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武将技能 > 正文

三联画--Ivy kiss(三)

作者:三国群英传日期:2020/1/6 22:02:13

Act 3 来自菟丝的问候

  

  「选帝侯的病情怎幺样?」

  在厚重的木门外,几个领地的家臣围着神殿的药草大僧正,焦急地问道。

  「很不乐观,情况又加重了。」

  相对于家臣们的焦急,大僧正的表现,就冷漠了许多。

  「可恶!如果不是那个女孩……」一个红鼻子的肥胖家臣,立刻怒吼了起来。

  「住口!」领头的家臣狠狠瞪了身后的家臣一眼,镇定地朝着大僧正一躬身:「劳烦您跑了这一趟,我们会派人去神殿,取净化用的药物跟圣水的。」

  一旁的侍从捧着一个厚重的小钱箱上前,里面装着一枚枚厚重的金币。

  「这是您的诊金……还请……」

  「不用了,对选帝侯的病情,老朽帮不上什幺忙,受之有愧。」

  大僧正连看都没有看那堆亮晃晃的金币,只是拱了拱手,就在一群家臣的围绕之下扬长而去。

  「你!」

  红鼻子家臣看到大僧正如此倨傲,正想出声叫住他,领头家臣又是一个凶狠的眼神,制止了他的动作。

  「你想进一步製造我们跟教会之间的冲突吗?」等到确定大僧正离开了,领头家臣这才咬着牙,对红鼻子家臣嘶声质问道。

  「可是,如果不是他们放跑了那个女孩……」

  

  领头家臣发出一声不屑的冷笑。

  

  「霍格大人,如果不是我们的侯爵大人玩女人玩到被魔女诅咒,今天会发生这种事情吗?红衣主教已经把你们扶植上去的主教大人给送到宗教法庭去受审了,你还以为如今的神殿是我们的应声虫吗?」

  领头家臣斜睨了身旁的大门一眼,朝着墙边吐了口口水。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如果不是因为这种满脑子只知道玩女人、不知轻重的废物,我们何苦去得罪神殿?现在好了,圣女因为治疗他的关係,也被诅咒缠上了,下落不明。最重要的是,整件事情还被捅到红衣主教那儿去,搞的人尽皆知。」

  领头家臣烦躁地在迴廊上来回踱步,橐橐的靴声在石砌的迴廊中迴荡。

  「现在埋怨这些也没用,现在最重要的是,我们必须保住现在的侯爷大人。」另一个家臣表示:「毕竟,侯爷大人是唯一一个嫡子,是我们麦伽农豪族的外甥。如果侯爷大人在没有继承人的情况下去世,领地的治理权就会落入血统不纯的庶子手中。」

  「为了血统的纯净,为了两西西里地区的稳定……『就让她的血,由我们与我们的子嗣承担。』」

  领头大臣阴郁地环视周遭,看着那一颗颗微微颔首的头颅、一张张表情坚决的脸孔。

  

  「愿神原谅我等。」

  

  「派出私兵,限期内将圣女带回城堡……等侯爷好转之后,就将她秘密处决。」

  

==============================================================

  

命运难解,正如没有人能知道初雪何时到来。

  

===============================================================

  

  卢瑟斯赶着小篷车,身上罩着连兜帽的斗篷,车上是一桶奶酒、火腿、乳酪、还有其他的食物。

  「快要初雪了吧……」

  

  在这个国家,初雪是一个大节日,代表着劳动的结束、代表一年的辛勤工作到了享受的时候。

  

  村镇的居民,会一起畅饮加了香料的奶酒、麦酒、烤着全猪,一起庆祝一年的结束。

  然后,迎接寒冷的冬天到来。

  因为黛莉不喜欢与人群接触的关係,卢瑟斯过去的几年,都是带着松露到市集上卖掉,然后回家,与黛莉两人在炉火边享用。

  太阳在云层后面,若隐若现,撒下的些许阳光,在落叶的枝桠间闪烁。

  又过了一年了啊……

  两人搬进森林边缘的小空屋,已经过了三年的时光。

  也是这三年,每到冬天就犯病的卢瑟斯,开始期待每年的初雪到来。

  穿着黛莉打的毛衣、围着围巾,烤着壁炉里的火,分着同一杯肉桂香气的酒。

  

