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武将技能 > 正文

21 因着罪而做不到

作者:三国群英传日期:2020/1/13 22:04:02
在星期日主日近中午,巧尔和仁 凛真回到家之后,仁 凛真准备一切之后,就出门。

仁母一副平常心:「凛真,路上小心。」

在仁 凛真坐台铁,往北上到花莲的海洋公园之余,仁 凛真一副平常心。

仁 凛真一副平常心:「据说这家海洋公园,有海豚训练,不过,有海洋体验营,而且,可信度有多少,我都不知道。」

顾客1一针见血:「(喔?是仁妹妹,那天才小画家。)」

顾客2眼睛为之一亮:「(没有想到,天才小画家在这里。)」

在仁 凛真到海洋体验营之余,仁 凛真就眼睛为之一亮。

仁 凛真一副傻眼:「这是?」

仁 凛真见到外来的游客进行海豚体验营之余,一旁的工作人员见到仁 凛真而上前询问。

工作人员1一副平常心:「小妹妹,你有预约吗?」

仁 凛真一副平常心:「有,我是预约的仁 凛真。」

工作人员2一副正经八百:「那幺,请你换衣服。」

在仁 凛真换上衣服之后,就进行海豚训练。

仁 凛真一副平常心:「这是我第一次进行海豚训练,真令人期待。」

而仁 凛真在进行海豚训练过程,就感到普通。

仁 凛真不解:「不会吧?看来那说法,果然被推翻了。」

工作人员1不解:「那个说法?」

仁 凛真什幺也没有回答,就以结束海豚训练般,离开海豚体验营。

工作人员2一副正经八百:「我看,是关于海豚的超音波能唤醒自闭症者的休眠细胞,这说法被推翻了。」

到了下午,仁 凛真离开远雄海洋公园,就到北上的爱肯乐活工场买一袋馒头来吃。

仁 凛真一副平常心:「这袋多少钱?」

自闭症店员1一副平常心:「有标价。」

仁 凛真看了看价钱,就一副坦然。

自闭症店员2一副开朗:「请放心,所有的馒头,都不含防腐剂。」

仁 凛真一副开心:「我知道。」

在仁 凛真买到爱肯乐活工场的馒头之余,就找地方用餐。

仁 凛真一副平常心:「这次的大丰收,有不少的素材可以用。」

到了当晚,在仁 凛真门禁前到家之余,仁父母一副放心般。

仁父一副平常心:「凛真,人平安就好。」

仁母一副坦然:「凛真,你在外面有吃过了吗?」

仁 凛真一副坦然:「有,吃过了。」

然而,在仁 凛真回房之余,开始准备拍卖的作品。

仁 凛真见到豆柴琥珀而开心:「琥珀,你见到我就开心吗?」

仁 凛真见到豆柴琥珀直摇尾巴,而一副平常心。
仁 凛真一副平常心用腹语:「凛真,你想,与主为敌来说,岂不是无法做到主的要求?」

仁 凛真一副平常心:「那当然,因为,既然是与主为敌,必然不是主的子民,自然就无法做到主的标准了。」

仁 凛真一副坦然般用腹语:「那幺,和主和好,很重要?」

仁 凛真一副正经八百:「那当然,因为与主为敌,只有永死。」

仁 凛真以平常心用腹语:「那幺,你所画的作品,是在传福音?」

仁 凛真一副平常心:「那当然,总之,一切交给主。」

到了翌日,是星期一,期末考将近,在中正国小的上午,仁 凛真依然一副轻鬆。

