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三国群英传sf > 正文

【番外之四】重生计画EP‧16:组建!新机动特遣队

作者:三国群英传日期:2019/12/29 21:49:04
  「事故报告4/191223,圣光会北欧基地入侵事件,过程…唉,算了,过程我懒得写了,反正只要知道结果就行了。」牧沈皱眉瞪着手中的文件,接着一把将它撕成了两半说道。

  「明白了,大小姐,结论就是基地彻底毁灭,人员伤亡达八成,基地设施功能已经无法运作,需要另寻新地对吧?」艾莉西亚边在纸上注记边问道。

  「啊,差不多就是这样了,对了,基地内收容的异想体都转移完成了吗?没有异想体在这次的事故中逃脱吧?」牧沈问道。

  「回大小姐的话,都已经完成了,在安德森机器人工厂发动突袭前,我们的人员已经将最后一批异想体成功运上直升机了,除了人员损伤外,我们并没有失去任何一件异想体。」艾莉西亚点点头,接着说道「不过这次的伤亡实在太大了,除了基地内原本的武装人员外,就连天鹰的佣兵也全灭了,我会尽快寻找替补的人员进来,尤其是安保部队的补充。」

  「不。」

  「大小姐?」

  「普通的部队已经不足以面对现在的危机了,或许在过去我们只要思考如何收容那些异想体,以及打爆该死的黑色十字架特务的狗头就好,但现在情况已经不同了。」牧沈边说边从菸盒里摸出一根雪茄,点燃之后徐徐抽了一口「圣光会正在面临前所未有的难关,不只是异想体的爆发和其他同行组织的骚扰,还有那些和我一样来自那个空间的人,这些人每个都是Keter级的异想体,如果他们还能沟通倒还好,可万一有更多像南炎洲队那样的疯子想毁灭世界的话,我们就要倒大楣了。」

  「人类的生存不能建立在敌人的怜悯之下,艾莉西亚,我们必须要自己保护自己,否则人类将永远只是他人砧板上的鱼肉。」牧沈抽着雪茄,一脸严肃的说着。

  「那…大小姐,妳可有计画?」艾莉西亚小心翼翼的问道,看着隐没在烟雾后的牧沈。

  「我们需要一只新的武力,不是传统部队的形式,而是规模更小、人数更少、调动起来更灵活,能够同时面对异想体和轮迴小队威胁的小股精锐力量…」牧沈想着想着,一个想法忽然从她脑中闪过,一个被牧沈尘封在脑海里多时的想法,对啊!她怎幺会忘了呢?还有这个办法啊!牧沈一念至此,立刻起身就冲出了办公室。

  「大、大小姐?」一旁的艾莉西亚还不知道发生了什幺事,一脸疑惑的看着她的主人问道。

  「招集其他十二位监督者,艾莉西亚,我要召开一次O5会议,马上!」牧沈定定的说道。

  O5会议,那是仅限于圣光会内十三位安全等级五级以上的人员才能出席的高级会议,一般而言,这种等级的会议并不会随便召开,而是只有在圣光会决定关键的行动方针或是任命新任O5时才会举行,例如半个世纪前结束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那两颗原子弹,就是在O5会议中的临时动议下执行的,足以看出这个会议对于世界局势的走向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

  而牧沈举行这次会议的目的,影响力或许比不上当时落在某个国家头上的原子弹,但论震撼度而言,绝对足够让其他十二位处于世界权力顶峰的人吓到尿裤子。

  顺带一提,从牧国恩袭击牧沈位于北欧的基地后,已经过去三天的时间了,虽然牧国恩的机器人大军确实是将那处的基地踏成了废墟,但牧沈可是O5,也早预料到了会有发生这幺一天的时候,因此当他们消灭掉了最后一具机器人后,牧沈立刻带着剩余的北冰洲队成员和几个圣光会的倖存者来到圣光会位于美国西岸的一处秘密基地里,毕竟就算原本的基地被毁了,但牧沈身为O5的事实依然没有改变,那就代表只要她还活着一天,就有以秒为单位累积的工作等着她处理,因此当确定了这座基地只剩下残骸后,牧沈立刻就带着众人前往新的根据地了。

  只不过嘛,跟着牧沈一起来的还不止北冰洲队和圣光会的成员就是了…

  「好吃~这个布丁真的太好吃啦!艾莉西亚姐姐太厉害了,这个好吃的简直不像现实世界会有的啊!」在基地内的一处房间里,两男一女正坐在餐桌前狼吞虎嚥着各种食物,而一个银色头髮的少女则是一手拿着一个布丁,一边兴奋的不停比手划脚着。

  「呃,妳能喜欢就好了,哈、哈哈。」艾莉西亚则是有些尴尬的笑着,看着半个身体已经挂在她身上的少女。

  「光吃甜食可是不行的哦,也要多吃蔬菜跟肉才行,不然会营养不均衡的。」眼镜男子说道,将几块青椒夹进了凉月的盘子里。

  「咿!不要啦,凉月最讨厌吃青椒了。」看着盘子里多出的那些绿色蔬菜,凉月的表情顿时就垮了下来,忍不住哀嚎道。

  「哈哈,白癡队长还真是难得说了一次人话呢,妳呀就是一天到晚只吃甜食所以才会长不高,来来来,别说我对妳不好,我的也给你吧!」就在凉月苦着脸盯着盘子里的青椒时,一名头上长着兽耳的青年也插嘴说道,还一脸坏笑着将自己的那份青椒全倒进了凉月的盘子里,让她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呜~怎幺这样,明明自己也不敢吃的青椒却逼凉月吃,这不公平啦,莱特哥哥是坏蛋!」凉月一脸委屈的哭诉着。

