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神兽打法 > 正文

(长篇)冷月,那霸道的光芒

作者:三国群英传日期:2020/1/16 22:01:11

17

    何之秋的绯闻才刚过一个礼拜,这一阵子所有的娱乐新闻又换个人,佔尽了所有版面『Super-X惊传拆伙,周凯将二度跳槽』。这个月就像大丰收重磅消息爆不完,光是这两则大慨就够各家报社活好几个月。

李雨静第一次感谢Super-X因为有他们的新闻,多少分一点媒体对她和何之秋的注意。

至从绯闻传的满天飞,记者就彷彿是闻到血的鲨鱼,每天都来飞翔经纪徘徊,就更不用说跟拍的记者了,也是全天候的守株待兔。

李雨静此时才感到演艺人员辛苦的地方,如此地没有隐私这要是她绝对受不了。

所以李雨静对周凯充满感谢,因为他让她喘了口气。

关于周凯二度跳槽的经纪公司—冷月国际娱乐,国内很少人知道这间公司,只知道是欧美那边的经纪公司其他一无所知。

李雨静轻抿了口茶转向丽萍,好奇地说道:「丽萍姐,这间冷月国际娱乐你有听说吗?」

丽萍眼神闪着亮光,她不只关注国内的动向,国外的她也没有少做功课胸有成竹地说:「基于市场分析,资产状况分析,这间可不是什幺小间经纪公司,少说也有个上亿元的运作资金。」

「怎幺可能?那就不是比摩登时代还要大间?」李雨静辄辄称奇。

「冷月国际娱乐在三年前是一间小公司没错,但是公司的总裁相当有远见,签下模特儿拿到多次参加米兰时装秀的门票,以此为机会同时挖掘体育明星,举办舞台剧等等,一步一步壮大自己的实力。」丽萍说的生动拿出她整理的资料,「而且…最重要的是…冷月国际娱乐的总裁目前还单身。」

「这幺厉害啊…对了,这次电视剧,冷月国际娱乐也有投资对吧!不晓得总裁是个怎幺样的人?」

「说到这个总裁身分相当神秘,还没有露过面。」

「欸……这个时代还有这种神秘人物啊……」李雨静看着资料,不由得打从心底佩服这个人的手腕。

「对了,投资商办的舞会你会去吧?就是冷月国际娱乐举办的。因为电视剧的关係唐龙和你都被邀请了。」丽萍拿着邀请函递给李雨静。

「哇……还真的有呢?上流社才会有的活动…」李雨静轻轻叹了口气,她最不习惯这种场合了,上次的製作发布会就已经让她有窒息感。

她仔细地拆开包装漂亮的信封,里面有一封邀请信,是以此信件当作入场门票,这次的舞会活动办在巨型邮轮—星梦邮轮,一个活动直接包了整台邮轮,她开始相信冷月国际娱乐是一间富可敌国的经纪公司。

此时李雨静的手机传来简讯的消息。

她缓缓地拿出手机点开消息,是冷楚言传来的……

她感到讶异,这是他第一次传讯息给她,为何她这幺的忐忑不安?

纤长的手指带有微微颤抖点开讯息。

『今天晚上有空?』

李雨静张大嘴巴,望着手机萤幕手足无措脑袋一片空白。

怎幺回事?这真的是冷楚言传的吗?

看了一下手机号码确定是冷楚言没错,还有讯息简短的风格。

这是……在约她?

怎幺办?她该怎幺回?

等等……搞不好是谈公事或是对赌契约的事,离那个契约已经过了半年,好在唐龙现在算是当红艺人了。

我为什幺要紧张?这个人是我的债主啊。

到底要怎幺回才不会奇怪呢?

李雨静就这样看着简讯过了一小时又三十分钟,她迟迟没有办法回复。

此时又有第二封消息传来……

『有事要说。』

李雨静望着第二封讯息心头一颤,她不敢想像冷楚言要说什幺事,果然还是对赌契约的事对吧?

到底是为什幺要这家经纪公司呢?

虽然……仔细想想他大可以直接把飞翔经纪整个拿去。

毕竟可是欠了他七百万啊。

李雨静在脑海想了一百种,她不应该回他的理由。

她是怎幺了?至从他帮她挡了一刀,她心中的很多想法都变了。

每每想到他深邃的眼眸凝望着她的时候,她的心一阵慌乱思绪也都乱成结。

她拍了拍自己的脸,告诉自己:你醒醒吧!他不可能会喜欢你。

他是债主。

他是摩登时代的总经理。

你和他是不可能的。

李雨静把这些话反覆在心里複诵,有些人像似种深渊掉进去便会万劫不复,冷楚言就是属于这种的。

在不明白他的目的之前,她不应该靠近这个深渊。

突然充满窒息的空间,好像多了很多氧气给她呼吸,她好像放心了安稳地待在这里,看了时钟刚刚过七点。

此时手机传来冷楚言第三封消息:

『下来。』

「………」

眼看李雨静实在避不过这场劫难,随手拿了随身物品,她不知道是担心还是高兴,下了楼看到一台全黑漂亮的古董车,她也认不出是什幺车但是有种说不出来的韵味,停在飞翔经纪的门口。

驾驶座摇下车窗至半开的状态,段风探头出来眼里充满笑意,一派轻鬆的口吻说道:「李小姐,走吧。」

她忘不了那一晚,他挡在她的面前挨了一刀,好闻的气息在她脸边吹拂,她忘不了他凝视着她的眼神……

她动心了。

不管怎样就让她任性这一回吧!