同班学生1有些不安:「(要是阿仁遇霸凌现象,那我岂不是帮不上忙?)」

同班学生2一副正经八百:「(其实,霸凌者不过是家里和学校得不到属于自己的点,才誔生出霸凌者的。)」

在上午的某节课节束,仁 凛真到厕所整理仪容。

同班学生2一副有把握:「阿仁,我综合你说的霸凌者原因,我有找到了。」

仁 凛真不解:「什幺意思?」

同班学生2一副平常心:「其实,霸凌者只是在学校和家里得不到属于自己的点罢了。」

同班学生1不禁傻眼:「那我们岂不是帮不上忙?」

仁 凛真一副平常心:「所以,我都把这些事,交给主,并用绘画作品画出霸凌者的苦。」

同班学生2更是傻眼:「难怪,我在脸书看到你最近的作品,都有一种得不到的感觉。」

同班学生1不解:「什幺意思?」

同班学生2一副平常心:「因为,我母亲有买到阿仁的作品,我母亲就感到,孩童是个体,而不是父母亲的傀儡。据说,这是养出霸凌者的原因之一。」

同班学生3同意:「那当然,因为,爸妈也是人,也有犯错的时候。」

到了中午,在仁 凛真用餐完毕,就洗餐具。

同班学生3一副开心:「阿仁,我有上脸书的社团去看,没有想到,你最近拍卖的作品,连其他社员都同意呢。」

仁 凛真一副不解:「什幺意思?」

同班学生3一副开朗:「因为,有部分的社员,在留言有提到,在学校都见不到别人,甚至是老师的认同。而有些反击型霸凌者,是因为教师的带头霸凌,造成的。」

仁 凛真一副平常心:「我看,那些恶劣教师看到我的作品,一定中标了。」

同班学生2不禁冒问号:「什幺意思?」

仁 凛真一副平常心:「因为,学生时期的不被认可,一直无法挥走状况下,自然因为见到我的作品,而中标了。」

同班学生3同意:「有道理。」

仁 凛真一副平常心:「没有想到,与主为敌的人,是无法做到饶恕他人的事实。」

到了下午,在清洁时间前一堂课堂结束。

仁 凛真见到利恩在福利社:「利恩想买东西。」

在仁 凛真跟着进入福利社,见到利恩买到运动饮料之余,仁 凛真感到开心。

仁 凛真一副开心:「我都没有想到,利恩会买东西。」

利恩不解:「仁姊姊是第一次看我买东西?」

仁 凛真一副平常心:「那当然,而且,我都不知道。」

到了清洁时间,仁 凛真完成清洁区域,就到厕所整理仪容。

同班学生1一副无奈:「阿仁,你知道,利恩见到之前的霸凌者,都没有危机意识不说,而且,我看,利恩也和之前的霸凌者,打成一片。」

仁 凛真一副平常心:「你知道,每个人有每个人的难处吗?」

同班学生2不解:「什幺意思?」

仁 凛真一副正经八百:「因为,我敢打包票,你们一定不相信,霸凌者的难处。况且,霸凌者之所以誔生,大部分是在学校,见不到认同的亮点,比较少在家里没有温暖。」

同班学生3一针见血:「所以,利恩理解之前的霸凌者难处,就和之前的霸凌者,打成一片吗?」

仁 凛真一副平常心:「没错。」

同班学生2一副不安:「但,利恩的小天使,都有在预防利恩二度被霸凌。」

仁 凛真一副平常心:「那是因为,那些人见不到霸凌者的难处。因为利恩见到霸凌者的难处,并且去找大人协助,进行解决霸凌者的难处,所以,利恩才会和之前的霸凌者打成一片。」

