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神兽打法 > 正文

来自60年前,无慈悲的爱。荒废4-2

作者:三国群英传日期:2020/2/13 22:02:04

  里昂与我们相约在天使之裙见面,所以我和我的闺蜜一起过来。不过吴莲婷今天也要打工没办法来,本来想说等下次大家都有空再见面的,但周凡恩无论如何都想见看看里昂的真面目,真的是有够好奇宝宝的。

  我们先到了天使之裙,所以找个沙发座坐了下来,周凡恩坐在我旁边。不久后里昂也到了,坐在我对面。

  感觉好久没见到里昂了,心里五味杂陈,既生气又开心的我不知道该用什幺表情面对他。

  「怎幺啦?哈尼?」

  里昂依旧是那副傲慢纵容的模样,根本完全不懂我现在的心情。难道他跟我分开那幺久都完全没有想念我吗?

  「啊!这位是……?」

  里昂没有提醒我还真的忘记了我旁边这位八卦婶的存在。

  「这位是我的朋友──周凡恩。」

  「这位就是那个傲慢自大的里昂『先生』。」

  我简单的帮他们互相介绍了下。

  「哈?傲慢?自大?我有吗?」

  「那是你自己不知道吧?你就这点特别傲慢,哼!」我噘嘴。

  里昂并没有把我的话放在心上,依然是泰然自若地笑着。

  不过周凡恩倒是都没讲话,所以我稍微瞄了她一眼。

  呃……

  周凡恩还没有被里昂进攻就已经两眼冒出爱心了。

  太快了吧!

  「凡恩?」

  我用手肘稍微攻击她的腰间,试图让她恢复理智。

  「啊……啊!你好!我是周凡恩,谢谢你照顾我们家琳琳哦!」

  「没有这回事,哈尼很坚强,完全不需要我照顾的,呵呵。」

  才怪!我才没有那幺坚强,我明明昨天就那幺需要你来照顾我!

  我用锐利的眼神反驳他,但他似乎没注意到我的小动作。

  我们点了各自的甜点,里昂也点了跟上次一样的两杯咖啡,看来这真的是他的习惯。之后我们也聊些无谓的小事。虽然过程中周凡恩看里昂的眼神让我有点心里不舒服就是了。不过这也证明了我没办法放弃里昂而已。

  「唉呀,李国华,你终于脚踏两条船了啊?」

  熟悉的声音从远方而来。会叫里昂本名的我目前也只认识她而已。

  「Oh,No……萝丝,我以为你是最懂我的呢。」

  「不对吗?还是三条船?」

  「饶了我吧,哈尼还在这里呢。」

  虽然我知道他们一见面就在开玩笑,但萝丝应该毫无疑问是最了解里昂的人了,也许我能亲近萝丝然后在她身上挖掘一些关于里昂的事情?这个想法马上被我自己否定了,因为我下意识告诉我这个女人也是一个变幻莫测又难以应付的人形怪物。

  萝丝静静地坐在里昂旁边,然后向我和周凡恩笑着点点头。虽然我见过萝丝一面,但还是一样和周凡恩尴尬地点头。

  「上次的事应该没有忘记吧?」

  「什幺事?」

  「萝丝……你的名子和你的美貌非常匹配,但该不会记忆也一样短暂吧?」

  「呵呵,瞧瞧你在对谁说话,我能爬到这个位子不是没有原因的哦?我对每个人所说的话都非常谨慎对待呢。」

  萝丝傲慢自大的态度跟里昂几乎完全一模一样。她轻轻抚摸着挂在自己脖子上的绿宝石项鍊,这个举动似乎想和里昂说明她的话语是有可信度的。

  「原来你换了窃听器的样式啊?我还以为你已经不做那幺阴险的事了呢。」

  咦?窃听器?我有听错吗?

  「请将这件事称之为重视对方好吗?我每天要跟那幺多奇怪的人讲话,怎幺可能记住那幺多呀!如果生意上的细节没有重视好的话我可能明天就倒店啰?」

  呜哇!好可怕,上流人士好可怕!但从里昂完全没有变化的表情看来,他也很可怕。

  突然间,上次那位站在柜台的金髮双辫子……应该是叫玛莉吧?快步过来轻声呼喊了萝丝。

  虽然不知道在讲什幺,不过应该八成是有其它「上流人士」来找她吧。

  萝丝不疾不徐地站了起来,和气地对我们说「抱歉打扰你们享用甜点,今天就当作我招待你们吧」,然后就跟着玛莉离开了。

  「哇?那个人是老闆?」

  周凡恩与我第一次看到的时候一样,只要跟在里昂身边,这种让你惊讶的事就会不停地冒出来。

  萝丝也好,里昂也好,就连Aion和艾琳都一样,随时都挂着一副游刃有余的表情。我很想弄懂之所以能摆出那种表情的原由,是有着视险如夷的强韧精神力,还是千锤百鍊后的自信心,又或者只是掩盖一切的面具而已?

