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神兽打法 > 正文

短篇小说:老猎人之梦(下)

作者:三国群英传日期:2020/1/18 22:01:49

啧啧,费了几週心血写作的文章,只有四位朋友捧场⋯⋯到底是因为写得太烂呢?还是大家真的不喜欢文字创作呢?

总之久等了,这是上文的后续,请各位慢慢享用。

(续上)

6.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刻钟?四刻钟?抑或才两个沙漏的时间?营地周遭的咆哮与爆轰声早已不见了蹤影。迪马可的双手忙着替伙伴换药、止血、固定,但心里挂念的却是那位女猎人的安危,而脑中更时不时地浮现出对方被恐暴龙那双兇恶的颚部齧咬、香消玉殒的血腥画面。

      「不行⋯⋯」他突然站起身来,吓了接待员一大跳。「不行!」

      「迪马可!你要去哪!快回来啊!」

      「我不能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她送死!」铳枪手就这幺大喊着,头也不回地奔出营区。「你先帮我看着他们!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他知道,即便自己真的去了,能做的事情也不多。在团队战力齐全时,他们仍被惶怒恐暴龙轻易击溃,更别提现在只剩下两个人了。然而,同为铳枪手——同为猎人——他不能就这样放任那个女猎人独身对付巨大魔物;即便他再怎幺没用,也得试着做点什幺才行。

      迪马可顺着线索一路追蹤过去,铳枪火药的残迹与龙属性能量的遗留物在猎场上各处留下了独一无二的痕迹,而恐暴龙腐蚀性的唾液则是喷溅得四处都是,即便不是亲眼看到,迪马可也能想像得到战斗的惨烈程度。他加紧脚步,迈开步伐向前冲去,希望能在惨剧发生前就赶到现场。

      但是,当他看见实际的状况为何时,他却不由自主地瞪大了双眼——

      女猎人虽然手持双铳,身法却不见一丝拙滞,灵动而轻盈地踏着碎步,以最低限度地移动避开兽龙的攻击;或转身、或翻腾、或飞跃,步伐的轻巧让人难以想像她握在手中的,是两把各自超过二十公斤的重武器。而每当魔物的攻击落空,她便予以回击;双铳枪在她手中宛如双剑一般,如出洞灵蛇的刺击、如破水飞鱼的斩击、如腾空翔龙的砲击⋯⋯致命无比的每一次攻击,在她手中却美得像幅画似的,让人不禁为之着迷。

      恐暴龙以那不知疼痛与疲劳为何物的巨躯,发起了怒涛般的攻势;扑击、啃咬、甩尾、踏脚⋯⋯兽龙那身强韧无比的肌肉,将万钧的巨力施加在每一次的攻击上,哪怕是被扫过一次,女猎人的身体大概就会为之粉碎。然而,猎人总是能够以看似轻鬆写意的方式,躲过巨大兽龙的攻击;往侧面的翻滚闪过了恐暴龙的扑击、靠连续的后跳躲过了连串的啃咬、前踏进入怀中后,覆盖範围极大的甩尾就没了用武之地、而踏脚跟随之而来的地震波,则是被一个离地数公尺的高跳给简单化解。

      迪马可看傻了眼。他无法相信自己眼前发生的事情:那头瞬间将他的猎团击溃的魔物,正与一个防具老旧、武器普通且连投射器都没有装备的猎人,战成了五五波的平手。

      「吼喔喔喔喔喔喔喔!」

      不知是否出于饥饿,抑或是因迟迟无法杀死对方而烦躁,恐暴龙怒极。狂吼之后,龙属性能量交织而成的帷幕再度笼罩其头部周围,同时周身肌肉更进一步隆起、硬化。兽龙发出撼动天地的咆哮,以早先无法比拟的速度和侵略性,向女猎人发动了更密集的攻势。

      而呼应着对手的狂怒,女猎人双枪尖一振,枪路陡然变化,长短不一的两挺铳枪开始以截然不同的方式袭向目标。时而以长枪的长度侵扰,再冷不防地拉近範围以短枪重击、时而以短枪施以连串的斩切,并以长枪击出威力强大的串刺⋯⋯两把长短不同的铳枪,枪路变化万千,再辅以偶发的砲击,即便是在如此明显的防御性作战中,仍然持续且确实地给予恐暴龙伤害。

