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神兽打法 > 正文

比史莱姆还不如 3-19:各有所好难自清

作者:三国群英传日期:2020/2/13 22:03:03
3-19 各有所好难自清


  因为有珮菈西亚和狂犬带路,所以一路上算是通行无阻,只不过我们的事蹟看来已经传遍了兽穴,不论走到哪,都有兽人对我们投以异样的眼光,也有不少人在我们经过之后指指点点。

  也因为如此,珮菈西亚的脸色有越来越难看的趋势,我心裏头觉得抱憾,但实在也不知道该说些什幺,只能静静跟着他们俩一路疾行。

  走了一阵子,行人渐渐稀少,我也慢慢认出这是要走出兽穴、通往地面的路。这时珮菈西亚放慢步伐,说道:「再往前就会有巡行的守卫盘查,为了避免多生枝节,由我来负责说话。他们如果乖乖放行那就好办,如果不肯的话,我们就硬闯出去。」

  狂犬漫不经心的点了点头。我心裏头虽然觉得不安,但是到了这地步也由不得我反悔,于是应了声:「好!」

  继续前行,我听到前方果然有人,本来想跟他们二人示警,却发现他们也都已经察觉,而且脸色大变。

  过了一会,我总算知道他们如此紧张的原因,因为他们比我更习惯仰赖听觉和嗅觉,所以比我更早辨识出在前面守候的是谁。等到我总算也想起那熟悉的气味属于谁的时候,胃酸几乎又逆流了出来。

  虽然挡住前路的算不上是千军万马,但带头的却是君妲。我瞄到她的手上握着张纸,看起来跟珮菈西亚先前钉在房间裏的那张一模一样。

  我心裏叹了口气,低声问珮菈西亚和狂犬:「谈?还是打?」

  如果我的认知没有错误,我们三人可以算是这兽穴裏的最高战力,凭君妲那点人马是无法阻挡我们的。可惜狂犬一看到君妲就变得像只落水狗,而珮菈西亚……她都只敢留纸条偷偷带着我走,看来也是不太敢违逆她的母亲。

  眼下东窗事发,再留下来一定没什幺好事,所以我决定採取行动。

  我低声对珮菈西亚说:「还记得我最初是怎幺脱逃的吗?」

  说完,立刻使出从一赔五那裏偷师学来的轻功步法,开始加速往前冲。他二人愣了一下,也跟了上来。

  君妲本来双手叉腰,脸上露出冷笑盯着我们。看到我带头冲锋,立刻命令身后的人马备战,我看到他们身上有的出现鳞片、有的出现硬毛、有的拔出兵器、有的则伸长利爪。

  我探手入怀,把魔石撒了出去。他们立刻被眩光弄得头昏眼花,但他们对这招已经有过经验,迅速闭上眼睛并且继续出手阻挡我等。

  只不过他们在睁眼的情况下都不见得是我们的敌手了,闭上眼睛更是容易对付。我游鱼般左闪右避、立刻就从他们的空隙穿过。珮菈西亚紧跟在我后面。狂犬的体型太大、没办法跟我们一样用钻的,于是快速闪过君妲之后横冲直撞,摧枯拉朽般的开出一条路来。

  我心裏头正在嘀咕:「早知道让他开路就好。」却听到耳边传来细小的语音:「他们二人就劳你费心照顾了。」

  我知道这是有人在对我秘密传话,但是声音和语调听起来并不是狂犬。我回头一望,从狂犬庞大身躯的空隙之间,瞥见君妲颇有深意的看着我。

  虽然不明所以,但我还是对她微一点头,然后继续领着珮菈西亚和狂犬向前冲。

  这之后再没有遇到任何阻碍,不多时我们三人就走出地道、抵达狂犬的地盘。我本想伫立在阳光下,享受重见天日的喜悦,可是头上却是繁星点点,看来不知道已经过了一日还是二日,居然又是夜晚时分。

  珮菈西亚和狂犬则静静站在地道出口,一个侧耳倾听、一个伸长鼻子东闻西闻,过了一会才对望一眼,说:「没有追来。」

  然后他们一起转身,狂犬走到一旁去,在乱石之间翻找。珮菈西亚则走到我面前,对我说:「看来母上已经拿到我的留言,那幺事情已成定局,裏头应该认为是我带着你私奔了。」

  我不知道她在纸条上到底写了些什幺,但是总觉得这样安排并不是很妥当,但我是当众袭击她的人,实在没有立场去反对些什幺。

  也许是感应到我的不安,珮菈西亚说:「放心吧,我不会再去碰你。我只是想要找个藉口避避风头,顺便见见世面。」

  我也知道她只是因为当众受辱于我、怕人说闲话才出此下策,根本就没有跟我结为连理的意思,于是乾笑二声,别过头去。

  狂犬不知何时翻出了几个大箱子,从其中一个拿出酒罈正在痛饮,闻味道正是那『魔之血』。我一边暗叹他当年不知道趁机搜刮了多少,一边看他咂嘴咂舌,很明显就是在兽穴裏面不敢喝、憋到现在要一口气全补喝回来的德性。

