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神兽打法 > 正文

钢铁丛林异士录15 破阵之法(一)

作者:三国群英传日期:2020/2/2 22:02:47

       老吴逐渐接手吴新成的身体,熟悉的强烈赤气奔窜全身,汹涌的劲道果然是妖物所有,不过这一次意外的温润,元神跟丹田负担不大,看来老吴并没有讹诈,寄宿期与吴新成的精神已经融合得差不多了。

       此时吴新成回到现实,只剩下听觉及视觉能共用,其余的全交给老吴独享,吴尹甄见吴新成都没动静,他们迫不及待想搞清楚,而陈伯跟邱岚虽然已经知道千目兽移转,不过仅此而已,具体吴新成怎幺跟千目兽和平共处也很好奇。

       吴尹甄抓着吴新成的肩膀激动道:「喂!你倒是说说话啊!这到底是不是真的啊!嗯?新成你…新成…?」

       此时吴新成的身体开始发出红光,巨大的能量自身体爆发出来,吴尹甄被这幕吓得立马鬆手,老园丁和陈伯则是瞪大了眼,两个老怪物活了这幺久,从来没见过人类有如此惊人的能量,心中难得产生一丝害怕,老园丁更是偷偷运起紫气,若是情况不对就马上动手,陈伯表面上看来不动声色,但想法应该是一致的。

       老吴藉着吴新成的身体道:「嘿嘿,各位好啊,唷~吴家这几年过得挺滋润的啊,家具闻起来还真香,相比之下驭鬼师如此落魄,恶人有恶报喔。」

       吴尹甄不知所措地道:「新成你说甚幺呢?你到底…」

       老园丁急忙将吴尹甄拉开道:「妖物!所有人散开!」

       霎时间所有人如弹簧般迅速退开,一致进入备战状态紧盯不放,因为吴新成的身上幻化出好几只蜈蚣,眼神如狂人般扫视着众人,隐约能看到赤气在筋络流通的轨迹,老吴大大伸了个懒腰,舒筋活骨一番后把双脚放在桌上,然后拿起茶壶自顾地喝了起来,好像甚幺事都没发生。

       空气陷入最深沉的宁静,耳朵只听到喉头吞嚥的声音,其他人一动也不动,赤气的压力让人误以为一出手就会死亡,这种精神威吓正不断消耗众人的体力,背脊早就被冷汗湿透了,双方持续这状态直到老吴把茶喝完并将气息收敛,短短的十几分钟似过了十年,邱氏姊妹的两个徒弟因修为不足而晕了过去。

       即使气息收敛了,备战状态仍没有解除,至于其他长老也因察觉异样而有所动作,在房间外布下精英把守,但是不敢贸然闯入,老吴稍微换个舒服的坐姿,双手抱胸环视所有人。

       五分钟后老吴率先忍不住安静道:「我说各位要站到何时呢?不好好坐下说个话吗?我这都把一壶茶给喝完了,难道还要等到吴新成的膀胱受不了吗?」

       老园丁与陈伯交换一下眼色,权衡后认为先坐下来听听眼前的「吴新成」怎幺说,毕竟这幺僵持也不是办法,对方似乎也没动手的意思,其他人见状纷纷配合,不过警戒心仍然处于最高点。

       老园丁战战兢兢道:「这…我知道你不是吴新成,那你是…?」

       老吴回道:「就是你们口中的千目兽,不过我不喜欢这个称呼,既然是只蜈蚣那称呼我吴先生就可以了,话说这茶挺香的,适合宴客以及老一辈的享用,似乎对晚辈来说太早了点。」

       老吴的言下之意很明显,他希望在场只留下驭鬼师和一军的决策者,其他不相关人士包括门外的重兵可以全部撤掉,而且老吴在说这话的时候语气略带威胁,隐约中还有些许的不悦,老园丁自知没有跟老妖怪谈判的余地,风城三杰及吴尹甄也都是聪明人选择自动散去,顺便将把守的兵一併撤走,门外其余长老则悉数入席,当他们见到吴新成的样子时默默捏了把冷汗。

       老园丁身为一军最高代表率先发话道:「吴先生,您现真身是为何事?」

       老吴回道:「没甚幺大事,只是某位小妹妹把小吴给供了出来,身为房客似乎该出面帮忙解释,否则依你们的作风非得把他剖开来检查,我可不愿意见到那种事。」

       老吴将事情的经过与在场人士说了一遍,过程虽然简单不複杂,但是一切都难以相信,说实在话,如果吴新成将千目兽吸出来后直接死亡还能理解,因为历史上还未有相处如此和平的案例,控制人类的身体也是第一次见到,更别提还能习得吴家的凌行心法,而且从老吴的语气听来,他似乎是真心跟定吴新成了,这到底是修了几世的福气,或是倒了几辈子的楣呢。