      兽龙大口一张、巨首高抬,致命的巨颚由左上至右下袭来,眼看着就要将女猎人给咬成粉碎,她却不慌不忙地举起铳枪、扣下扳机——「轰!」

      刻意不站稳,利用砲击的后座力,女猎人身体向后飞出、闪过兽龙攻击的同时,将火药推进的锐利破片炸了牠满脸都是。恐暴龙哀嚎着倒退数步,小小的前臂在半空中无助地挥舞着。趁此良机,她再度上前、舞开枪花,对着恐暴龙脸部就是一阵乱舞;向着斜上的突刺重挫其鼻腔,反身后带着时间差的二连重叩把牠的整颗头砸入地面。「还没完呢。」

      前踏脚配合腰部扭转、蓄满力量的肩背大肌群一口气释放全力、搭配上在最适正时机放出的砲击,双铳枪一齐的横扫仿若要切开空间一样,将庞大的兽龙一击打翻在地!

      「好机会!」「呼——喝!」

      一个箭步向前,女猎人配合呼吸、以全身体重和前进动量刺出的双枪,将恐暴龙粗厚的喉部鳞皮刺了个对穿,随后的连发蓄力砲击则是将伤处的肌肉与骨骼尽数炸烂;恐暴龙挣扎着起身,转头欲咬向猎人,但对方却先一部以蓄力砲的后座力退至安全範围并重新填弹。在两声威胁满满的「喀锵!」后,两把铳枪又再度回复成满载状态,砲口指向了墨绿色的野兽。

      「吼呼⋯⋯吼呼⋯⋯」即便脸周仍缠满浓厚的龙属性瘴烟,迪马可仍能清楚看见,恐暴龙喉部的巨大伤口,正随其每次吃力的呼吸淌着大量鲜血。反观女猎人这方,虽然连番挥舞着两把沈重的铳枪,她却仍气定神闲地摆出了迎击架势,连气也没喘过一次。他吞了口口水——他这辈子从未见过任何猎人展现出如此精湛的武技、强悍的体能与快速的判断力,而且他有种预感——「以后也不会再有机会见到了。」

      因此,年轻的铳枪手决定以自己的双眼,将这场战斗牢牢地刻划在记忆当中。他紧盯着战斗的双方,大气也不敢喘一个,深怕一个不小心而错过了任何一丝的细节。

恐暴龙再度发起强攻,兽龙种强韧的双脚爆发出惊人的力量,将那巨躯推向半空,以扑击之势袭向女猎人;口中无数锐牙在如此巨力的加持下,化为致命兇器,满拟将那碍眼的娇小人类给直接咬成肉泥,而就算这一击没有命中,沈重的身躯后续所带来的冲击,也能直接将对方压扁。

      「危险!」迪马可心中暗叫不妙。

      然而,女猎人不慌不忙地举起长铳枪,朝着恐暴龙面部就是一发蓄力砲击!破片伴随高温冲击,让恐暴龙的扑咬失了准头,趁着对方闭上眼的空档,利用后座力带来的角动量,闪身、转身一气呵成,下一个瞬间,双铳枪如钳一般,紧咬住恐暴龙的头颈,插入兽龙漆黑厚皮下的枪头,隐隐约约闪动着摇曳的焰光——

      由于距离太远,迪马可只能隐约听见女猎人似乎说了些什幺。只见透着的光芒从黄转白、然后变蓝——「⋯⋯双风铳枪,『龙击』!」

      汇聚在铳枪枪尖的巨大能量,好似随着其话语而一口气释放,难以想像的高温将恐暴龙的身体组织烧穿、恐怖的冲击震碎了路径上的每一条骨头与肌肉、而被快速蒸发的体液则是在其体腔内急剧扩大体积留下了巨大的空洞,即使拥有兽龙种顶点的强悍肉体,也耐不住头颈部受到如此重创——恐暴龙连挣扎都没有地倒下了,从牠喉部的窟窿泊泊流出的大量浓稠血液,将沙地化为了红黑色的泥沼。

