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神兽打法 > 正文

【六道门】第五十九折 — 移经乱脉

作者:三国群英传日期:2020/1/5 22:00:01


过不多时,两女宽衣解带,褪下衣裳,任袁少风用八寒极冰功将其弄乾。唐瑶横竖被他在澡房看过一次,心想也不差这次,所以脱的时候没有太多犹豫。


反之,上官霜大家闺秀,自幼学习琴书诗画,注重礼数,换作是平常定是不肯,但三番两次其所救,知道他并非趁人之危的小人,所以也脱下了衣服。


重新穿回衣服后,上官霜依旧坚持不肯离去,想要待在袁少风身旁,熬过今晚再说。袁少风知道她受惊吓,冷霜舫又变成那样,现在送她回去,说不定也非好事。


唐瑶思索半晌,轻叹道:「这样吧,你把她带回唐家。偃江城内,倘若上官家不安全,那也只剩下我们唐家了。」


上官霜惊道:「可是我爹不许我靠近唐家。」


唐瑶撇了撇小嘴,冷哼道:「你都命在旦夕,还在意这幺多呀?」


袁少风皱眉道:「藏在唐家委实不错,可是你娘会答应吗?」


唐瑶摇头道:「何必让我娘知道呢,你偷偷带她进去不就得了。只是唐家的规矩不能坏,更何况她是上官家的人,你必须点她睡穴,不能让她明着进唐府。」


上官霜担忧道:「点了睡穴会怎样?」


袁少风轻笑道:「只是睡着罢了,时辰一到就会解开。我会拿捏好力劲替你点穴,让你在明早才会醒来。」


上官霜杏目圆睁,幽幽道:「你会陪在我身旁吗?」


唐瑶嘟起小嘴,双手叉腰道:「你又不是三岁小孩子了,干嘛要袁哥哥陪你。」


袁少风耸了耸肩,微笑道:「放心吧,若让你在唐家出事,我比你更害怕。」一想到唐牡丹怒火中烧的模样,他就大感头疼,暗自叹了口气。


上官霜微一颔首,闭上双眸,似是待他点穴。袁少风轻轻一笑,不过是个点穴,何必搞得像是掀新娘子头帘一样盛重。


袁少风伸手一探,疾快点了睡穴,上官霜只感觉好像被蚊子触了一下,娇躯瞬间瘫软,恰巧倒在了袁少风怀裏。


唐瑶蹙眉道:「这家伙是不是没睡着,要不再点几处穴道吧!」

袁少风苦笑道:「你别瞎胡闹了,她是真的不会武功,要不是你试她脉象?」


唐瑶闹起彆扭,转过身去道:「要是我真这样做,岂不显得度量小?罢了罢了,再待下去就快天亮了,我可不敢忤逆娘的约定。」


袁少风站起身来,搂住她的细腰,微笑道:「这才是乖孩子。」


唐瑶瞧这他探上来的大手,赧然垂首,以细蚊般的声音嗫嚅道:「我不是小孩子。」


稍作折腾一番,袁少风抱起两人,施展轻功,脚踏水面,飞身往唐家折返回去。良久,他们抵至了唐府。袁少风想鬆开唐瑶,唐瑶却死死搂紧他,令他哭笑不得。不一会儿,他们避开耳目,翻进了一处小别院,躲在假山旁。


正当他们以为一切神不知鬼不觉,倏忽间,一道人影掠下来,唐瑶抬头一瞧,那人竟是她的娘亲唐牡丹。


唐牡丹看了袁少风怀裏的上官霜,冷冷道:「这是什幺意思,妾身让你带唐瑶出去遛转一圈,你却带回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上官家的女人。」


唐瑶冲口道:「不是这样的!」为了怕唐牡丹动怒,她连忙解释情况,好一会儿后,唐牡丹总算了解来龙去脉。


唐牡丹黛眉一蹙,语气沉重道:「即便如此,她留在这也很麻烦,倘若被人找上门来,唐家是百口莫辩。」


唐瑶解释道:「娘你放心好了,她就住一晚,明早立刻送走。」


唐牡丹瞧了袁少风半晌,正色道:「你今晚守在她身旁,绝不可离开半步。上官家处心积虑想要压垮我们,好在偃江城一家独大,难道不是自导自演,故意用上官霜当诱饵,好栽赃我们偷走了她。」


袁少风摇头道:「这应该不至于,因为跟我交手的人有五毒教的人,除非上官家也跟五毒教勾结在一起。不过,你方才所述也有几分道理,唐瑶身分被发现了,那几名刺客搞不好会利用此点打击唐家。」


唐牡丹冷笑道:「若真如此,那倒也不错。」


唐瑶不解道:「为什幺这幺说?」


唐牡丹玉容冰冷,语重心长道:「你还年轻,虽有些机伶,但不懂江湖险恶。正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倘若那些刺客说出去,明早必有人前来发难,只要瞧这些人是谁,就可以知道哪些人是墙头草,日后必要提防。」


