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武将技能 > 正文

钢铁丛林异士录14 拨云见日(二)

作者:三国群英传日期:2020/1/12 22:00:21

       其实整件事情的碎片吴新成也是不久前才拼完,当初前往云潭市确实没甚幺头绪,只被老爹告知去就读云潭大学,然后留意周遭可疑的势力,至于可疑是指哪方面的并无明说,一开始以为是走私那类的,因为以前曾被派过类似的任务,所以吴新成才会不断部署眼线刺探消息,认为这是老爹给自己的考验,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危险。

       直到古文幽千金绑架案才开始有眉目,因为这一案出现的东西太多了,诸如血尸玉、驭鬼师、佣兵、天和集团等等,更重要的是最早派去调查这批佣兵的五人失蹤了,事后还有驭鬼师抢夺血尸玉,吴新成的命差点就丢了,吴秋远那边也遭到军方的追逐,连追猎者这货都出动,吴新成这才意识到陷入了麻烦。

       吴新成推测驭鬼师和血尸玉应该是任务的主轴,而且老爹可能根本不清楚驭鬼师的目的,这才派出人手前往云潭市进行探查,所以思来索去发现自己其实是个探路的。

       这个结论在一军发出最高权限召回令时得到验证,那时其实还有封电子邮件,邮件上说明了事情的始末,原来老园丁透过自己的情报网得知驭鬼师正蠢蠢欲动,而且在云潭市有聚集的迹象,再加上驭鬼师一直与邪道脱不了关係,所以认为有必要调查此事,若无恶意则矣,有则顺势讨伐,虽然真正的目的仍不明白,但由于吴新成的行动驭鬼师被引了出来。

       吴重灵突然道:「等等新成哥,如果只是这样那为何不跟我们说呢?不就是普通的任务汇报吗?相比之下,那个邱甚幺的驭鬼师才更应该…」

       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房间外传来,打断吴重灵道:「更应该说明清楚吗?」

       房门被推了开来,来者正是吴新成的养父,他身后还有几个陌生的身影,不看还好一看不得了,那几位不正是邱孟那群人吗。

       吴新成道:「老爹你也接话接得太刚好了,难不成躲在门外偷听?」

       老爹大笑道:「哈哈哈,你说啥胡话呢,事情就是这幺刚好,再说我可没那种兴趣,而且见到父亲是不是该问候一下?我教你的礼貌去哪儿了。」

       老园丁轻咳了一声道:「先让客人坐下吧,这幺站着不是待客之道,新成跟秋远去拿几张椅子,顺便多沏几壶茶来。」

       一番折腾后好不容易坐定,除了吴家这边七个人,还有邱孟、邱岚以及两位没见过面的人,比较意外的是连陈伯都到了,还好老园丁的房间很大,否则十二个人非得要挤死在这。

       老园丁等所有人都安静后道:「先跟各位介绍吧,这位是驭鬼师邱孟以及她的姐姐邱岚,另两位是各自的弟子,至于最后这个老东西叫陈陆,就是那个江湖上的陈伯,大家应该都知道,我就不多做介绍了。」

       陈伯故做不满道:「老园丁,论年龄你可比我大呢,我是老东西那你不就成骨灰了?唉算了,反正我们都是半只脚踏棺材的人,话说其他人是谁呢?有几个生面孔啊。」

       老园丁道:「这位是吴秋远,然后这两姊妹是吴重燕和吴重灵,三人都是吴新成的亲信,最后这位是吴新成的姊姊吴尹甄。」

       众人互相稍做礼数,开场白还算和平,不过吴秋远还是对邱孟有敌意,想到上次吴新成差点送命,所以一直用锐利的眼神盯着驭鬼师们,吴新成本想让他冷静点,不过吴秋远压根没注意到他使的眼色,气氛顿时有点尴尬。

       老爹见状连忙道:「邱孟小姐,请您说明来意吧。」

       邱孟并没有在意吴秋远的视线,喝了口茶后微鞠躬道:「诸位好,小女姓邱,单名孟,驭鬼师第二十八代传人,目前担任掌门,此番突然叨扰府上着实不对,在这先和吴家诸位赔个不是,接下来就由我和大家说明。」