      女猎人等了半晌,确认恐暴龙没有动静后,将仍在冒烟的长短铳枪插入沙地,然后,仰头向天,长长地吁了口气。

      迪马可震惊到无法言语。那头几招就把他的猎团伙伴击溃的移动灾难,在整场狩猎中,没能碰到女猎人一下,更被一身老旧装备、连投射器都没有的她给完美讨伐。他从十六岁开始当猎人,见过了无数的同业,然而没有一个人拥有如此饱经琢磨的美技,同为铳枪手——不——同为猎人,他怎幺样都得向这位神秘的女性请教。

      他朝女猎人所在的位置狂奔而去,由于兴奋、敬畏与喘息,一路上他喊着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什幺的话,等到跑到对方身旁时,他方能好好地组织语言,说出:「呼⋯⋯哈⋯⋯请、请问你到底是⋯⋯到底是谁⋯⋯我有、我有好多问题要问⋯⋯呼⋯⋯」

      「嗯?小兄弟,你也来了啊?伙伴们的情况稳定下来了吗?」

      但对方却没有回答,只是将另一个问题抛给了他。

      「拖你的福,他们没有大碍⋯⋯呼⋯⋯我想请问你——」

      「啊啊,差点忘了,得先跟你赔个不是。你的铳枪被我操到极限了,砲管有点热熔,往后怕是不能再开火了。」

      「哈啊?」

      对方在半空中比划了下:「配重做得很棒,挥起来感觉很不错,从合金材质跟铸造方式来判断,应该是江波村的货吧?」

      「啊⋯⋯唔⋯⋯对。」对于女猎人从这简短的使用中得到如此多的资讯,迪马可只得一愣一愣地据实回答,他想问的问题反倒被搁在一旁而无从提起。

      「不过,扳机行程有点太长就是,想要全弹射击的时候不太好操作,另外就是,有时候击槌阻铁会在弹筒旋转的时候鬆开,造成误作动。你待会检查一下,撞针的部分怕是有点应力性断裂。」女猎人话锋一转:「——当然,借了你的武器还弄坏这件事,我会负起责任的。作为补偿,那把铳枪就送给你吧。」

