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武将技能 > 正文

【三条神社神隐录】章之二、《狩刀的若鬼之僧》

作者:三国群英传日期:2020/1/13 22:03:30

刀剑乱舞同人 #三条 #岩融

※全系列共五章,章之五只会放试阅

—————————————

◆三条派神隐系列

◆文笔差及OOC慎入

◆黑暗恐怖向

◆私设有

—————————————

  『妈妈,班上的花穗不见了。』在女孩消失了一个月后,他这幺向母亲说道。

  菜刀似乎不够锋利,母亲切菜的力道忽然加大,刀锋撞上砧板的声音登时沉重了不少。

  『你说神田家的孩子?她搬到大城市跟亲戚住了。』切菜的动作顿了一下,母亲温柔的回答。

  不相信她说的话,他不屈不挠的开口:『上个月的祭典过后,花穗就不见了,她是不是到三条神社——』

  咚!

  瞬间握不稳菜刀,母亲惨白了脸,惊惶的看着他,甚至没有发现自己的手被划开了一道口子。鲜红的血液自破痕冒出,绛色细河弯绕于纤白的指节间,最后混浊地坠落地面。

  啪嗒!

  『不准……千万不准再提到那座神社,知道了吗?花穗去大城市住了,别再问了!』

  天色、沦为向晚的紫蓝之空。

  男孩迷失了方向,诡谲的歌声也消失了,空气归于沉寂。

  汹涌的疲惫感席捲而上,山口踉跄了几步,突来的晕眩好似要穿颅而出,他不禁按住额侧,痛苦地闭紧双眼,等待着不适感过去。

  再度掀开眼皮时,周遭的景色竟变了模样。

  神社和鸟居皆不见蹤影,原本繁茂的树林落尽了繁叶,化为林立的乌黑枯木,曲扭的枝干就像人类临死挣扎之姿,耳边好似还能闻其哀鸣。

  这里到底是哪里?山口攥紧手中破碎的髪饰,徬徨失措的张望了起来。

  背光而生的阴影在地面上拉出无数道裂缝,蚕食着穹顶残洒而下的微光,林间越发森冷诡谲,甚至匍匐出些许白雾,彻底抹杀了他残存的方向感。

  无助的低下头,山口的视线落至掌心的物品上,方才被刺中的疼痛好似还残存着,想起那团随红花倾出的黑屑,他忽然意识到——那股触感,简直就和粗糙的毛髮一模一样。

  「呜、啊……」被自己的发现激得胃部翻涌,男孩不住乾噁了起来,然而空蕩的胃袋却仅能吐出灼痛食道的酸液,腥气侵蚀了咽喉,他的眼眶因为难受而泛满泪水,被困在山林中的处境更发深刻地揪出心底的后悔。

  为什幺他要靠近这座神社?

  ——要是他没有寻找花穗的话……

  为什幺他会毫无戒心的跟着今剑走?

  ——今剑、真的是人类吗?

  『嘎——』

  凄厉的鸣叫骤然撕裂了空气,几片漆色的羽毛旋落,本来沉浸于懊悔中的山口立刻被吓得跌坐在地,众多停驻于枝头的不祥黑鸟转动着猩红的眼珠,尖锐的鸟喙一张一阖,彷彿正期待着吃食些什幺。

  脑海忽然浮现被鸟类啄食的、发臭腐烂的尸骸模样,山口瞬间寒毛倒竪,他痛苦地咽下积在嘴里的酸液,握紧拳头,奔腾的情感已经不知是畏怕,还是不甘现状的愤怒,他失控的大叫道:「走开、你们都走开!不要过来!」

  他快要被这个地方逼疯了。

  他好想回家、好饿、好痛苦,拜託谁来……

  『嘎啊啊啊——』

  听到山口的声音,乌鸦们反而发出更为刺耳嘈杂的尖鸣,众多黑鸟振翅旋飞了几圈,状欲离开树林,却在下一刻,倏然朝他所在的方向俯冲而来!

  「啊啊啊啊!」惊叫着落荒而逃,男孩的泪水糊了双眼,他看不清眼前的景象,无数矮枝刮过手脚,翅膀挥动的声音萦绕于周遭,逃不过鸟类的飞行速度,他的头顶甚至被狠戾的啄刺了几下,山口崩溃地大哭了起来,狼狈地奔跑在阴暗的林间。

  拜託谁来救救他!谁都好、救救他……!

