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神兽打法 > 正文

虫王埃利刻vs双刀剑圣红莲-吞噬仇恨的蚀咒

作者:三国群英传日期:2020/1/26 22:03:54

埃利刻‧魁vs红莲花子

绝怪


重複的景象映入埃利刻的眼里,让刚刚被水豚使者开启的传送们如同虚设一般,在刚刚,他才在这地下道与一名战舰人偶展开灭国等级的对决,但此刻从传送门出来后所见到的,却是像刚刚没发生战斗一样的完好无缺,唯一与刚刚景象不同的是迎接他的换了别人。


那人是一名留着红色且浏海齐平,气质不同以往高雅的大和抚子 ,与红色相称拥有战斗气势的少女,“红莲花子”,身穿蓝色迷你和服,披上粉红色羽衣,飒爽走在这充满寂静未知的地下道中,她走着走着身旁不时出闪烁着雷电,这能力释放的现象让躲在一旁的埃利刻起了不同于在刚才遇见雪芽的兴致。


在之前的经验下,埃利刻算是摸透了地下道的内在规模,他躲在一处不明显且未连至天化板的梁柱上,在上面,他一边观察着红莲的一举一动,一边执行对应接下来几场战斗的私人作业。


他将手上的虫捏成烂肉团,接着对肉团撒上由羽毛以及鱼鳞混和成调製成的粉末,接着放于画在地上以太阳、月亮、五芒星银饰围绕而成的三角形法阵中,连结三银饰的法咒以自己的鲜血抹上,接着他再度观察一下少女。


红莲不为所动,只是静静地继续走着,周围的雷电早已不知烧灼多少虫子了,埃利刻脸上一抹微笑。


「这次来的猎物竟然是如此妙龄少女,伐苏雅,跟你一样是年纪轻轻就成为天才的少女啊……真是该死,竟然让我想到她……」


埃利刻摇了摇头,将过去悽惨的回忆强制从脑海暂时抹除,再次把注意力拉回战斗分析,他看着少女那坚定的姿态,那是经过许多修罗战场才淬炼出的结果,身上的雷电平稳有序,持续输出,让埃利刻布满在周遭埋伏的虫子连碰到少女的机会都没有。


少女这样见闻怪异,却能够如此不动声色且屹立不摇的精神力,让埃利刻再次又唤醒他口中所提到名叫“伐苏雅”的少女,他回想起自己还是未化为人形的蛊虫,那段如同宠物时常伴随在伐苏雅身旁的时光。


曾经,他是伐苏雅专用的下咒蛊虫,在他的回忆中,伐苏雅过去可是现实世界中东南亚乃至全世界都知晓的最强降术士之一,她的能力被世界财团所关注,想将她的能力化作操纵世界的武装来发展,本来拥有这样能够造福自己种族“黎一族”且能够获得掌握全世界部分权力的机会,但却因为她的善良而被她拒绝了。


在之后她逃离了黎一族,因为她知道,就算自己不愿意,利益薰心的全族还是会逼她答应这件事。


埃利刻想到这边带着微笑自言自语道:「她真的很善良,即使在那种众叛亲离的情况下,她还是只选择逃亡而已,如果我的直觉没错,那现在与我对抗的这名少女应该也一样吧,那份拥有人性天生该有的善良……对了,少女!」


在悠闲回想中,埃利刻差点忘记自己正在与名叫红莲花子的少女对峙着,他探了头观察一下,少女逐渐走向他所待的柱子,恐怕是多少察觉到自己所待的位置的异样吧,有修行过或是天生带有异能的人都会察觉到埃利刻所散发出的强烈阴气与阳气,埃利刻看见少女慢慢走过来,知道自己也藏不住了,乾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放招。


他放出大量蜂群般的虫子飞奔向红连,少女看着大量虫子袭向自己,右手紧握刀柄,身体蹲至下段架式,摆起如同新阴流的

起剑动作,然后轻轻说一声:「果然是那根柱子吗?」


接着她以樱花一闪先是拨开前方打头阵的虫子,接着在以她十连重击的招式“万樱散落”结合三十连击的“天乙轮迴斩”所创出的新招“樱迴天牙闪”高速斩击虫子,高速轻击夹带瞬间重击,让虫子只能接近至少女所挥出的剑距範围,看着少女目前被暂时僵持下的状态,埃利刻继续回想着。


「那时的逃亡之旅,虽然让我们一人一虫时常陷入狼狈不堪的状态,但还真的是挺浪漫的,到过各种地方,看过各种文化的景象,在每个地方留下只属于我们两人的回忆,即便我那时只是只虫,也能感受到与她浓情密意,可惜地也在这边,我只是一只虫,无法用语言表达感受,无法多跟她说甚幺……」


