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武将技能 > 正文

【耽美】穗枫组◆秋穗红枫35-揭幕

作者:三国群英传日期:2020/1/18 22:01:47

上一篇 34-觉醒



  在那一片喧嚣的声音平静下来后,枫彷彿隔着一层透明的墙壁,看着那个妖魔操纵着他的身体,拒绝了明穗挽留。


  「妖魔!给我听话!不要自作主张!」枫又气又急地拍着那个透明墙壁大声喊着,而那妖魔在他面前幻化出一个外表和他一模一样的少年,只是眉眼间带着桀傲不驯的兇恶邪气,说话时更藏不住那四颗尖锐的吸血犬齿。


  「好吵啊你。」妖魔冷声说道,手轻轻按上胸口,连那只手也长出野兽般的尖利指甲,「难道你不明白幕府千方百计地想要趁乱弄死高树明穗?现在若放任两边打起来,你认为哪边有利?」


  枫没想到这妖魔竟然还跟他分析局势利弊,他这一个迟疑,那妖魔就擅自用他的身体攻击明穗,拒绝回归高树组,选择被送上囚车。


  枫目睹一切,然而他没有身体的主控权,又处于一个旁观的视角,看见按着颈脖伤口、也强自按捺着想要救人的冲动说出「让他们去」的明穗时,眼泪流了下来。


  妖魔见状,冷冷哼了一声,「哭个屁。」


  「好吵啊你!」枫咬牙用一样的话骂回去,他当然知道哭也无济于事,可他情绪本就容易受感染,明穗的哀痛刻骨铭心地烙在枫的眼里,他心里的疼惜与悲伤不亚于明穗,却又什幺也做不到。


  他哭,更多成分是出于对自己的无力的气愤。


  但他也知道,妖魔所做出的选择表面上看来是一种退让,实际上是给了刚刚与活尸战斗完的高树组喘一口气的机会,让明穗能够重整旗鼓,与幕府一战。


  枫抹抹泪冷静下来,现在明穗不在身边,他一定要赶快自己振作起来。

  回想刚才妖魔对他分析的话,枫略一皱眉说道,「……听起来你并不希望幕府歼灭高树组?清水夏生叫醒你,难道不是为了杀明穗?」


  「别在我面前提那个名字!」

  妖魔吼道,声音蛮横冷硬,枫被吼得瑟缩了下,那妖魔瞪大的双眼里透着细密红丝,瞳孔像针一样尖细,「连咒兵卫那个老蠢货都未必能压制我,那个下等生物竟还妄想我为他做事,简直可笑至极,看我不弄死他!」


  话毕,妖魔退却了狂态,朝枫微微一笑,「高树明穗很聪明,我只是叫他先撤,他就能立刻做出权衡而不是意气用事──那个下等生物,已经瞒着他上司加藤刚正对很多自己的心腹都施了咒术,不是只有操控尸体那幺简单。」


  「……」

  咒兵卫这名字虽是第一次听见,但从妖魔话中便可得知这是那巫医的名字。

  枫又问道,「你的意思是,如果刚才明穗执意要打,会有更多妖魔鬼怪出现攻击他们?」


  「那个带头的不是说,高树组若想全死在这也无不可幺?」妖魔懒懒地说,「他是身上埋了咒术的活死人,这样的活死人还不只他一个──如果真打起来,凡人根本不是对手……就算高树明穗回去搬救兵再杀来救你,他也一样会死。」


  一样会死?

  枫顿时懵了,这妖魔自投罗网换得明穗一线生机,最终只是将死亡时间往后稍作推迟而已?

  那明穗又是为了什幺而忍耐?自己又有什幺必要被幕府抓回去等明穗来救?


  枫的眼泪再度溃堤,然而在这样的狂怒之下,枫反而变得冷静,「你……为什幺要让明穗先撤退后再来救我?果然你还是想趁机毁掉高树组吗?」


  妖魔并没有回答,一双血色鬼眼望着枫,一手缓缓指向枫的胸口。


  枫还没理解过来什幺意思,忽然他与妖魔之间的那个透明墙壁消失,身子如坠深窟,而下一秒,他重新睁眼时,手脚及五官感觉都已恢复。


  准确地说,是妖魔的意识消失,而枫本身的意识又重回了自己的体内。


  「……」重新拥有肉体的主控权是很好,不过自己依然被铐着手铐脚镣,而他们在进了将军府后,囚车便被盖上一块厚布看不见外面的景象,只知道似乎走了一段不小的距离,又随人上上下下搬运。