同班学生1不解:「不过,利恩是基督徒吗?据说能理解霸凌者的苦的人,是基督徒。」

仁 凛真一副平常心:「不是,因为利恩知道这回事,是我教利恩的。基本上,我只希望利恩不要因为被霸凌而见不到好人而已。」

同班学生3同意:「也是,对于自闭症者,容易因为被霸凌,而认为世界上只有坏人,没有好人的想法。」

到了放学后,仁 凛真和利恩走在一起。

利恩的同班学生1不解:「为什幺利恩和之前的霸凌者玩在一起?真搞不懂。」

利恩的同班学生2一副无奈:「我有问过利恩,他说,他没有必要回答给不理解霸凌者难处的人听。」

利恩的同班学生1不禁冒问号:「不会吧?自闭症学生都这幺极端吗?」

利恩的同班学生2一副平常心:「因为自闭症者都单纯的直线条,依我看,利恩和二年级的仁 凛真很要好。」

利恩的同班学生1不解:「难怪,利恩和我们绝交,不是没有原因的。」

到了当晚,在仁家,仁 凛真用餐完毕,也完成例行公事,就回房准备拍卖作品。

仁 凛真见到利恩上线:「是利恩?」

在仁 凛真见到利恩的提问,仁 凛真一副平常心般,和利恩在脸书讨论。而在利恩家,利恩母端阿华田给利恩。

利恩母一副不安:「利恩,要注意时间喔,明天还要上学呢。」

利恩一副平常心:「妈,我知道,而且妹妹目前才读幼稚园呢。」

利恩母不解:「怎幺扯到妹妹去了?总之,别太晚睡。」

到了再翌日,是星期二,在中正国小的上午,在利恩的班级进行複习考之余,其利恩的同班学生感到不安。

利恩的同班学生1不安:「(没有想到,利恩根本没有注意到,这根本是霸凌者的陷阱。)」

利恩的同班学生2无奈:「(真搞不懂,霸凌者有什幺难处的?)」

在仁 凛真的班级,一样进行複习考。

同班学生1一副不解:「(就算怕自闭症学生认为世界上没有好人,但,有必要这幺做吗?)」

同班学生2无奈:「(可见,自闭症者需要协助。)」

到了中午,在仁 凛真用餐结束,就开始洗餐具之余,仁 凛真就一副平常心。

同班学生1无奈:「阿仁,我都不知道你教利恩要理解霸凌者的难处,但,那霸凌者,有领情吗?」

仁 凛真一副平常心:「那不重要,因为我不希望利恩被霸凌而抹杀世界上有好人的事实。」

同班学生2不禁傻眼:「但据说,自闭症者比一般人更容易有负面思考,难怪对自闭症者而言,根本只有世界上自有坏人,没有好人的想法。」

同班学生1无奈:「我看,这些霸凌者,需要他人来帮忙找出属于霸凌者的点。」

同班学生2不解:「那幺,教师的带头霸凌,是怎幺一回事?」

仁 凛真一副平常心:「以发生在星星学生来说,是因为星星学生太突出了,就容易造成老师嫉妒,而带头霸凌星星学生。这种情况,就只有告到教育局。不然,就直接告上法院。」

同班学生2不安:「(阿仁这幺突出,必然被霸凌。)」

到了清洁时间前一堂课结束,在仁 凛真到福利社买东西之余,就一副平常心。

福利社学生1一副平常心:「阿仁,今天有新货喔。」

仁 凛真不解:「是什幺?」

福利社学生2一副平常心:「是奶茶,而且是阿萨姆奶茶。」

仁 凛真一副爽快:「我买了。」

在清洁时间,仁 凛真完成清洁区域,就回到教室,整理到目前为止的素材。

同班学生3一副平常心:「(没有想到,阿仁得到全科满分,都没有骄傲过,反而有更加谦卑。)」

同班学生4一副不解:「为什幺阿仁认为要懂霸凌者的难处,才能让利恩不至于抹杀世界上有好人的事实?」

同班学生3一副平常心:「因为自闭症者比一般人有严重的负面思考,自闭症者一旦被霸凌,就会认为世界上只有坏人,没有好人的想法。」

同班学生4傻眼:「不会吧?」

到了放学后,利恩和仁 凛真有说有笑。

仁 凛真一副平常心:「我说得没错吧?只要你懂霸凌者的苦,自然就有把持住世界上有好人的事实了。」

利恩一副不解:「确实是,但,我有遇到双面人。而老师也有介入处理,那人也有感到肯定。」

仁 凛真一副平常心:「那就好。」

到了当晚,在仁家的晚餐。

仁 凛真一副好:「妈,你有提过,把琥珀放在中正国小养吗?」

仁母一副平常心:「目前还没有,明天再看看。」

仁父一副不解:「老伴,你为什幺要这幺做?你这幺做,不就过度保护凛真了?」

仁母一副没好气:「你想,要是凛真单独去遛狗,岂不是看凛真好欺负,而不断故意找凛真的麻烦,加上凛真是自闭症者,又不擅处理事情,怎幺可能放心得下?」

仁父一副平常心:「要是你这幺担心,就陪凛真去,不就得了?」

仁母一副平常心:「不用,直接让凛真在上校期间,让琥珀在学校里就行了。我明天,会和校长谈谈。」

在仁 凛真用餐完毕,就进行例行的行程要务。而仁父母,在客厅看电视。

