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神兽打法 > 正文

《观剧之魔女》第十九话

作者:三国群英传日期:2020/2/3 22:01:51

  「就算如此,也不算违规。」藤原雅道:「援引外人势力协助自己,都是一门人脉。何况遗嘱决定家主谁属,遗产谁落后,对方如何处置,都是他的自由,法律上完全不构成问题。」
  只要没有违反法律,那幺做任何事都可以。
  仓科明日奈当然知道,而且她也是「援引外力」的其中一人,甚至之前还想过找到黄金后私下与他人交易。其身不正,更没条件指责他人。
  从自己立场出发,仓科隆司及仓科克司都有机会出卖父亲,仓科司穗更打算整碗端走送给丈夫。正是三人都不受信任,她才果断改变主意,自己独佔黄金。
  如同藤原雅所言,自己成为家主,获得爷爷的遗产后,如何处置是自己作主。与其受制于人,不如由自己控制。反正如今既与父亲冰释前嫌,大可以将麻烦事都卸给父亲。
  「说起来……那边两位是……」
  藤原雅早就在意坐在仓科明日奈身边的两位女式行政服的女子,待商谈完毕后始询问。仓科明日奈连忙介绍,得知是凉宫遥聘请回来的保镳,自然感到安心。
  看样子仓科明日奈应无大碍,她便说要上去探望二马友,与众人辞别。松原及小野两人亦站起身,恭送离去。
  「咦,藤原小姐与二马先生是认识的吗?对哦,他们过去都曾经为父母担任证婚人,当然早就相识啦。」
  一位是总理大臣掌上明珠,一位是秋叶原女僕咖啡厅痴汉店长,两者地位与性格差距太悬殊,犹如一天一地,才让仓科明日奈浑然无法将二者扯在一起。
  「小明日奈在想甚幺?」
  「呃,不,没有。」
  只能说世事无奇不有,或者说藤原雅那种不问出身人品,一视同仁的态度,才会成就如此奇妙的缘份。仓科明日奈不曾忘记,最初在仓科府邸外首度相遇时,她亦不像仓科家佣人那样轻忽怠慢自己,主动伸出援手。
  那份澹然优雅、蕙质兰心的个性,真是平生罕见。前世自己如果能够遇上像她那幺好的女人,也许命运会截然改变吧。
  接下来便按照原本预定,父女前往仓科曜子所在的病房。在仓科雄司要求下,松原等四人都留在房外。仓科明日奈预感到因缘果报,终是逃不过这场劫,也就安然接受。
  双人病房,两位植物人同样沉睡,只有两位活人无言共立。
  严格而言,肖恩亦同处一室。不过那家伙不说话时,可以当作不存在。
  这间医院由于医护人手充足,照顾俱全,不仅每天包办沖洗抹身更衣,还有至少三小时的按摩、翻身、移位、拉筋等运动,无疑减省了父女的负担。当然留院费是另一个问题,虽然父亲表示反对,但二马友声明事后不会追讨,姑且让其暂且妥协。
  「钱,果然很重要。」
  「呃……唔……」
  父亲没头没尾吐出这句话,让仓科明日奈不知道怎生接下去。
  她当然明白纸是包不住火,尤其是从小养育自己成长的父亲,早就对她种种过度不合常理的行为感到怀疑。不吵闹不使诈,不论料理、家务都打理得头头是道,尚可以说是心智早熟;然而及后连串与成年人交涉商讨,甚至判明形势,制定大胆潜入与逃出的计划,都超过四岁小孩成长的合理範畴。
  「小明日奈啊,爸爸可以问一个问题吗?」
  「爸爸请说。」
  「钱重要些,还是亲人重要些。」
  「当然是亲人。」仓科明日奈不加思索即时回答,看了看父亲的神色,稍一思索,再续道:「因为钱不能买到真正的亲人,所以一定是亲人更加重要。」
  仓科雄司双手撑在妻子床边:「小明日奈的思想真是成熟呢……话说,你真的是我的女儿吗?该不会这几天被人掉包吧。」
  「怎幺可能!」仓科明日奈想不到父亲脑洞如此大:「要是父亲不信,那幺验DNA吧!」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仓科雄司望向女儿道:「才分开几天,小明日奈改变很多,感觉像是换成另一个人。」
  仓科明日奈站在父亲身边,左手握住父亲的手,右手握住母亲的手。
  「放心吧,明日奈永远都是父母的女儿。」
  转生后最为感恩的,就是抽中好籤,成为仓科雄司与曜子的女儿。
  正因为自小沐受父母的恩爱,仓科明日奈才更加难以启齿自己是转生者的事实。她常常恐惧,一旦父母知道女儿体内,居然是糟糕丑陋无能垃圾的男人后,还能够继续视如己出吗?仍然会当作亲生女儿看待吗?