       老吴自知需要给众人一点时间消化资讯,毕竟连经验丰富的驭鬼师都觉得很不可思议,过程中可是从头到尾瞪大了眼,不停地刷新脑内认知,好像整个世界被重新洗牌,一切的理所当然都被颠覆的冲击感涌入,差一点意识就要当机了。

       老吴喝了几口茶后道:「喔对了,你叫吴万轩对吧,依你的反应来看应该只知道结盟之事,而不清夺玉之实对吧?」

       老吴这话还真说对了,老园丁其实只知道吴家与行规派结盟,若对方有所请求必须尽力帮助,这是宗家传达的讯息,至于秘密派兵夺血尸玉这事还真不知道,要是老园丁清楚全部原委也不必派吴新成去探路。

       老园丁回道:「您说得没有错,与行规派缔约的是宗家,分家仅是提供帮助。」

       老吴看向驭鬼师问道:「既然如此,驭鬼师为何找上一军而非宗家呢?听说因为这事小吴成为了斗争的目标是吧?」

       在场所有长老心里都对答案有数,此次协助牵扯利益甚广,宗家这次花重本派兵协助,一方面是履行约定,另一方面是展现日后友好的诚意,若能结为真正意义上的盟友自然是美事一桩,驭鬼师的战力无庸置疑地强大,行规派更是精锐云集,而且夺玉和缔约的功劳皆是宗家的,往后他们的地位一定更稳固,那幺剩下的就是分家表现的机会,偏偏邱孟身为代表指名要找吴新成接头,这让戮刃和明念很不高兴,两者认为一军利用吴新成耍诈,恨不得马上将他除掉,否则他们就没有功劳可以沾了。

       邱岚自然是知道为什幺,邱孟自从被吴新成救了一命后很信任他,儘管两人只有一面之缘,她也私下和妹妹谈过这事,邱孟嘴巴上说是为了方便,毕竟她是结盟后才当上掌门,找有谈过话的比较不陌生,不过邱岚知道事实才不是如此,妹妹心思较为当纯,估计没发现自己对吴新成有好感罢了,只是没想到间接给吴新成带来麻烦。

       邱孟回话道:「我与吴家素不相识,唯一有交集的只有吴新成,既然是关係存亡的大事,自然得找个信得过的,我认为这没甚幺不妥,不过没想到他会成为斗争的目标,这点确实是我的疏失。」

       老吴看了看邱孟笑了起来,这小姑娘的心思太好猜了,重点是世界上竟然真有这幺单纯的人,瞎子都知道邱孟是别有用心,于是道:「小妹妹…」

       邱孟突然插嘴道:「我不是甚幺小妹妹,我的名字叫邱孟。」

       老吴对待邱孟可不会像吴新成那样随和,话讲到一半被打断令老吴非常感冒,当下说翻脸就翻脸,从背脊幻化出三只血色蜈蚣,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狠狠缠住她,快到在场没有人察觉到,等到发现时邱孟已经被绑得死死的,每个人下意识退开并进入备战状态,空气再次陷入凝重,十几人大气都不敢喘。

       老吴没有理会其他人只是狠狠瞪着邱孟道:「我管你叫甚幺名字,没人教你礼貌吗,还是要给你来点『特别』课程?」

       其中一只蜈蚣开始朝邱孟的脖子缠绕,另两只把四肢拧到关节作响,邱孟痛到连召唤鬼的力气都没有,只能一个劲呻吟着。

       邱岚见状连忙跪在老吴面前道:「吴先生请息怒啊,我妹妹年纪还轻不懂礼数,您大人有大量就放过她吧,我在这代她向您赔罪,请您原谅她!」

       老吴哼了一声把邱孟甩到旁边去还翻了几圈,邱岚和两徒弟连忙冲上前察看伤势,而吴新成的意识看得胆战心惊,虽然他对驭鬼师没甚幺好感,不过就这幺摔一个女生还是很心寒的,只希望邱孟没受甚幺大伤。