唐瑶欣然道:「那这样明天就有好戏看了。」


唐牡丹瞪了她一眼,沉声道:「明天你乖乖待在院子裏,不得出来。」


唐瑶不依道:「娘,你不是说人家涉世未深,那便让我观摩一下,总好过日后被人骗。」


唐牡丹冷哼道:「没得讨价还价,你现在最好去睡觉,否则我也点你睡穴。」


唐瑶虽仍有微词,但唐牡丹似是心意已决,她不敢太过放肆,只能佯装点头应诺,心想则盘算明天要如何偷溜出去。


唐牡丹看了看袁少风,轻声道:「书房不可让她过夜,你带她去柴房吧!那裏虽是放置柴薪之处,但妾身有请人按时打扫,还算整洁。你带她躲在那裏,就算那些人想发难,也绝对想不到妾身会把她藏在那裏。」


唐瑶惊道:「这怎幺成呢,乾柴烈火,难保他们不会出事!」


唐牡丹瞥了袁少风一眼,冷然道:「他若是此等趁人之危的小人,那便算妾身看错他了。」


唐瑶虽不想要他们睡在一块,但被唐牡丹怒瞪了回去,只得硬着头皮返回厢房。唐牡丹望着袁少风,轻叹了口气,转身离去。


袁少风带着上官霜,悄然地掠入了柴房,裏头还算宽敞,他稍微用茅草铺好一块地,便将上官霜搁了下来。袁少风翻过身去,睡在另一侧,两人相距约半尺。


半炷香后,上官霜忽然睁开双眼,缓缓爬起身子。她来到袁少风的前方侧躺下来,一双美眸正面相对,深情地凝视着他。


便在这时,袁少风也睁开了双目,恰巧与她目光一触,她惊惶地喊了一声。袁少风怕她吵到外面的人,一手捂着她的嘴,一手搂住她的腰。


上官霜惊道:「你、你没睡着吗?」


袁少风摇了摇头,微笑道:「眼下情势,你应该有更重要的事要跟我说吧?」


上官霜低下头来,不敢瞧他,幽幽一叹道:「你都已经看见了,我能说什幺?」


袁少风问道:「我试探过你的内力,你根本不会武功,为何能解开我穴道?」


上官霜面露难色,欲言又止,似是有难言之隐。踌躇半晌后,她轻叹道:「这是一个秘密,除了我爹之外,天底下没有其他人知道这事。」


袁少风皱眉道:「我知道你没有敌意,所以我没有对你动手,倘若这秘密事关重大,你可以不必和我说。」


上官霜轻摇了摇头,苦笑道:「若是没有你,我早就不在人世了,这秘密也无用了。唉,实不相瞒,我爹怕我出事,所以让我学习了一门武功,名为移经乱脉功。修习这门武功后,自身经脉和穴道会移位,所以点穴也没有用。」


袁少风半信半疑道:「我从来没听过这门武功。」


上官霜凄然一笑道:「因为这门武功有个前提,那便是终生无法再习武。一般习武之人,又怎会接受此条件,所以此招自然不被流传。传闻研创此门武功之人,因为曾经作恶多端被人废去武功,为求自保才修得此招。」


袁少风点了点头,续问道:「可是你爹为何不教你武功,那不是更安全?」


上官霜苦笑道:「我本就不是习武的料,强练了又如何呢?连胖叔叔这幺厉害都敌不过他们,我练武又能如何?况且,我爹只把我当成一件货物,待时机成熟,便将我嫁给权贵人家,好让他事业更上一层。」


袁少风心中一惊,暗忖道,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虽说气愤,但也无可奈何。他岔开话题道:「对了,就算你习得这招移经乱脉功,但也无法挣脱对方呀!」


上官霜浅浅一笑,从头上取下一根玉簪,按着簪子后端,解释道:「这玉簪大有来头,裏头装着很厉害的迷烟,任何高手也挡不住。对方点了我的穴道,必会鬆下戒心,到时我再想办法放出迷烟便可。」


袁少风耸了耸肩道:「原来有此一招,我就想说你身在上官家,又怎会没有防备。唉,看来我当初不用救你,你也可独自一人逃出来了。」

上官霜抿起嘴,微嗔道:「公子怎可笑话我,若不是公子相助,上官霜早没命了。」


袁少风握住她白皙的柔荑,笑道:「那看来我做对了?」


上官霜被他握住,俏脸生红,旋又想起什幺事,从怀裏取出两把梳子,说道:「这是我跟爹的通信之物,碧绿梳子交给人带去上官家,我爹便会知道我无事。倘若我逃不出魔掌,为保清节,我会自刎守贞。在那之前,我便会想办法託付出这把褚红梳子,这样我爹就会知道我已不在人世了。」


袁少风叹道:「我希望那把褚红梳子,你永远不会用到。」


上官霜点了点头,嫣然一笑道:「如果有你在旁,或许真会这样。」


袁少风心中一动,暗忖道,莫非她对我动情了?不,这应该只是救恩之情,她只是太过感激我才口出此言。


上官霜瞧他若有所思,轻轻搂着他,偎在他怀裏。片晌之后,待到袁少风想推开她,一阵均匀的呼吸声伴随香气传来,原来她已沉沉入睡了。


袁少风心中苦笑,伸手环住了她,两人相拥而眠。



PS:若你喜欢我的创作,欢迎留言,按讚和收藏。

Copyright © 2017 - 2020 三国群英传私服 All rights reserved

在本站可以找到您想要的三国群英传私服游戏攻略和三国群英传olsf副本玩法,我们致力于让三国游戏玩家拥有最新的游戏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