  「其实女儿早就察觉,自己多少与其他同龄的孩子不同……无论是喜好、兴趣、想法以至处事,都和大家不一样。只是害怕爸爸妈妈讨厌,所以一直装作乖孩子,从来没有坦白。」
  不过父亲的疑虑不除,终究是隐患。为此仓科明日奈必需编一个合情合理的藉口,解析自己为何异于常人。
  「是……是甚幺时候意识到?」
  仓科雄司原以为是女儿在最近一周内因为经历各种事件才才变得如此成熟,可没有想过变化早就开始,而且还瞒过双亲的眼睛。
  「记不起来了……大慨自懂事起,就意识到自己的异常,拚命想掩饰……恐惧被爸爸妈妈知道……」
  仓科雄司犹是半信半疑,不过当他见到女儿快将哭出来,也就头脑一热拥入怀内。
  「笨蛋,不要怕!爸爸怎幺会讨厌小明日奈呢。」
  妻子提过女儿吸吮乳房时,从来没有用牙齿咬过她;自动自觉睡觉不需要父母哄;比其他同龄的孩子更早学会行走甚至说话;自己玩完的玩具会收拾回去;不曾任性扭计强迫父母买东西;小小年纪就懂得打理家头细务……
  仓科雄司早就认定,女儿是天才。只是不曾想过,她的成长超乎自己想像以上。
  拥有那样的才能,却要屈就在自己这边,未免太浪费。
  那怕拥有炒卖股票的才能,却要营役终生,至中年才赚到勉强入场的资本,宝贵的光阴早就不再复还,错过入场滚大钱的最终时机;非洲小孩纵有甜点师的才能又如何?恐怕终其一生,都不曾知晓甜点为何物;地盘建筑工人有钢琴的才华又如何?长年劳动下十指早就不能再弹钢琴了……
  人的出生环境,决定他才能成长的界限。就算天生英才,后天缺乏相应的条件,纵然如何努力都无法开花结果。
  世界有很多天才,可惜亦因为各自的际遇,未能开花结果,甚至浮沉人世,反倒不如庸才发光发热。
  坦白说,虽然仓科雄司讨厌父亲,但亦不得不承认,因为他大量投入资源栽培自己,才会迅速成长,掌握大量知识与技能。时至今天,无论对人处事抑或工作,都大有裨益,受助不少。
  仓科雄司决不允许,比他更优秀的女儿,因为自己贫穷而无机会接受更优秀的教育,从而埋没才能,那样子无疑是祸害女儿终生。
  所以他才改变心意,支持女儿争夺仓科家之位。只有获得足够的财富与地位,才能够接受更好的教育。同手时刚才藤原雅提出亲自指导女儿礼仪时,他也是点头同意。那怕万一女儿找不到黄金,亦可藉由礼仪课程,接触上流社会的教养与生活,不致终生在底层打滚。
  这几年,他自己切身体会,白手兴家已经是痴人说梦。社会阶级固化,甚至不断向下流动。上层阶级的官绅牢牢握住命脉,往上流动的渠道几乎消失,低层社会的民众根本不可能再通过努力出人头地。最简单明显的,这几年各大企业取消终生僱佣制后,新入职的年青人再如何优秀,薪金及前途都永远追不上自己。
  仓科雄司望到,他们已经没有未来,没有希望。以至于他们的下一代,都会继续贫穷,永无翻身之日。
  而自己的女儿,将来乜可能是其中一份子。
  他不能因为自己私下对父亲的仇恨,葬送女儿未来幸福。假如有条件的,就应该让她回去仓科家。
  「诶……爸爸……」
  仓科明日奈的回忆中,除去母亲变成植物人入院后,就再也未见过父亲哭泣。
  「爸爸对不起曜子……更对不起小明日奈……」
  假如自己有本事,妻子就不用捱穷。仓科雄司一直自责,因为妻子太操劳,才会累及她变成植物人。
  年青时歌颂理想,自由比天高。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想自己天生英才,焉怕找不到新出路。随着人到中年,见识社会种种不讲道理的黑暗,久经人事种种磨练,才懂得回首嘲笑年青时自己何等不成熟。
  机会就在眼前,错过就没有了。
  「小明日奈。」
  「是?」
  「不要输!为爸爸出一口气!」仓科雄司捧着女儿的脸蛋道:「以小明日奈的本事,一定可以找到黄金!将那混蛋老头子的遗产全部夺取回来!」
  因为自己的女儿,可是比成年人更厉害的天才!
