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神兽打法 > 正文

第三事件_盲:镜中花-36

作者:三国群英传日期:2020/2/5 22:03:00

  「谁不喜欢美梦呢?」诺尔笑着反问。

  他这个回答令亚兹更担心了,只是他没等亚兹出声纠正,举起手又在亚兹额前轻轻一弹。

  「该庆幸你还保留少年的外貌吗?否则一个二十二岁的大男人哭成这样,那画面还真……无法想像。」诺尔打趣地说。

  经他一提,亚兹猛地反应过来。他身为一个清扫者,居然需要比自己还年幼的任务目标安慰。

  亚兹赶紧移开身体,到床边坐好。

  「为什幺你愿意相信那个噬食者是在帮那些人?」

  亚兹再次将视线投向茉莉花,恢复平时的呆然:「因为他也曾经这样帮助我。」

  

  诺尔相当震惊。

  「无论是从我们身上吸走负能量,或是将绝望的人类困在幻境里,都是为了避免被清扫者进行『清除』。陷入沉睡的人类,还有醒过来的机率。但是被清除的,就真的死了。」

  一众清扫者中只有少数像亚兹愿意透过净化方式处理人类的负能量,因为生命能源受污染的程度已经越来越严重了。

  「要是人类的负能量持续增加,到最后遭殃的还是人类自己,甚至影响整个地球的生态。」

  诺尔没有接话。

  「你觉得清扫者不可理喻,讨厌他们的做法,这都是正常。」他没忘记之前诺尔对他和清扫者的态度,说到这里语气有点无奈:「但这是目前仅有的解救方式了。」

  「以后我会是你们很头痛的目标吧。」诺尔不以为然,亚兹却听得脸色骤变。

  「我一定会清除你的负能量。」亚兹凝肃承诺。

  诺尔忍不住笑出声来,接着坐在他旁边,认真询问:「那你是不是该跟我说说你和那个人之间的事了?」

  「你真是一个奸诈的家伙。」亚兹忍不住揶揄他。

  降低诺尔负能量的前提条件便是让他快乐。而让他快乐的前提条件就是满足他所有的好奇。

  诺尔躺下床去,懒懒地说:「这是交易,是你教我的。」

  果然不能让他成为清扫者或噬食者,这家伙可是一肚子坏水。

  「要是你还不想说,我会等。」

  亚兹会意莞尔。感觉任性少爷成长了一些。

  亚兹也躺在他身边,坦然说道:「我会让你活得好好的。」

  

  诺尔转头凝视他平静的侧脸。

  

  然后他趋近半身,唇瓣在那稚气的脸上轻轻一点。

  迎向亚兹惊错的目光时,诺尔笑称:「这是鼓励,是你教我的。」

                    •••

  週末的市区熙攘不已,人们或悠闲行走或匆忙赶路。高楼大厦在阳光底下闪闪发亮,一切看起来祥和活力。

  然而一道光波不知从何处射来,越过路人们,直飞向前方——

  蕾蜜儿察觉到身后的危机,不急不慌地跑向高楼,接着如在平地般地跑在高楼墙面。眼见光波趋近,她一个后空翻美妙地躲开那波攻击。

  光波正正打中大厦,却毫无损伤。那些路人们若无其事地走过蕾蜜儿的身边,有的甚至直穿她的身躯。

  蕾蜜儿双脚着地,米迦勒适时赶至她身旁。

  「没事吧?」他的视线锁定某个方向,嘴上不忘关心同伴。

  「我怎幺可能被一个小丫头伤到?」蕾蜜儿嗤笑说道。

  米迦勒扫视周围情势,只见低级恶魔渐渐将他们包围,有的公然在人类身上吸取负能量以增进能力。

  「我们得换地方。」米迦勒说。

  蕾蜜儿赞成。虽然处于异空间的他们并不会对这个空间所有事物造成破坏或影响,但这里却是噬食者最有利的地方。

  毕竟人多,负能量自然也多。

  蕾蜜儿与米迦勒一同抽出腰间的黑枪。

  「路西交代过,非到必要时决不能用武器。」米迦勒利落地将手中黑枪转了几下:「不过现在情况必须使用灵魂武器了。」

  这旋转黑枪的动作并非耍帅,相反是为「唤醒」武器。

  在他尾音刚毕,原本平凡无奇的黑枪竟开始流动着跟能量饮料一样的光流。

  「先处理那些龌蹉的恶魔再离开,不然受污染的人类又会提升。」

  两人达成协议,马上跳开做大扫除去。他们各自对准一个目标扣下扳机,枪口发射的不是子弹,而是一颗光珠。

  当光珠融进低级噬食者的体内时,便会立刻进行强制净化。不等低级噬食者抵抗,身体已然迅速膨胀,最后化成粉末消失。

  低级噬食者的能力与他们本来就是差一大截,加上他们握有专剋制噬食者的武器,五分钟下来倒清了一半的敌人。

  只是在敌人附近的人类也开始出现异状——他们突然四肢发软,头晕噁心。

  这些状况,两人自然清楚。

  「到极限了,可以换目标了。」

  蕾蜜儿刚说完,不远便扬来挑衅十足的女声:「老太婆是不是年纪大了而跑不动?」

  一对龙凤胎现身于他们面前,正是姐姐满月和弟弟朔月。

  「吸收太多人类的负能量,所以也学到了那幼稚的嘴炮功夫?」蕾蜜儿冷笑:「因为全身上下、由内到外都没有一处比得上我,就只能用年龄做人身攻击。」

  米迦勒默不作声,倒是浅色眼罩迅速粒子化而消失。

  年龄,为什幺总是女人的死穴?