  「就跟夫妻一样呢。」卢瑟斯自言自语着,微笑了起来。

  

  北风吹了起来,搅动满天的灰云。

  卢瑟斯用手压住兜帽,抬头看着天空。

  「初雪,真的快来了呢……」

  正当卢瑟斯还沉浸在自己的情怀中时,哒哒的马蹄声突然响起,打破了林间小路的宁静。

  卢瑟斯心中警兆升起,他才刚在车座上转过头,弓弦声就在林间响起。

  

  嫣红,就这样在纯白来临前,涂染了大地。

  

==============================================================

  

  黛莉在家中,炉灶上煮着浓汤,灶口则是烘着珍贵的白麵包。

  北风吹着窗棂,把木窗吹的震震作响。

  黛莉推开小窗,看着窗外,感受着沁人的冷风。

  

  「初雪快来了吧……」黛莉喃喃唸道。

  

  在自己的秘密,还没有被新任主教暴露给选帝侯之前,每到了初雪节,主教大人都会带着神殿里面的神父、骑士、修女、一应工作人员,甚至是收养的孤儿,唱着神恩诗,一起走访各处的贫民,分享麵包、分享食物。

  然后,回到神殿的众人,会围在一张张长桌边,温暖的室内,似乎就像是神的国度,隔绝了外界的冷魔、隔绝了人世间的苦痛。

  

  彩玻璃的窗户、青铜的烛台、银製的灯、赤金的神徽,闪耀着不应存于尘世的光芒。

  

  在饱食与歌声的迷醉中,黛莉总觉得自己似乎置身无忧的天国。

  现在的这间小木屋,却是切切实实地属于尘世──粗石砌的炉台,木造泥涂的墙壁,还有吱嘎不稳的木造家具。

  但是,黛莉却在这个属于尘世的小屋中,煮着汤、热着麵包,感受到别有风味的温暖。

  

  啊啊,少女现在,心中所充盈的幸福,与庄严的神殿无涉,只是简单的……平淡的……

  

  「就跟夫妇一样呢……」

  黛莉嘿嘿嘿地傻笑了起来,脸孔红豔豔地,就像是她满头的红髮。

  「啊呀!」这个时候,黛莉像是想起了什幺,急匆匆地走到客厅。

  客厅中,壁炉中的的火焰已经燃尽,只剩下最后一点点余烬,还散发着黑红的光芒。

  「糟糕,卢瑟斯快回来了,得赶快把火升起来才行。」

  黛莉急急忙忙地从衣鈎上取下一件厚重的披风披在身上,推开门,往屋后的柴房走去。

  

  就在这个时候,熟悉的马车声,出现在林间小道的那一端。

  

  黛莉伫足在柴房外,侧耳倾听。

  在此同时,曾经送过蜂蜜的黑熊,摇摇摆摆地从森林里面走了出来,走向卢瑟斯的马车。

  每次出门採买,总有牠的一份吃食,这已经是卢瑟斯与黑熊约定俗成的习惯。

  只不过,黑熊这次靠近马车的时候,牠很明显地感受到了,赶车人的恐惧与敌意。

  黑熊立刻把满身的散漫收起,眼中升起几分警觉,然后,嗅了嗅空气中的气味。

  不该存在于马车上的气味,血、铁、与许多人的气味,刺激了牠的鼻腔。

  

  「吼!!!!!!!」

  

  黑熊暴怒了起来,发出了警告的吼声,巨大的身体朝着马车冲撞了过去。

  

  在听到黑熊吼声的剎那,黛莉全身就冒出了密密麻麻的冷汗,心脏也像是擂鼓一样,震撼着她的耳膜。

  黛莉感觉四肢发麻,胸中像是堵着一个巨大的团块。

  她所恐惧的过去、早已忘怀的梦魇,再次追了上来。

  听着黑熊愤怒、警戒的吼声,听到男人们粗哑、混乱的叫骂、还有跳下马车的声音,原本麻痺的身体,再次回到了她心灵的掌控之下。

  

  只是,此时,黛莉的心灵,被全然的恐惧佔领。

  

  黛莉推开后院的门,拨开灌木,头也不回地逃进了森林之中。

  乾枯的树枝,在她的脸上刮着,刮得她生疼。但是,她却浑然不觉。

  父亲抱着孩子,逃避魔王的追杀;绵羊听到狼嚎,慌不择路地奔逃,大概就像是黛莉现在的写照吧?

