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神兽打法 > 正文

【一章之三:暴走的马车】

作者:三国群英传日期:2020/1/18 22:04:48

  随着夕阳沉入遥远的地平线,商家们纷纷收拾商品准备关门,来往的人群也越渐稀少,街道的油灯接连点燃,警备的士兵出现在道路展开例行巡逻。

  面试结束的人陆续从旅店出来,一个个面露难色,揹着行囊落寞离去。

  「太过份了,竟然说我身高太矮,有损王室形象……」

  嗯嗯,看来身高也在评分标准内。

  「可恶!亏我特地穿这套家传的铠甲跟名剑前来。」

  过度注重仪表,看上去也行不通。

  「一眼就识破我是个逃犯,这个马塔德拉还真不简单。」

  等等、最后那位谁来把他抓起来啊!

  「亚克,杵在那里干什幺?还不快往前走,照队伍的前进速度来看,人选恐怕已经决定好了,说不定还没轮到我们面试就会结束了。」

  若是这样就糟糕了,我没考虑过公主护卫以外的出路呀……

  我看着前面剩不到几人的队伍,思考以后要买块更大的田,还是转职做麵包师傅比较好,这时后头突然传来一阵急驶的马蹄声。

  「救命啊、马匹失控啦──!」

  马车上的老车伕使劲地控制缰绳,然而前头那两匹马就像发疯一样,完全不听使唤到处横冲直撞,许多地摊因此遭殃,商品全被撞倒压烂。

  「快点停下来,否则我们要逮捕你了!」

  警备兵举着火炬,排成一列挡在马车的行径路线上,害怕火焰的马匹急忙改道,后头的车厢被甩向阻挡在前的士兵们,将他们撞得七零八落。

  不行,再这样下去会造成更多伤亡的,得想办法阻止才行!


  我朝紫尔督了一眼,相信他也在想相同的事情。

  与我视线相交的紫尔,一理解我的意图,先是惋惜地摇头,接着无奈地耸肩苦笑,与我脱离队伍奔向那辆发狂的马车。

  「有什幺好办法吗?」

  我们挡在马车行驶的路线前方,各自按着繫在腰间的剑,随时准备出手。

  「要想不伤害到前面的马,只有把驾驶旁的连接部位砍断。」

  紫尔抽出细长的佩剑,上头烙印着精美的纹路,剑身在夜里仍闪烁微光。

  那把剑即是托列德家传家之宝,象徵曾是贵族的证明,名为「耀暗」的名剑。

  其实说穿了就是混入某种特殊矿石锻造而成的剑,杀伤力并没有特别突出,保养更是麻烦,不过倒是能卖个好价钱。

  马车笔直朝我们的方向驶来,我也拔出腰间那把「再普通不过」的铁剑,将它架在胸前摆好姿势。

  「要上了!亚克。」

  「哦!」

  就在我们准备冲上前时,马车突然改变方向,朝水池旁聚集看热闹的居民们奔去,人群见状慌乱地喊叫一哄而散,好死不死留下一个小鬼,傻楞楞的站在原地,注视朝自己奔驰而来的暴走马车。