  「我不敢吃青椒?别笑掉我的狐牙了,连异型皇后我都没放在眼里了,又怎幺会不敢吃区区青椒?!」莱特一听,顿时拍着桌子大吼道。

  「那给你吃。」岂料凉月一听了莱特的话后,立刻面无表情的将装满青椒的盘子递给了他,让莱特当场一阵语塞。

  「莱特哥哥刚刚不是也说了吗?连异型皇后你都不怕了,那青椒又有什幺好怕的呢?」凉月嘿嘿一笑,将盘子凑到了莱特面前,漂亮的眼睛中闪过了一丝锐利。

  「对哦,妳这幺一说我想起来了,莱特刚才好像确实是有这幺说过的样子。」眼镜青年一边喝着啤酒,一边点头附和,让莱特的脸都绿了。

  「对嘛,连队长爸爸都听到了,莱特哥哥可不能食言哦,来~你吃啊~」

  「对啊,莱特,你吃啊。」

  「你们这两个王八蛋…好啊!吃就吃啊,谁怕谁,拿来!」莱特被两人半怂恿半嘲讽的话气到一整个暴走,抢过盘子后仰头就是一把将上面的青椒扫进嘴里。

  「哦哦~真的一点也不剩的全都吃下去了耶,哥哥好厉害。」凉月眼睛发光的看着莱特说道,后者则是一边嚼着嘴里的青椒,一边冒冷汗的比了个大拇指。

  「看、看吧,我就说这种东西没什幺大不了的嘛,根本一点…唔,也不…可…怕…呕呕呕呕呕呕呕呕!」莱特说着说着忽然脸色一变,接着弯腰便吐了起来,让包含艾莉西亚在内的众人看的忍不住一阵胃抽筋。

  「哦哦,是毁灭的喷射白光耶,莱特哥哥好厉害!」凉月则是兴奋的说着。

  「励妳妈…呕!!」莱特虚弱的比了个中指,然后又继续狂吐了起来。

  「凉月别闹了,不好意思啊,给你们添麻烦了,能给我们一枝拖把吗?」看着趴在地上大吐特吐的莱特,眼镜男子歉然的对艾莉西亚说道。

  「啊,好的,我马上去準备!」艾莉西亚愣了愣,这才回过神来说道,当经过艾略斯和霍斯两人身旁时,艾莉西亚难得的向两人使了个求救的眼神。

  「帮个忙,我快顶不住了!」艾莉西亚。

  「保重。」艾略斯和霍斯则是不约而同摇了摇头,不是他们不想帮忙,而是问题在于…怎幺帮?他们只是初出茅庐的菜鸟小队,而对方可是大名鼎鼎的大西洲队啊!

  「别开玩笑了,那可是大西洲队啊!上次这些家伙一出马,就把整片天空的宇宙战舰打了个落花流水,要干掉我们真的花不到他们一秒钟的时间,不是我们不帮,我们是真的心有余而力不足…」艾略斯汗颜的想着,一边偷偷用艾妮亚的心灵锁链发着牢骚。

  「是啊是啊,这种时候估计也只有牧沈敢和他们打交道了。」霍斯如是说。

  有句话是这幺说的,说曹操,曹操到,就在众人祈祷着牧沈快来时,牧沈忽然推开门,叼着雪茄走了进来。

  「如何?本会提供的餐点各位还满意吗?」牧沈说道,拉了张椅子在几人面前坐下。

  「很不错,我得承认,就连我们原本来的那个地方都不见得有这幺好吃的东西。」眼镜男子点头赞道,好不容易吐完了的莱特则是虚弱的嘴了一句:「那是因为你这个白癡不会煮菜,唯一会煮的东西还只有那些军队里的罐头食品!」

  「凉月知道怎幺煮菜哦,只要把东西丢进微波炉里就行了!」凉月举着手,蹦蹦跳跳的说道。

  「那是在妳把我的半边房子都给炸掉之前的事,从那之后我就发誓绝不会让妳进厨房了。」眼镜男子叹了口气,将凉月像是拎小猫般拎了起来,后者则是乖乖在男子的大腿上坐好,手上还拿着一个布丁开心的吃着。

  牧沈和眼镜男子都没有急着开口,他们一个抽着雪茄,一个则是拿起面前的热茶细细品尝了起来,其余的小队成员则是或紧张或忐忑的靠在墙边,空气中的气氛一时间变得有些凝重。

  「噢,得了吧,白癡队长,我们特地大老远从欧洲跑来可是来看你品茶的,有什幺要说要做的就赶快吧!」或许是受不了这种气氛,莱特第一个放砲,瞪着眼镜男子不满的大吼了起来。

  「别着急嘛,莱特,像我们这样的人能够静下心来,悠闲的喝杯茶的机会可不多,我可不想糟蹋了这上等的茶叶,大吉岭对吧,牧沈?」眼镜男子微笑说道。

  「你还记得?我还以为你已经忘了,毕竟当时我们连一面之缘都不算。」牧沈有些诧异。

  「我当然还记得了,说来惭愧,其实我们本来是想帮你们一把的,但是因为种种原因最后还是慢了一步,本来是想藉着这次机会弥补上次没能帮上的忙,但想不到还是晚了一步。」眼镜男子惋惜的说着「我已经听妳的队员说过了,你们在战斗中失去了一个队员,虽然我不认识他,但能够为了团队不惜献出生命,他一定是个勇敢的家伙。」

  「亚留…」牧沈喃喃了声,感觉胸口微微一阵刺痛,但她仍然强自将这份感觉给压了下来。

  「那幺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大西洲队的队长,李竣纬,这两位是我的队员,平山凉月跟莱特,如妳所见,我们队上的人数不多,就只有我们三个而已,在那个地方应该找不到比我们人数更少的队伍了。」李竣纬说道,但见识过大西洲队实力的几人听了却是很想吐槽,就算只有三人又怎幺样,以你们这种怪物般的实力,就算来三十只轮迴小队也不够打吧?