       邱孟的态度让吴秋远的眼神稍微软化,做足礼数的同时也是为了能清楚传达:驭鬼师并无恶意,不过大家对于邱孟的出身倒是有些惊讶,没想到她竟然是遇鬼师掌门,果然人不可貌相。

       气氛缓和后邱孟开始说了,驭鬼师的活动正如老园丁所言,开始往云潭市聚集发展,这一行动的目的是为了长年以来的工作:猎捕上古兇兽,这也是驭鬼师单体作战强大的原因,善于使用控制术法的他们会奴役这些生物,进而汲取能量并强化鬼,而且相性意外地好,这比起餵养灵魂更有效率,与此同时也能应用于训练驭鬼师,先前提到驭鬼师为了骗过鬼而需要吃尸肉和伴死尸,但汲取出来的能量可以做为催化剂加速此过程,这就是为何驭鬼师明明训练困难耗时却数量不少的原因,但驭鬼师不会肆无忌惮地榨取,用奴役来形容倒不如用饲养还较为合适。

       可即使兇兽的能量再庞大,汲取出的仍旧不足所有人使用,这才会持续着猎捕行动,但猎捕行动需要大量资金及人力,作为提供据点及资源供给的就是天和集团,早年由盗卖文物起家,之后逐渐坐大并成立私人拍卖公司,巧妙地将违法变成了合法,行事风格相当谨慎,外界对它知之甚少,由于兇兽都能变换外观,大多会缩小藏于地下或古墓中,驭鬼师硬是将集团买下作为掩护,自己人则退居幕后操控,出事情全由天和集团扛下。

       众人听到这里倒吸一口冷气,认为这驭鬼师根本是在玩火,上古兇兽的存在无庸置疑且力量强大,这已经是江湖上的常识,一般人只想着不要遇到这玩意儿,但驭鬼师反其道而行,甚至还让他们干出了成果,果然勇于挑战和无谋向前只有一线之隔,只能说驭鬼师的运气太好了。

       此次云潭市的聚集为了猎捕两只兇兽:瘴疣及千目兽,瘴疣是一只巨大的蟾蜍精,千目兽则是吴新成再熟悉不过的蜈蚣精,依照以往的经验兇兽往往会选择沉睡,这时要趁着牠完全清醒前牢牢控制住,但千目兽并没有选择沉睡,而是活跃于下水道中,所以到最后有种反猎捕的感觉,千目兽利用地形及型态优势猎杀驭鬼师,那毒牙才咬下脸就开始发黑,然后全身麻痺瘫痪,最后口吐白沫而死,这还是驭鬼师第一次踢到铁板,指挥系统乱成一套,地下的队伍不到一小时就几乎死绝,只有邱孟和邱岚逃了出来。

       陈伯那时也在驭鬼师阵营,不过是被雇佣的身分,身为江湖传奇的他不可能屈居人下,他只是单纯想见识上古兇兽的厉害而已,接到队伍覆灭的消息后他整个人都来劲,江湖上称霸久了难得有能一战的对手,用不着当家命令自己就冲进下水道,邱孟和邱岚连忙跟上,最后是靠着陈伯的幻术干扰,然后两姊妹合力控制才得以勉强捕获,封印在邱孟的驭鬼轮内,可是千目兽并没有因此屈服,牠只是暂时沉睡罢了。

       之后驭鬼师以云潭市为据点进行瘴疣的搜索,但同时千目兽正逐渐甦醒,邱孟压制的力量开始鬆动,于是将点子算到血尸玉身上了,本来血尸玉是用来加速修炼的物品,但驭鬼师们意外发现额外功用:封印,将净化后的血尸玉作为容器,用独门阵法封在血尸玉内,但普通的血尸玉容量不够千目兽塞,需要刻意培养才足够大,而正是这个主意动摇了驭鬼师的团结。

       驭鬼师虽然拘束和吸收人的灵魂,但他们的行规有明确规定不可滥杀,吸收的都是无主的灵魂,使役的也是本就存在阴间的鬼,但千目兽的能量非比寻常地强大,驭鬼师实在太想得到牠了,有了牠的能量一定能独霸江湖,最好是加以控制成为爪牙,然后向外侵略壮大门派,可是没有时间慢悠悠地找血尸玉,于是一派提出杀生养玉,这些大多是年轻一辈的组成,另一派则由原领导阶层组成,他们选择遵守行规,对于滥杀无辜及侵略尤为鄙视,而且既然没把握能完全控制那就杀死千目兽以绝后患,他们可不认为千目兽被放走后会选择原谅,必定会回头杀尽驭鬼师。

