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神兽打法 > 正文

见习圣女的修业之旅──(04)皇威与神权

作者:三国群英传日期:2020/2/3 22:02:45

 在从银先生那里大致了解了来龙去脉后,他便叫来几名皇宫内的侍女替我换上晋见皇帝陛下时要穿的礼服。

 是的,我们要去晋见皇帝陛下。

 也就是在上城区的最内部,我每次都只能抬头仰望的那座宏伟宫殿中,和那位统治着大陆强国之一‧奥兹曼帝国的皇帝见面。

 可是不晓得是不是因为刚才受到的冲击太大,这种事情反而没在我的心头上激起多少涟漪。

 另外,虽然我很想继续穿着本来的旧衣就好,可是银先生坚持身为圣女,穿着绝不能有失体面。所以我只好在侍女们的簇拥下,彆扭的换上一件与我很不相称的鹅黄色华丽礼服,还坚持替我上了妆。

 在将近一小时的打扮结束后,银先生轻笑着走了进来。

 「看起来很漂亮喔,柯蕾特,我觉得很适合你。」

 「……请您别取笑我了。」

 我羞赧地垂下脸,不自在的摆弄着裙角。不过在用余光注意到银先生的穿着后,就又立刻抬起头。

 「如何?这就是圣剑使的正装喔。」

 银先生此时不是穿着方才的轻便装束,而是换上了一袭以白银色为基底、以苍蓝线条为点缀的,坚韧厚实的铠甲。最后是在白银铠甲的衬托下更显突出的,闪耀着金色光辉的圣剑。

 那威风凛凛的身姿,俨然就像是──

 「……骑士一样。」

 「是圣剑使……不过,我在某种意义上或许也算是骑士吧。」

 银先生走到我的面前,向我伸出了手。

 「──专属于圣女一人的。」

 「呜……!」

 我感觉到自己的脸颊正逐渐开始发烫。

 即使如此,我还是忍耐住了心中的害臊,抬起手轻放到银先生的手心上。

 「那幺这就走吧,圣女大人,到皇帝的御前。」

 *

 在侍女的引领下,我和银先生来到了一扇偌大的门扉前面。

 这前方便是谒见厅。

 尽管银先生提醒我要抬头挺胸的走进去,然而紧张感却依然无法抑止的在胸中不断膨胀。

奥兹曼帝国的皇帝──维克托‧奈提‧奥兹曼。

 虽然不是足以被誉为贤王的统治者,但是从他面对由失控的魔物群引发的『魔潮』威胁,也依旧能安顿好国民而不引起恐慌这点来看,或许也算是个优秀的皇帝。

 最起码,我在街上很少听人说过关于皇帝陛下的坏话。

 「圣剑使──银‧席尔弗大人,以及圣女──柯蕾特‧达尔克晋见!」

 伴随着嘹亮的宣告声,谒见厅的门扉嘎嘎敞开。

 不过……达尔克?

 我愣了一下,然后旋即想起来这是前任圣女大人的姓氏。

 这是为了让我的圣女身分更加切实而替我冠上的吗?

 「要进去了喔,柯蕾特。」

 「啊?……好、好的!」

 被银先生的话语从思考中唤醒,我紧握着他的手迈步向前。

 踏入谒见厅,最先映入我眼帘的便是一座高耸的王座,在以金与红为主要色调的王座上,镌刻着一只象徵奥兹曼帝国的黄金雄狮。其余的纹理也明显经过一流的工匠细心雕琢,散发着凛然的威严与氛围。