仁父不解:「我说老伴,就算谈成功了,那幺,週休假期怎幺办?总不能一直推给学校吧?」

仁母恍然大悟:「对喔,这我倒是没有想到。」

仁父一副平常心:「所以,我们要协助凛真,去处理事情,不是吗?到时候,我们离开人世,至少凛真能独当一面,去处理事情。」

仁母依然不放心:「那也要在我们离开人世之前,让凛真自力更生,不是吗?」

仁父无奈:「所以,要按部就班,就行了。」

在仁 凛真完成例行的要务之余,仁 凛真就回到房间,准备拍卖的作品。而豆柴琥珀,就陪在仁 凛真身边。

仁 凛真以平常心用腹语:「凛真,以你来说,为什幺与主为敌的人,无法做到主的规定?」

仁 凛真一副平常心:「因为罪的阻碍,造成保罗的心声出现。」

仁 凛真浅浅的笑:「是说,想做的善事都做不出来,不想做的恶事都去做?」

仁 凛真一副坦然:「没错,是因为罪,而想成为没有犯罪的人,是不可能的。」

仁 凛真再度浅浅的笑并用腹语:「难怪,要传福音,而收到福音就决志悔改信主。」

仁 凛真一副平常心:「那当然,而且,我有为星星群体代祷。」

仁 凛真以平常心用腹语:「喔?是为了消除星星者家长为星星的未来而担忧吗?」

仁 凛真浅浅的笑:「那当然。」

到了下一翌日,是星期三,期末考将近,仁 凛真依然一副老神在在,进行做複习考的题目。

同班学生4无奈:「(要是老师带头霸凌阿仁,那不就天下大乱了?)」

同班学生5一副不安:「(自从仁妈妈的处理方式之后,想必老师的带头霸凌,必然被仁妈妈摔到粉身碎骨。不过,阿仁倒是用电脑绘图,凭记忆画出霸凌者的样子。)」

到了中午,仁 凛真用餐完毕,就到洗手台洗餐具。

同班学生5一副不安:「阿仁,你母亲怎幺这幺恐怖?竟然用摔的方式,教训霸凌者。」

仁 凛真一副无奈:「因为,我母亲说,这幺做才是霸凌者的惩罚。而且,我妈妈连警察也敢摔。」

同班学生4傻眼:「我的天,你妈妈也太可怕了吧?怎幺有这幺强的怪力的?」

仁 凛真无奈:「我不知道。事实上,每次都要我母亲不要这幺做,我看,我母亲执意这幺做,是因为警察都在怕我母亲了。」

同班学生3无奈:「果然,只要不针对你,就没事。不过,阿仁并不是乱来的人。」

仁 凛真一副平常心:「那当然,因为我母亲,也是看不惯仗老大的乱来之人。」

到了下午,在清洁时间之前一堂课结束。

同班学生1一副平常心:「阿仁,放学后你有时间吗?」

仁 凛真不解:「是有,怎幺了?」

同班学生1一副平常心:「是要到新开的麵包店,买些东西吃。」

同班学生2不禁傻眼:「不会吧?你家都没有在开火的?」

仁 凛真一副平常心:「嗯,要我陪你去是我不排斥,但,我必需先告知我父母。」

到了清洁时间,仁 凛真完成清洁区域之余,就到厕所整理仪容。

同班学生3一副平常心:「阿仁,你知道,利恩转学了?」

仁 凛真一副平常心:「不知道。」

同班学生4无奈:「要不是因为霸凌者,利恩一定能待得住的。」

仁 凛真一副平常心:「我看,那教师,也颇公平不说,只是,利恩不断被霸凌,对利恩而言,是一股过量的压力。」

同班学生3火大:「据说,利恩一旦见到和之前有类似的经验,就容易情绪失控。我看,那些霸凌者,就是看准这一点,故意戏弄利恩的。」

同班学生4一副正经八百:「不见得喔,我看,利恩一旦情绪失控,是需要花一週以上的时间,才能稳定。那阿仁,你有这情况吗?」

仁 凛真一副坦然:「多少有,但没有利恩严重。」

同班学生2一副不安:「总之,阿仁,你要小心,因为,有恶劣人士,在你身边。」

仁 凛真一副平常心:「我知道,但之所以成为霸凌者,是因为在学校,得不到肯定,造成的。」

同班学生3不解:「什幺意思?」

仁 凛真一副平常心:「以老师的立场,教师之所以带头霸凌,是因为在学生时期得不到肯定,而以带头霸凌,做舒发的出口。但在学生来说,就是因为得不到肯定,才去霸凌弱者,以得到自我肯定。」

同班学生2不安:「我看,有些教师的带头霸凌,是出在学生时期,因为得不到肯定,造成的。」

到了放学后,仁 凛真独自一人到校门口之余,就一副平常心。

仁 凛真一副平常心:「看来,要和利恩见面,只有在脸书上,才能见到面了。」

别班学生1无奈:「真是没意思,自从利恩离开中正国小之后,就少了乐趣。」

别班学生2同意:「没错,因为很有趣,不是吗?」

到了当晚,在仁家的晚餐。

仁父傻眼:「利恩转走了?」

仁母早有底:「呿!就算利恩是因为被霸凌,也是不得已的。」

仁 凛真一副平常心:「不过,硬要说的话,利恩也有努力过了,不是吗?而那教师,听说也有在开导利恩的心,但问题是,霸凌者也看那老师好欺负,就无法使利恩脱离霸凌现象。」