       两派的斗争越演越烈,即使当家出面调停也无果,分裂事实已经是板上钉子,最后甚至直接开战,本来乌烟瘴气的云潭市多了股浓烈的血腥味,无数人死在他乡,而且杀生派还掌控天和集团所以资源较多,即使行规派的经验及能力较为出众,奈何架不住人多总是居于劣势,残酷的战争持续大约半年,由于千目兽仍在邱孟的驭鬼轮内,即使行规派认输,只要不交出驭鬼轮追杀就不会停止,而黑市正是行规派最后的据点,凭着地形及陈伯的奇门遁甲术硬是挡了下来,战况陷入胶着。

       此时的行规派得到喘息空间,而杀生派有信心能在短时间内突破僵局,为了在胜利的同时能让封印无缝接轨,他们利用这段时间出动大量资源养玉,但年轻一辈没料到陈伯是如此厉害,陈伯对奇门遁甲术的了解超出他们所料,他凭藉经验和技术推敲出云潭市能养玉的地方就只有一个,而且就在黑市不远的某处,这一消息无疑振奋了行规派的士气,杀生派还以为地点隐密不会被发现。

       纵使得知重大消息掌握优势,但想夺取血尸玉并非易事,现在光是防守就很吃力,更别提要主动出击,此时只能向外寻求帮助,陈伯之所以站在行规派乃因与当家为结义兄弟,于情于理都要出面帮忙,但江湖上谁愿意淌这混水呢?行规派根本给不出相应的报酬,为此商议了好一段时间,但驭鬼师因战斗力高所以长年独来独往,在外朋友很少还树敌甚多,大家都等着驭鬼师两败俱伤以瓜分资源,而风城吴家是唯一有希望提供帮助的外人,一是吴家与行规派的长辈之间还有交情,二是吴家有足够的力量驱逐杀生派,同时也有余力消灭想要从中作梗的人,代价是行规派得欠吴家一个「大」人情,于是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秘密结为盟友,之后吴家极度隐密地派出精锐协助,实现了抢夺血尸玉的计画,再来就是吴新成初次来到云潭的事。

       邱孟此时已经讲到喉咙都乾了,喝口茶休息一下,而其他人则满脑子问题想要问,但又不知从何问起,一时间大量资讯涌入实在不好消化,于是吴新成打算先起个头,问道:「我有些问题想问,古文幽在其中扮演的角色是谁?为什幺要绑架他女儿?陈伯您又为何将血尸玉塞给我?」

       陈伯调整一下坐姿后道:「古文幽并不在局内,而是杀生派得知了你的身分后,一直以为你是援军的一份子,殊不知…」

       吴新成惊讶并打断话道:「陈伯等等,我一开始就暴露了?」

       陈伯叹口气道:「并非你的情报管制不到位,而是失去血尸玉之后杀生派全体动员,为了找出吴家不惜重本全城搜索,说是一只蚂蚁都不放过也不夸张,所以你刚进城不久就暴露了,殊不知根本就不是当事人,杀生派想藉由绑架他女儿把你引诱出来,然后使出最恶毒的杀手锏拷问血尸玉下落并报仇。」

       吴新成疑惑道:「杀手锏?那帮人不只是普通的佣兵吗?难不成是…」

       邱岚代为回话道:「是的,就是用不灭的铜火,先让你失去行动力,拷问完之后让你充分感受火烧的痛苦才罢休。」

       果然那时佣兵头子是因铜火而自焚,老吴当初猜得并没有错,只是驭鬼师竟然会失传许久的铜火,说明他们的资源和实力都很丰富,即使吴家介入也不一定能快速平定。

       老园丁感叹道:「铜火吗,看来驭鬼师的实力不是吹出来的。」

       陈伯不回话继续道:「至于把血尸玉塞给你是行规派元老们和老园丁商议的,那块还差一点点就能足够大,但杀生派已经没有关键资源再重养,更重要的是也没有时间,整个下水道都能感受到千目兽渐渐甦醒的能量,偏偏血尸玉的故乡风城又是吴家的地盘,他们再狂妄也不敢肆意撒野,所以只能从我们手中抢夺,由新成带着离开黑市,再由我们做出的赝品诓骗,即使行规派投降也能放出千目兽来个玉石俱焚,可惜最后假玉仍被识破,还让你和秋远落入险境,没想到连军方都被渗透,我在这代行规派全体向您致歉。」

