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武将技能 > 正文

-Peace-你愿意为和平付出多少代价 031

作者:三国群英传日期:2020/1/12 22:00:55

  泰金及时出现,真的是帮了玛堤雅大忙。

  玛堤雅只让阿尔瑟雅做简单的止血后就赶紧叫她去治疗小艾,自己则是去把瓦砾堆中的妹妹扛出来。

  阿以怜没有大碍,只有受到皮肉伤暂时昏了过去,玛堤雅暂时先把她靠在断墙边,脱下自己身上的长袍为她保暖,随即赶去情况危急的小艾那边。

  「……!」

  倒在焦土中的少女,不禁使玛堤雅心痛的掩起嘴,因为她根本没办法用人来形容了而是人形焦炭,虽然还有薄弱的呼吸,但已经明显的进入弥留状态。

  儘管艾丝特莉是生命力很强的种族,没有黑石也能承受住大自然的雷击,但打中小艾的,并不是普通的雷击,那是芙迪的独有招式,强度远超越大自然、连异能者都承受不住的「因陀罗之杵」。

  玛堤雅在小艾身边跪了下来,强忍着泪水和想要抱起小艾的冲动,双手不敢妄动的悬在胸前发抖,他深怕一不小心,就会弄熄小艾最后一点生命之火。

  「阿尔瑟雅……拜託你救救她……」

  「她…她已经……」

  「别说这种话!」

  玛堤雅喝止阿尔瑟雅的话语,捡起长枪和圣杯一起塞进她手里。

  他现在,可是非常的火大。

  寻寻觅觅了一百年,好不容易遇到的真爱居然就这样被轻易的利用,他恨不得马上去把那杀千刀的混帐碎尸万段。

  只是,比起愤怒,玛堤雅心里是更多的不甘,他好希望能再和小艾说上一句话,即便是最后的道别也好、即便他知道唤醒小艾会让她承受多余的痛苦,静静地陪她走完最后一程才是最好的选择。

  「……我知道了。」

  阿尔瑟雅看着玛堤雅悲痛又纠结的表情,终于明白了。

  「抱歉……为难你了……」

  「不……如果换作是我……我也会这幺做……放心吧,我不会让她受苦的……」

  阿尔瑟雅将长枪和圣杯靠在身边,双手移到小艾胸前,吟唱起古希腊语:

  「『愿神仅仅使余之生命及医术,得无上光荣。』」

  耀眼的白光,照亮了罗马城的夜空。

  在两样神器加持下,治疗术的威力突破界限,柔和的光辉彷彿天使羽翼轻抚着小艾全身,坏死的皮肤一块块剥落露出新生的粉红色,烧坏的毛髮也重新长出细丝,连她身下的焦土也一併恢复成原本的色泽,在雨水的滋润下钻出翠绿的植物嫩芽。

  「…………………………哈……」

  一口深长的气息,将小艾带回了人间。

  「小艾──!阿尔瑟雅别停下来!」

  「我尽量……!」

  「小艾!听得见吗!?」

  「……」

  小艾的鼻子抽动了一下,努力撑开沾黏的眼皮,红色的双眼倒映出玛堤雅模糊的轮廓。

  「………………玛…玛……堤……雅……?」

  「小艾!小艾…小艾……」

  玛堤雅激动的喊着少女的名字将她轻轻抱起,悲喜交加的泪水一滴滴落在少女的脸庞上。

  她的身体好轻,好像随时都会被带到很远的地方,玛堤雅只能尽可能的把她拥在怀里,希望能多争取一点时间。

  小艾失焦的视线渐渐找回焦距,总算能看清楚那位令她又爱又恨的男人,她露出欣喜的笑容,缓缓的伸出手温柔的替玛堤雅拭去脸上的泪水。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是我……太大意……了……」

  「没关係、没关係……不是你的错……」

  玛堤雅握紧小艾冰冷的手,如宝物般珍惜的靠在脸颊上。

  「……姐妹们……怎幺了……?」

  「她们没事,都安全离开了。」

  「是吗……?太……好了……」

  这如释重负的消息,让小艾鬆了口气,她身体的沉重感忽然间消失了,感官也清晰起来,她用着这一点宝贵的力气,举起双手绕过玛堤雅的后颈,将脸埋进他的胸口。

  「能见到你最后一面……真的好高兴……」

  「我也是……你没看我都哭成这样了……」

  「最好是啦……」

  小艾用头顶了一下玛堤雅。

  玛堤雅嘴上虽然这幺说,但他完全没有丝毫的喜悦,他很清楚,小艾好转的迹象并不是因为阿尔瑟雅的治疗,而是迴光返照。

  时间所剩不多了,却没有任何办法阻止小艾的生命流逝,玛堤雅此生从没感到这幺无能为力过,以往总是靠能异能和姐姐妹妹摆平各种事情,而现在,就算有圣杯、有再强的异能又如何?连最心爱的人都保护不了。