仁母一副平常心:「我看,利恩的父母,不会找霸凌者理论,才怪!」

在仁 凛真用餐完毕,就开始进行例行公事。而仁父母,依然在客厅看电视。

仁父无奈:「老伴,身为教师,需要将所有学生的亮点呈现出来,使学生有自我肯定。但问题是,教师本身也为难。」

仁母一副不屑:「这我才不管,就算是教师带头霸凌,我一样不留情摔得粉身碎骨。」

仁父无奈:「老伴,你那里来的怪力?这我可搞不懂了。」

仁母一副平常心:「这是圈圈祕。」

到了週末假日,是星期六,仁 凛真在仁父的陪同下,带着豆柴琥珀,在凤林广场走动。

仁 凛真一副平常心:「前两天的期末考,我可以说,当时是老神在在。不过,确定没有漏写之后,才交卷。」

路人1一副平常心:「那不是天才小画家,仁 凛真吗?」

路人2一副傻眼:「真的是仁妹妹本人吶。」

仁父一副不安:「(要不是我在,凛真早就变成肉票了。)」

到了中午,仁父和仁 凛真,带着豆柴琥珀,到某家店,吃馄饨麵。

仁父一副平常心:「凛真,这一週,有什幺事要分享的?」

仁 凛真一副平常心:「主要是期末考的部分。」

仁父不解:「期末考?说来听听。」

在仁 凛真开始陈述,豆柴琥珀依然乖乖的趴在地上。而仁 凛真的陈述,是在中正国小以内。

同班学生1一副平常心:「阿仁,每次的段考,对你而言,都只是小意思。不过,你要小心,因为,有恶劣教师在嫉妒你。」

仁 凛真一副平常心:「那些恶劣教师只是见不到自身有的亮点在那里,才会嫉妒的。」

同班学生2一副无奈:「那幺,你能帮助恶劣教师,找亮点吗?」

仁 凛真一副平常心:「只有主耶稣才能帮得上忙,但要和主耶稣和好,成为主的子民,才是重要前提。」

同班学生1不禁傻眼:「你这幺说,也是。因为,在敌对状态下,根本无法帮忙。」

同班学生2更是无奈:「不过,阿仁,你要是陷入霸凌现象,特别是教师的带头霸凌,你如何因应呢?」

仁 凛真一副坦然:「当然是要告到教育局,而且,目前霸凌的部分,早就有吃官司了。」

同班学生2不解:「所以,你到时候,会提告?」

仁 凛真一副平常心:「当然会,而且,到时候,那恶劣教师,也只有被强制解聘的事实了。」

同班学生1不解:「但,那要蒐证,很难喔。」

仁 凛真一副平常心:「不打紧,因为,我习惯带录音笔。」

回到现实,仁父一副平常心般,也有点不安。

仁父有点不安:「不过,要是因为记忆力强而被霸凌,凛真,你认为错是在那一方?」

仁 凛真一副正经八百:「这根本是无解的问题,怎幺还拿出来问?」

仁父不解:「你怎幺认为是无解?」

仁 凛真依然一副正经八百:「因为,我用记忆力,关别人什幺事?我又没有招惹谁。但在霸凌者来说,是因为在学校得不到肯定,也见不到亮点,就用霸凌他人的方式,得到自我肯定。而我认为无解,是因为,无论那种说法,是说不通的。」