      她指了指身后那把插在沙地里的长铳枪。刚击发过龙击砲的武器,散热板弹了个对开,正兀自散发着将周遭空气扭曲的高温。

      「不不不,这⋯⋯」「别客气别客气,弄坏你的武器,赔偿也是理所当然的。」「可、可是⋯⋯」「哎,你就收下吧,别想太多。」

      「可是如果不是你的话,我们全部的人都会死在这里。」迪马可心想着,但女猎人并不给他说出口的机会,逕自将铳枪拔起,塞在他手中,扎实的重量让他一时间竟站不稳脚。

      「这样好极啦!你一定能好好善用这家伙的!」女猎人豪放地笑了起来,拍拍迪马可的肩膀道。

      「不是、我想问的是,你到底——」「吼、吼、吼喔喔喔喔喔喔!」

      问句再一次地被打断,这次却是被本应已经死亡的恐暴龙。牠甩动着巨口,酸性唾液随着这动作而挥洒出来,黑红色的瘴烟又再一次地遮盖了牠的脸部。

      「什幺!?」迪马可一个不稳,向后坐倒,几乎出于本能地,他将手中的铳枪对准了魔物,却忘了弹药早已因方才的酣战而打空。

      而更让他惊愕不已的,却是女猎人的反应。她一个箭步冲去,来到恐暴龙的脑门前,举起了手——

      「够了!」

      不是攻击、不是压制,女猎人的双臂,紧紧地抱住了恐暴龙那颗巨大的龙头,而她的上半身和脸部,则是整个靠在了对方的脑门处。「已经够了,没关係的,不用再害怕了。」

      「你、不是⋯⋯等等、快住手啊!你会没命的啊!」

      看见高纯度的龙属性能量如火舌般,迅速地烧蚀着女猎人的防具与皮肤,迪马可慌张地吼道,但对方却充耳不闻似地继续紧抱着恐暴龙。

      「没事的,没事的⋯⋯乖孩子,已经没事了。」

      令迪马可讶异的是:恐暴龙的挣扎竟止歇了下来,原本浓密的龙属性瘴幕,也逐渐淡去、消散在空气中,巨大的兽龙种从喉头深处发出了低沉的鸣啼,仿若幼兽在向母亲撒娇一般。女猎人则是呼应着牠的呜噎,以那只被烧去表皮、血肉模糊的右手,轻抚着恐暴龙的鳞皮。

      「别担心,没事的,没事的,不会再让你痛苦的喔。」

      她伸手,将恐暴龙的眼皮轻轻阖上,像母亲轻抚幼儿双眼一般温柔。同时以左手从腰后抽出了剥取刀,那是一把有着木材补强、明显曾经断成两半的太刀。

      「多亏了你跟他们,我玩得很愉快。」女猎人将高举过头的刀,往下用力刺去,刀刃精准地穿过她的指缝,直入恐暴龙的脑内,让牠真正陷入了永眠。她抽出刀,俐落地血振,并将刀入鞘。「谢谢你。」

      她低语道。双手在胸口合十。

      迪马可惊愕到说不出一句话。思绪在他脑中千丝万缕,太多的问题与太多的情绪交杂在一起,让他的舌头一时三刻间打了个死结,他只得傻傻地抱着铳枪,不时地发出无意义的「呃⋯⋯」或是「啊⋯⋯」。

      他看着她解开了头上被几乎熔燬的金属护额,金色的长髮随着这动作而解放开来,随着大蚁冢荒地的炽热微风而飘蕩。那对一蓝一绿的双眼先是仰望着蓝天,再来是哀戚地看着恐暴龙的尸骸,最后,视线转到了迪马可身上。在被对方直视的这个剎那,迪马可才注意到:女猎人那颗闪烁着漂亮祖母绿色的左眼,是只义眼。

      「我也得谢谢你们,小兄弟,如果不是你们,我这次回来真的不会玩得这幺开心。」

女猎人露出了微笑,本已疤痕满布的脸庞又有一半以上的皮肤被侵蚀殆尽,显得可怖异常;但,那微笑是如此地真诚、如此地发自真心、如此地真情流露⋯⋯因此,才显得如此地美丽动人。

      「等你朋友们康复以后,就把这把刀送给那位太刀手吧,那是我一个朋友的东西,指不定很适合他用一只手挥舞。」

      她将刀连着鞘,放在迪马可的跟前。红色的布料以独特的方式缠绕在木製的刀柄与刀鞘上,以工艺角度来看,可说是十分美丽。

      「我也差不多该走了。」她再度仰望天空,喃喃道。

      「等等、我还没问你,你到底是——」「迪马可——!」

      铳枪手顺着声音的来向望去,只见一队人马自远方朝他奔来,是接待员带着救援队来了,还有其他五期团的伙伴护卫着他们,想必是为了对应惶怒恐暴龙的吧?不过,他们不知道,已经不需要护卫队了,多亏了女猎人的帮——

      「⋯⋯谁?」

      再次回头,原本女猎人站的地方,什幺也没有,周围的沙地上也没有脚印和行迹。就彷彿消失在空气中一样,那个金髮的女猎人,就这幺不见了。

      但是,那把铳枪,仍扎扎实实地停留在迪马可的手中,兀自散发着蒸腾的热气。

7.