  他发现珮菈西亚和我都盯着他看,才不好意思的说:「要不要也来一点?」

  因为没有展现酒量的必要,所以我马上摇了摇手。珮菈西亚则是接过酒罈,闻了一下之后微微颔首,才浅浅饮了一口,接着马上就满脸通红,赶紧把酒罈推回去给狂犬。

  狂犬接过去之后又喝了起来,看来不把这罈喝乾他是不肯罢休了。不过他百忙之中还不忘记手向周围一挥、丢下一句:「有什幺有用的东西、儘管拿去。」

  珮菈西亚闻言走过去把箱子一一打开,我站在原地扫视了一下,发现箱子裏面最大宗的物品就是酒,除此之外就是些武器防具、药水卷轴。珮菈西亚不置可否的随兴浏览,偶尔伸手去把挡住视线的物品拨开。我推测精灵们应该会提供兽人们必要的物品,而狂犬搜刮来搁箱子裏的虽然也全是宝贝,终究还是比不上精灵们的杰作。

  狂犬发现我盯着珮菈西亚看,在一旁说:「真是不容易吶,一般人经历过那种事,根本不愿意待在加害者的附近……」

  听到这话,我只觉得又被扎了一刀、羞愧得不能自己。

  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脸上戴的面具让狂犬看不见我脸上的表情,于是自顾自的接着说:「老子也不怕承认,俺就是偏袒小珮菈……本来老子最痛恨这种事情,战场上不是你死就是我活,耍什幺手段都没关係,只有这档事不行!让老子遇上是见一个打一个!可惜偏偏小珮菈……」

  他讲这话的同时其实还掺杂了不少「语助词」,听起来是兽人语,虽然不知道真正的涵义,但是想来不是什幺好话。我在一旁听着,心情就像是误入油锅的蚂蚁、受尽煎熬。

  他灌了二口酒,接着说:「老子知道我们这边过去并不禁止这种事,但是来到这边之后,君妲、大哥和我都同意一定要改正这种风气,过去几个不长眼犯事的都让老子给废了。本来君妲也是绝不宽容,为了小珮菈却还是开了例外……如果不下重手处罚,也只能让你们二个在一起,否则她以后也难以让人信服,说起来她也真的很难做……」

  「那张纸条算是给君妲一个台阶下,那幺多人看你们俩一起冲过去,应该会相信你们私奔的说法。不过老子还是很不爽……」

  狂犬又咕囔了一长串,最后打了酒嗝说:「……算了,一个愿打,一个愿捱,老子也懒得再多讲……」

  我实在越听越觉得无地自容,不过听他如此痛骂,总觉得心中的罪恶感减轻了一些,所以也就不出声的静静听着。

  这时我才知道珮菈西亚为什幺一定要跟我「私奔」……君妲不知道是因为不想「狂兽战道」失传,还是注重珮菈西亚的名声,或是看在狂犬的面子上……也许都有一点,总之就是决定不对我施加重罚,并且先对我礼遇,再看后续如何处理。

  我在无意中承诺愿意负起责任,她以为我是答应与她爱女成亲,这幺一来正好解决她的难题,难怪她会欣然接受,最后还说出要我照顾他们二个这种话。珮菈西亚看清母亲的用意,但是不愿意真的委身下嫁于我,所以只好演出这套私奔的戏码。

  我越想越觉得对不起她,虽然她说是自己想避避风头、来外头见识见识,不过事实上是出于无奈,这幺说只是怕我难堪而已。一念及此,望着她的眼眶不禁慢慢湿润了起来。

  这时珮菈西亚已经把附近的箱子全翻看了一遍、走到了最远的一个箱子前面。她打开箱子之后看了一眼,接着抬起头来、用一种非常怀疑的眼神望向狂犬,低头又看了二眼之后,望向狂犬的眼神更加古怪。

  那种眼神我非常熟悉,前女友向我借用电脑、无意中看到我的网页浏览记录时,也曾经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我转过头去,果然看到狂犬的酒立刻醒了几分,急忙辩解:「老子是看那箱子被严密守护,才顺手拿了回来,本来也不知裏面是什幺……」

  (笨狗啊笨狗……类似的台词我当年也说过,装傻是不管用的!)

  果然接着就看到珮菈西亚露出「我真不敢相信你会这样」的表情,我好奇心起,虽然靠近她仍旧让我觉得有点不自在,不过还是凑过去看个究竟。

  一看之下就连我也感到无法置信,狂犬居然会收藏这种东西!

  前一话  后一话  目录页

Copyright © 2017 - 2020 三国群英传私服 All rights reserved

在本站可以找到您想要的三国群英传私服游戏攻略和三国群英传olsf副本玩法,我们致力于让三国游戏玩家拥有最新的游戏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