说到这,埃利刻的情绪稍微低落下来,他看向刚刚法阵中自己做的肉团,肉团中慢慢产生出螺旋,接着从螺旋慢慢浮现出一把红色钥匙,此钥匙是为了接下来“外挂”做的第一个准备,看着血肉而生的钥匙,稍微振奋情绪低落的埃利刻,同时也让他又联想起甚幺,嘴上露出来自雄性邪淫的微笑。


「看到血肉让我想起……对,虽然那时无法跟她多聊甚幺,但至少……那个时候……」


埃利刻的淫笑更加上扬,那出自生理反应的微笑,让他仿佛又重新回归自己身为“兽”的本质。


同一时间,持续斩击的红莲,突然浑身一振,满脸通红,那是她因为选择复仇这条路而被覆盖住的感受,如今却像是活塞被打开一般,全身上下像是气球膨胀一样,她快速退开至远处的某根柱子后面,手紧紧摀住子宫处,双脚内八,另一只手摀住嘴吧,任由手上的太刀倒在一旁。


「这……这到底是……身体突然不受控制了……这到底是甚幺……难道又是甚幺招术吗……这一下上天堂……一下又下地狱的感觉……到底是怎样……」


在原地看着红莲“回春”的埃利刻顿时笑出声来。


「哈哈哈哈哈!嗄啦嗄啦!不小心开启少女的开关啦!我真是像刚才雪芽所说的宇宙级罪人啊!没办法……谁叫姑娘你的出现加上我这边看到的自製肉团让我想起在流亡时……伐苏雅因为恐惧,所以时常在夜深人静时寻求自我安慰,简称“自慰”,本来单纯的跟自己确实能达到舒压效果,不过随着一天又一天的恐惧加深,自我也无法给予足够的安慰,于是……」


埃利刻闭上双眼,先回味当时的动作场面,鼻血老实地从两孔流了下来,表现出成功从兽化人的特质。


另一边,红莲还是持续压制住自己全身上下的快感,但再怎幺老实还是抵抗不了现实,埃利刻睁开双眼,一瞬间随着联想到的高潮,再次放出加倍高潮的绝招。


「于是……在有一天……她就强硬的……且紧紧握住我这只小蛊虫,开始朝她下面磨来磨去……那味道……实在是太香啦!」


随着一说完,她全身自动开启雷魔附身的技能,全身附着通电,接着从她的位置向上射出一道雷射光束,接着雷射光束像是代表她现在的意念一样放射出一个大爱心型,自己所法射出的光束也震碎自己所躲的柱子,暴露出了自己的所在位置,一连串的自我老实反应也让原本庄严的复仇少女气到花容失色。


「可恶的东西!给我死出来!」


红莲捡起刚刚落在一旁的太刀,以半月斩砍出一到粉色的雷电斩,其威力之大仿佛切开整个眼前180度的水平面,埃利刻快速召唤虫子群以同样规模的範围挡住斩击,虽然是挡住了,但其威力之大也让埃利刻嘴角留下一条血痕,这威力连红莲在过去的世界中都未曾使出过,感受到此威力的埃利刻也微微点头认同少女的潜力。


「少女啊!你真的跟她很像,恕我刚才的失礼,并容许我解释一下,刚刚你一连串的激情反应全是因为我一不小心发情的结果!」


「发情?」


少女感到不解,尤其是在这生死斗的场面上,竟然发情了?


「是的,一发情之后我兽变人的特殊荷尔蒙传达到虫群身上,在藉由虫群传到你身上,所以才会有如此多重失态的样子,还请多多包涵啊!少女!」


少女听完后,差点气到把自己牙齿咬断,她想了解的是原因,结果却听到一连串生物原理,不过埃利刻就接着说原因了。


「不好意思啊,因为你让我想到名叫伐苏雅‧黎的少女,所以才……呵呵……」


「伐苏雅‧黎?」


一听到名字,少女马上怒意消半,这突然道出的名字,难道跟自己有甚幺关係吗?