  「牧沈,北冰洲队智者,第二个身分则是圣光会的O5-13。」牧沈点点头,和李竣纬轻轻握了下手。

  「妳是O5?原来如此,怪不得在被那些终结者攻击后妳还能如此冷静的指挥大局,嗯…这下有趣了。」李竣纬点头沉思道,放下了喝到一半的红茶。

  「什幺意思?」牧沈皱眉。

  「老实说吧,虽然我们大西洲队的实力很强,但是就像我先前说过的一样,我们队上的成员就只有我,莱特跟凉月而已了,我们没有能够布局的智者,也没有精神力控制者,虽然大部分的敌人我们都能很轻鬆的击败,但是在某些情况下,我们也是会碰到束手无策的时候。」李竣纬老实不讳言道。

  「哼,那只是我们的力量还不够罢了,等到我们的力量强大到能破碎"那个"的时候,所有问题就都迎刃而解了,以力证道,就是这幺简单。」莱特冷哼了声。

  「莱特,我不是告诉过你很多次不能有这样的想法吗?」李竣纬皱眉,可他还没继续说下去,牧沈倒是先开口了「不好意思,容我打个岔,虽然我不认为自己的实力能比得上在座的任何一位,但我却是最深信只有力量才是真实不需的,但从你说的话中来看,莫非…你们碰到了连拥有你们这种程度的力量也无法解决的敌人吗?」

  牧沈的话并非空穴来风,作为掌握世界顶尖权力的O5之一,牧沈是最深信力量论的信徒之一,就像现在的世界局势之所以看似和平,并非人类天性就爱好和平,而是在每个人都拥有毁灭彼此与怕被对方毁灭的前提下,所形成的一个力量的恐怖平衡,一旦这个平衡被打破,哪怕只有一丁点的倾斜,那所谓的和平就会立刻崩解,演变成战争。

  「妳会这幺想也是理所当然的,毕竟妳现在的基因锁层级还不够高,不,貌似妳连基因锁都还没解开吧?牧沈,我先给妳一个忠告,当妳的基因锁层级开启的愈高时,妳就愈会理解,很多时候光有力量是不够的,还需要智慧,还需要…气运。」李竣纬轻叹道,像是想起了什幺往事似的。

  「队长爸爸别难过,凉月一定会努力度过自己的心魔,而且莱特哥哥也说过了啊,在那幺多的世界里,一定有某个地方藏着"那个东西"的,到时候我们就能再和大家相见了。」凉月天真的说着,李竣纬闻言则是忍不住露出了苦笑,叹息道:「只希望我能看到那一天吧。」

  「呸,说什幺丧气话?你这白癡队长不是还活的好好的吗?有闲功夫说那些丧气话,不如赶快把该办的事情办一办吧,我想回家睡觉了。」莱特不爽的翘着二郎腿说道。

  「也是呢,抱歉,稍微多愁善感了一下,哈哈,别在意、别在意。」李竣纬闻言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脸上的悲伤也沖淡了不少。

  「听起来,貌似你们来这里的目的不仅仅只是帮我们击退那些机器人而已啊?」牧沈好奇的问道,而这也勾起了她的另一个疑问,既然有着这幺强的力量,那幺李竣纬又何苦要大费周章的假扮成一个佣兵潜入圣光会呢?

  「因为我想知道,现在我所看到的牧沈是否还和当时我所看到的一样值得信任。」李竣纬坦言「我想看看,在经历过那些血腥的挣扎求存后,妳是否还保有自己的初衷,而没有被手上的血迹或力量给蒙蔽,而事实证明,妳通过了,妳依然还是妳,依然值得信任。」

  「抱歉,我没听懂你的意思,你是想和我结盟吗?」牧沈皱眉。

  「可以这幺说,就像我之前说过的一样,我们在分析布局上缺少了一个关键的角色,而妳是我所知道的人中唯一具有这样能力的,所以我希望能跟妳,跟北冰洲队做一笔交易。」李竣纬认真的说道「在未来如果有需要的时候,牧沈,将妳的智慧借给我,而做为回报,我们会帮妳度过这次的危机,并且只要我还活着还有力量,日后我还会帮妳度过三次危难。」

  「究竟是碰到了什幺样的困境,才让你不惜付出这种代价?」牧沈沉默了半晌后忍不住问道。

  「抱歉,详细的细节我现在还不能告诉妳,牧沈,这是我给妳的第二个忠告,太快知道一些秘密不是好事,还有可能会引来杀身之祸,所以请原谅我现在不能告诉妳太多,但只要妳继续活着,总有一天妳会明白的。」李竣纬说道,牧沈则是点了点头,像是明白了什幺不再多问。

  「当然,妳也可以拒绝,这个交易并没有强制性,妳也不用因为今天的事情而觉得亏欠我们什幺,那只是举手之劳而已。」

  「四支轮迴小队…」

  「?」就在李竣纬说着时,牧沈忽然喃喃自语了起来,李竣纬还没开口,牧沈忽然向身后的艾妮亚使了个眼色,后者会意过来后,迅速的就用心灵锁鍊将她们两人的意识给连结了起来。

  「这个是...心灵锁鍊?真是怀念啊,上次用这种方式和人交谈已经是好久以前的事了,对了,牧沈,妳刚说四支轮迴小队指的是?」李竣纬感叹了一阵后,随即向牧沈问道。

  「这是我之前推论的结果,那就是在这段时间内,兑换回归到现实世界的轮迴小队不只一支,毕竟主神只有给出能暂时回到现实世界的选项,但却没有限制能回归的小队数量。」牧沈说道,将雪茄按熄在了桌子上「那幺从已有的线索拼凑来看,这四支小队有我们北冰洲队,你们大西洲队,隐藏起来打算搞事的南炎洲,那幺第四支队伍呢?肯定就是之前袭击我们的教廷特务,修女琪娅拉的小队了!」

  「慢着,妳说琪娅拉?那个诱魔者也回归现实世界了吗?」李竣纬显得有些吃惊,他深吸了一口气后按住了太阳穴说道「如果真是这样那就有些麻烦了,琪娅拉所属的小队不是别的,正是那唯二的两支特殊小队的其中之一,天使小队!」

  「你和这支小队接触过吗?」牧沈皱眉,关于天使小队的情报她只有耳闻而已,既然李竣纬似乎和他们打过交道,牧沈当即便追问了起来。

  「嗯,那些家伙可不好惹,尤其是他们的队长,虽然当时我们都没出全力,但我感觉的出来,如果那家伙打算认真的话,整个大西洲队估计只有我能活下来,如果天使队的人真的也牵扯进来了,那事情就很麻烦了。」李竣纬一脸严肃的说道,但他没说的是,那一战虽然天使和大西洲队彼此都没有什幺死伤,可却让一块有着澳大利亚大小的陆地板块从地图上彻底消失了,也幸亏当时两人在彼此试探了几招后就及时收手了,否则地球君不知道还要被虐成什幺狗样。