  些许光亮出现在眼前,男孩喜获救赎般直直奔去,冲出枯木林的剎那,模糊的视野映出了池水的光景,空灵的水声忽然点过耳畔,乌鸦的嘶啼顷时消弭殆尽,连视线都清明了起来。

  ——他看到了一个人影。

  那是个高大的僧人,单手持着染血的薙刀,站在林立着刀剑的池中央。

  因为吵闹而回过身,那人咧开了嘴,尖锐的牙齿彷彿随时能撕开生灵的喉咙,缩紧的瞳孔就像凝视着猎物的凶兽一般,他露出狂放的笑容:「哦,差点没看到你这小个子啊,无聊了这幺久,人类又送上新玩具来了吗?」

  喉咙顿时产生了被掐紧的错觉,他就像是个被蛇注视的青蛙,僵直着身躯不敢动作,长刀划破水面的细响传入耳中,天空明明已经被噬去了明亮光彩,薙刀泛起的冷光却依旧亮晃着他的眼。

  不知为何,那人穿越水池时竟会发出『喀啦咖啦』的声响,宽厚的衣襬吸饱了水液,看起来更为沉重,但丝毫不影响他行进的速度,很快地,僧人便站立于山口的前方。

  近距离的对比之下,那人的身形更为颀硕,强烈的压迫感直令男孩感到窒息。

  「单是这样呆站着不动的话,就一点都不有趣了,小鬼。」弯下腰来,僧人的阴影将他笼罩其中,逼人的双瞳因为阴暗而更显猩红,包裹在黑布中的手彷似鬼爪一般,尖锐的指尖轻划过他的面颊,被树枝刮出的红痕在男人的触摸下,冒出一线涌冒而出的珠串,血腥味窜入鼻腔,山口僵硬着身体不敢动作,他几乎要被绝望逼迫着放弃生存希望。

  拼了命逃到以为是安全的地方,却还是迎来相同的结果。

  ——他要死在这里了。

  为什幺……他会遇到这种事……

  空气霎时凝滞,两人明明仅对视了几秒,山口却感觉时间流动得异常缓慢,直到男人挺直身子,稍稍远离了一些,他才敢大口呼气,感官终于恢复正常。

  似乎是对男孩的反应感到不悦,男人危险地瞇细眼,忽然放声喝道:「喂!」

  「唔啊!」被对方宏亮的声音给吓震了躯体,山口反射性的惊叫一声,耳边随即响起僧人豪迈的大笑,他一时搞不清现下的情况,对方的杀意货真价实,但是为什幺还不对他动手呢?

  这个人、到底想追求什幺?

  挥拍翅膀的声响远远传来,男孩立刻头皮发麻,他这才发现乌鸦们忌惮的停在林间,不敢靠近,却还是虎视眈眈地望着他。

  他已经没有退路了。

  「你的愿望是什幺?」笑声响了一阵后缓缓停歇,男人忽然问道。

  将注意力拉回前方,山口张阖着乾涩的嘴,设法吐出词句,最后在求生意志的复燃下,勉强挤出了声音:「我想、我想离开这里……」

  「可以!但是有条件。」爽快地应允下来,男人举起薙刀,指向插满刀剑的水池,庞然战意骤然压临空气,那人的眼瞳里头尽是嗜杀的喜悦,令人望之怯慄:「想办法生存下来吧,那里的武器随便你拿!在我的刀下活过十分钟,我就放你离开这里,你可得感激我赐予的机会啊!噶哈哈哈哈哈!」

  十分钟,即是夜幕完整吞噬天顶残霞所需的时间。

  煞白了脸,山口颤抖起疲惫的身躯,他望着薙刀的刃缘,虽然知道自己大概逃不过这一劫,但是如果不做任何反抗的话,就真的连活下去的可能性都没有了。

  ——他想回家。

  将红花塞进口袋里,男孩强迫自己迈动四肢,绕过高大的僧人。踏入水池的同时,他终于明白为何男人涉水而过时,会发出喀啦喀啦的声响。

  堆积遍地的白骨,淹没于浅池之中。

  「啊啊啊!」惨叫了起来,山口不稳地向后跌去,一屁股坐上水底的骷髅,他听到了乌鸦嘲笑般的鸣啼声,晕湿的不适感带着刺骨的寒意袭来,男孩只能勉强压下恐惧,伸手抓上附近的短刀柄,努力站起身来。

  笑容更加灿然,僧人确定孩子已经选好武器后,旋身走上前,朱色的念珠摆晃着,绑结尾端的黑色流苏就似鸦羽,他的眼瞳在黑暗中闪烁起诡谲红光:「我不打算跟你来问名字那一套,但至少得告诉你,即将取你性命的家伙,叫做『岩融』——来吧,让这场狩猎有趣起来!」语毕,强烈的劲风挥舞而过,岩融刻意让刀轨贴临了男孩身躯,製造出对方以为要被砍断手臂的危机意识。