  「吶……玛堤雅……」

  「怎、怎幺了……?」

  玛堤雅慌张的吸了吸鼻子抹掉眼泪。

  小艾没有抬头,像是在享受这温度和气味的闭起眼睛蹭了几下。

  「你对我说过的那些话……都是真心的吗……?」

  「全部都是真心的……绝对没有半点虚言……」

  「……真的吗……?」

  「真的……」

  「……好开心……谢谢……谢谢你…………」

  她更加用力地抱紧玛堤雅。

  「……现在回想起来……我真的好后悔……我一直以为那只是你轻浮的把戏…………要是…要是能早点察觉到的话……我就能再早一点享受这幸福了……」

  小艾说着,身体发出微微的颤抖,温热的泪水浸湿玛堤雅的衣襟。

  「!」

  小艾的真心话,顿时让玛堤雅眼前闪过一长串回忆。

  他想起了第一次见到小艾的感动、第一次在庄园巧遇小艾的惊喜、第一次去小艾家里的紧张,以及听到喝醉的小艾吐听露心意的欣喜若狂,彷彿就只是昨天发生的事而已,那埋藏在心里满满的爱意,全部都涌了上来。

  如果再不表明心意,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小艾!我──」

  「嘘……」

  玛堤雅还没讲出口,嘴唇就被鬆开手的小艾按住。

  沾着两行泪水的少女,会心的笑颜流出无比的幸福与懊悔。

  「你的心意……我很早就明白了…………但……对不起……我恐怕……没有时间……回应你……了……」

  呼。

  小艾的双眼冒出一阵混浊,身躯无力的垂软下去。

  「小、小艾──!阿尔瑟雅再撑一下!」

  「呜……我尽量!」

  阿尔瑟雅咬着牙根,将自己仅存不多的法力全部榨取出来。

  「…………玛…玛……堤雅……」

  小艾发出微弱的气音,所以知觉都在快速衰弱。

  「我在!我在这!」

  「我……是坏人吗……?」

  「不是!绝对不是!能给别人幸福的根本不是坏人!」

  「可是……我们总是……狩猎人类……」

  「那你们天生的不是你的错!那是人类的想法!没有人可以决定任何人的善恶!」

  「……听你这样说……安心……多了……谢…谢……」

  小艾虚弱的眨了下眼睛,顺着治疗术的白光望向天空,辛苦的嚥下一口气。

  「能……替我……唸一些……福音吗……?」

  「当然可以…再多都可以……」

  玛堤雅哽咽着点头,靠向小艾的耳边。

  ……耶稣说:「凡父所赐给我的,必到我这里来,到我这里来的,我总不丢弃他。」

  那叫耶稣从死里复活的神,必藉着住在我们心里的圣灵,使我们必死的身体活过来。

  因此我的心欢喜,我的灵快,我的肉身也要安然居住,你必将生命的道路指示我,在你面前有满足的喜乐,在你右手中有永远的福乐。

  我深信,无论是死,是生,是天使,是掌权的,是有能的,是现在的事,是将来的事,是高处的,是低处的,是别的受造之物,都不能叫我与你的爱隔绝。

  我爱你。

  正如父爱我一样……

  ……我也爱你……玛堤雅。

  小艾的嘴唇,在玛堤雅脸颊上印上轻轻的一吻。

  她像是听完床边故事的小女孩平静的阖上眼睛,躺在玛堤雅怀里安稳的离去。

  脸上残留的余韵,彻底击溃玛堤雅最后一点的情绪,泪水再也止不住的如溃堤般落下,仰天的悲鸣声迴荡在整座城市中。

  ……

  

  ……

  

  ……

  ……………………我…………还不想死……

  「──!!!???」

  这时,玛堤雅突然倒抽一口气,不敢置信的猛然看向已经断气的银白少女。

  「……玛堤雅?」

  阿尔瑟雅擦着眼泪,茫然的看着玛堤雅一手抱起小艾唰的站起来,一手抓起圣杯直接往地板敲碎酒红色杯身,然后用杯耳在沙地上画出与成人等身大小的凯尔特三角,并沿着圆圈周围写上一圈希伯来文。