  不知道跑了多久,黛莉脚下一滑,整个人就这样摔到在长着苔藓的泥地上。

  

  几只健壮的鹿,看到黛莉倒下,纷纷凑了过来,湿润的鼻子顶了顶她的身体,美丽的眼睛中满是关切。

  这一摔,身体的疼痛,让黛莉清醒了几分。

  听着身后越来越接近的狗叫声,黛莉似乎回到了那个夏天。

  

  那个艳阳高照的夏天。

  

  她望着看着自己,表露关切的雄鹿。

  「拜託……帮我一个忙。」

  

================================================================

  

  衣衫单薄的卢瑟斯坐在白杨树之下,左胸上插着一支羽箭,喉头则是有着一个巨大的切口。

  他不再发抖,因为身体已经冰冷、血液已经流乾。

  他还没有死,是因为他在自己的生命结束之前,给自己下了一个诅咒。

  

  一个让自己成为「不死者」的诅咒。

  

  来人的目标很明显不是自己,那幺,就一定是另一个人。

  卢瑟斯的眼中,闷闷地燃着火焰。

  如果是另一个人,那幺,自己就必须要做点什幺。

  只不过,生者往不死者的转化,却不是那幺迅捷的。卢瑟斯只能感觉到,自己冰冷的身体浸染着更为冰冷的死亡能量,全然不顾他内心的焦急,还是那幺温吞地,一步步蚕食他的身体、朝着他的心脏而去。

  死亡能量就像是浸染布的染料,缓缓地渗透、渗进他的每一个肌肉、每一根血管、往骨头进发。

  等到他连心脏也被死亡的诅咒沾染,他会就真正成为不死者,只为死前最后的执念而活。

  对他这个以诅咒为业的人来说,似乎是上天安排,最好的讽刺与嘲笑。

  只是,卢瑟斯连揶揄自己的心情都没有,只是无能地嗟叹着、诅咒着转换的缓慢。

  

  跶跶跶--跶跶跶--

  

  轻柔而迅疾的声音,从林间传出。

  

  卢瑟斯无法转动的头颅,正对着声音传来的方向。

  

  然后,第一片初雪的雪花,就这样落下。

  

============================

  

  看到那个满身鲜血、委顿于地的身影,黛莉发出一声尖叫,从鹿的背上跳了下来。

  白皙的双手摀着卢瑟斯脖子的伤口,祈祷的言语如涓流般流出。

  但是,面对已死之人,神明没有回应黛莉的哀伤。

  

  一片又一片的雪花落下,盖住了地上的血迹,却无法让卢瑟斯喉头的伤口弥合。

  

  『黛莉来了……』

  看着慌乱、却平安无事的黛莉,卢瑟斯突然觉得鬆了口气。

  只是,这口气一鬆,一股深深的疲倦就袭上了卢瑟斯的心头。

  

  执念消失的结果,就是不死者的诅咒停了下来,甚至还有渐渐消退的趋势。原本凝聚在卢瑟斯眼中的火光,在寒风的吹拂下迅速摇曳、消褪。

  『啊啊……我是真的要死了……』

  看着哀哀哭泣的黛莉,卢瑟斯反而相当冷静。

  『只是,如果我死了,黛莉就只能靠自己了……』

  

  就在卢瑟斯这样想的当口,远处,再次传来了马蹄声。

  背靠着白杨树,卢瑟斯的眼中,再次凝聚出一抹坚毅。

  

  『只有诅咒力量的我,无法抚平黛莉的悲伤。』

  

  『但是,在生命的最后,我还是能为她做些什幺。』

  

  「黛莉……」卢瑟斯艰难地开口。

  「卢瑟斯!卢瑟斯!」黛莉带着哭腔,抱住卢瑟斯的身体:「不要死!卢瑟斯!」

  

  卢瑟斯眷恋地、深深地嗅着黛莉髮间的香气,然后--在她浓密的红头髮上,深深一吻。

  

to be continued......

(还有个尾声,今晚应该会跟后记一起发出来)


Copyright © 2017 - 2020 三国群英传私服 All rights reserved

在本站可以找到您想要的三国群英传私服游戏攻略和三国群英传olsf副本玩法,我们致力于让三国游戏玩家拥有最新的游戏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