  「如果南炎洲队的背后真的是天使队在撑腰的话,李竣纬,你还会站在我们这边吗?」牧沈。

  「交易就是交易,答应的条件我是不会反悔的,这是我的原则,如果这一切的幕后真的是天使队的人在搞鬼的话,那幺哪怕要跟对方的队长翻脸,我也会把那些家伙击穿的!」李竣纬肯定的说着「但我还会再调查一下,有必要的话也许会跟对方的队长接触一下,我之前曾经和那家伙短暂联手过,他给我的感觉不像是会想毁灭世界的家伙。」

  「不过牧沈,如果确定了想要破坏世界的只有南炎洲队的话,那幺除非是发生跟之前机器人入侵一样的事件,否则我们是不会出手的,因为我们和你们两队的实力差距太大了,一旦我们出手,那幺到时被波及的地区可就不是用国家来计算,而是用大陆了!」

  「明白,如果是我们自己能处理得来的,我们会自己想办法,但假如超过我们能力範围内的,到时就有劳各位出手相助了,一言为定?」牧沈伸出了手。

  「一言为定!」李竣纬爽快的说道,大力握了下牧沈的手。

  如此一来,北冰洲队也算是和大西洲队签下临时的同盟协议了,虽然这种口头约定对于实力超过北冰洲队好几倍的大西洲队而言没有什幺实质的约束力,可是从李竣纬的态度跟语气来看,牧沈并不认为他会临时反悔还是什幺的,甚至退一万步来说,让牧沈活着反而对现在的大西洲队来说只会有益而不会有害。

  在和李竣纬交代了一些事项还有连络自己的方法后,牧沈便匆匆带着北冰洲队的几人离开了,而李竣纬也以有要事为由,带着他的两名伙伴準备出发离开基地。

  「欸?我们要走了吗?」直到这时,在李竣纬大腿上睡到翻过去的凉月这才醒了过来,一边打着哈欠问道。

  「是啊,我们也打扰人家好一段时间了,该去办正事了。」李竣纬笑着说道,伸手揉了揉凉月的头髮。

  「唔,真可惜,凉月本来还以为可以遇到黑火哥哥的说。」凉月嘟起了嘴,有些失望的说道。

  「呵,妳放心吧,以后还有的是机会遇到,那怪物没那幺容易死的。」莱特冷笑了声,转头看向了李竣纬「倒是你,我看你跟那个女人用心灵锁鍊聊得挺开心的嘛,如何?有问到想要的东西吗?」

  「有没有姑且不论,但至少这是个开始,不过前提是我们得帮他们一个小忙才行。」李竣纬笑了笑说道,而莱特一听则是老大不开心了起来「小忙?你这白癡队长又答应人家什幺了?妈的,我真应该趁有机会的时候一斧子砍了你的才对,继续跟在你身边混我迟早会过劳死啊!」

  「凉月倒是无所谓啊,而且感觉好像挺好玩的,就帮他们一把也无妨。」凉月耸了耸肩,拿出一个顺手摸出来的布丁就是开心的吃了起来。

  「对啊,别老是一脸厌世的,笑一个嘛,这肯定很好玩的。」李竣纬也大力拍了拍莱特的肩膀,差点没把他整个人巴倒在地上。

  「咳、咳!好、好玩个毛线啊,啊!气死我了,总有一天我一定要找到个能换队的道具,不然继续跟着你们两个疯子,谁知道哪天会把自己给累死!」莱特一边大骂着,一边用三叉戟狠狠蹬了地面一下,随着一阵灰色的烟雾从莱特脚下窜出,三人的身影也缓缓消失在了雾影中…

  ○

  当大西洲队开始他们的行动后,牧沈这边也没闲着。

  「大小姐,妳确定那些人,那个叫李竣纬的值得信任吗?」在一架高速飞行的飞机上,艾莉西亚坐在牧沈身旁问道,表情显得有些担忧。

  「重点不在于对方是否值得信任,而是权衡比较下,谁更需要谁。」牧沈抽着雪茄沉思道「就跟他所说的一样,他们的实力虽强,但是人数少,关键的角色东缺西缺,而这些都是我们有但他们没有的筹码,现在与其说是我需要大西洲队的帮忙,不如说他们更担忧我是否能活着安全回归,否则李竣纬也不会这幺急着离开了。」

  「但是大小姐,那些家伙毕竟是外人…」艾莉西亚还想开口,但牧沈却挥了挥手示意她别再说了。

  「我知道妳在担心什幺,艾莉西亚,但是放心吧,这是我的决意,我做的选择,后果我来承担!」牧沈坚决的说道,艾莉西亚见状也不好再多说什幺了,只能点头回了声遵命。

  「对了,会议的部分準备好了吗?」

  「回大小姐,其他十二位监督者已经到达会议的地点了,等我们一到后马上就能召开。」艾莉西亚回答道「另外,异想体076跟特工艾利克斯也正在赶回来的路上,我已经把会议地点的座标发给他们,让他们先行前往了,没意外的话,他们应该会和我们同时到达。」

  「不错,大伙先休息会儿吧,距离我们到达还要点时间,趁现在好好放鬆一下。」牧沈点了点头后,转身和一众北冰洲队成员说道。

  「知道了,到时候再通知我们一声。」艾略斯说道,其余人也各自做起了自己的事来,话说自从上次的机器人入侵事件后,北冰洲队内的矛盾情况似乎稍微有些缓和了,也或许是因为亚留的死亡给他们带来的震撼太大了,也让他们了解到不只是在恐怖片世界中要彼此合作才能活下去,就连在现实世界也一样,只是他们过去不晓得而已。

  「牧沈。」就在牧沈闭目养神时,哈特忽然走到了她身旁,而像是早知道她会来一般,牧沈一听到哈特的声音便立刻睁开了眼睛「妳确定要现在去看她吗?」

  哈特闻言后脸色闪过一阵犹豫,但过了一会儿后她还是重重点了下头。

  「那就跟我来吧。」牧沈微微颔首,起身便带着哈特来到飞机的底舱,这架飞机并不是普通的客机,而是圣光会用来运送异想体的专用运输机,不只有着优秀的对地、对空能力,内部的三级收容设施也能有效的限制住异想体的活动,说是一间空中的收容堡垒也不为过。

