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神兽打法 > 正文

洛克裴尔家族

作者:三国群英传日期:2019/12/31 20:15:24

最近老是下雨,天气也比较冷,各位都要注意保暖不要感冒啊!

这次写的比较赶,所以内容品质比较差,下一篇我再努力(请多包涵




天空降下了洁白的雪,嘴里吐出的气因接触到外头寒冷的空气而变白。


从实验室离开算算也有快三个星期了。


出来后本来打算立刻找一份工作,但是因为我从外表上就与常人不同,无论哪里都深怕惹上麻烦拒绝让我工作。


因为一直都待在实验室的缘故完全没有任何收入,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我将当时那名少女交给我的跑车卖了,好继续维持生活。


虽然获得了不少钱,但那终究不是我应得的,我还是必须找一份工作才行。


为了遮住翅膀我买了一件大衣,让自己走在外头像个普通人,但这双眼睛却也与常人不同。这双异色瞳我并不讨厌,就像其实我也不是那幺讨厌这双翅膀一样,只是那让我不停被周围的人当作异类看待,更不用说对那些实验员而言我还是个失败品,这让我开始讨厌起自己。


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抬头仰望着天空。


我开了许久的车才来到这里,我不知道这是哪个城市,不知道这是什幺地方,不过这种小事根本无所谓。


再次吐出长长的一口气,我伸出手接住落下的雪。


雪就如同我的家人陪伴我度过毫无温度可言的童年,雪地就是我的游乐场,对我而言雪并不像其他人所知的那般冰冷。


不知道如何打发时间的我只是静静地坐在长椅上,静静地享受着世界的声音被雪吸收。


等雪开始积起来,我离开长椅继续在街道上胡乱走着。


租屋处周边的街道都熟悉完毕,今天想走到稍微远一点的地方或是在巷子里穿梭。


这是个大城市,和我曾经生活过的地方不同,这里看起来是个繁华的地方,但某部分还是与我的家乡大同小异。


看着某些未经整理髒乱不堪的巷子,突然想起了那个童年的住所。


走着走着看见了一个令人在一的招牌,招牌用英文的书写体写着「Locke」。


好奇的打开门,清脆的铃铛声响起,我抬头看了一眼,有个铃铛挂在门上。


里头色调都呈现暗色系,有许多桌子和酒,我推测大概是一间喝酒的场所。


「不好意思,我们还没营业。」


说话的是一名女性,她连头都没抬,完全没瞧我一眼专心的擦拭杯子。


「对不起,我只是有点好奇才进来看看。」


「既然都进来了,要喝一杯吗?」


我正准备拉开门,她说的话让我再次回头。


拿着玻璃杯的她对我微微一笑。


上一次有人这幺对我是什幺时候呢?


是离开的那一天,站在门前露出无谓笑容夸奖这双眼睛和翅膀的那名少女。


我走入店内,坐到了离她有一段距离的一张高脚椅上。


「你不是附近的人吧?」


她在我面前放下一个杯子,丢入几颗冰块倒入四分之一杯的酒。


我没喝过酒却相当习惯酒的味道,不过这并不是双亲常喝的劣质酒,这酒有股香醇的味道。


「我才来没多久。」


她也倒了一杯酒给自己,接着坐到了我面前。


「难怪没见过你。」


喝下一口酒,她接着开口:


「外套不脱吗?里面应该还蛮温暖的吧?」


确实店里比外面温暖许多,只是我不能脱下外套,同时我也正因为尚未明白她是什幺样的人而心生警戒。


正常来说如果店没开是不会把人叫进来的,虽然乖乖进来的我似乎有有些问题。


「不了,在外面我不能脱下外套。」


「看来是有什幺苦衷,那就不勉强你了。」


我拿起杯子尝试性的嚐了一小口,一股苦涩的味道让我立刻放下杯子。


看着我的举动她笑了出来。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我不知道她为什幺要笑,也不知道她为什幺要道歉。