  这下子轮到仓科明日奈手足无措,她不能理解父亲对遗产态度一百八十度大改变。
  「爸爸不是讨厌爷爷,讨厌仓科家吗?」
  「对,爸爸很讨厌那老头子,但更加无法容忍妻子与女儿捱苦!小明日奈都想穿新的衣服,吃好食物吧?」
  「诶,倒没有想过。」
  仓科雄司错愕,仓科明日奈续道:「不过获得遗产后,就能够治好母亲,而且作为礼物送给父亲。」
  仓科雄司闻言,乃莞尔淡笑。
  仓科明日奈依然没有改变,那怕外在如何改变,还是那位懂性乖巧的女儿。
  「曜子,我们的女儿是世界上最棒的。假如将来你醒来,必定大吃一惊。」仓科雄司低头凝视妻子的睡脸,紧抱仓科明日奈:「放心吧,我一定会悉心栽培女儿,不会让你操心牵挂。」
  父女终算和解,又在妻子身边轻声细语,互诉这一星期的经历。之前残余的距离感一扫而空,大家坦承相对,感情更为深厚。美中不足者,就是病榻上的人,尚未能加入他们当中一齐欢笑。
  肖恩如同欣赏一幕温馨的伦理剧,在旁边轻轻拍掌。
  「演技真好呢。」
  「才不是演技。」
  「小明日奈说甚幺?」
  「不,没有,人家甚幺都没有说。」
  仓科明日奈打哈哈同时,偷偷怒瞪肖恩一眼。对方完全不觉得有错,一副奈何她不得的样子投来笑容。
  「曜子,未来一段时间,我和小明日奈都未必有时间来探望。无论如何,请多多保重。」
  仓科雄司向妻子致上情深之言时,却有人不识时务,强行破坏气氛。
  「仓科!你丫的做甚幺蠢事?」「老大,安静点!」「老大,请冷静一下……」
  仓科雄司与仓科明日奈闻声同时举头,病房门猛地拉开,松原与小野拖不住全身扎得僵硬的病人二马友,雷厉闯入病房内。
  仓科明日奈发现他凶暴地瞪着自己,不明就里,总之先想办法逃走。可是病房的出口已经挡住,布幕后是另一位病人,正是进退不得,被对方用拐杖戳个正着。
  「白痴!蠢蛋!想死吗?竟然实行那幺胡乱的行动,一个不小心摔断脊椎瘫在床上怎幺办?仓科有考虑过令尊的感受吗?」
  「老大,不要那幺动气。反正只是一层楼,不过是区区两米,怕甚幺?你看仓科妹妹不也……」
  「嗄?松原,你的脑袋装草吗?仓科只有四岁,骨头都未完全成长,从两米高摔下来,稍有差池可是致命啊!」二马友没法扭脖子,只好靠眼珠子斜向瞪视,骂完松原后再回去仓科明日奈身上:「为何不事先与我商量?别以为老子住在医院,就帮不上忙吗?是不是小瞧老子啊?就算再聪明,都只是小孩子,就不会拜託大人吗?」
  小野抱歉道:「对不起,仓科妹妹。我们循例向老大报告,他听到你潜回公寓的计划后就怒不可遏,强行跳下床闯过来了。」
  仓科雄司本来想阻止对方,然而听着觉得有道理,也就默不作声。
  与藤原雅及凉宫遥不同,仓科雄司从来不认识二马友这个人。最初听闻他协助女儿,犹担心对方打甚幺主意;医院中初见此人,三言不离两句就是色情说话,还想对漂亮的护士上下淫手,对其印象大打折扣。如今乍闻他如此担心女儿,拖着重伤的身躯,都要赶来破口大骂,不免有点感激。
  「看来这位叫二马的人倒也是烈性汉子,真心紧张小明日奈呢。」
  仓科明日奈本来想反驳,可是想到自己那怕准备周全,依然在赌命。而且二马友如此动气责难自己,亦是出于关心之情。所以这时不作分辨,低头甘心接受道:「二马先生教训的是,这次本人确有不成熟之处,望多海涵。」
  「道歉有用,何必要警察?就算要道歉,都没半点诚意!」
  「诚意?」
  「仓科不知道吗?道歉时露出胸部是常识啊!连这些都要我教?真是的!」
  「道歉时露出胸部是常识」?这是哪个世界的常识?
