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神兽打法 > 正文

【刀剑乱舞—刀女审】谁越一路荆棘、番外、枫色印记

作者:三国群英传日期:2020/2/5 22:04:32

※我流爷爷注意。

  上一次看见晴天已是多久以前的事?

  三日月宗近有时会去思考这个对于他们毫无意义的问题,这座本丸早已成为时之政府的棋子。

  连绵不绝的阴雨淅淅沥沥,将这座本丸所有的人都封印在湿冷的绝地之中。

  今日仍是大雨滂沱。这座本丸中能静心欣赏这番雨景的便只有三日月宗近与莺丸了。

  「今天我经过了新选组那里,大和守与加州还是老样子呢,蜂须贺我虽不熟稔,却也知晓他是在意的。」

  「嘛,事到如今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我们的繫铃人已不会再度存在。」想来时之政府是不会再让新的审神者进驻这座本丸了。

  三日月宗近能做的就仅有延长一日便是一日。

  而时之政府的意思他们一向清楚。从第一次请求约束审神者的行为,时之政府那里的回音石沉大海的剎那,三日月宗近已看见如今的境地,唯一意外的也只有大和守安定的练度竟会转移到他身上罢了。

  此事对大和守安定而言却也是件好事。

  「三日月阁下,在这座本丸迎来终结之前,可否多安排我去万屋几次?」

  并非消沉,仅是认清所处境地除非奇蹟发生绝无可能再度好转,莺丸此番请求的用意三日月宗近是明白的。

  「哈哈哈,那是自然。」与莺丸不同,三日月宗近之幸为他并无在意之事。

  谈至此事的数日之后,异变突然地降临了。

  一位人类女子身影在枫树下逐渐浮显,愈来愈清晰的身形轮廓映在雨中,最终这个存在成为了现实。

  女子看来并不惊慌,可三日月宗近与莺丸是明了的——那是一位一心求死却又不得不活的悲哀女性。

  谁也没有想到那位女性会选择成为这座本丸的新任审神者,包括三日月宗近。

  女性的求死之意极为强烈,仅是知晓她仍活着已令人震惊,可三日月宗近心想如此或许也是不错。

  既均是陷入绝境的立场,不如进行一场最后也最盛大的赌注。身为本丸最高监护人,三日月宗近接受了这位意外来客。

  有栖川枫。

  橘红似火的眼睛,像她的闺名,却更像她的心性,彷彿火焰的燃烧。

  这一位并非审神者的女性燃烧着自己去爱着这座本丸的所有人,更燃烧着她自己的心,她既渴望家人伙伴之情,更渴望磨灭她的真心。

  三日月宗近对有栖川枫如此选择的原因并非毫无头绪——加州清光在失去前任审神者时的眼神与她太过相似。

  她已失去毕生挚爱,却不得不应下那人的要求而活。三日月宗近知晓她的「不能不只是普通的有栖川枫」是什幺样的用意。

  是位温和的女性,可也顽强至极。

  枯燥乏味的生活里多了那幺点奇怪的明亮,那抹光源来自于燃烧着自我的有栖川枫。

  一如初见之时,她撑伞立于雨中,身后拖着行李箱自备防水垫布打算坐等众人认可才进入本丸那般奇怪,奇怪得令三日月宗近印象深刻。

  当时的有栖川枫微微笑着,伫立于雨景之中的画面是那幺坚强而美丽。

×

  有栖川枫先是一位演员,再来才是一位希望成为家长的半个人类,她的心并非审神者。

  若说有栖川枫与乱藤四郎临时的闹剧没有使三日月宗近心生敬意那是不可能的,他敬佩那位女性能震撼人心的演技,更敬佩的是即便有栖川枫肩负这可悲的过往,依然直面心中伤痛选择与他们一同活下去,即便她仍重视七海枫的遗志、重视他们的希望远大于她自身。