  啊……我明白了。

  是内容物啊,我们虽是同样的容器,但我却形同枯井般空无所有。他们走的路比我遥远,见过的景色也比我多。经过那天的体验后我更加明白这点──我的人生历练还远远不够。

  那是不是只要日以继夜一直往井里倒水,终有一天也能盈溢呢?

  水吗?愈是往这方面想,我……

  「抱歉,我去一下洗手间。」

  不得不说,咖啡的利尿能力真的不是盖的,我才喝了一半的咖啡拿铁而已就得跑厕所了,里昂先是喝「Double」再喝「Americano」竟然还没看他跑过一次厕所……

  我上完厕所后,在洗手间稍微整理一下自己的仪容。以前平常都不会做这种事的,也是因为有了喜欢的人才会逐渐对自己要求一些平常不在意的事。口红啦、髮型啦都会稍微去注意和改变,而为了以防万一,就连内衣裤也是特别精挑细选过的。

  我看着镜中自己的头髮轻轻抚摸着这颗闪闪发亮的小玩意儿。

  唯一不会去改变的就是这个翅膀造型的髮夹吧。

  但想起我整天等不到里昂的讯息而郁郁寡欢的那天,我在想会不会总有一天我们会因为某些原因而分开?我实在不想这幺想,也很讨厌这幺想的自己,但这种想法在发烧之后就一直在我心里挥之不去。

  「啪、啪!」

  我轻拍自己的脸颊提醒自己不要胡思乱想了,告诉自己重要的是现在,未来的事就留给未来的自己解决吧!

  「哈尼,如何?要回去了吗?」

  我看了看桌上,东西也都吃完了,而且周凡恩也认识里昂了,那就赶紧走人吧。其实我只是不想看到周凡恩的那种眼神,虽然他们都是我重要的人,但我的心情十分複杂又矛盾。

  「嗯!走吧!」

  我和周凡恩道别后,里昂载我回家。这是个好机会,我得趁现在把想问的都问清楚。

  「我发烧后你怎幺都没有联络我?」

  「发烧不就该好好休息吗?你该不会还一直看着手机吧?」

  平常一副无所谓又放纵不羁的里昂,事到如今还说些冠冕堂皇的话来敷衍我,以为我会接受吗?但我的确是想不到反驳他的话,换做是他发烧的话,我也是想让他安静地好好休息。

  想到这我的心情突然豁然开朗了起来,觉得自己只是神经质而想多了而已。

  「才没有哩!」

  我扮了个鬼脸外加吐舌头,虽然我们都戴着全罩安全帽他应该看不到。

  「听说你不回去了?蓝色魅影。」

  「会啊!只不过是以客人的身份。」

  「哦──不是以『里昂的女朋友』的身份吗?」

  「……」

  就算看不见里昂,还是能被他的话语逗得满脸通红,我之后得想个办法来好好反击才行。

  「不过……我稍微放心了点哦。」

  「……?」

  在风中飘荡的声音有些许的颤抖,但我马上清楚那是重机引擎导致的。

  「那里并不是个好地方,至少对你来说。」

  「嗯。」

  我懂,因为我经历过了。我应该再也不会想尝试那种工作了吧。为了自己,也为了我所爱的人。

  到达家门口后,我下了车,里昂帮我脱下安全帽,然后一手伸到我后脑勺轻轻地往前推,就像是不让我逃走一样。

  但我没有逃的打算,我对里昂的一切都会全盘接受,就跟这饱含双方心意的吻一样。

  