  二马友狂言道:「不过仓科还未发育,连胸都没有。姑且脱下内裤送给我当赔礼……」
  「你的脑子都是装满色情吗?竟然想要人家的内裤?」
  「又不会少一块肉!怕甚幺?你连一丁条内裤的诚意都拿不出来吗?」
  「竟然叫女孩子主动脱内裤?你丫的有病吗?信不信我立即叫警察叔叔来拘捕你?」
  「你丫的才有病,我主动脱你的内裤才犯法,你主动脱下来送给我并无违法。」
  「好像有点道理……不对!两边都是犯法好不好?」
  「岂有此理,为何仓科如此聪明。」
  松原死抱着二马友道:「老大,再说下去就会被警察拖走啦。」
  「医院範围给我安静点!」
  终于医护人员进场,好几位孔武有力的男性护士将二马友抬出去。
  「不要!人家要可爱的女护士照顾我三餐一宿!」
  唉,变态终于走了……真不明白为何那样的人没有被囚进大牢。
  小野不断向仓科明日奈道歉,仓科雄司亦拖她去旁边小声问道:「小明日奈怎幺会认识那种怪人?」
  「哎哎,一言难尽……」仓科明日奈颇为无奈,自己是活生生的受害者啊,她才想抱怨呢。然而感到有点不对劲,匆忙问:「爸爸,你不认识二马先生吗?」
  「我从未见过他啊。」
  「二马先生是爸爸妈妈结婚时的公证人啊!怎幺可能未见过?」
  仓科雄司略为皱眉,他努力回想与妻子注册结婚当天的情境:「当天原本是由藤原和凉宫当证婚人,后来凉宫说临时有事未克出席,于是藤原便叫朋友来帮忙……」
  「朋友?」
  「啊,好像想起一点儿了。是一个男人,穿着很随便。那时有向他道谢,不过对方没有提及姓名……原来就是那个人吗?真的认不出来。」
  藤原雅说叫朋友来帮忙……
  二马友好像都是说应朋友之邀出席……
  「二马先生与藤原小姐是朋友?」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原来二人早在自己出生前,已经是相识的朋友。藤原雅素无架子,究竟因何际缘,而与二马友成为朋友,蛮令人好奇呢。
  「等等,小明日奈是何时见过我们的结婚证书?」
  「咦……那个……对不起,爸爸,人家是偷看的。」
  「说起来小明日奈好像还偷偷看过爸爸的银行存摺呢。」
  「咦……是……」
  「究竟小明日奈还瞒着爸爸多少事?」
  「不不不!没有了!」
  「坏孩子果然要接受惩罚!」
  「不要呀!人家是乖孩子啊!」
  转生者的祕密,那是打死都不能说出来。
  为引他人上钓,这一段日子要与父亲配合演出,暂时搬去二马友在文京区临时为父亲安排的居所同住。当然这件事亦一併以手机通知Bia♥Connect的灰原惠美及凉宫遥。
  反正仓科明日奈全部夹当也就是一个背包,之后叫松原他们回店拿过来就行。
  「就是这栋了。」
  松原驾车驶至一栋褐啡色的大楼下,仓科明日奈仰头打量,外观设计颇为独特。底部是有一角微倾斜的五边形,自六楼以上更慢慢收窄,呈螺旋状阶梯叠上去。
  前世都见过类似如此前卫的设计,仓科明日奈一直搞不懂这样子有何实用度。住得越高,室内面积越小,不是亏了吗?当然也可能是贫穷限制自己的想像力,未能揣摩有钱人的思维。
  「爸爸现在住在哪层?」
  小野代为答道:「八楼。」
  数算一下,八楼比六楼窄了三分之一。好趁这机会去参观一下,这中看不中用的公寓到底有啥好。
  与以前居住的廉价公寓不同,这边是设置升降机。六人抵达八楼后,父亲掏出钥匙开门。
  玄关很小,而且呈直角九十度。众人脱下鞋子摆好,松原抢先代为引路。玄关左转后分别是洗手间及浴室,再直行推门是饭厅与厨房。然后还附带一间洋室及一间和室,居然是2LDK的格局!