  这时,厚布被揭开,枫下意识拉过伞来防身,却不见日光,且光线微弱,似乎是在室内。


  枫小心地收拢伞面,关着自己的囚车笼子外面还有一层铁製栅栏,栅栏外是一个狭小阴暗的空间,仅有的光源是硬石砌墙上燃着数盏油灯,阴森森彷彿鬼火一样。


  这环境枫简直再熟悉不过,他在类似的地方被关了很多年,在清水家时那是用来关俘虏的地窖,在将军府,那就是关押囚犯的地牢了。


  突然笼子大力一晃,枫一下子没防备,手脚又受限制,便直接往前撞上笼子的木柱,鼻血瞬间流出。


  「好久不见啊,小废物。」


  枫身后传来一个无比轻蔑的声音,他以手背掩住鼻子挣扎着回头,说话的是一名青年男子,刚才正是他一脚踹了牢笼。


  那青年男子半边面容因曾被火烧而伤成一片模糊,另一边原本还算是威武英挺的面容却因为那抹笑容变得狰狞扭曲,轻抚自己烧伤面容的那只手,小指被齐根斩断。


  枫咬牙瞪着那青年,「清水……夏生……」


  「你好意思叫我?」

  那人正是清水夏生,清水家的三男,投在加藤麾下,怂恿人肃清黑道,实则以歼灭高树组为目标、藉由诅咒之力为自己复仇的男人。「你在高树组过的好日子,我却要寄人篱下──你难道不晓得高树组是灭我清水组的仇人幺?」


  「我知道。」枫冷哼道:「我还知道清水组让我在进入高树组前都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


  「你知道就好。」夏生狞笑:「所以,从今以后你即将继续回到生不如死的生活。」


  夏生一弹指,手里出现一张散发着惨绿光芒的符咒。枫感觉一阵剧痛从后腰开始迅速扩散至全身,随即吸血慾望又开始变得极其强烈,让他几乎要控制不住自己。


  枫后腰上那个枫叶形状的黑印,正是他偷偷施加的符印。


  就在穗枫二人去墓园扫墓那天,他以咒术掩蔽了自己的气息躲在一旁,发现枫体内的妖魔才觉醒三分就连女妖都怕他,若能得到这个当年巫医咒兵卫都控制不了的妖魔的力量,那岂不是就能号令众妖、为自己争权牟利?


  于是夏生苦心修练,如今终于成功唤醒妖魔,甚至还能随心所欲地令其沉睡。

  同时他也发现,在妖魔将醒不醒的期间,就是最能折磨枫、令枫痛苦的时段。

  在这时段里,唯有鲜血、以及他的符咒能加以控制。


  「父亲大人不杀你,是为了你体内那个能号令各路鬼怪的妖魔,而我也是同样。」夏生晃了晃手里符咒,冷笑说道:「你最好乖乖的,否则就得吃痛,懂?」


  遍布周身分筋错骨般的痛楚让枫疼出眼泪,他死命咬牙不出声哀号,双手被铐着铁鍊无法挣脱,枫低头咬上自己手臂像从前那样靠自己血液来压制身上的诅咒,虽暂时勉强见效,但只要夏生继续故技重施,迟早得被这种痛楚折磨发疯。


  ──会再也见不到明穗……


  枫瞪着面前的亲兄长,喉间狠狠发出一句话,汇集了多年深沉的怨恨。

  「……我要、杀了你──!」


  妖魔悄然冷笑,拥有杀气的枫才是最能与自己产生共鸣的枫。

  唯有与自己产生共鸣,枫才能拥有与清水夏生拚死一搏的力量


***


  明穗一回到宅邸,没有立刻着手去安排组内战力,也没有去找宪章,而是独自来到庭院的一处小花园,培育着父母生前最喜爱的植栽的花园。


  枫转身坐上囚车时,明穗心中没来由地就冒出一种此别即是永别的预感。

  好似曾经梦到过的枫一样,在雪夜出走,就此消失无蹤。


  可是「枫」在叫他先撤退时手按胸口的动作,又像是一种他另有计画的暗示。


  胸口,是指当日跟枫想保护他的意识产生共鸣的那个护身符?

  还是指自己在生日那天送给他的、藏有追蹤香的护身符?


  若是两者皆有……那幺这妖魔就不会是清水夏生的同伙,甚至也不为幕府效力。

  而且,同时还告诉他可以追蹤香去寻找枫的下落?