仁父不禁傻眼:「说法?不会吧?所以,你认为,霸凌者,只想要得到肯定吗?」

仁 凛真一副坦然:「没错。」

到了下午,仁父和仁 凛真,带着豆柴琥珀,到猫狗百货公司看看。

仁父一副平常心:「凛真,你之前有来过吗?」

仁 凛真一副坦然:「没有,我第一次来。」

仁父一副开朗:「我也是,先看看买给琥珀的东西吧。」

在仁父女逛了逛猫狗百货公司的视窗购物,仁父见到高档狗食。

仁父一副开心:「喔,这品牌不错,凛真,你来看看。」

仁 凛真一副不解:「是什幺?」

仁父依然开心:「是狗食,而且,是赫緻的品牌。」

仁 凛真不解:「赫緻?」

服务员1一副开朗:「要不要,让你的宠物试吃狗食?」

仁 凛真感到开心:「有试吃的服务?可以。」

过一段时间,在结帐之后,仁 凛真感到开心。

仁父一副平常心:「看来,琥珀喜欢这口味的狗食。」

仁 凛真一副平常心:「没错,这还是高档的。」

到了翌日,是星期日。在仁 凛真和巧尔回家的路上,是聚会结束时。

巧尔不解:「因为记忆力强而被霸凌?真的假的?」

仁 凛真一副无奈:「当然是真的,而且,有老师带头霸凌呢。」

巧尔一副好奇:「所以,是在你班上?」

仁 凛真更加无奈:「不是,是在别班。那个星星学生就是因为被霸凌,而转学的。」

巧尔一副无奈:「我看,认为霸凌者有问题的人,自身也有问题。但,霸凌者也有说不出的苦,是与主为敌的人,不可能理解的。」

仁 凛真一副平常心:「所以,我才会为霸凌者代祷。」

巧尔不安:「那幺,就算有社会化了,也不能说是抺杀星星的身份,这事实。因为,搞不好一般人,会用星星的特徵,去伤害星星,特别是在职场。」

仁 凛真一副爽快:「所以,有信主的星星,主早就有安排。」

而在巧尔和仁 凛真回到家,仁 凛真准备一切,就出门。

仁 凛真一副平常心而出现自闭症的症状:「这次要去那里呢?」

在仁 凛真到捷运,而走入月台,就开始注意捷运来的时间。

路人1无奈:「自从标到仁妹妹的作品之后,存款都见底了。」

路人2一副坦然:「哎呀,再赚就有了,不是吗?而且,只要你有工作的一天,就有钱得领。」

而捷运到月台之余,仁 凛真就上了捷运,但,刚好坐到婆婆的衣摆。

婆婆无奈:「你起来,你坐到我的衣摆了。」

仁 凛真依然不动如山,而其他乘客都没有动静。

婆婆火大到打仁 凛真:「你起来啦!你坐到我的衣摆,我怎幺下车?」

仁 凛真就此火大:「你给我安静,整个车箱都是你的声音,你知不知道?」

乘客1以平常心打圆场:「仁妹妹,你知不知道,你坐到老婆婆的衣摆了?」

乘客2一副冷静:「而且搞不好,这老婆婆,比你早下车喔。」

仁 凛真依然故我:「但问题是,打人就是不对,这老婆婆有打我,各位有注意到吗?」

乘客2无奈:「就是因为你坐到婆婆的衣摆,而且你都无动于衷,婆婆才会打你的。」

仁 凛真火大:「我不起来,为了惩罚婆婆打我,我就让婆婆不能下车。」

所有乘客不禁人傻眼,而仁 凛真因为自闭症而不在乎。

乘客3无奈:「拜託,你这幺做,是妨碍自由,这是违法的!」

仁 凛真不在乎:「因为婆婆打我,我就惩罚婆婆,不能下车。」

在婆婆打算下车过站,婆婆无奈昏倒。

婆婆无奈:「都是你害我迟到的!」

仁 凛真一副平常心:「谁叫你打我,这也是你应受的惩罚之一。」

婆婆更加无奈:「我的天,我上辈子做了什幺错事,才让我遇到这样的情况?」

乘客4看不下去:「仁妹妹,你太过份了,这个婆婆有约在身,你还不让这婆婆下车,你居心何在?」

仁 凛真一副不悦:「我说过,这个婆婆有打我,况且,打人就是不对,所以我才惩罚婆婆!」

乘客5更看不下去:「谁叫你坐到婆婆的衣摆,仁妹妹,你就不能在别人的立场去想吗?」

仁 凛真一副不悦:「很对不起,我不是别人,自然就不可能有和别人同样的感受。」

乘客6打圆场:「可以了,仁妹妹有自闭症,你和自闭症者说,是说不通的。」

乘客5傻眼:「什幺?仁妺妹有自闭症?」

到了盐程埔站,仁 凛真一副没事般下捷运之后,就往驳二特区的方向走。

仁 凛真一副平常心:「週末假日都有小摊子出现,好像很有趣,先去看看。」

在仁 凛真一副开心般进去驳二特区,而见到令人开心的事呢?

Copyright © 2017 - 2020 三国群英传私服 All rights reserved

在本站可以找到您想要的三国群英传私服游戏攻略和三国群英传olsf副本玩法,我们致力于让三国游戏玩家拥有最新的游戏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