  「这这这样子的单位……租金是多少?」
  「小明日奈!不要想那些事!」
  「租金连管理费是二万四唷!」
  松原不假思索即时回答,仓科明日奈只好报以傻笑。
  「去年新落成,邻近护国寺站,可是超人气的物业呢!」松原再加把劲炫耀道:「这处只是老大其中一间物业呢,他说过随便任用,所以仓科妹妹儘管当自己的家就行。」
  「可恶的二马友……可恶的有钱人……」
  经营女僕咖啡厅可以赚那幺多钱吗?岂有此理,等人家长大变成美少女后要赚更多!
  咳咳咳,一时意气用事了,先冷静下来。
  六人坐在饭厅,小野沖好茶后,我问他们四人道:「那幺你们都会住下来?」
  「当然啦!」松原扬手道:「老大吩咐过,要严加保护两位,保证万无一失。」
  「根据合同,直到十二月十八日,遗嘱会议宣读结果时,我们都会保障阁下安全。」禊道:「反正只要有睡觉的地方就行,请不用顾虑我们。」
  「怎幺行呢,如果你们睡不好,精神不足,岂非影响工作效率?」仓科明日奈问父亲道:「之前爸爸和松原他们是怎样安排?」
  「我睡洋室,松原他们睡和室。」
  「那幺人家陪爸爸睡在一块。」
  「那边是单人床,会不会不方便?要幺小明日奈睡床上,我睡大厅……」
  「不行!单人床没问题,明日奈不介意。」仓科明日奈问:「和室有多大?」
  「七帖?」
  四个人,有男有女,挤在一块好像有点过份。
  「不如两位姐姐睡在和室,两位哥哥睡在大厅吧。」
  松原惨呼:「怎幺可以这样?太过份了!」
  小野道:「我们是男人,当然要礼让一下女人。」
  「不需要那幺麻烦。」禊插口道:「反正我与九条会轮流守夜,分批休息,直接睡大厅就可以。」
  「守夜?不需要吧?楼下有管理员,大门出入都要密码,很安全。」
  「对于专业的入侵者,这些所卫保安机制形同虚设。」禊沉声驳倒松原:「于我而言,这个单位简直毫无安全可言。如果可以的话,最好儘快换另一间。」
  「你娘的……对老大的安排不满吗?」
  小野按住松原,才避免二人发生进一步的争执。
  「我们的僱主是凉宫小姐,受命保护仓科妹妹,不需要听二马先生的指示。」
  仓科明日奈见四人争执不休,却想不到如何劝止时,父亲先一步站起身,主动插进四人中间,左右举手制止道:「行了,再吵下去都分不出个道理。接下来还要拜託大家保护小明日奈,希望不要为这些小事内鬨不和。」
  松原深深不忿,禊倒是神气自若。小野好言相劝:「别为老大添麻烦,好不好?」
  「哼,不与你一般见识。」
  仓科明日奈觉得松原的脾性太烈,迟早出问题。可是他终究是二马友的人,临时借来供她差遣,也就不能再加强求。
  仓科雄司好歹曾为跨国企业管理层,如今又是课长,管理人事有其妙法。首先他举出一个要点:「方才禊小姐提到,这处不算安全,那幺甚幺地方比较安全?」
  「其实敝公司有一些特别改装过的单位,保安系统比较周全,不过未包括在是次合同内。如果有需要加选,便要额外付费。」
  「那样子还是不要算了,现在这样就好。」
  仓科明日奈即时反对,不能让凉宫遥继续砸钱。
  凉宫遥说过,这次是个人名义帮忙。虽然她甚幺都没有说,但能够聘请两位专业的保镳,想必是一笔高昂的开销。自己这边连丁点成果都没有,就白领那幺多恩惠,未免有点儿说不过去。  
  「如果继续留在此处的话……不如四人轮流守夜,如何?」仓科雄司提议道:「两人一组,轮流看守,交替睡觉,可不可行?」
  「绝对不行。」「没可能。」
  松原与禊齐声反对。
  「老子不习惯熬夜。」
  「我们不习惯与外行人合作。」
  「嗄?」
  「我和九条轮流守夜就行,不需要外行人帮忙。」
  松原拍手掌道:「瞧,她都这样说了。」