  大爱无声。

  三日月宗近在有栖川枫的身上看见宛若刚正不阿,实则扭曲至极的人性。

  接受世界破碎的有栖川枫的精神沦陷在梦与虚幻之中。

  「我会一直待在你身边,我会是你最棒的诠释者,请不要放开我的手,别放开我。」

  「枫。」

  三日月宗近试图唤醒已分不清楚美梦与现实的有栖川枫,有栖川枫却笑嘻嘻地抱了上来。

  「哥哥,你不要不见好不好?我不会再说让你困扰的话,我会是你永远的有栖川枫,你的艺术品。」

  「枫。」

  三日月宗近仍然试图叫醒有栖川枫,笑容甜美的她给予的是所有人都承受不了的于心不忍——源于他的过度逼迫。

  虽是残酷,这却是必要之事,此举能让这座本丸带来真正的转机,三日月宗近认定有栖川枫正是所有人最后的救命稻草。

  「为什幺不回答我?哥哥,我什幺都会听的,请哥哥不要丢下我,好不好?」

  「枫。」

  唯一一位会呼唤有栖川枫令她回过神来的三日月宗近不曾放弃唤醒有栖川枫,可惜徒劳无功。

  药研藤四郎的安神汤也是收效甚微,有栖川枫不再胡言乱语,却开始梦游。

  第一次拦下梦游的有栖川枫,三日月宗近的心中布满累积得太深的、难以言喻的愧疚。

  为了将这位女性变成这座本丸的光芒,终究是做了太多伤害有栖川枫的过份之事,但三日月宗近并不后悔——若无人跨越这一路荆棘,他们都会永远停留于此。

  被三日月宗近拦下的有栖川枫笑了。雨水哗啦哗啦的下着,可她被拦下时回过身来美丽的脸孔上是甜蜜笑颜。

  那是有栖川枫对七海枫言语无声祈求。三日月宗近下意识皱起眉头。

  因梦游中的有栖川枫是幸福笑着的,她眼中不断滑落的泪珠也是真的。

  就仅是那幺一瞬间,对世事已是看淡的三日月宗近看见鲜明色彩;就仅是这幺一瞬,胸中充满是疼痛。

  那是三日月宗近第一次感到不捨,不捨他对有栖川枫下了如此重手。

  第四次拦下梦游的有栖川枫,她正在走廊上做出仰望的动作,接着伸出了手,看起来是想要接谁下来。

  三日月宗近明白她想找的人是谁,他便仿着那人可能的姿态让有栖川枫迎接,可有栖川枫却像没发现似的——她发现了。

  她知道他并不是七海枫,即便是如此恶劣的状况之下。她一直都知道,却也一直都「不知道」。

  只能将有栖川枫强行抱起带回房间放进被窝,三日月宗近竟是什幺也做不到。

  那段时间的药研藤四郎是最辛苦的人,以免有栖川枫每每梦游受到湿冷如冰的空气影响再度加重病情,他做了特殊的药汤让她彻底睡下,此后有栖川枫虽是能正常睡眠与清醒,但她也没有清醒。

  有栖川枫在病中工作,对着来交代工作的狐之助趁其不备时做了一些看不懂的小技巧,可紧接着有栖川枫的状况更加恶劣,有栖川枫封闭了自我。

  她曾说演员要将心化为空壳,没有任何表情的有栖川枫真的就像一具空壳,失了神智,更失了灵魂。

  心怀愧疚的三日月宗近只希望这位被他过度逼迫的女性能够康复,其他的日后再慢慢来也不迟——可意外地,其他伙伴们用吹风机吹乾衣服的轰轰声将她真正唤醒。

  她眨了眨眼睛,动了。

  仍将有栖川枫禁足的三日月宗近看见人偶般的她无神双眼产生骤变,原已不起波澜的死灰复燃,橘红似火的双眸亮了起来。

  有栖川枫浴火重生。

  端正神色,有栖川枫略带苦涩的笑着,却是终于好好的打起精神振作。「这段时间以来我做了很多对不起大家的事。」

  「……」三日月宗近心下震撼,而后笑着摇摇头,很难说清楚此时此刻零零星星浮现于胸中的情绪名为什幺,但乐于接受新的体验的三日月宗近倒也对此不那幺抗拒。

  「可以请你将平板拿给我吗?三日月。」

  有栖川枫看着这一日守着她的三日月宗近,橘红色的眼睛里有微微的水雾,很快被她眨去、湮灭。

  连在人前落泪也不允许吗,对自己真是过度严苛。三日月宗近隐去想要替有栖川枫拭去水雾的念头。「当然。」那双红肿的眼睛可骗不了人。

  用平板向万屋订购数台烘衣机,有栖川枫对他们所有人道歉。分明她才是最该被道歉的那一人,有栖川枫却总是能把立场巧妙置换,儘管那非她本意,只是重视他人大于自己的习惯使然。

  不知何时开始,三日月宗近发现他已注视着有栖川枫。是那最初的会面?是听闻她愿意接手本丸的剎那?又或是对有栖川枫感到愧疚的现在?