  「让姐姐来告诉你,有些韵味没有一定的年龄是酝酿不出来的。」蕾蜜儿拉起开衩长裙摆往后一拨,露出一双均匀细白长腿,看得朔月一愣。

  满月以为她这是多余的举动,自然没有防範。不料,顷刻她竟来到与两人不足一咫尺的距离,两手各握着两把灵魂武器,二话不说地开枪。幸好朔月反应过来,及时拉着满月往后仰。

  光珠掠过面门,隐隐感到火辣。

  蕾蜜儿重新站好,依旧平平淡淡的:「有些经验没有一定的年龄是累积不出来的。」

  她的态度以及刚才差点出事的失误彻底惹怒满月:「老女人!我也要告诉你,有些事正是年轻的身体才办得到的!」

  随着她一声下令,一大群低级噬食者受召唤而至。

  「刚才你们的攻击已经让部分人类支撑不住,现在肯定是想要换地方作战吧?」满月笑得阴狠:「但是我偏不顺你们的意。」

  蕾蜜儿与米迦勒不禁微怔。

  「满月……这……路卡知道了会生气的。」一旁的朔月细声提醒。

  「现在路卡的眼中只有那个不男不女的噁心娘炮,他根本没心情没时间理我们。」满月说到这里,语气透着强烈怨恨。

  「怎办?」蕾蜜儿询问最佳拍档。

  「侮辱尤利、陷人类于危险,单是这两条足以清除。」米迦勒冷静说。

  若是高级噬食者没有太过分,清扫者是没有清除他们的权利,毕竟清扫者纯是为净化人类负能量而存在。正因为这一点,近几年噬食者越来越猖獗。

  一阵优美琴声打破了剑拔弩张的场面。

  满月先是错愕,再不敢置信地接听电话:「路……路卡?」

  不知道电话那头的路卡说了什幺,满月的脸色骤变。结束通话后,满月怒视两位清扫者,愤恨说道:「今天先放过这群愚蠢人类还有你们!」

  满月不甘心地伸手向旁挥打一轮,几个低级恶魔无辜遭殃。然后她驱散喽啰,也不理朔月便先行离去。

  留下三人尴尬地对望。

  蕾蜜儿弯起美艳笑痕:「弟弟还要打吗?」

  朔月摸摸后颈,赧然回话:「真是抱歉,我也得走了。姐姐,下次我送你一件更漂亮的裙子吧。」

  两人目送朔月消失。

  米迦勒的眼罩重新凝聚成型,他说:「越是接触他,越觉得跟拉斐尔有些像。」

  「我们家的拉斐尔可爱多了,至少他从不叫我姐姐,而是小蕾蜜。」

  「打电话来的肯定是路卡。不知道他们突然停止攻击的原因是什幺。」

  蕾蜜儿一惊:「难道是……跟尤利有关?!」

  两人火速赶回NES部门,果然惊见久违的同伴。

  蕾蜜儿先紧张地来到尤利尔身边:「你回来了!没受伤吧?」

  她大略看一遍尤利尔,除了脸色略显苍白,倒没有明显的伤痕。

  路西法说:「我正要给尤利做个详细检查。亚兹他们很快就会回来,你们先到会议室休息。」

  然后他扶起尤利走向医疗室。

  「路西……我……」尤利显然神情有异,欲言又止的。

  「一切等大家到齐后再说吧。」路西法一如既往地温和说道。

  这让尤利尔更难受了。就如路西法所说,他现在只能先接受路西法的治疗,一切要等同伴们到齐了才能继续。

  另一边厢。

  满月顶着一肚子闷气返回别墅。来到一扇房门前,她连敲门也省略,直接向内一推——有个男人站在落地窗前,对于她的失礼无动于衷。

  「为什幺?」满月的语气透着强烈不满。

  男人侧过脸来,冷冷说道:「这件事就告一段落。」

  不知道是男人的气势震慑了满月,还是那磁性悦耳的嗓音魅惑了她,儘管再不情愿,她也不反驳半句话,径自带门离去。

  男人这才幽幽轻叹。

  「失恋,还真是难受啊……」


上一回 下一囘

Copyright © 2017 - 2020 三国群英传私服 All rights reserved

在本站可以找到您想要的三国群英传私服游戏攻略和三国群英传olsf副本玩法,我们致力于让三国游戏玩家拥有最新的游戏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