       陈伯及邱氏两姊妹双膝跪地行了慎重的赔礼,在场所有人对这幕感到不知所措,那两姊妹道歉很正常,但堂堂陈伯竟然捨弃自尊对后辈行赔礼,尤其是吴新成,完全不知道甚幺样的反应才正确又不失礼节,顿时脑中一片空白。

       老园丁见状出面解围道:「老东西你吓到小伙子们了,难得的会谈就要被你搞砸了,快点起来咱还以很多话要问。」

       陈伯连忙起身回道:「瞧我这失态,抱歉啊新成,吓到你了吧,咱继续接着谈,刚才的事就当作没看到吧。」

       吴新成这才觉得如释重负,一介晚辈被前辈行如此大礼,这要是传出去可不会有好结果,铁定会被说成吴新成目中无人,不尊敬长辈失了礼数,要更严重一点还会被说成吴家管教无方,使得名声一落千丈,不过这事只有在场人知道,应该不会传出去。

       这次换老园丁提问道:「那换我问问吧,既然你们都已经开战了,为何不直接把千目兽消灭就好,如果牠死了也就没争夺的理由不是吗?」

  陈伯回道:「说来惭愧,千目兽比我们预想的更为强韧,各种咒杀术或驱魂术都没辙,所以我们最后打算用夺来的血尸玉封印,然后赚取时间找出消灭的方法。」

  老园丁点点头道:「原来如此,这不失为一办法,而且作为你们的盟友有义务一同消灭牠,那幺请问邱孟小姐,距离千目兽完全甦醒还有多少时间?」

  邱孟面有难色道:「这…」

  吴新成刻意把眼神撇开,打死都不愿意和邱孟对到眼,身上默默流着冷汗,浑身都觉得不自在,双手不自觉使劲捏着裤子,动作非常细微,不过这逃不过吴重燕的法眼,当下就觉得吴新成铁定有鬼。

  吴尹甄也注意到了,于是嘴巴凑过去讲悄悄话道:「我说,你是不是瞒着啥?」

       吴新成并没有回话,只是心里暗自说着死定了,这幺大一件事他可从来没提过,事后一定会被姐姐狠揍一顿,老园丁可能也会发起火来,这尊大神要真的发火那就离死不远了。

       老园丁问道:「嗯?怎幺突然不说了?有甚幺问题吗?」

       邱孟见吴新成没有承认的意思,心想这人真是敢做不敢当,索性把他供出去道:「现在跑到吴新成身上去了,至于他为甚幺还活着我很惊讶,吴先生,要不要和大家说明一下?」

       在场除了驭鬼师及吴新成外,其余人都大声道:「甚幺!?」

       此时吴新成的意识开始被抽离。

       在雪白的世界中,老吴化为人形坐在椅子上大笑道:「哈哈哈,果然还是被识破了,纸终究包不住火啊,那小妹妹还真是毫不犹豫把你供出来。」

       吴新成哭丧着脸道:「去你妈的老吴,这下子我糗大了,你快给我想想办法,到底该怎幺解释这一切啊!还有,原来我会摊上麻烦事都是因为你,不行不行,你给分担一半的责任。」

       「小伙子果然越来越狂妄,现在跟我说话都没距离感了,也罢,反正我早料到有这一天,让我出面为你解释总行了吧。」

       有了上次的经验后吴新成有些后怕,深知老吴的操控很危险,于是道:「不是吧,那我不是一个闪神就要走火入魔了?」

       「放心,有了上次的经验就不会那幺危险了,我已经知道怎幺跟你的元神和平共处,信我一次吧,反正你都经历过死劫了,难道会怕这一次?」

       吴新成懒得跟牠争,于是道:「行了行了,别给我乱说话啊。」

Copyright © 2017 - 2020 三国群英传私服 All rights reserved

在本站可以找到您想要的三国群英传私服游戏攻略和三国群英传olsf副本玩法,我们致力于让三国游戏玩家拥有最新的游戏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