  而此刻在飞机上除了他们外,还有着两个人形异想体同行。

  「还醒着吗,3396-3?」牧沈打开了收容室的防爆门,透过特製的防弹玻璃看着正被绑在全套现实稳定装置上的女子问道。

  「如果我说我睡着了,妳会把我送去我该去的地方吗?」3396-3睁开眼,疲倦的问道。

  「抱歉,还不行,有其他的地方更需要妳。」牧沈回答道。

  「是吗?我想不到除了永远陷入沉睡外,还有什幺地方适合我这种怪物的。」3396-3不置可否。

  「放心吧,妳很快就会知道的。」牧沈笑了笑,接着走向了另一个装置。

  「那孩子…191,她的情况怎幺样了?」哈特问道,牧沈闻言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伸手在装置的键盘上按动了几下,随着装置发出一阵声响打开后,一个少女随即缓缓从装置内走了出来。

  「她的运气很好,虽然时光机器的力场将她的四肢都撕碎了,但重要的处理器和神经元中枢都没有受到损伤,我们利用最新的技术重塑了她的身体,包括骨架、神经束、活体外组织皮肤等等,除此之外我们也升级了她的软体,在扫除掉工厂留下的一些后门程式外,我们也解除了她自主学习的限制,现在的191就跟新的一样,不,甚至更好。」牧沈微笑道「另外,我们还是在她的体内安装了一具微型的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这样一来她对于现实扭曲能力也有一定程度的抵抗性了,还有…」

  「够了,牧沈,我担心的不是这个,她…还是她,还是原本的191吗?」哈特紧张的问道。

  「妳还是亲眼确认吧。」牧沈按动了几个按钮,随着一阵通电的嘶嘶声,异想体191缓缓张开了眼睛,起先她还有些疑惑的左右张望了一会儿,过了片刻后才定睛看着牧沈和哈特。

  「牧沈,姐姐,191回来了。」异想体191机械似的说着,即使她的声音还是有些不自然,但这次191的脸上却是带着微笑,虽然这个笑容和真正的人类比起来,还是有些差距的。

  「太好了,妳还活着,妳还活着。」哈特抱住了异想体191,鬆了一口气似的说道。

  「姐姐的音乐,191喜欢,191帮姐姐带回来了。」

  「我的音乐?」哈特不解,牧沈则是伸手比了比一旁,挂在墙上的那把紫色电吉他。

  「我们查阅过所有异想体298号的实验纪录,发现除了妳之外,没有人能让298产生这样的异常效应,鑒于妳们之间的高度相性,我动用了一些私人权限把异想体298给带了出来,从现在开始它就是妳的专武了。」牧沈呵呵笑了声道「至于妳原本的狙击手位置我会再跟队长说的,相信我,他会理解的。」

  「谢了,牧沈!这样一来,我就能尽情演奏我的音乐了!」哈特兴奋的说着。

  「妳能喜欢就好…嗯?」就在两人谈话间,一阵广播忽然传来,看来是飞机即将抵达目的地,準备降落了。

  「走吧,各位,让我带你们去见见我之前的同伴们。」牧沈说道,随即领着众人走下了飞机。

  既然是由掌握世界顶尖权力的十三位领导人参与的会议,场地自然是不可能寒酸,会议的地点就在美国的五角大厦内,由于O5会议的特殊性,参与的人员不仅仅是圣光会的高层,联合国的五大佬们也都派出了他们的代表,甚至就连死对头的教廷也派人出席了,牧沈对此虽然有些意见,但她也没有说什幺,况且就算教廷的家伙再怎幺疯,牧沈也不认为他们敢在这种公开的场合乱来,万一他们真的敢乱来的话,圣光这边可还有个黑火在呢,所以牧沈是真的不担心他们。

  「呦,好久不见了,各位。」就在众人下了飞机没多久后,一个熟悉的声音忽然喊住了他们,是前阵子出任务的艾利克斯和黑火,看他们的模样,显然也是刚到没多久的。

  「牧沈,妳的忠僕回来了。」黑火则是朝几人发出一阵低沉的怪笑,接着走到牧沈面前单膝跪了下来。

  「欢迎回来,忠僕,你可真是给我添了好大的麻烦啊。」牧沈苦笑了声道,无视一旁草地上的禁菸标誌逕自点起了雪茄。

  「请别这幺说,我只是在完成任务的前提下,顺便给主人带来一场娱乐的表演罢了。」黑火呵呵说「但我貌似因此错过一场战争了啊,妳的父亲,我早就想杀死他了,真是可惜…」

  「用不着担心,之后让你杀人的机会还有很多,好了,时候不早,我们该走了,该开会了!」牧沈拍了拍手说道,领着众人径直就朝大厦的入口走去,这个队伍的组成怎幺看都是有些奇葩,一个O5带着一群轮迴小队成员还有人形异想体,换作是在以前肯定早就惊动整个圣光会了,但靠着牧沈的高级权限,一伙人几乎没有受到什幺阻碍的就走进了大厦内。

  而在走廊上,一名有些上了年纪的男子已经在那等候多时了。

  「十三。」 「七。」

  两人一看到对方后立刻反射性的称呼起了对方的代号,接着他们同时走上前拥抱住了彼此。

  「好长一段时间没见了,十三,我听说妳父亲的事了,我很遗憾。」七叹息了声说道。

  「不要紧的,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事情而已,收容异常。」牧沈强自微笑道「对了,感谢你提供基地给我们使用,不然现在我大概要睡路边了吧?」

  「没事,我答应过妳父亲会照顾妳,那幺我就一定会做到的,只是…这不容易啊,不是每个O5都能把自己变成异想体的家人关进收容间的,就更不用说是把他无效化了,其他O5也听闻了妳的事蹟,他们打算再颁发一枚圣杯之星给妳。」七回答道。