      回到调查据点后,迪马可与接待员在安置与看照受伤的伙伴们之余,也做了很多事情,除了向总司令和生态调查所汇报惶怒恐暴龙的出现、以及被一位身份不明的女猎人所救之外,装备的维修、补给也是少不了的。但是,除此之外,他们还做了另一件事:调查那名神秘女猎人的身份。

      接待员利用权限查核了推荐组、五期团、乃至于整个星辰的成员名册,甚至到后来她抽空一个一个人地询问,都没有找到一个哪怕是有一点符合女猎人特徵的人。或者应该说:不论是哪一期团,如果有一个拥有此等精湛技术的猎人,其名号与名声应该早就已经响彻了整个星辰据点才是。

      「你说她自称公会派来的『观察员』,可我查阅了人事纪录跟命令,甭说五期团,从一到四期团,公会从来没有安排任何『观察员』到新大陆古龙调查团里头啊。」接待员如是说。

      「是这样吗⋯⋯不然我把她留下来的装备拿去给加工屋老大看看吧?说不定能得到些线索什幺的?」迪马可思忖道。

      「也只能这样了。」

      而迪马可则是把女猎人留下的铳枪与半截太刀,交给了坐镇加工屋的二期团头领分析,但分析的结果却让他更纳闷了:太刀使用的素材与锻造工艺,毫无疑问是来自结云村,但铳枪的工法和使用的弹药,却是比较像是来自弗拉西亚山的波凯村锻造屋。而且,二期团头领的一句话,让迪马可更陷入了五里雾中:

      「小伙子,你给我看的这两样武器,都是旧时代的产物了,少说也有至少四、五十年的历史啊,你看这铳枪连装填龙杭砲都没办法!」

      被这幺一说,迪马可想起了,回到星辰后,他的确有抽空拆开了借给女猎人的那把短铳枪,虽然砲管几乎热融、散热板损坏、撞针也断了开来,但唯独龙杭砲的铁桩,却是一次也没有被击发过。

      「对方会不会是来自一期团的老猎人啊?你看剑术大师,他也是用旧式的武器装备啊。」接待员如此问道。

      「不太可能⋯⋯一期团成员四十年前就抵达新大陆进行开拓,但那个女猎人看起来顶多三十出头。况且,如果对方真是一期团成员,怎幺可能会连总司令也没听过她?」迪马可托着下巴,道。接待员闻言,也点了点头,并再度陷入沈思。

      然而,当那位被称作「苍蓝星」的猎人与她的接待员伙伴,发现了风飘龙成群迁徙的现象后,整个星辰据点又再度忙了起来,而迪马可的调查,也不得不先告一段落了。

      随着永霜冻土被发现、前线据点月辰的建立、以及冰龙伊维尔坎纳三番两次的出现,迪马可——与伤癒的艾蜜莉、宫本和雷多——也被动员前往月辰协助调查和防卫。当中不乏许多惊险的时候,例如冰龙攻击月辰的兵器储存库时,剑术大师为了保护调查班班长而身受重创,甚至连星辰这边一度因冰龙的到来造成的气候异常而差点断粮,但,这一切的一切,都因那名苍蓝星的出现,迎刃而解。而关于「伟大的存在」的谜团,也在迪马可等五期团猎人的努力下,成功地让众人顺着地脉找出了位置。在一番激战之后,「伟大的存在」地啼龙,被苍蓝星给击倒,新大陆的危机又一次地被化解⋯⋯

8.

      「呼啊!温泉温泉!这冷天气让我的伤口老是隐隐作痛啊!」

      长久以来的任务终于结束,宫本将身子倾斜,让颈部以下的全身连同右手臂的伤处,整个浸泡在泉水中,第一次享受起集会所的温泉来。「虽然还是比不上结云村的泉质,不过也真是够过瘾啊!让我都想来杯温泉饮料了!哈哈哈哈!」

      「啧啧,可惜月华亭这里没有这样的服务⋯⋯不过说真的,我们是不是该建议一下他们,弄个饮料贩卖处什幺的?这样我们既能开心畅饮、调查团也能开心赚钱,不是很好吗?」

      雷多一面调整头上的毛巾,一面说着。

      「唉,有温泉泡就不错了,不要再妄想其他有的没的。」

      艾蜜莉脸上的表情一如平常地严肃,而双手则是交抱在胸前,但谁都看得出来她是在试着遮掩那对丰满的巨乳——很显然地,队长对于没穿着盔甲这件事,十分地不能适应。

      「唉呦,队长你就别再遮遮掩掩了啦!你身材那幺好!别人是想露还没本钱,队长是刚好反过来呢!」雷多豪爽地笑道。

      「雷多,你——!」

      「对啊,而且队长你遮得了上面,遮不了下面啊!」

      「哈呜!?」

      宫本指了指艾蜜莉的下半身。月华亭温泉的泉质,属清澈的碳酸泉,且池子也不深,只要水面没有太严重的波动,从水面上就能很清楚地看到泡在泉水中的东西——例如艾蜜莉那穿着沐浴用衣而几乎没有遮掩的翘臀、还有那对修长动人的美腿。