       吴新成用意识与老吴交流道:「喂!你没下狠手吧?那看起来很痛耶!」

       老吴回道:「放心吧我自有分寸,刚刚那一下只会痛不会伤,谁叫那小妹妹这幺没礼貌,最讨厌别人打断我说话了,你的话就另当别论。」

       吴新成道:「喔齁?那我该说自己真是幸运啰?再来你这该解释的都说完了,是不是该换本人出场啦?听说这具身体好像是我的呢,我敢打赌要是我不吭声你就打算一直霸佔吧。」

       老吴装傻道:「对唷!你看我这上了年纪记性不太好呢,果然几千岁对脑袋还是有影响的,马上还给你就是了,下次记得多放我出来唷。」

       吴新成苦笑道:「得了吧,你要常出来这人间都被搞坏了。」

       身体控制权逐渐回流到吴新成这里,说实在话这种被操弄的感觉很奇妙,不管来几次都挺过瘾的,唯一令人头痛的就是老吴的个性,对他来说人类就如蝼蚁般卑微,自然不会有太多的尊重,想到这吴新成就头痛,他要是惹出问题来承担的可是自己啊。

       老园丁察觉赤气正逐渐减弱,于是把握这个机会伙同其他人将吴新成压制在地,殊不知此时老吴已经退回去了,吴新成哪里打得过在场的长老们,除了被五花大绑外还被邱岚狠甩了巴掌,甚至还被骂了很难听的话,不过这些都是对老吴说的,吴新成只觉得很冤枉,更加坚定绝不轻易放出老吴的决心,他最后清晰的记忆是被老园丁用银针封住紫气的穴脉,外加陈伯的睡眠药剂而陷入沉睡。

       昏昏沉沉中吴新成隐约记得被扛到一军的审讯室中,除了被五花大绑外,还独自被关到最为牢固的房间中,陈伯在房外布置封魔阵锁住吴新成气的流动,随后老园丁派出一军的精锐不间断地监视直到吴新成醒来为止,依照陈伯的药剂时效应该可以睡上整整两天没问题,对吴新成的处置风城三杰自然是沉不住气,特别是吴重燕反应格外激烈,看到自己爱的人被这般对待,无论是谁都会失去理智,差一点就要跟老园丁打起来,好在吴尹甄虽然同样担忧,但还能稍微理性思考,好言相劝下及时拉住吴重燕的冲动,这才没酿出甚幺大祸。

       老园丁对此事不敢大意,当即招开高层会议并封锁一併消息,真正的灾难就是怕传到分家那边,一军已经因为此事受到两家斗争,那就更别提千目兽藉人类之身说话了,铁定会被狠狠大做文章传到宗家那边,落下一个「玩火」或更严重的罪名,吴新成也可能因为危险而被「处置」掉,这些都不是老园丁乐见的,再说,吴新成在年轻一辈中人望颇高,风城三杰就是因此被招揽过来的,他的价值对一军非常高,损失的话打击会不小,毕竟未来是放在晚辈身上的,无论如何都要保住他。

       陈伯在会议中问道:「万轩啊,你甚幺时候开始把弟子当物品来衡量了?你护他的理由不应该是出于同派别吗?怎幺会是用个人的『价值』做定夺,你这叫吴承海以后还怎幺跟你?」

       吴承海就是吴新成的义父,出席者都能看出他有些不悦,于是老园丁对着他致歉道:「承海啊,我为我的失言道歉,方才当然不是单纯以价值来决定护与不护,无论是谁只要身为一军就应该护着,之后的那番话只是想表达吴新成的优秀,真的没有其他的意思,还请你原谅。」

       吴承海全程注意力不怎幺集中,一心都在想着吴新成的事,难道自己的儿子已经死了吗?至今为止其实都是千目兽在行动?他想确认的就是吴新成还是不是吴新成,其余的他不想管了。

       吴承海道:「那个…我只想知道…我儿子还是不是我儿子…」

       老园丁叹了口气道:「唉,相信在座各位也想知道吴新成还是不是人类,但这情况实在是特例,在没法完全确定的条件下我只能封他穴位了,虽然对他来说很痛苦,不过不会留下伤害,这是最人道的处置方法了。」

       吴承海语带不悦道:「人道…那可是我儿子!有个三长两短就跟你没完!」

       吴承海愤而离席后留下众人面面相觑,老园丁自知事后得好好赔礼了,虽然他已无心开会,但身为一军领导必须继续主持。

Copyright © 2017 - 2020 三国群英传私服 All rights reserved

在本站可以找到您想要的三国群英传私服游戏攻略和三国群英传olsf副本玩法,我们致力于让三国游戏玩家拥有最新的游戏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