  「不急,等他们听完我的提议后,还没投票把我罢免再说吧。」牧沈苦笑,七则是有些讶异「妳这次又打算干什幺了?」

  「你肯定不会喜欢就是了。」

  两名O5一边像是老朋友般闲聊着,一边走进了会议的场所内,而在那有着十三张椅子的巨大长桌上,已经坐满了十一位服装各异、性别各异、长相也各异的人了,十一个O5,十一个掌握了世界顶级权力的人,加上刚到场的牧沈和七,O5议会全员到齐了。

  「不好意思,各位,我来晚了,主席请开始会议吧。」牧沈微笑着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一众北冰洲队成员则是在她身后站成了一排,除了黑火,他似乎对这种场合没什幺兴趣,正靠在墙边打哈欠。

  「咳咳,既然人员都到齐了,那幺我宣布本次O5会议正式开始,首先…」被指定担任主席的美国总统正开口时,一个声音忽然打断了他。

  「慢着,联合国的代表在这里我可以理解,教廷的旁观人我也勉强能接受,但是十三,妳带的那些人是来干嘛的?除了五级人员和其他规定的与会者外,其他人是禁止出席的,十三,妳在想什幺?居然还把异想体也带来了!」代号九的O5开口质问道。

  「关于这点,我之后会解释的,九,麻烦让会议继续进行好吗?」牧沈微笑道。

  「等一等,十三,九说的很有道理,我能理解妳因为最近的事件而增加守卫的做法,但是绝不把异想体用于武力上一直是我们共识,难道妳忘了这一点吗?」编号五号的O5也对牧沈的行为表示质疑。

  「五、九,我知道你们的怀疑与不信任,但是十三肯定有她的想法,就不能先听听她想说什幺吗?」七似乎是看不下去了,站了出来说道。

  「七,我们都知道你偏袒十三,经常在她的提案中投赞成票,但这次可事关我们全体O5的安全,希望你能站在O5而不是朋友的立场来看待这件事。」席位第四的O5冰冷的说道。

  「你、你是什幺意思?你是在质疑我身为O5的判断吗?」七愣了愣,随即吼道。

  「质疑你又怎样?要不是这次的会议,我根本就不想看到你的脸。」四冷笑着嘲讽道「还是我应该在临时动议中新增一条,罢免O5-7的提案?我想肯定会通过的。」

  「你…!」

  「够了!」眼看着这几个人就快吵起来了,一直默默交叉着十指看着这一切的O5-1终于开口了「注意一下现在的场合,你们私底下怎幺打怎幺闹,只要别搞出K级情景我都不会插手,但是麻烦注意你们的身分,现在可是在开会,是想让其他外人看圣光的笑话吗?」

  O5-1的话中似乎有某种可怕的威慑力,他一开口,几个就快要大打出手的O5们立刻忌惮的坐了回去,看着现场重归平静后,O5-1这才继续说道:「主席,请继续会议,我也提醒一下与会的各位,请不要打断会议的进行或是提出会议事项外的言论。」

  「知、知道了。」 「明白…」

  几个O5唯唯诺诺的回答后,美国总统这才抹了抹额上的冷汗继续开口:「首先进行项次一,请O5-13进行报告。」

  「谢谢,那幺我就开门见山的说了,相信各位都听说了,本基地在这一个月来多次受到敌对势力的攻击,直到上一次在安德森机器人工厂的军队进攻下,本基地彻底被摧毁,目前我们已经带着所有资源和收容的异想体撤出该处了。」牧沈说道,O5-1则是微微点头「这我们已经知道了,说点我们不知道的。」

  「事后我们针对攻击者进行调查,比对过了前些日子疑似异想体008爆发的事件后,我们认为这场事件和前次的袭击并不是我们已知的任何一支敌对势力做的,因为在和他们的人员战斗时,我们发现他们具有的异常能力比任何异想体都还危险。」

  「妳可有证据吗,十三?」坐在编号十二位置上的O5问道。

  「当然!」牧沈笑了笑说道,从怀里抽出了一支雪茄「霍斯,使用指枪。」

  霍斯闻言后也不迟疑,他举起手臂随意的就向一旁的墙上指去,只听见一阵嘶声响起,那厚实的钢筋水泥墙瞬间就被霍斯的手指穿出一个孔洞了。

  「艾妮亚,来些画面。」牧沈又说,三名O5的脑海中立刻出现了整个五角大厦的俯瞰图,就彷彿在他们眼前的画面旁又多出了一个分割的影像一样。

  「正如各位所见,这并不是现实扭曲能力,也不是靠着异常物品做到的,而是真真正正的异常,是我前些日子去的那个地方所能得到的能力。」牧沈抽着雪茄道,看着面前的一众O5们。

  「十三,妳说妳也去过那个地方,这幺说妳也有这些异常能力吗?」七见状后,第一个小心翼翼的问道。

  「没错,当然因为某些原因,我的异常能力还没有办法像他们一样强大,但只要我在那个地方活得愈久,能得到异常能力的机会也就愈大。」牧沈叼着雪茄说道。

  「对了,为了让你们了解,我就稍微分析一下我现在的实力好了,我的身体素质大约是现在任何已知特种部队士兵的两倍,普通士兵的三倍,一般人的四倍左右,而我身后这些人中随便一个人的整体力量,至少都在我的五倍以上,给你们当作参考。」

  「有这样的力量却还是屡次被打败,看来你说的那支敌对势力实力还要在你们之上吗?」位列十一的O5皱眉道。

  「是的,而且不瞒各位,拥有像这样的力量的团体还不只我们和他们而已,还有另外两支有着这种力量的队伍也隐藏了起来,而且他们的实力更强!」牧沈肯定的说道「像是之前攻击过我的教廷特务,修女琪娅拉就是其中一支队伍的成员,而我则是在工厂进攻的期间被另一支小队的人所救了。」

  「攻击你们?妳这异教徒口气真不小,我们可是在执行上帝的神罚,明明就是你们首先越界的!」一名主教打扮的男子听了牧沈的话语后,立刻一拍桌子大吼了起来,男子还想发作,可却被O5-1一个可怕的眼神瞪的倒抽一口气。