「没错,就在刚刚的连锁发情中,我的意识能力也让我看到你的过去,就跟我想的一样,你与伐苏雅同样是本质善良却落入黑暗世界的少女。」


「甚幺?你又知道我甚幺了?」


红莲顿时震惊,对面还未见到面的虫人用简单的一句话说出自己身处的状况。


「你……踏上了复仇之旅吧……?」


听完后,少女两眼顿时空白,这个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对手竟然知道她的事,让她产生一个可怕的想法;假如说眼前所面对的这一个对手是她世界的其中一个异能者的话,搞不好是最强的……而且没有之一,稍为回复冷静后,她语带颤抖接下说道。


「所以你真的……看到了……我的过去……?」


「没错,你一直在寻找仇家吧,为了获得更强的力量,所以来参加圣杯战,我没说错吧?」


红莲嘴又顿时说不出话了,在这到现在都还未见到面的对手前,似乎无论有甚幺秘密都隐瞒不了,还没等红莲反应过来,埃利刻又接着说下去。


「我过去跟你一样,都是为复仇者,我为了死去的伐苏雅将我那世界全部跟我有同性质的人事物都抹消掉了,所以在我看来,你要成功复仇……搞不好这样的结局是不会发生的……」


「你……你这混帐……你说甚幺?」


红莲咬牙切齿,身上的粉色闪电随着愤怒的情绪引爆出来,闪电由红莲为中心扩散至整个地下道,一瞬间更远方埋伏的虫子也都在剎那间被烧成焦炭。


「你这道现在都不亲自出来面对战斗的窝囔废……有甚幺资格否认我!」


「因为你太弱小了。」


否认上只有否认,这是红莲从未接受过的打击,声音所传达出的肯定令她对自己的实力也产生了怀疑。


「我太……弱小……?」


「对,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至今为止都还未找到复仇者,难道原因不是出在自己身上吗?」


「甚幺?甚幺意思?」


这问题红莲确实没想过,至今为止,她只是一昧的不停将眼前的敌人杀下去而已,所获得的情报也赶不上仇家实力变化的程度,但即便如此,她还是朝“复仇”这目标持续走下去,等等……除了复仇之外,她还有甚幺?


「假如说你够强大,你还用的着去找仇家吗?」


「我……这……」


一头棒喝让红莲脑迴路瞬间断线,这是保守的她从未想过的事情。


「没错,如果你够强大,自然仇家也会将你视为头号眼中钉,并且主动找上你,这样你就可以更快速的将他们一网打尽,但这样的事却没发生在你身上,全是因为你弱小到让他们注意不到你,然后在漫长的复仇之旅,你以那毫不起眼的姿态背负起“复仇”这件事,随着时间越拖越久,你越来越感受到倦怠,所面对到的人事物也都一成不变,你既失去作为一般少女该有的青春时光,能力上也止步不前,这就所谓现在的你!」


埃利刻语气加重,在他眼里,他已将少女看做他记忆中的女性用心地说着,红莲听完后跪倒在地,手中也失去握紧太刀的自信,回想至今如同空白一般虚度的日子,她深深地感到对不起自己的家族,在这样完全被强制坦承过后,她眼神化作空洞,眼泪直逼眼眶,瞬间在脸上留下泪痕。


红莲完全失去了战意,这是个可以让埃利刻直接取胜的绝佳机会,但埃利刻却不想这幺做,胜负他早已抛之脑后,此刻他只想持续开导这名少女。


「红莲,你没有时间难过。」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刚才给予红莲的一番剖析,让红莲深陷无能为力的恐惧中,看着红莲颓废且窝囔的状态,点燃了埃利刻的怒意。


「红莲花子!给我直振作一点!你不想复仇了吗?」


红莲受到一怒吼与听见“复仇”这两字后顿时从忧伤中醒了过来,但内心还是犹豫的。


「我当然想……我当然想!但我怎幺可能有那个机会!」


看见红莲稍微振作后,埃利刻嘴角微微上扬,右手往前一伸,在刚刚全地下道因为红莲怒意所瞬间抹杀的虫群尸块,全集中向深处的一根柱子,埃利刻手上冒出一个黑白能量相兼的能量球,并将虫群尸块吸入里面,边吸收的过程中边跟红莲以她本人的角度诉说她原地踏步的原因。


「对!就像我刚才说的,你不强就没机会,不过现实是残酷的,有时就算你想努力,大环境还是不会给予你条件,所以你的弱小也可以说是有原因的……我能够走到这地步,全都靠未知的奇蹟罢了,而现在,你有幸遇上我,就换我将这份“奇蹟”带给你!让你获得那不可能的机会吧!」


一说完,埃利刻将吸收完虫群尸块的能量球稍微压缩,然后对向女主角,从能量球中油小而大召唤出兜虫巨兽袭向红莲,红莲感受到庞大的气息高速的朝自己冲撞过来,快速的捡起落在一旁的剑,但就算捡起来了还是挡不住兜虫的冲击。