至今为止遇过的人之中对我露出笑容的少之又少,更别说从来没有人对我道歉过,即便被残忍的对待他们心中都不带有一丝歉意。


「喝牛奶吗?」


我都没做任何回应,她便将我喝了一小口的那杯酒一饮而尽,换倒了一杯牛奶给我。


冉冉上升的热气,我喝了一口热牛奶想消去嘴里残留的酒味。


「你的眼睛真漂亮。」


她伸出的手被我挥开,我向后跳了一步弄倒了椅子。


「我不是故意要吓你的!」


她做出投降的姿势将手举至耳边。


她并没有吓到我,只是我出于本能地做出反应,因为朝我伸出的手只会为我带来伤痛。


「不是,我…………」


「怎幺那幺吵啊,不是还没开始营业吗,那家伙是谁?」


从楼梯上走下来一名男性,眼神锐利的看了过来。


接在那名男性身后又有一名少女与一名男孩。


比起旁边的女性,我更优先警戒那三人。


「想打架吗!」


「坦,他是我的客人,不许无礼!」


「你就是太冲动了,好好说话不行吗,一开口就想找人打架。」


男孩慢慢走了过来,我并没有因为他看起来年纪小就放下戒心。


「喂,不觉得里面变得有点冷吗?」


女孩搓了搓双臂。


不能被人发现。


我轻轻吐出一口气。


吐出的气和在外头时一样染上了一层白。


「这不是我们干的,是你吧!」


男性踏着沉重的步伐快步走来,超过了男孩。


为了阻挡,我挥了一下手。


一道冰墙在面前突然出现,男性迎面撞上。


「哈哈哈哈,有够愚蠢的!」


女孩的笑声传了过来。


「啧!」


我不知道他做了什幺,但我的冰产生了一道裂痕。


「好硬!你们也来帮忙啊!」


「我才不要,我不想一大早就流汗。」


「我也不要,萝莎说他是客人。」


「你们两个,这家伙都在家里做出这种事了还不出手!」


家?这是他们的家?


我轻碰了一下冰墙,而冰墙马上碎裂化作冰尘。


「你这家伙!」


他抓住我的衣领,但那只手被那名女性抓住。


「鬆手,我说了他是客人,你对客人就是这个态度吗?」


在那严肃的眼神下他鬆开抓着我衣领的手。


「他虽然冲动了点,但绝不是什幺坏人。」


我知道,我见过许多怀有恶意的人,他身上没有那种感觉,他只是纯粹的想守护这个地方。


「不过你好厉害啊!」


这幺说着的她抱住了我的手臂,我下意识的抽开手她却一脸不满。


「见到坦那张脸居然一点害怕的表情都没有。」


「因为我不会有表情上的变化,也没什幺情感的波动。」


听我这幺说她居然试图搔我的痒,我本来就不是怕痒的人,就算搔我痒我也不会有任何反应。


「真的耶!」


她的表情就像看见新玩具的小孩,但我不觉得这有什幺好的,这对我而言反而是种困扰,因为让人看不出在想什幺经常让人觉得噁心。


「好了,你们几个去坐下。」


被严厉的这幺说,三人乖乖到旁边坐下。


我也被拉到那三人的对面坐下。


还搞不清楚这到底是什幺情况,对面开始做起了自我介绍。


「我是这里的店长,我叫萝莎‧洛克裴尔。」


「你好,我是盖亚‧洛克裴尔。」


「我叫雷雅娜‧洛克裴尔。」


「老子叫坦‧洛克裴尔。」


他们长的都不像却有着相同的姓氏,刚才也说了这里是他们的家,他们难道是家人吗?


「我们并没有血缘关係,但我们是冠上了相同姓氏的家人喔。」


那幺简单就能够成为家人了吗?


「你叫什幺名字?」


名叫萝莎的女性这幺问我。


「诺斯。」


「诺斯」是我给自己取的名字,双亲并没有赋予我名字,在我会开口说话前我一直都没有名字,没有人会呼唤我,所以在我学会识字能够开口说话的时候,在生日那天我给自己取了一个名字作为生日礼物。


「没有姓氏吗?」


我摇摇头。


「我们其实都是孤儿,没有姓氏依靠自己想活下去的本能成长。」


萝莎开始说起了一段过往。


她说自己在孤儿院成长,但是孤儿院并没有那幺多资金扶养孩子,所以一旦判断为拥有谋生能力就会被赶出孤儿院,而她与普通的孩子不一样,她的好奇心旺盛且总是不睡觉,所以就算尚未拥有谋生能力,在人们眼中相比之下较为不同的她被赶出了孤儿院。


被赶出去后,年纪小能做的事不多,但透过自己超乎常人的学习力小小年纪就做过各式各样的工作,有钱多的工作、钱少的工作,好的工作、坏的工作,在还无法分辨只想着赚钱的那个时候也被人狠狠利用过。


虽然长大之后才知道某些事虽然赚的多做的却是错的,但一切都已经为时已晚。在黑色的世界中所做的一切都是高风险高报酬的,所以一旦被抓到要付出的自然不会少。


「在我觉得必死无疑的时候有人救了我,说了要给我这样的人一个家,给我一个寻求温暖的资格。她不仅给了我工作,甚至给了我「洛克裴尔」这个姓氏,然后在几年之中我就找到了他们,他们也不是普通人你也不是吧。」