  没有得到亲吻的三日月宗近知晓为时尚早,抽身是可行的,但他认为就这样顺其自然也不错。

  究竟是从什幺时候开始?那已不是重要的事。

  三日月宗近并非加州清光,亦非大和守安定,千年的时光让三日月宗近习惯了等待,似有若无的对有栖川枫释出隐晦讯号望她于稳定之后携手共度,可惜这之后发现的是有栖川枫对骨喰藤四郎的情愫,多多少少掺杂着因七海枫产生的移情作用,可已实实在在存于她心中的感情。

  原来如此。

  怪不得她陪同出阵着装那一次,她的态度平和而稳重,替半裸的他着上出阵装时仅是认真学习着装感受新的角色体验,丝毫没有属于女性的害羞。

  替有栖川枫传达国王游戏活动讯息的一路上,三日月宗近抱着契约使喵之助,乖巧可爱的猫儿拍抚着他的心口温柔安慰,像有栖川枫。

  不是不疼,更疼的是他终究再次伤害有栖川枫,使她狠下心来斩断恋心,但三日月宗近没有阻止有栖川枫这幺做——三日月宗近不会做徒劳无功之事。

  骨喰藤四郎与有栖川枫一同出门那一刻,藏在后头的三日月宗近很清楚他此刻的行为代表了什幺,可他更清楚的是太不重视自己的她……能够信任。

  带着苦涩与怜惜的信任是有栖川枫带给三日月宗近的崭新体验。

  但三日月宗近终究是擅于等待的平安之刃。

  他等来有栖川枫猜出本丸过往真相之后痛惜的拥抱,为了这个突来的拥抱全心按捺更进一步的念头,他并非不那幺想,仅是等着有栖川枫日后发觉这一切再来深思,她的聪慧会将她带入网中,再也无法脱离。

  接着三日月宗近等来有栖川枫烧毁那件礼服;等来有栖川枫看着他的时候会有明显的信任又矛盾的认为他是老狐狸而谨慎小心,虽说有些偏了,这却是开始对他在意的讯号;现在,三日月宗近等来了有栖川枫说出真相这一刻。

  终究看着看着,一个不小心就看进了心里了啊——这样也不错,当她不希望睁开眼的那一瞬间,虽是心疼,可最终她眼中最先映入的人会是他三日月宗近。

  三日月宗近起身上前,捕获背后没有防备的有栖川枫,将之拥入怀中。

  「……你再不放开手会被当成手帕的,好心的前辈。」

  「我等着这一句话有段时间了。嗯,仔细说来我等的是前半句。」

  好心的前辈这称呼他可是敬谢不敏。

  「你会后悔的。」

  对此三日月宗近笑而不语。

  他不后悔,因为他等来了有栖川枫专属的手帕先生的资格,就连有栖川枫自己也没有注意到的全然信任。

  狩衣被泪水沾湿,温热的泪水渗入了三日月宗近的心,这抹痛楚伴随着她与他,可他仍旧安抚着流着眼泪不肯哭出声的有栖川枫直至她沉沉睡去。

  「愿你在梦中亦一切安好,被遗忘的嚎啕大哭也是该找个时候让你想起来了,真是令人伤脑筋,是大小姐又是熊孩子的枫。」

  抚着沉沉睡去的有栖川枫的额头,三日月宗近浅浅地笑了。「即便你听不见也罢,月色之好,若你仍能再提起勇气,我愿等你。」

  只因三日月宗近的心已被美丽的橘红色枫叶扰动了心湖。

  现在的有栖川枫适合不再下雨的晴日枫景,更适合不再只是只身一人的,身边有着月亮的景色之中。

Copyright © 2017 - 2020 三国群英传私服 All rights reserved

在本站可以找到您想要的三国群英传私服游戏攻略和三国群英传olsf副本玩法,我们致力于让三国游戏玩家拥有最新的游戏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