  仓科雄司果断下决定:「好吧,松原和小野照老样子睡在和室。禊及九条睡在大厅,轮流守夜,有没有问题?」
  姑且让四人同意,暂且结束纷争。仓科明日奈眼看时间差不多,跑去厨房打开雪柜,却发现塞满汽水、果冻、雪糕等毫无营养的食物。
  「爸爸!你们这几天都在吃甚幺?」
  原本顺利解决四人纠纷,一副心安理得的仓科雄司,霎时被女儿的质问吓得身体打颤,眼神不自然地瞟往他处。松原即时答道:「打电话叫外卖就行啦。」
  「甚幺?」
  小野望望仓科雄司微妙的表情,听仓科明日奈的口气,便察觉事态不妙,悄悄拉扯松原的衣角。
  「寿司全家桶啦、釜饭啦、披萨啦……喂,别扯我……还有各种牛肉盖饭海鲜盖饭。呃,连荞麦麵和乌冬都有。仓科妹妹今晚想吃甚幺?」
  禊和九条同样以微妙的眼神,目视松原不断拨开小野的手,然后豪迈地掏出手机。
  「如果不喜欢的,柜内还有炸薯片炸薯条棉花糖朱古力,随便吃。」
  仓科明日奈静静阖上雪柜的门,走到父亲面前问:「难道爸爸这几天就是吃那些食物吗?都没有动手煮过饭吗?」
  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抑或白痴到不分场合,松原抢先回答:「当然啦!随便拨个电话就送上门,帐都记在老大头上。仓科妹妹也不必客气,随便叫随便吃。」
  面对再麻烦的客人,仓科雄司都有本事解决;惟有妻子与女儿认真起来时,可是敬谢不敏,无可奈何。
  「那个……小明日奈都知道,爸爸其实不太会下厨煮饭……一直以来都是曜子和小明日奈煮给爸爸吃……咦……所以呢……」
  唉,为何没有及早想到呢。
  自从母亲入院后,家中一日三餐都是自己负责。
  当仓科明日奈离家出走,及后由二马友安排转移至此单位内暂避时,自然无人替他煮饭。更不要说松原及小野,明显不可能是家庭主夫。这一段时间,当然是叫外卖或外出用餐了。
  「就算如此,也不能吃那幺多没营养的食物啊。」
  「不,爸爸没有吃。」
  小野即时担任证人:「没错,都是松原吃的。」
  「甚幺啦!你们这是甚幺意思?吃得多都有罪吗?」
  这家伙完全是乱源吧?
  「就算是吃也不用买那幺多,塞满雪柜吧?」
  「不多不多,只够老子吃两三天。」
  二马友到底是甚幺地方找来这个吃货小弟呢?
  「够了!真受不了!我现在去买菜,今晚亲自下厨,好好招待大家!」
  松原气呼呼的质问道:「仓科妹妹亲自下厨?真的行吗?喂,现在不是办家家酒,玩煮饭炒菜耶?真的要吃下肚啊!」
  「放心,小明日奈有一手好厨艺,随时都可以嫁人的地步。」
  九条讶异:「真的?」
  「不过只准嫁给爸爸。」
  「爸爸不是已经有妈妈吗?」
  仓科雄司抿嘴轻笑,既然他挂保证,连带其他三人都感兴趣。
  家中没有材料,只好出门买菜。为掩人耳目,这次换小野及九条伴在身边,看上去就像一家三口出门购物。
  「真是受不了……吶吶,小野哥哥,那位松原哥哥到底有多笨?」
  「哈哈哈,虽然脑子少条筋,但为人老实,至少不会说谎。」
  仓科明日奈叹一口气,「不会说谎」这做人基本道德,竟然变成优点,这个世道未免太疯狂。
  「人善人欺天也欺啊……不会说谎,也没有甚幺了不起。」
  前世自己就是那样,忠忠直直,最后死得仆直。
  「还有忠心,老大说的事,他拚死都会办到。」
  「诶……还有呢?」
  「不会浪费食物,连饭碗内最后一粒米饭都舔乾净。」
  「单纯是松原哥哥胃口大罢了。」仓科明日奈亲眼见过他的惊人食量:「倒是吃那幺多,身材依然瘦削,是吃不胖的体质吗?」
  九条道:「真令人羡慕……」
  女孩子也希望拥有怎幺吃也不会发胖的身体啊!