  之后过了两个礼拜,考完模拟考后里昂带我去蓝色魅影放鬆一下。顺便看看大家。

  「好久不见,『爱丽丝』。」

  我一坐在吧檯,Aion就不知道从哪冒出来并且坐在我旁边。

  「不好笑……」

  爱丽丝是只有我那天限定的名子,现在我不想再被这幺叫了。

  「哈哈哈!的确是呢。」

  Aion笑完后转为温柔的表情。

  「还是坐在这里比较适合你。」

  「嗯!」

  没错,我应该再也不想走进去那个奇怪的小房间了。

  「喂喂喂,趁我去与客人聊几句就这样调戏我的哈尼啊?」

  里昂虽然这幺说但完全没有半点吃醋的语气,不过坐到了我旁边一把搂住我的腰。

  「史塔克,能帮哈尼调一杯适合她的酒吗?」

  里昂对着在吧檯里擦着玻璃杯的史塔克说着。我到现在还没听过他讲过一句话,可惜了他帅气的脸还有那鬍子。

  随后史塔克递了一杯容量很少的双层调酒到我面前,大概总容量只有1oz吧?下层是黑色的液体,上层是……鲜奶油?然后剑叉横着置于杯口,上头的红色樱桃稍微沾到了鲜奶油。

  「谢啦史塔克,今天的鬍子也很性感哦!哦……『Angel kiss』啊,很适合你耶。」

  我将插着樱桃的剑叉拿起来打算啜饮这杯奇怪名子的调酒时,看到鲜奶油上有一小圈红色的印记,是樱桃轻触鲜奶油留下的红色印记。

  原来天使之吻是这个意思啊。

  随后旁边传来了爵士乐的声音,里昂站了起来。

  「这里太吵了,我出去接个电话。」

  「也就是说我可以继续调戏你的公主是吗?」

  Aion说完开着调情模式将指尖慢慢伸向我的下巴。

  「你会后悔的。」

  被里昂笑着警告后,Aion马上将身体缩了回去,双手高举表示行为作罢。

  待里昂走上去后,艾琳也从不远处的包厢走了出来。

  「亦琳!」

  「啊!好久不见,艾琳!」

  艾琳跑着过来,我也离开椅子张开手和她抱在一块。

  「啊……真好啊,我也想跟你们抱在一起。」

  「那我来帮Aion你剪掉吧?嘻嘻。」

  Aion抖了一下后用手护住他的裤档无奈一笑。看来Aion在这里只有被他们欺负的份。

  之后艾琳也点了杯酒和我们一起坐在吧檯。

  「我还以为你之后不会来了呢。」

  「我才没那幺软弱呢。」

  「就是嘛,艾琳,她可是里昂的女朋友欸?精神力绝对比平常人还高。」

  「什幺意思?」

  当我说出这句话后,他们两人都一脸「糟了!」的表情。

  「告诉我嘛!艾琳?」

  我对艾琳稍微撒撒娇,毕竟我不可能对Aion撒娇。

  艾琳看了Aion一眼,Aion好像也无奈地点了点头后,艾琳才缓缓开口。

  「你听我说喔,里昂交了好几任女朋友……」

  艾琳将语气放慢,这些话我不意外也不惊讶,我可以想像里昂这种人是拈花惹草型的。只是后面的发展让我内心不安地晃动了一阵子。

  「而且每一任的女朋友之后都精神异常。」

  精神异常?这是什幺比喻吗?但讲精神异常也太诡异了吧。

  正当我想问为什幺的时候,Aion像是知道我要问的问题一样,率先开了口。

  「里昂在爱情里就像双面刃,他能给你归属感、幸福感,还有浪漫与梦幻的体验。」

  Aion所说的双面刃,现在只讲了优点。说实在的,我非常想就听到这里为止,但人就是这样,我明知道听完会心情不好,还是竖起耳朵仔细聆听接下来的话。

  「但他一旦觉得不需要你了,就会撒手不管,不管你怎幺求他留下,他都会说他没有责任或义务之类的话来隔绝双方往来。但通常体验过里昂好的那面后,大多数人都再也回不去了,就像着魔一样,我想你现在应该会懂我的意思吧?」

  我听完后简直是冷汗直流,因为Aion说的话,我感觉我已经经历过了。

  「那家伙,也许不适合当恋人,但是当朋友的话的确很有趣。」

  艾琳在一旁做了结论。

  「也许是他做这行的缘故吧,感觉他把交往也当作陪客人那样来经营了,不管怎样先将对方得到手,待对方对自己死心踏地时,自己再去找其他猎物。这也许就是他能成为人气No.1的原因吧。」Aion补充。

  我沉默不语。这事情超乎我的想像,我甚至无法理解他内心到底在想什幺。

  艾琳与Aion似乎也明白我的心情,只是在一旁闷沉沉地喝着酒。

  「唉呀,里昂那家伙怎幺去那幺久?」

  艾琳似乎在转换气氛一样,提高音调地说着。

  「我去看看──」

  我动作与话语一同而出,几乎是用跑的奔向出口。

  「亦琳──!」

  可以听见艾琳在后方的呼喊声,心里明白他们在担心我,但我无论如何都坐不住,他们讲得绘声绘影,我实在无法装作沉着稳定的样子。

  我几乎是用跳的跳上楼梯,眼前的一幕让我脚滑差点往楼梯下跌去,好在我手扶住了墙壁才足以支撑着身体,但声音足够让『他们』发现我了。

  「哈尼……?」

  里昂的语气带着惊慌,这是当然的,原因就在于他身旁的那个女人。

  黄色T恤加上牛仔长裤,明明是晚上,那个女人却戴着棒球帽加墨镜。

  「唉……我下次再联络你吧。」

  那个女人见状后语气无奈地和里昂道别,并消失在我们的视线里。

  沉重而窒息的氛围犹如处在深海,身体被水的流动沖得毫无立足感,心脏彷彿被水压碾碎。我在漆黑的绝望中巴望着另一头的里昂,在光的照耀下我看不清他的表情。

  我只能在一片模糊之中,感受他愈来愈靠近的身影。

Copyright © 2017 - 2020 三国群英传私服 All rights reserved

在本站可以找到您想要的三国群英传私服游戏攻略和三国群英传olsf副本玩法,我们致力于让三国游戏玩家拥有最新的游戏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