  「亚克,马车就拜託你了!」

  我还来不及反应,紫尔已经收起耀暗,笔直朝男孩跑去。

  「收到啦!」

  晚了半拍才跟上的我,赶紧改道预测马车会经过的新路径,不时回头注意紫尔的情况,以及马车剩余的距离。

  幸好在马车撞上前,紫尔就抱住小孩跳进水池里,两个人都平安无事。

  「很好,接下来就是这两头暴走的家伙。」

  「喂喂、快闪开啊!」

  马车要压过我的前一秒,我使劲向上跳,在众人的惊呼声中,正好落在车伕旁边的位置。

  「臭小子,这样子很危险,不要突然跳上来!」

  「我倒想问你,是怎幺让马发狂的,牠们该不会在抗议超时工作吧?」

  「我才不会虐待我的马,牠们刚刚在来的路上,撞见一个晃动的黑影,不知怎幺着就突然发狂了。」

  年迈的老车伕努力拉扯缰绳,终究控制不了马匹。

  与其说是抓狂,看起来比较像在逃跑。

  影子夜里随处可见,这个理由实在一点说服力也没有。

  「总而言之,你们自由了。」

  我挥剑将连接处砍断,马车碰的一声倾倒在大街上,重获自由的两匹马就这样朝前方奔去,直到马蹄声消失在远处。

  因为事情顺利解决,所以我从马车跳下准备离去,却被车伕一把揪住衣服。

  「小子,两匹品种优良的战马一共是七十金币。」  

  「明明就是杂种马,想趁机坑我──不对!我为什幺要付你钱!?」

  正当我和车夫理论时,紫尔全身上下湿透,模样狼狈地出现在我身旁。

  四周响起热烈的欢呼与掌声,不过对此刻的我来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因为旅店那头的面试已经宣告结束,几年来的汗水付之一炬。

  同样也失去了,回到公主身边的唯一机会……

  「抬起胸膛来,亚克,至少我们成功遏止了这场骚动,你应该感到骄傲。」

  难掩失落的紫尔,试着说点什幺安慰我。

  「我知道……这幺做绝对是正确的……」

  我的喉咙发乾,不争气的泪水险些夺眶而出,视线逐渐失焦。

  解散的队伍成为了围观群众,高举旗帜的士兵们也跟随马塔德拉返回城堡,留下的只有深掘内心的苦痛。

  欲言又止的紫尔,最后决定让我单独静一静,默默退到一旁。

  我明明知道的,知道自己对此有多幺嚮往。

  即使如此,我仍无法与心中的骑士之道背道而驰。

  「那个──」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心里的苦痛如涟漪般逐渐扩散。

  没错,打从十年前的那天开始,我就发誓要成为一名优秀的骑士。

  我不曾忘记过那一天的无力感;那一天弱小的自己。

  「不好意思──」

  没想到十年后的我,依然是如此的没用。

  连回到你身边的资格都没有……

  「打扰一下──」

  身后好像传来稀稀疏疏的说话声,但是我没有多余的心思去在意。

  一定还有什幺方法才对,毕竟天无绝人之路嘛!

  总之眼下只能先回去,一边种马铃薯一边从长计议。

  「注意我这边一下啦!」

  衣角突然被用力向下拉扯,令我不得不转头查看。

  「干嘛啦?紫尔,你看不出我的内心正饱受煎熬吗?」

  奇怪,紫尔明明在旁边拧乾头髮。

  「往下一点哟,伤痕先生。」

  我把视线往下挪,印入眼帘的是一位身穿嫣红色女侍服,头戴白色饰带,棕髮及肩的女兽人,

  她的身高只到我的胸前,我得退后一步才看清楚她的全貌。

  一般来说,兽人除了身上带点动物的特徵,以及感官异常灵敏外,外貌上与人类没有区别。

  然而体能方面却天差必远,某些厉害的兽人甚至能够飞檐走壁。

  我对兽人的了解也仅此而已,这还是我第一次和兽人交谈,从那对竖起的耳朵看来她应该是猫──还是狗来着?

  如同看穿了我的心思,对方带着浅浅微笑说道:

  「是狐狸。」

  「咳咳、那幺这位狐狸小姐,请问你有什幺事吗?」

  难不成就连暗自感伤的时间,上天也要将其剥夺吗?

  「两位刚才英勇的表现,实在令人相当钦佩。」

  明明人对着我说话,目光却紧盯紫尔不放。

  啊~就是那个嘛,因为紫尔长得太帅不敢上前搭话,所以趁机先来跟旁边的跟班套近乎,已经屡见不鲜了。

  摇曳着裙底毛茸茸的尾巴,狐女回过头来,用充满朝气的声音自我介绍:

  「你好,我的名字叫艾米,是公主的贴身女侍。」

  「公主的……贴身女侍?」

  「是的,就是负责照顾公主生活起居的人,从早晨唤醒公主替她更衣,到用餐前的试毒,全都是我一手包办的喔!」

  表情得意洋洋的艾米双手叉腰,打直腰桿把脸抬得高高的。

  试毒啊……想必我现在能见到你,就代表没人想毒害公主。

Copyright © 2017 - 2020 三国群英传私服 All rights reserved

在本站可以找到您想要的三国群英传私服游戏攻略和三国群英传olsf副本玩法,我们致力于让三国游戏玩家拥有最新的游戏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