起初我不懂他为何突然提起自己的过去,说到最后我才明白,她是想藉着说出自己的事来回问我关于我的事。


既然刚才都已经弄出一道冰墙了,现在说我只是普通人也说不过去。


「我确实不是普通人。」


「要来我这里吗?像我们这样的人在外面很难找到工作,但在我这边我能够给你保障,虽然工作内容很多元也会有一些髒活…………」


她的表情中透着几分无奈。


但是家人,我从来未曾真正拥有过,我不觉得毫无血缘关係的人能够成为家人。


「你可以随时离开的,并没有说成为了一份子就必须要随时随地黏在一起,我只是希望像我们这样的人也能够好好的生活。」


要就当作被骗了试看看吗,毕竟我现在需要赚钱,她也说了可以随时离开,但是…………


「你们不见得能够接受我的样貌。」


他们尽是一脸「你在说什幺」。


于是我脱下身上穿着的大衣,他们立刻睁圆双眼盯着我。


「那是真的吗!?」


雷雅娜看着有些傻眼。


我只是默默点头。


「哪有什幺接不接受的,不就是多了一双翅膀而已。」


坦毫不在乎的这幺说。


看起来并不像是在说违心之论而是真的这幺认为。


其他人除了惊讶之外也没那种像是看见奇怪之人的表情,就仅仅是对于我的翅膀感到惊讶。


他们的态度居然让我觉得能够成为他们的一份子,我…………


「如果我也能够拥有家人的话。」


「当然可以,那从以后,你的名字就叫诺斯‧洛克裴尔!」


萝莎的笑容灿烂的像冬天里的太阳,足以融化心里某部分的积雪。


我没有露出笑容,仍旧没有任何表情,心里也没有波动,但我知道自己是开心的。


我只是因为好奇而进到了这里,没想到会有这样的邂逅。



呼出的气已经不再因外头的寒冷而变白,早已落尽的褐色叶片焕然一新后回到了树上。


春天的气息跟随在冬季的寒冷后静悄悄的来访。


在安静的空间中,我一如既往的在同一个时间醒来,儘管不愿意却由不得我自己决定,而是这身体早已习惯了在这个时间醒来,一切都是那时养成的习惯。


醒来后第一件事便是确认自身周围的环境,毫无生活感的房间彷彿没有人居住,这让我打从心底感到安心不少。


不需要有太多的东西,只要留最低限度的东西在身边就足够了。


走进浴室看着镜中的自己,那张毫无表情的脸就出现在那,感情几乎都消失了的我既不会难过也不会生气更不会哭,我的情绪起伏就是一条再普通不过的平行线,就连上一次展现出感情是什幺时候也不记得了。


不,最后一次大概是这双翅膀长出来的那天,我痛得在地上打滚的时候吧。


手指抚过从腰部长出的翅膀,现在也已经释怀了。


洗过脸让自己清醒。


回到卧室从衣橱里随手拿出一件套上,拿哪一件都没有差别,毕竟里头只有同样的衣服。


穿上仅有的一件大衣,在闹钟还没响起之前出门这又是另一个习惯。


虽然已经到了春天但冷风依旧,离开租屋处走街人烟稀少的街道上,冷风温柔的轻抚脸颊从领口窜入大衣中。


我只好将领子立起包裹住脖子。


以缓慢的步调行走着,最后来到一间酒吧,我毫不犹豫地打开门,装在门上的铃铛发出清脆的声响。


「啊,还是一如既往的早呢。」


正在擦杯子的成熟女性抬头对着我露出爽朗的笑容。


「哈啊,你非得这幺早起不可吗。」


从楼梯上走下来的坦打了个呵欠。


「早。」


雷雅娜睡眼惺忪地抱着兔子玩偶。


「诺斯哥哥早安。」


盖亚推开挡路的坦,一口气跳下楼梯。


「早。」


洛克裴尔是一个家族是一个组织,做着各式各样的工作,有大有小、有好有坏。


他们接纳了不同的自己与不同的我,让我能够与自己的不同之处共存。


我在吧檯前的高脚椅上坐了下来,脱下身上的大衣。


其他人也纷纷在旁坐下。


「好了,开始说明今天的工作内容了。」


新的一天又将要开始了。


Copyright © 2017 - 2020 三国群英传私服 All rights reserved

在本站可以找到您想要的三国群英传私服游戏攻略和三国群英传olsf副本玩法,我们致力于让三国游戏玩家拥有最新的游戏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