兜虫巨大的独角撞上红莲,让她豪迈的吐了一口鲜血,然后又令她连续撞断好几根柱子,她全身上下冒出了多处外伤内伤,在生存意识的被激发下,她开启雷魔附体,让巨虫主动跳开,接着趁跳开的一瞬间,施展雷魔附体状态新创出的绝招。


「雷魔剎灭斩!」


一瞬间由头到尾,高速瞬移将巨兜砍出一个平滑的横切面,身上也因此淋了一身虫血,被上下分半的巨虫试图重合,但雷电附着,渗透进巨虫全身,体内由里到外被高福特电击、麻痺、然后烧灼,最后全身上下化为粉末,淋上自己的虫血也在全身出电中快速蒸发,这由死逆转生的抵抗,唤醒红莲战斗的意志,这样的战斗带给她前所未见的快感,另她一身轻且全身舒畅。


紧接着就是重头戏,埃利刻伴随贴身在自己身旁的飞虫群,出现在红莲面前。


「你是……?」


「哦!对喔!你应该还不知道我的名字,吾名为埃利刻‧魁,由降术蛊虫幻化出的虫人,虽然现在说好像太晚了,但是还是请多指教。」


「虫……人……」


红莲顿时反应不过来,眼前的一切太过超现实,兽与人竟然达到完美的结合,自己所原本待的世界要看到如此的人种根本是不可能,兽与人竟然达到完美的结合如今却活生生出现在她面前。


「没错!虽然还想再跟你多聊些甚幺,但看你好像恢复战斗的意志,就言归正传吧。」


说完,右手以精神能力中的具象能力创造出一把与红莲所持差不多大小的太刀,左手长出并覆盖如同手爪般的虫甲,摆出罗马战士般战斗的架式在红莲面前,红莲知道这是有礼且带尊敬的战斗邀请,双手紧握太刀摆出中段架式,刀兼职职对准埃利刻,在两刃交锋的生死斗前,她还有话跟埃利刻说。


「你说你的名字叫埃利刻‧魁吧……谢谢你的指教。」


红连表情不同于战斗架式,温柔看着埃利刻,看着这样的红莲,埃利刻嘴角也感到欣慰般上扬的回应。


「不会……因为你真的很像我与伐苏雅的综合体,看着你让我这由蛊虫幻化而成的人又更添加一份人性,所以我才该谢谢你……为了报答这增广见闻之恩……吾将化为同样身为使用刀刃者……来好好回应你的信念!」


一怒喝完,埃利刻一剎那与红莲两刃交锋,红莲也快速绷紧双手,向前划出半月重力垂直一砍,刀锋触碰产生扩散全场的镇波,让全场地下道的石柱都刻上布满的裂痕,接着就是一连串的—


位移、隔挡、突刺、交锋、上段、中段、下段、等一连串交错攻击,红莲的刀刃令埃利刻感到佩服,即便是多处重伤的情况下,也能达到完全配合节奏的战斗,但也因为身负重伤所以攻势逐渐削弱下来,在红莲挥空的一瞬间,埃利刻没有给予物理的最后一击,反而是退开到一旁,开始施行刚才埋伏的咒术。


咒术来自于刚刚红莲斩击兜虫巨兽所淋上的虫血,以虫血作为引子,接着以战斗削弱红莲那异于常人的精神力,然后在削弱精神力后,瞬间下咒,咒术施行后,红莲将会看到恐惧的景象。


这招的可怕之处就是将敌人逼至精神崩溃,最后让敌人自我了断,此咒为埃利刻自创的“恐蚀咒”。


红莲一瞬间意识产生模糊,周遭世界化为不自然的模糊与混在一起的色彩,接着她看见自己的仇家氏族出现在她面前。


「你……你……怎幺可能?你怎幺会在这?你这该死的东西,把我家人还给我!」


怒意使她遗忘周遭的异常,此刻她眼里只有仇恨,她没忘记家人惨死病倒在血破中的画面,爸爸伸首异处,妈妈就像是被羞辱过一般衣衫不整,这画面彻底烙印在她脑中,并从那时开始一直伴随着瑜这复仇之旅,现在,仇人在她面前,她恨不得结束这恶梦,虽然她不知自己此刻已在埃利刻所创的梦中。


她冲上仇家前拼命的斩击,但仇家却像没事一般被刀刃穿透,她放出雷击,也一样穿透仇家,周遭开始出现仇家氏族的嘲笑声,嘲笑声令她感受到绝望,让她想着;难道刚刚与埃利刻的死斗所激发出的潜力难道是假的吗,还是说连与埃利刻的战斗也都是假的?