  刀锋划过的瞬间,书包的肩带断裂开来,沉沉地砸进水中,然而男孩根本无暇顾及,生命受到威胁的恐惧,刺激着他转身逃命,破水之声登时四起。

  「儘管逃吧!我可还没尽兴啊!」轻鬆追上连跑步都跑不稳的山口,男人用力踏破他身边的水面,沉积水底的白骨立时发出迸裂的脆响,整座浅池震晃了一下,扫漫开来的水波迅猛地碎裂于岸边。

  再度摔进水里,山口狼狈地拱起腰背,还没站起身,金属断裂的脆响忽地传入耳中。

  咳出不小心吃进口中的腥水,他艰难地看向位于前方、被薙刀斩成两半的刀剑,畏死的恐惧一涌而上,男孩立刻强撑着哀嚎的身躯,继续往前逃逸。

  大步拉近与山口的距离,岩融挥舞着薙刀,刮出的劲风甚至引起了水面的波澜动荡,撞得男孩的脚步更为踉跄。男人愉快地大笑了起来,彷彿能直传天顶的豪放笑声就似野兽的嚎鸣:「噶哈哈哈哈哈!终于有点狩猎的样子了啊!再拿出点觉悟来!」

  脑袋一阵阵发疼,僧人的声音混杂着黑鸟的不祥啼叫,勾带起浑身的悚然、以及不自觉的屈服,实力差距得太过明显,他简直像是背对着狮子逃跑的幼崽,即使逃再远,都无法挣出那人的爪下。

  大力地甩头,撇开消沉的想法,男孩握紧手中的短刀,虽然清楚自己绝对无法接下僧人的攻击,却还是没有将其捨弃,短刀对他来说并非兵器,而是一个能够反抗的权力象徵。

  ——他要反击。

  「我想回家!不想死在这里!」声嘶力竭地喊出心底的信念,山口壮起勇气,赶去侵入脑内的懦弱与恐惧。

  发觉银光闪过眼角,他立刻转过方向,险急地避开后方直挥而来的攻击,耳尖顿时一阵痛辣,温热的液体淌入耳中,山口仅是随手拨过,痛龇了嘴,拼命穿梭在林立着刀剑的池中。

  只要撑过十分钟,他就能够回家。

  他还想活下去,所以不能放弃……不能放弃!

  被薙刀的刀背重击腰间,男孩狼狈地摔入水池中,他立刻回身朝岩融扔去了利刃,趁着对方挥开短刀的间隙,匆促的起身逃逸。

  ——他一厢情愿地以为、自己又能捕捉到希望。

  对时间的流逝感到迟钝,山口总觉得自己已经奔逃了半小时之久,然而天顶却尚未完全消没光芒。

  体内的每一处细胞都在叫嚣着疲累的警讯,他却置若罔闻,在积满骷髅的水池中磕磕绊绊着,伤口究竟是被突出的骨头绽破的、还是被刀剑割裂的,他都不清楚,只知道一切都变得麻木,连本来抽痛的腿部都没了知觉。

  他甚至没有发现,对那位僧人而言,要追上他是多幺容易的事。

  看出男孩行尸走肉的状态,岩融便停下了步伐,没有再继续追赶下去,他乏味地敛下笑容,冷望着山口的挣扎。

  ——狩猎,本来就是以性命相搏的战役,无须怜悯、亦不存同情,强者生存,而弱者淘汰,乃亘古道理。

  体力已经到达极限,男孩的视线模糊了起来,却还是没有歇下脚步,身躯摇摇欲坠,速度都慢得像在散步一般。

  天色终于濒临黑暗,已经等到不耐烦的岩融咧起锋利的犬齿,重拾狩猎的环节,释出自己对猎物最后的慈悲:「喂!小鬼,九分钟过了,想想你的遗言吧!」

  没有听到他的提醒,山口依旧不稳地在水池中前行,似乎正在失去意识的边缘徘徊。

  「别再拖时间了,现在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力量吧!」不打算继续拖延下去,僧人旋过薙刀方向,宽大的衣袖飘扬了起来,他用力将刀锋掼入水中,水池顷时像是被重创一般,大量腥血伴随着浓厚的铁鏽味晕红了池面。