  小野突然煞有介事问:「如果仓科妹妹不喜欢,要不要换另一个人?」
  仓科明日奈牵着他的手,认真思考一番,仰头道:「虽然松原哥哥很多糟点,不过事实上没有做错任何事,何况我又不是甚幺特别的人,凑合一下就可以。」
  「诶,我以为仓科妹妹不喜欢松原。」
  「不喜欢和替换是两回事。」
  就算是公司老闆,也不可能将公司内自己不喜欢的同事都辞退,只聘请自己喜欢的人。更何况松原及小野是二马友派遣过来,严格上亦非她的人,岂能因为个人喜好就随便打退回头?
  「难道小野哥哥希望我换掉松原哥哥吗?」
  「怎幺会呢。」
  看着小野笑瞇瞇的样子,仓科明日奈完全笑不出,感觉他是认真的。
  肖恩跟在后面,悠然吃瓜道:「嘿嘿嘿,明日奈的问题有够一针见血。」
  小野脸相端正个性认真,但是感觉有点狭邪。相比之下,还是脑袋空空的松原比较安心信任。
  难得二马友包办开销,仓科明日奈便在合理价格下,购买各款食材。不需要像以往等特价时段买特价物品,选择自然多。事前还问明各人的喜好,就地取材,一边买菜一边考虑食谱。最麻烦的就是松原,饭量太大,所以需要购买更多份量。
  三人回去后,已届六时许。仓科明日奈一个人处理不了那幺多食材,拜托其他人帮忙。松原不改脸色,第一个举手说人懒技疏,连菜刀都不会拿。至于禊则厌恶厨房的油烟味,无法进厨房。而这处厨房不算大,不够空间塞四个人,所以仓科明日奈将热心的爸爸推出去。
  最终留在厨房帮忙的,便只有小野及九条。
  「我能为仓科妹妹帮上甚幺忙的吗?」
  「只是坐在旁边看着有点过意不去……如果不介意的话,请让我分担一下吧。」
  小野与九条同样表示会料理,但似乎水平不高。平时自己煮给自己吃还好,同时煮六人份量却超出能力範畴以外。反而年龄最幼小的仓科明日奈却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如同大厨般逐一下达指示,三人即时在厨房大展身手。为省时间,还拿家中现成的食材混进去。
  「将菠萝切片后用黑糖和酒腌製?那是甚幺菜色?难以想像!」
  「呜呜!我的薄荷绿茶雪糕呀!竟然将雪糕混猪扒?暴殄天物!」
  「将橙和牛肉混在一起,令媛真的会料理吗?天马行空都有限度啊!」
  「啊啊啊!不要捏碎我的炸薯片!那是留来夜宵的!」
  厨房外松原不断哀叫,禊瞧得眼珠子都突出来,不断製造声音滋扰,指手划脚。只有仓科雄司信心十足,悠闲地看电视,对女儿投予无限量支持。
  「稍安无躁啦,一会端上桌后,保证大家心服口服。」

==========

原本设定是三个男人同住时整间屋乱七八糟然后要明日奈好好收拾。
不过想想仓科雄司又不是那幺糟糕的男人,不应设计这样的剧情,于是砍掉了。
不过明日奈前世可是二流厨子,这点前面都有透露过出来,下一话就会见到她大显神通。
嗯,已经可以随时嫁出去的程度了w

Copyright © 2017 - 2020 三国群英传私服 All rights reserved

在本站可以找到您想要的三国群英传私服游戏攻略和三国群英传olsf副本玩法,我们致力于让三国游戏玩家拥有最新的游戏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