各种负面情绪涌上心头,愤怒、绝望、恐惧,使她开始对真假感到疑惑,对自己感到迷惘,那无力感使她又落下手中的刀刃,在仇家面前瘫坐在地,此刻她只感受到仇家氏族的庞大,那庞大化作一道彷彿不可超越的墙立在红莲面前,接着红莲被扑倒在地,被仇家氏族伸尽魔爪,身上的衣服被撕扯为碎布,玉白的彤体彻底裸露,连一丝最后的尊严也都没了,她只能狼狈地躺着,两眼空洞看着邪笑的仇家。


她不甘心,不甘心就这幺服从,她已那无力的右手捡回太刀,已剩余的力气将刀架在脖子上,至少……她能够已死脱离仇敌给予的绝望束缚,忽然,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


「红莲,你要就这幺放弃吗?」


「这声音是……?」


「我是埃利刻,你忘了吗?刚刚跟你对战过的埃利刻,一切都不是假的!你的进步都不是假的你听到没有!」


这一肯定让原本绝望的红莲突然意识清醒,泪水一瞬间从眼眶奔出,身上重新冒出了比刚才更大的粉色雷电,中间还透着青黄色,她免强自己站稳,重新摆好架式,她回复了意识,身上的雷电震碎埃利刻给予的恐蚀咒恶梦幻境,此刻她看着埃利刻,喜怒哀乐各种情绪充斥着

她内心。


「原来……刚刚也是你搞的鬼啊?」


「我刚刚不久前就说了吧……会将奇蹟带给你!」


「奇蹟吗……确实呢!自己这份不同于以往境界的雷电……」


这也是埃利刻精心的安排,在刚刚为了削弱精神力的相互斩击中,他偷偷对红莲以具象之刃注入念力与精神力操作,这样他才能将红莲唤回现实,一切都是为了激发红莲的潜力,也是为了接下来要开外挂的第二个准备。


「那幺就在最后……测试一下这份雷电吧……」


「嗯!」


两人再次摆好架式,接着一瞬间—


两人剎那间擦身而过,这是红莲完美的一击,即便她倒下了,也无法否认这一点。


埃利刻单脚跪了下来,手中注入强化念力的具象之刃早已被雷电粉碎,身体右半边被削成血肉模糊,幸好自以与雪芽一战的核能进化,让他能够在几秒内复原,但那雷电震摄威力之大令他也不得不佩服。


红莲已失去意识进入昏迷状态,埃利刻蹲下来看着他沉睡的脸庞,那脸庞到现在还是令他认为跟伐苏雅很像。


「红莲,接下来就以这激发出的潜力,找出仇家并做个了断吧!你可以的!」


说完埃利刻给予红莲一个嘴对嘴的吻,在吻当中,埃利刻将一只蛊虫送入红莲身体里。


「如果这样的能力还不够应付仇家,就呼唤我的名字!召唤我吧!」


接着,埃利刻走到旁边,摆起一开始製作出血肉之钥的日月星法阵,将储存在身上承受红莲一击的雷电射向法阵中,法阵中的雷电冒出一把绿色钥匙,此钥匙为“心识之钥”,此钥匙是既“血肉之钥”后,为了接下来“外挂”做的第二个准备。


「两把钥匙有了,剩一把,我有预感接下来的对手拥有能够满足我製作第三把钥匙“灵魂之钥”的条件……」


说完,他前方刚好出现第一战结束后的传送门,但这次他选择不进去,因为……


「接下来我自己过去吧!我怕一尽传送门又回到这地下道中,水豚使者,可以吧!」


水豚使者化为可爱的少女,虽然脸上掩饰不住傻眼的表情,但还是朝他的头点出一个光点,光点进入埃利刻的脑子里后,他闭上双眼,画面出现的是充满异兽的丛林。


「那就是接下来的战场吧?」


埃利刻向水豚使者少女确认一番,在少女点头后,他张开双翅准备飞向战场,离开时还叮咛道。


「那名叫红莲花子 的少女就麻烦你传送回她的世界啰!」


随着叮咛结束,胜利的虫人早已飞向远方,消失于地下道中,红莲也随之醒过来,只见水豚一直开着传送门等她,她摸着双唇,脸颊泛红地回想起在她晕倒时埃利刻对她说的那句话。


「呼唤你的名字吗……」


少女走进了传送门准备接下来崭新的复仇之旅。


地下道重归当初的寂静。

  …

  (回目录)

  下回预告:死灵术士蒂儿vs邪魔-罗

Copyright © 2017 - 2020 三国群英传私服 All rights reserved

在本站可以找到您想要的三国群英传私服游戏攻略和三国群英传olsf副本玩法,我们致力于让三国游戏玩家拥有最新的游戏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