就这一次就好…

李雨静头也不回的上了车。

上了车之后李雨静坐在他身旁,冷楚言没有说话使空气中有种冻结的感觉,她静静地偷偷的看着他。

依旧是那样的冷若冰霜,可惜了那样好看的俊脸。

依旧是高级的黑色定製西装,神情严肃正襟危坐。

「你看什幺?」冷楚言眼角瞥了一眼,发现了李雨静的视线。

「你和何之秋长的很像,如果你笑一笑应该也会很好看。」她笑着回答。

「无聊。」冷楚言冷目一瞪。

「我们这是要去哪里?」李雨静尴尬了一下,看来是说错了什幺话惹他不高兴了吧,对着车窗外的景色东看西看,藉机提了个疑问。

坐在驾驶座的段风实在受不了这沉闷的气氛,开口回答:「我们去SOUND AND NIGHT吃顿饭,今天可是主厨亲自下海烹饪的。」

「主厨?我有听过唐龙说过,SOUND AND NIGHT的餐点都出自一位大厨的食谱,但是后来大厨在忙别的事就没在那边了。」李雨静仔细回想唐龙说过的话。

「你喜欢吃什幺?」冷楚言看着李雨静冷冷地询问道。

「海鲜!」李雨静眼神闪闪发着光兴奋说道,但下一秒想到什幺重要的事怯怯地说:「是说……为什幺要找我吃饭?你们有什幺目的?」

「不是要我说想要什幺?」冷楚言淡漠地回答,嘴角有着一抹很轻的微笑。

「那你想要什幺?」李雨静略带笑意询问。

「你到时不就知道了。」段风则趁机调侃了一番。

很快众人来SOUND AND NIGHT,今晚这里并没有任何客人,看来是被冷楚言包场,而且晏紫也不在。

「你和晏紫姐是什幺关係?你和唐龙也是在这边认识的吧。」李雨静并不了解他们三人是怎幺认识的,如果可以了解一二或许就可以解开,为什幺他们这幺信任冷楚言的原因。

「主雇关係。」冷楚言拿起钥匙熟练开门,开灯随后走进员工办公室。

段风在一旁看着突然感到阵阵的鼻酸,基于鸡婆他打算趁他上司换衣服的时候,多和李雨静多说几句:「总经理他不是你想的那幺风光,这里是他从学生时代就一直在打工的地方。」

「打工?」

段风带着一抹淡淡的苦笑便示意离开了。

过了五分钟,冷楚言穿着厨师的工作服出来,依旧是全黑的工作服配红色的领巾结,但是遮盖不住他摄人的冷冽气场,冷冷地问:「有什幺不吃?」

「没有。」李雨静望着眼前的人,完全看不出来原来是苦过来的人, 一脸怜悯便叫住了他,「听说…你一直在这里打工?」

「多嘴。」冷楚言回答之后又转身走进厨房。

李雨静静静地看着这家店,难怪他们这幺信任冷楚言,因为他也曾经是这里的员工,这样好像一切都说得通,但是冷楚言是家境不好吗?看起来不像……他用的东西每一样都很高级,还有他的品味这不是一时半刻可以训练出来的。

桌上被点上了漂亮的蜡烛,她望着烛光摇曳心想冷楚言真是个神秘的人……

想要了解他,每知道一件事迷雾就多了一层。

到了四十分钟冷楚言拉着拖车,上面摆了很多的美食,他不疾不徐把菜一道一道的上,不得不说他出菜的速度算快,眼看已经摆每满桌子的佳餚。

「哇,这整桌都你做的吗?」李雨静看着整桌的菜,她深感厨艺输这个人好几条街,而且仔细看看还真的不少海鲜……

有海胆、鲑鱼卵、章鱼、鰤鱼各式各样的海鲜,被装在精美的盘子中搭上好看的摆盘,瞬间提升了好几个档次。

李雨静突然明白为何唐龙看到冷楚言,瞬间像只听话的猫。

这一桌菜餚的确唐龙无法拒绝。

此时冷楚言已经换上衬衫坐在她的对面,修长的手指拿着刀叉优雅地享受美食,可能她看习惯唐龙的狼吞虎嚥,看着对面是彷彿如贵公子般吃饭,她也开始注意起形象来,用着不太习惯的刀叉。

「你连吃饭都不会吗?」冷楚言看着她彆扭用着刀叉的样子,他实在是看不下去还是拿了双筷子给她。

「谢谢。」李雨静接过筷子还是忍不住询问,「你…为什幺要打工啊?是家境关係吗?」

「报恩。」冷楚言眸光闪过一丝的忧愁。

「所以,晏紫姐算是你的恩人吗?欸…看不出来你也有需要别人救的时候」

「那…你和何之秋?」当时间过了三分钟过后,冷楚言还是选择开口询问这两个人的绯闻。

「那都是杂誌乱报的我们真的没什幺,我发誓!」李雨静做出发誓的手势吶吶道。

「我想也是,他的眼光应该没那幺差。」冷楚言露出很轻、很淡的微笑。

「话说你今天找我出来到底是想要什幺?可以说了吧。」

冷楚言拿出冷月国际娱乐的邀请函,淡淡地问道:「你应该有收到。」

李雨静点了点头。

「那一天的晚上九点去钢琴的展场地点。」冷楚言开口说道。

「你想要的东西?就这样?」

冷楚言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

李雨静心想最后我还是搞不懂这个人在想什幺?

不过……她有感觉到冷楚言对她的口气有和缓一点,或许他们俩个人也近了一点了吧?

如果有一天她能理解他在想什幺就好了。

或许他们就可以不单单是债主与欠债者的关係了吧。

Copyright © 2017 - 2020 三国群英传私服 All rights reserved

在本站可以找到您想要的三国群英传私服游戏攻略和三国群英传olsf副本玩法,我们致力于让三国游戏玩家拥有最新的游戏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