恶的狼群中,很快就会被残暴地撕裂。

  「狩云,你刚才闭上眼睛了吧。」

  两人的脸上虽然有护具,可站在亚奇欧的正对面,御守还是看得很是清楚,在挥刀的那个瞬间,对方是紧闭双眼挥下的,这样根本抓不到对手的位置,轻鬆就能够躲开,再加上攻击力道、速度都不够,这是个很大的问题。

  话虽如此,亚奇欧也才刚接触用刀不久,还是有点时间可以去弥补回来。

  「嗯……抱歉。」

  闭上眼睛不只无法确定敌人的方位,更不能得知敌人的反应而接着出招。亚奇欧自己也清楚,但挥刀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的闭眼。

  「没事,但这在战斗的时候确实是很危险的,我们还有约两个礼拜可以练习,每天都会有一场对练,可以再慢慢进行调整,毕竟心态也很重要。」

  御守以一种过来人的经验安慰,当初刚进到雾隐的时候,也可说是被虐到死去活来的,但只要习惯战斗时的感觉与经验累绩后,自然而然就能有不错的实力,当然天赋也是一个很大的关键就是了。

  「今天我们就先到这里,解散。」

  

  首日战况凸显出训练成效不佳,在场的人心里都没有开心到哪里去,尤其是身为当事者的亚奇欧更是直接将自己关回房间,像是个闹彆扭的小孩子。理解到对方需要一点时间自己冷静,翼和御守很有默契地没回房间打扰。

  时间太短了。

  这是主因,却不是目前要克服,更能说是无法克服的。御守更在意的是亚奇欧的心理状况,稍微去了解原因后,他对于心理上的问题是相当感同身受的,不仅会拖延训练成效,不自信也会难以发挥该有实力。或许说对于「战斗」这种事,亚奇欧有着强烈的反抗。

  想要跨过这道墙,只能由自己想通,其他人最多只能够做到引导而已,最难的是「想通」还不是自己希望就会有,而是需要一点契机的。

  从亚奇欧愿意持刀来说,确实是跨出很大一步,但也仅仅是一步,离不开阻碍的那道高墙,就不算是真正的解脱。终究还是会逃避的话,那就只能被困在噩梦的漩涡。

  「小守,你很担心狩云吗?」

  一张大脸突然凑近,短短一秒间御守的脑中闪过,退开、揍下去、不能揍、收手等想法,最后无奈的点了头,「先不论你的行为,我的确是有点担忧,在抗拒的事物中得到挫折是很不好的一件事,我怕狩云会更加厌恶战斗,那幺不管这次结果如何,狩云的未来可能会越来越黑暗──更别说,都不知道能否活着。」

  「唔……讨厌、害怕,是正常人都不喜欢战斗吧?倒是我觉得你过于在意『心理』这个点,你可能要稍微换位思考一下,毕竟要一个人淡忘伤痛是很难的,并不是只有承受与克服两个选项啊。」翼一手托腮,侧着脸盯着御守。

  「话是这幺说……等等,确实并不是只有二分法。」思忖片刻,御守灵光一闪,猛地起身到电脑前翻找资料,仔细阅读过一次次的内容后,他勾起嘴角。

  「我似乎找到赢到方法了。」

  经历过第一次的惨烈失败后,亚奇欧虽然很是郁闷,但隔天依旧很准时的来到训练场集合。依照惯例,做完暖身运动后,继续做着基础的挥刀训练,只是看似力不从心的,带着疲倦的神情挥刀。

  适应手中的木刀,熟悉挥刀的感觉──虽是如此,可亚奇欧还是无法体会这种感觉,更别说高手级别的「人刀合一」等级,根本是癡人说梦。挫折会使人成长,但过多的挫折就只会让人迷失自我,除非有惊人的毅力。

  而亚奇欧便是努力想把这种强烈挫折感,转换成动力驱动自己。他有非战不可的理由,退路也已经被斩断,退后一步也只是落入深渊,可简单三言两语的心灵鸡汤,就要让人战胜恐惧,也很显然是难以达成的。

  该怎幺做,才可以变强?越是这幺追求,亚奇欧又更焦虑。

  「狩云。」

  熟悉的轻呼唤回亚奇欧,抬眼一看,御守已经准备就绪。见状,有点摸不着头绪的亚奇欧,茫然问道:「不是下午才要练习对打吗?」

  「是下午没错,不过我想以实战的方式进行指导,或许会比较有效果一点,刚才我已经徵求过同意了,我会边打边修正你的动作。」花了好一费工夫,与赫尔比较了利弊,最后终于愿意让御守尝试看看。

  理论是稳扎稳打的成长,但目前追求速成的话,只有亲身体会战斗,让身体铭记节奏才能更有效的提升。这是御守的想法,何况这种方式并不是要让亚奇欧能够击倒敌人,而是要做另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

  「你知道怎幺抓对方的弱点吗?如果是高手对决,那就是拚到对方失误的时候,通常都是用技术将敌方逼退,自己製造出一个空隙趁虚而入──几乎说是不限方式。」

  语毕,御守将手中的木刀轻轻放在一旁,说道:「来吧,我先不以木刀作为武器,请尽情地寻找我的弱点攻击,越紧迫的攻势更容易让敌人露出马脚。」

  如此大喇喇地迎敌,让亚奇欧犹豫着能否打过去,再三确认后还是提起勇气,举起木刀指向御守。看似很多的空隙可以进攻,但当亚奇欧一有动作,御守立即就能够闪避。斩击不成几番后,亚奇欧选择了另一种方式,突然转换成了刺击,在第一次时让御守险些被木刀摸到,可接下来对于这招也逐渐不管用了。

  ──出奇制胜。

  御守下了一个结论,让敌人料想不到趁机直指痛处,是亚奇欧胜利的最佳方式。

  经过一整天的测试后,亚奇欧自己向御守说,「好像越来越能跟上战斗节奏了!」虽然下午的对练依旧撑不过两招,但已经比昨日的一招解决还要好了。

  依照这种步调下去,或许真能够找出什幺对付快晴的方法。如今赫尔也只能期望,这接近不可能的任务,可能就要跳脱原本的框架,才有成功的机会。

  「今天的训练到此结束。」  


↜(ノ・ω・)ノ  ────────★✯✵✫✩────────  ヾ(・ω・ヾ)➚


「当流浪猫也没什幺不好的啊。」

一名男孩这幺告诉着自己。

这也是带给另一名男孩希望的开端。 

======


终于有人看出不拚真实力才会赢了(?

当然是要耍贱招(x)啊!

Copyright © 2017 - 2020 三国群英传私服 All rights reserved

在本站可以找到您想要的三国群英传私服游戏攻略和三国群英传olsf副本玩法,我们致力于让三国游戏玩家拥有最新的游戏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