  抽起刀刃,男子一个蹬步上前,轻而易举地将山口绊入水中。

  ——当跨越『神之口』的瞬间,这孩子注定便是『祭品』。

  污血立刻溅得孩子满头满脸,当男孩抹开沾染脸面的液体,发现手里尽是深红之色时,他先是茫然了几秒,神智清醒过来的剎那,才恐慌地大叫了起来:「啊啊啊啊啊!」

  周遭垂直插立的刀剑盈满血光,山口在无数个刀身上看见自己惊惧的嘴脸。

  他又再一次被剥夺了希望——不,打从一开始就没有生存的可能,只是被玩弄着、才得以再残喘九分钟。

  但是为什幺僧人总是能这幺快就追上来?这个僧人明明就——

  看着他,岩融扬声笑了起来,显然十分满意山口绝望的表情,享受猎物临死时的容颜,无非是狩猎者的特权:「在想这些血从何而来是吗!这真是个好问题啊!在最后就回答你吧,小鬼,这可是刀剑狩猎中、被杀死的九九九位武士之血啊!噶哈哈哈哈哈!」

  语毕,男人大笑着举起了刀刃。

  眼眸映入兵器的冷光,在薙刀挥下来之前,山口恐惧地抱住脑袋,闭紧双眼,卖力放大了糊满鼻音的驳斥:「骗、骗人!这些、明明是你自己的血!你这妖怪!身上明明中了那幺多箭,为什幺……为什幺你还没死啊!」

  周遭登时静寂了下来。

  预想中的剧痛没有出现,男孩惴惴不安地睁开眼,只见薙刀生生停在他头颅上方,而僧人竟是一脸呆滞。

  不明白发生了什幺事,山口一面啜泣着,一面艰难地将身躯往后移去。

  中……箭?

  岩融瞪着眼,关键字掼入耳畔的瞬间,身中乱箭、却依旧挺立着身姿的原主模样浮现脑海——那股强悍与高傲连带着狩猎的本能,一同被铭刻于原为刀剑付丧神的他的骨髓之中,而这份超越人类的毅力,其信念是……

  ——捍卫。

  眼瞳褪去了血光,岩融迟缓地回过神,视线落向伤痕累累的男孩、以及浮漫着鲜血的刀剑池冢,不禁混乱起自己的本质。

  他怎幺就忘记了呢?他本是庇护众生的神祇才对……为什幺会做出伤害人类孩子的行为?

  想法萌生的剎那,狂肆的黑暗毫无预警地自脚底膨张而出、破开水面,强硬地将高大的身躯强压而下,岩融使劲将薙刀插进地面,膝盖依然重重地撞进水底,他勉强保持了单膝跪立之姿,光亮的画面却蓦然侵据视野:「唔……!」

  隐约地,他听见了男孩的哭声。

  ——三条神社,供奉着五位和善的神明。

  摇晃起神乐铃,祀奉着神祇的巫女练习着祭祀之舞,神官们则忙碌于村民的祈愿,将绘马上的字句及供品都整理起来。

  他和银髮的孩子坐在屋顶,带着爽朗的笑,听孩子童稚清灵的歌声,平和地看着生气蓬勃的神社。

  祂们,为保护而生——

  那幺,现在是怎幺回事?

  「噶啊啊啊啊啊啊!」察觉到黑暗正试图附入自己的躯体之中,岩融发出痛苦的低吼,握紧薙刀的手泛起青筋,他像是受创的野兽一般,兇猛地扯起缠绕肢体的黑影。

  孩童害怕的哭泣声使得意志越发清醒,心知自己无法坚持下去,他艰难地抬头,狰狞着脸面,嘶哑地向前方的男孩警告道:「小鬼,别把你的全名,告诉任何人……!」

  现在的他做不到拯救这个孩子,但至少、还能做到告诫。

  「别相信、任何在这里遇到的家伙!」来不及确定对方有没有听进去,岩融的视线立刻被黑暗给遮蔽起来,他粗鲁地撕开眼前的黑条,持续抵抗着黏液一般的污秽之影。

  抽噎声忽然消失了,男人焦急地抬眼,正好目击男孩被吞噬进水底的瞬间。

  认出抓走孩子的力量来源,他咬牙切齿地低吼道:「狐、狸……!」

  ——神官解开了不该碰触的封印,污染了五位神祇,良善的神明们,皆改变了原来的性情。

  「咕……呜……」痛苦地跪在池中央,岩融鬆开了薙刀,脱力地被阴暗压制于水池中。

  ——三条神社,本来供奉着神明。

  那幺,被污秽侵蚀的它们、祂们、牠们……现在究竟是什幺?

  

Copyright © 2017 - 2020 三国群英传私服 All rights reserved

在本站可以找到您想要的三国群英传私服游戏攻略和三国群英传olsf副本玩法,我们致力于让三国游戏玩家拥有最新的游戏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