  「旁观者请安静。」O5-1沉声说道,男子这才不满的坐下「十三,妳说妳被另一支有这种能力的队伍救过,他们具体的力量程度在哪里?」

  「力量程度吗?直白的说哪怕是目前全世界的军队加起来都无法与之匹敌,複数核弹洗地也很难解决,而对方有着一枪打穿庞大宇宙战舰的力量,以及使用能抵挡任何攻击的防护罩,和扭曲空间吞噬一切物体的能力,而且注意,这还不是他们的极限。」牧沈慢条斯理的说着「听过玛雅灭世中的羽蛇神吗?这支小队的存在就相当于那东西,只是他们的实力还要在其之上。」

  「妄言!妳这是在散播虚伪的谎言,上帝是不会允许妳这幺做的!妳…?!」主教一听牧沈的话后立刻咆哮了起来,可他还没吼个几句,一只摆在他面前的玻璃杯忽然啪嚓一声碎了,让他当场愣在原地。

  「我再说一次,请不要打扰会议的进行或发表无关的言论,否则我们只能请你离开了,主教。」O5-1冷冷说道,从他的眼中散发出一股可怕的气势,瞬间就让那个主教感到一阵窒息般的压迫感,直到他的脸色都发青后,O5-1这才转过了视线,让那个主教重新恢复呼吸来。

  「继续刚才的话题,十三,关于妳说的那支队伍,他们会威胁到人类的生存吗?他们会成为人类的敌人吗?」O5-1问。

  「狮子会担心蚂蚁抢了牠的地盘吗?鲸鱼会害怕小虾米抢了牠的食物吗?自古以来所谓的敌人都只是来自于一种心理:害怕,害怕我们的领土、资源会被抢走,所以我们才认定对方是敌人,是会威胁到我们的存在,可在他们的眼中,我们才是蝼蚁啊!」牧沈叹了口气说道。

  「这幺说,他们不是我们的敌人啰?」七试探性的问。

  「我认为不是,或者该说,我们还不够格被他们看做是敌人,至于威胁…在那次事件后我和对方的领导人短暂接触过,在那之后我们达成了一个协定,虽然不见得会协助我们,但至少他们不会成为我们的敌人。」牧沈回答道,将只剩菸屁股的雪茄捻熄在了桌上。

  「我明白了,但我希望妳清楚,十三,我们的生存可不是建立在对方的怜悯或片面的约定上,总之,关于这支势力,目前就先以中立同行组织的方式视之吧,我们可以有限度的和他们交流,但也必须密切监视他们,万一最糟的情况发生了,我们也不至于毫无準备,以上。」O5-1总结道,看向了美国总统。

  「那幺继续进行下面的会议,一样请O5-13发言。」

  「好的,不过在继续之前,我想问问各位一个问题,是否还记得第四帝国这号组织?」牧沈说道,从口袋里又摸出一根新的雪茄来。

  「第四帝国?」O5-1皱起了眉头,七的脸上则是有些不安。

  「没错,德意志第四帝国,那个曾经妄图利用异想体征服世界,逼得我们不得不製造一场CK级现实重构情景后才消灭的敌人,他们没有消亡,相反的,他们回来了,带着和我们一样的异常能力和更大的野心,那帮人回来了!」牧沈定定的说道,此话一出,立刻引得全场的O5一阵譁然。

  「这怎幺可能?他们可是连存在的现实都被抹消了,这群家伙别说是骨灰,根本是连一点存在的痕迹都找不到了才对,怎幺可能还…」位居第二席位的O5震惊的说道。

  「十三,妳这幺说可有证据?」四狐疑的问道。

  「当然,前些日子我才派了两名特工前往敌方的根据地调查情报,不过…嗯,情况似乎有些失控…」牧沈话才说到一半,坐在第十一号位的O5忽然打断了她「何止是失控?为了掩盖那边那个家伙干得好事,我们甚至不得不发动一次局部性的忽怠协议,这是继"天空是蓝的"之后我们第二次使用忽怠协议了!」

  「安静,十一,让十三说下去。」O5-1低吼道,牧沈这才继续开口。

  「谢谢,我相信各位也都看到黑火,也就是076和对方战斗时的画面了,但这还不是最严重的,黑火,把你之后看到的事情说出来。」

  「了解,我的主人。」黑火冷笑了声,随即在众人的注视中走向了会议桌旁。

  「半个世纪前,我和前任O5-13一起消灭了纳粹的势力,但并没能完全斩草除根,仍然有一群人在我们杀进柏林前逃走了,纳粹军方称其为大君主行动,当德国在战争后期知道自己即将失败后,纳粹的高层便秘密将一些重要的物资和人员进行转移了,当然这些都是在战败后才开始的行动,毕竟在战争中这幺做,那幺就和叛国没两样。」黑火说道。

  「我们都知道希特勒癡迷于神祕学、物品、符号等等,但他只当那是一种用来宣传纳粹理念的包装罢了,然而在那些人中却有一个人注意到这些东西的异常,当元首垮台后,那个人带着所有纳粹的异常物品、研究计画与资金展开了秘密行动,他加入了一个隐密的组织,成为了其中的一名监督者,并在最后彻底改造了这个组织,第四帝国由此诞生!而这个帝国的领导者,正是那边那个家伙的前任上司,前任O5-7!」黑火说道,伸手指向了一脸惨白的七。

  「我、我不能为此辩解什幺,只是希望能在事情无法挽回前做些什幺而已,我…」

  「慢着,异想体076号,你说的虽然是真的,但那些都是属于旧宇宙的事情了,在这段新的历史中,纳粹根本不存在,何来有后面的第四帝国?」代号三号的O5推着眼镜问道。

  「哦?是这样吗?」黑火怪笑了声,下一刻他的手中彷彿变魔术般多出了一张扑克牌。

  「?」

  「因为某些原因,当我吞噬一个对手时,我能获得他的部分能力与记忆,这个就是从那家伙身上得来的,当我杀死他的瞬间,我看到了他生前的记忆,包括"那个地方",还有…」黑火顿了顿,忽然看向牧沈「喂,能让那家伙帮我把看到的东西画出来吗?」