 至于以更为强盛的气势驾驭着这个王座的,是一名脸上布满了岁月沧桑的中年男性,想必他就是帝国的统治者‧维克托陛下吧。

 伫立在皇帝两侧的,出乎我意料的只有少数侍卫和几名看起来像是重要官员的人,但不论是谁,都正用审视的眼神盯着我不放。

 明明是只要片刻就能走完的红色软毯,却让我举步维艰。

 「朕仅代表全帝国,欢迎你们两位。」

 在我们站定后,皇帝陛下缓缓地开口。

 听见那沉稳的嗓音,我下意识地想要赶紧下跪。可是在我的膝盖碰触到地面前,银先生竟先一步的拦住我。

 「银先生?!」

 「你不需要在皇帝的面前下跪,柯蕾特。」

 「请您别开玩笑了!这可是在陛下的面前……」

 「圣剑使说的没错,尚且稚嫩的圣女啊。」

 在我手足无措的时候,陛下的一句话让我的动作倏地僵住。

 「你们的地位是由创造天地的艾耶神上,以及荣光的圣剑‧埃特达拉斯授予的,没有必要向凡间的皇权屈膝。所以尽管抬头挺胸吧,圣女。」

 「是……」

 陛下都这幺说,其他的官员里似乎也没有对此有意见的人,于是我也只好站起身,然后不着痕迹地向银先生再靠近了一点。

 「虽然这姑且算是正式会面,但是也不用太过拘束。你的情况朕都听圣剑使说了,因此这次只是要商讨关于以后的对策而已。」

 「对策?」

 「就是让你找回体内的圣女之力的方法。」

 「找回……那是可以做到的吗?」

 「很遗憾,目前还没有能称之为方法的方法。但是圣剑使却在不久前在告知我你的情况的同时,向我做出了一个提议。」

 「──也就是让你去游历世界,柯蕾特。」

 银先生抢在陛下之前回答,可是答案却让我不禁愣了一下。

 「那种事──」

 「先不用太惊讶,圣女。你现在实际上只是个稚嫩的少女,既不了解这个世界、也还不知晓万物的道理。既然如此,那就只能藉由旅途让你明白,说不定还能在途中唤醒力量也说不定。」

 「当初『我』和塞拉也是在历经过不少冒险和旅途后,力量才淬鍊到足以打倒贝勒,所以这或许是个值得一试的办法。」

 「可能是这样,不过……啊,对了!」

 我突然想起了某件事。

 「银先生是如何成为圣剑使的?既然圣女跟圣剑使的力量都是继承而来,说不定唤醒的方法是相同的啊。」

 就在我带着期待的目光看向银先生时,他却果断地摇了摇头。

 「柯蕾特,还记得我跟你说过为什幺圣女和圣剑使会诞生到世上吗?」

 「您说,是因为世界面临需要拯救的危机。」

 「就是那样,只是我们彼此降生的方式却有所不同。你是在父母生下来的瞬间,由天神艾耶授予你力量、并等待某一天自动觉醒,只是你现在因为不明原因连觉醒都没办法。」

 「那幺您的力量来源则是圣剑,对吧?」

 「对,可是圣剑就算再厉害也只是一柄剑,也需要持剑人来挥舞。所以每当圣剑感应到世界的危机时──以现在来说就是十四年前──就会『自动孕育出已是成人状态的圣剑使』。换句话说,我只是个附属品,持有力量的打从一开始就是圣剑而已。」

 「原来是这样……」

 不觉得这些讯息会有什幺特别影响的我鬆了口气,轻轻点了点头。

 可是银先生看到我的反应,却是有些讶然的挑起眉头。

 「听到我其实是个从生下来就是成人的怪物,你也不觉得惊讶吗?」

 「这都多亏您之前给了我一次震撼教育。还有啊,银先生……」

 我握住银先生的手掌,用力的捏了一下。

 「请不要再说什幺自己是怪物这种话了……不管是前代的圣女大人还是我,都明白您有多幺地温柔……」

 微微鼓起脸颊,我以略带责怪的视线由下而上盯着他。

 「要是再这样的话,我可是会生气的喔。」

 大概是没预料到我会有这样的反应,银先生出神的凝视着我的脸。

 尽管感到害臊,但这次我硬撑着,没有迴避那对苍蓝色的双眸。

 「……抱歉。」

 也不晓得过了多久,银先生抬起手,用指尖轻抚着我的侧脸。

 被那触感一刺激,我的眼神也渐渐的迷离起来……

 「咳、咳!」

 然而皇帝陛下的咳嗽声却瞬时让我回过神来。

 我这才想起了自己身在谒见听,赶紧的向陛下低头道歉。

 可是不知道为什幺,陛下和其他的官员都露出了一副饮食过量的表情。就连银先生也耳根微红,别过了脸去。

 「总而言之,我们还是来继续谈正事吧,圣剑使,还有圣女。」

 「……知道了啦。」

 「??」

 

Copyright © 2017 - 2020 三国群英传私服 All rights reserved

在本站可以找到您想要的三国群英传私服游戏攻略和三国群英传olsf副本玩法,我们致力于让三国游戏玩家拥有最新的游戏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