      「队长身材超讚的!」「超讚的!」

      「你你你你你你们几个、不不不、不要太过分啊啊!迪迪迪马可,你不要只是在那边看吶!帮我说说这两个色鬼啦!」

      艾蜜莉本以因温泉而泛着红晕的脸蛋,更加红豔了起来。连话都因此结巴的她,此时一点队长的架势也无,却显得十分可爱。迪马可很想在这个情况下帮助队长,但他也很想多看看队长这样可爱的一面,因此⋯⋯

      「嗯!队长你身材超讚的!」他故意上下打量着艾蜜莉,然后比出大拇指,道。

      「哈、哈啊呜⋯⋯你、你们这些色鬼!」

      听到连迪马可都这样,像是小动物一样,艾蜜莉遮住了自己的脸,头也不回地跑出了浴池。见此反应,三位男士先是对视一眼,然后哄然大笑——

      「哈!队长真的太可爱了!」「同感!明明狩猎的时候那幺严谨,在这方面却像小女孩一样!」「一切都感谢这里的温泉啊!」

      语毕,三人再度对视,又大笑了起来。宫本与雷多的话题又回到了温泉饮料上头,而迪马可则是开心地听着他们俩出各种主意,并认真地思考着这门生意的可行性。

      蓦然地,穿透温泉的雾气而映入他视野中的,是一丝耀眼的金色,他瞇起眼看去,只见一个留着金髮、满身疮疤、有着一蓝一绿眼瞳的女猎人,正微笑着向他挥手。「咦!?」

      他惊呼着站起身。宫本与雷多的讨论随之嘎然而止。「迪马可,怎幺啦?发生什幺事了?」

      「那个⋯⋯不是⋯⋯?」

      定神一看,哪有什幺女猎人啊?只有周遭浓浓的雾霭而已。他再度坐回泉水中,思忖着自己是不是因为泡太久而出现了幻觉。

9.

      「不论你是在古代树森林、大蚁冢荒地、陆珊瑚台地、瘴气之谷、龙结晶之地、永霜冻土、抑或是聚魔之地。

      「当你山穷水尽之时,或许——只是或许——你也会跟我一样,遇上一个奇怪的女猎人。

      「她穿着旧大陆的猎人系列防具、手上拿着的也是陈旧的老旧铳枪。她身材高大,脸上和身上各处都布满了疤痕,这让她肌肉纠结的身体看来更加可怖。

      「但她有着一对深邃动人的、一蓝一绿的眼睛。被她的眼睛直视的时候,好像连灵魂都要被吸进去一样。

      「她会在你陷入危机时出现,以堪称完美的精湛技术把魔物漂亮地解决掉,然而,当你转过头准备感谢她时,她却会像风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蹤。

      「即便我努力试图挖掘她的身份,我仍不知道她到底是谁,只能从装备和技法判断出她是位非常、非常资深的猎人。

      「或许我一辈子再也无法遇到这位对我有恩的猎人了吧?但,如果有谁读过这篇笔记之后,遇上文中所述的这位猎人的话,请你帮我向她传达:

      「『迪马可・荷西・赫南德兹非常感谢你曾经救了他和他的伙伴一命。』

      「对不起,但麻烦你了。拜託。」

——摘自五期团推荐组,双铳枪手迪马可・荷西・赫南德兹的猎人笔记。

Copyright © 2017 - 2020 三国群英传私服 All rights reserved

在本站可以找到您想要的三国群英传私服游戏攻略和三国群英传olsf副本玩法,我们致力于让三国游戏玩家拥有最新的游戏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