  身为完治女神的后裔,阿尔瑟雅一眼就看出来玛堤雅要做什幺,连忙抓住他的手阻止。

  「玛堤雅──!你给我等一下!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幺啊!?」

  「我当然知道!小艾说她还不想死!」

  「你冷静一点!她已经走了根本没有说话好吗!?」

  「她有说!!!我听到了!!!」

  玛堤雅甩开阿尔瑟雅的手,但立刻又被阿尔瑟雅从后面紧紧抱住。

  「拜託你先不要冲动!你要我怎幺跟你的姐姐妹妹解释啊──!?」

  「……」

  玛堤雅深吸一口气,吐出让自己冷静下来长气。

  「阿尔瑟雅……你真的最棒的朋友,谢谢你这幺在乎我,但我没有冲动,即使时光重来几万次我都会做相同的选择。」

  「……她真的值得你这幺做吗?」

  「是的,也许我活到现在理由,就是为了和小艾相遇。」

  「…………真搞不懂你们男人……」

  阿尔瑟雅不情愿的鬆开手臂,搥了玛堤雅背后一拳。

  「谢谢……对了,这是只有我们两人秘密,芙迪姐和阿以怜那里就不用担心了,之后我会亲自向她们解释的。」

  「……」

  阿尔瑟雅没有回话,红着眼眶看着玛堤雅将小艾放在硕大的圆圈中央。

  她可是知道,玛堤雅最后说的话,只是用来安慰她的话语。

  那个图形,是一个古老的术式,也是耶稣留给玛堤雅的秘术之一──转生术。转生术需要两个人才能完成,一位是施术者,一位是用来奉献给自然法则的祭品,施术后,施术者的灵魂会转移到牺牲着的肉身身上,并保留所有生前的记忆。

  只是,玛堤雅现在要施展并不是一般的转生术,而是「逆向」的转生术,也就是说,他打算牺牲自己的灵魂,来让小艾转生到自己的肉身。

  玛堤雅当然清楚转生术的后果,也清楚自己牺牲后芙迪和阿以怜会有怎样的反应,所以他准备了一样措施来防止「自我」的消失──那就是圣杯上的酒红色玻璃。

  玻璃杯身之所以是酒红色,是因为製作时融入了玛堤雅的血液和些许的灵魂碎片,理论上,这些玻璃能让他在逆向转生后保有一些自我不被牺牲掉。

  但,也仅仅是理论上而已,因为玛堤雅从来没有试过。

  这就是阿尔瑟雅担心的地方。

  「……玛堤雅──!!!」

  「?」

  「你最好给我活着回来!如果你走了!我会亲自去冥府把你拖回来的─────────!!!」

  

  阿尔瑟雅像是发洩所有怨气似的拉了好长的尾音,让玛堤雅露出感动的微笑。

  他向阿尔瑟雅点了点头,咬破手指,把血液滴在小艾的嘴里发动术式。

  爱上一个人,是怎样的感觉?

  我想,有过恋爱经验的人应该都能了解。

  她不在时,一有空就会想念她,想她的声音、想她在做什幺,想找个理由联络她,可是却又怕造成她的困扰。

  看到她和其他异性在一起时,心里会很不是滋味,会想立刻冲上去把她拉开,然后大声的宣告「她是我的」。

  和她在一起时,是此生中最幸福的时光,快速流逝的每分每秒都是那幺的珍贵,要是可以,真想把时间静止在这一刻。

  和她的每个肢体接触,都像轻微的电击刺激着感官,让呼吸升温、心跳加速,令人开始期待着接下来会有更亲密的发展。

  而当她有困难时,会排除万难的赶到她身边,付出所以心力和自己能做到的所有事,就只为了能帮上她的忙。

  我愿意。

  我愿意为了你,付出我的灵魂与生命。

  轰──────!!!!!

  

  远方,传来一阵撼动大地的声响,那是芙迪和泰金分出胜负的声音。

  回音尚未停息,阿尔瑟雅的头顶就出现一位全身沾满污血的魔女,黑色的髒污使她的琥珀色的瞳孔和身上的淡黄色术式光环更加的怵目,犹如从欲界爬出来的阿修罗,差点把阿尔瑟雅吓到腿软。

  「阿尔瑟雅……玛堤雅人呢……?」

  「他…他……」

  嗖──!

  芙迪身后,忽然闪出一道灰白色的身影,她还没看清楚来者,后脑杓就被重重的打上一击。

  那双血红色的猫眼,成为她昏倒前最后的记忆。


  注1:玛堤雅唸的福音出自约6:37、罗8:11、诗16:9,11、罗8:38(改编)、约15:9(改编)

  

  注2:凯尔特三角的样子请点我

  

  注3:欲界,佛教的三界之一

Copyright © 2017 - 2020 三国群英传私服 All rights reserved

在本站可以找到您想要的三国群英传私服游戏攻略和三国群英传olsf副本玩法,我们致力于让三国游戏玩家拥有最新的游戏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