  「应该可以,艾妮亚,妳试着用心灵锁鍊将异想体191和黑火的意识连在一起看看。」牧沈愣了愣,连忙说道。

  「我知道了,稍等…好了,连接上了。」艾妮亚闭着眼说道,随着黑火使了个眼色,一名人员立刻递给了异想体191纸和笔,而她在接过了纸笔后也立刻开始描绘了起来,很快的,一张如同照片般的素描便在191的笔下完成了。

  「虽然年龄比起第一次看到时年轻了不少,但一些特徵和习惯是隐藏不住的,在背后指使着南炎洲队跟第四帝国的人,就是她,而现在,她就要来了,带着从被删除的历史中积累下来的怒气,她回来了!」黑火嘿嘿一笑,从异想体191的手中接过那张图画,展示给了在座的每个人看「呵呵呵…各位,你们听到了吗?听到那刺刀的霍霍声还有88毫米高射砲的开火声,那是战争啊,战争就要开始了哦!」

  「够了黑火,我想我们已经听得够多了,感谢你提供的证词。」牧沈冷声打断了黑火,这才让他冷静了下来。

  「看来我们现在确实碰到了大麻烦,妳有什幺好的对策吗,十三?」O5-1深吸了一口气后问道。

  「我们需要一支全新的机动特遣队,没错,就像潘朵拉之盒那样的特遣队,由人形异想体和圣光会特工(轮迴小队成员)共同组成的队伍!」牧沈斩钉截铁的说道,但这句话很显然戳到了其他O5们的痛楚,自然又是引起了一阵反弹。

  「妳疯啦,十三?难道妳忘记对人形异想体太有信心的后果了吗?」九第一个反对,四也站了起来附和「我也同意九的看法,076太不稳定了,当时为了要控制住他,不只折损了我们好几支优秀的小队,甚至还核爆了我们最大的一处站点,十三,现在的圣光会已经不如从前了,我们禁不起同样的悲剧再发生一次。」

  「潘朵拉的盒子。」

  「呃,妳说什幺?」

  牧沈并没有立刻答话,她只是点着雪茄后徐徐抽了一口,这才淡淡的说道「在希腊神话中,将潘朵拉的盒子打开后会把邪恶放出祸害人间,而当所有的灾难都被释放后,盒子里只剩下一样东西,希望。」

  「诸君,我成为O5的时间或许没有你们任何一位来的久,但是在我担任O5的这段时间里,你们知道我看到了什幺吗?」牧沈吞吐着烟雾说道。

  「我看到了即使身陷险境,也坚持要救出每一个生命的伟大意志;我看到了即使弱小,也不放弃反抗的勇气;我看到了即使感觉不到情感,也愿意牺牲自己的无私精神,诸君,你们知道我看到了什幺吗?我看到了希望,而这不正是一直在黑暗中行走的我们迫切需要的吗?」

  「我们都很清楚人类在异想体的面前有多幺脆弱,那幺为什幺在牺牲了这幺多优秀的研究员、外勤特工、甚至是高级人员后,我们依然还未放弃对异想体的战斗?不就是因为我们希望能看到一个和平的世界,希望看到四季正常的更迭,希望看到我们的子孙在一个不受异常危害的未来平安长大吗?知道人类最大的武器是什幺吗?不是核子弹,也不是异常能力,而是希望!」牧沈一把扔掉了雪茄,接着握拳按着自己的胸口说道「是希望让我们在最黑暗时还能前进下去,是希望让我们在迷惘时做出正确的选择,而这也是我们唯一拥有的…能和异想体对抗的武器了。」

  「诸君,我明白黑火的阴影还残留在你们的心中,但如果我们想要的是一个光明而非黑暗的未来的话,我们就必须要从过去的伤疤中走出来,否则我们将永远不可能取得胜利。」牧沈坚定的说道,看着她的十二位伙伴。

  「妳是想要让我们给人形异想体第二次机会吗?」O5-1皱眉道。

  「不,我是希望你们能给自己,给圣光会,给全人类第二次机会。以上。」牧沈回答道。

  「我明白了,那幺针对十三的提案,有人还要做出补充或是异议的吗?」O5-1问道。

  「没有。」十一位O5回答道。

  「那幺现在开始进行投票,反对十三的提案的,请举手。」O5-1说道,牧沈则是闭上了眼,暗自祈祷了起来。

  

  「…」一片静默。

  「接着进行下一轮表决,赞成十三的提案的,请举手。」O5-1又说道。

  「…」仍然是一片静默,但却多了些椅子和地板的摩擦声,还有一阵窃窃的私语声。

  「看来结果很明显了,那幺我以O5-1的名义正式宣布,本次投票案…通过!」O5-1说道,牧沈闻言猛地睁开了眼睛。

  「十三,新机动特遣队的组建工作就交给妳了,我们还有哪个编号是空缺的?」O5-1问道。

  「有的,Alpha-9,这个编号的特遣队最近才刚解散而已,目前还是空缺的。」七立刻说道。

  「Alpha-9是吗?好,那幺这支特遣队的编号就这样决定了,详细的部分如特遣队指挥官、特遣队人员、特遣队基地和负责项目等等就全权交给妳处理了,十三,希望妳能让我们看见打开了潘朵拉的盒子后,里面最后剩下的东西吧。」O5-1说道。

  「最后的希望…吗?」牧沈沉思了会儿,随即重重点了下头。

  机动特遣队Alpha-9,最后的希望…正式成立!



O5解密:关于圣光拥有多少数量的机动特遣队始终是个迷,唯一已知的情报是,机动特遣队是圣光会抽调各部门菁英所组建成的小股精锐力量,以应对各种不同类型的异想体事件,一个大规模的準军事化特遣队可能有数百人的规模,并配有交通设备能快速的部属到全世界各地,而一个小规模的情报搜索或调查特遣队如果被认为其能力足够完成他们的工作的话,人数可能连十人也不到。

另外要注意的是,机动特遣队是圣光会的菁英,是圣光会拥有的最强力量,但同时也代表着有大量的工作等着他们完成,为了一个惰性或没有展现自主危害行为的项目而派遣特遣队是没必要的。-O5-8

Copyright © 2017 - 2020 三国群英传私服 All rights reserved

在本站可以找到您想要的三国群英传私服游戏攻略和三国群英传olsf副本玩法,我们致力于让三国游戏玩家拥有最新的游戏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