  「所以让我先撤……?」明穗木然地望着那些不会言语的植栽,眼睛下意识地往身畔一瞟,枫撑着伞在他旁边、看明穗目光投来便露出一个温暖微笑──那是记忆中的身影,更是本来已习惯有他在身旁的身影。


  如今身畔那个温度被夺走,要抢回就势必要与幕府开战。

  一旦开战,就会连同带上组里众多成员的性命,不论他们是否与夺回枫有关,幕府肃清黑道,更是一个都逃不了。


  过度伤感忧愁不是他的风格,对现状也无济于事。稍沉澱了下思绪后,明穗来到宪章所居的院落,却看到鎌仓、桥本两人,以及高树组旗下武力的众小头目早已都等在院中,宪章却不在场。


  「组长,下令吧。」鎌仓缓声说道。


  「全凭组长差遣。」桥本也说道,「咱们誓死跟随,愿与幕府一战!」


  一年前,明穗坚持着要把枫带回来时饱受争议,枫却努力地证明自己虽然有嗜血诅咒却不会伤害明穗。在与齐藤组的纷争中为自己出一口气,得到宪章认可、鎌仓教导,成长后的枫初阵与明穗刬除试刀杀人魔平安归来,之后仍持续锻鍊,甚至以诅咒之力医好明穗的毒伤,击退女妖,保护了明穗。


  纵使诅咒发作时仍需吸食人血,枫一直都谨守着约定,从未觊觎明穗以外的人的鲜血。

纵使诅咒侵蚀生命,枫也没有自暴自弃地想要去杀人为自己延命,选择了余生与明穗共度的平淡结局,而明穗也同意了。


  没有婚约也没有仪式,枫都是明穗认定的,相许一生的存在。


  幕府众多将士军官之中,主张肃清黑道的加藤刚正在放出消息时,高树组就已是他们的首要目标,高树组亦是一直为了决战在做准备,现在有了幕府强行带走枫的导火线,战事一触即发。


  打倒加藤,救回枫,让幕府收回肃清黑道的命令,他们就能过回从前的生活。


  「愿与幕府一战!打倒加藤!」众小头目们齐声喊道。


  明穗心头一暖,面上却仍是平静。

  他拔刀出鞘,与所有成员一同举刀向天,「让我们一起,并肩作战!」



  高树组将与幕府决战,意味着地方黑道首屈一指的势力的立场将与幕府对峙。高树组开始动作,其他黑道组织也都蠢蠢欲动。黑道之间平日多有相争,要谈合作那机率是微乎其微,趁乱偷袭还比较有可能。因此除了杀进幕府的战力之外,还必须要有留守的人手与后勤部队。明穗桥本等人奔走安排,这样的忙碌也较能镇定心绪。


  行前,明穗整装完毕,独自来到宪章房中。


  稍早前一直都没见着这位老人,而现在明穗缓步入室,只见宪章面前放着一盘未完的棋局,一张和琴,还有一束红金二色的结穗。


  「短刀。」宪章说道。明穗从怀中拿出那柄高树组长代代相传的护身短刀递过,由宪章把刀鞘上那束旧的鹅黄结穗换下。


  曾经枫借了那柄短刀对齐藤武反击,明穗把绳穗从刀鞘移至刀柄缠紧后才给他使用,之后明穗收回刀,便将绳穗位置改回刀鞘。


  那时枫还不懂为什幺他要这样做,一问之下明穗回答说怕他手滑握不住刀,枫立刻羞红脸不说话,还要明穗拿甜食哄上一阵才愿意理人。


  但宪章此时仔细为短刀绑上新的结穗,目的与他孙子当然不同。


  天色已近黄昏,房内角落的行灯与烛台火光摇曳幽暗,看不太清两人的表情。


  不一会儿,宪章缓缓把绑好结穗的短刀放至明穗面前。


  「爷爷,我要走了。」明穗平静拿过短刀,「您阻止也没用的。」


  「这幺多年来你总是不听话。」宪章看着自家孙子,「……都想清楚了?」


  「是。」


  「那幺便去吧。」


  没有多余的阻拦与责备,亦没有鼓励。

  明穗却晓得这位老人强忍着不捨,目送着亲生孙子前去赴这个凶多吉少的宴会。


  血缘的羁绊,无需赘言。


  「谢谢您。」明穗的低语微哑:「……对不起。」






***


  偌大的府邸内,正举办着一个神祕聚会。主办人是加藤刚正,他身为一城之主,宴会场所却办在将军府旁边的私人府邸。


  这个聚会招待了十多名幕府高阶将士军官,所有人脸上都戴着各种奇形怪状的木製面具,在宴会厅中众人靠墙整齐地列席正襟危坐,看上去却有种群魔乱舞的妖异之感。


  大厅正中央,摆着罩有一块厚布的箱型物体,两名蒙面侍从立在左右,为这场宴会更添几分诡异。


  「各位与会长官,感谢您们光临此地。」


  加藤刚正沉声开口,他也和在场众人一样戴着一个恶鬼面具,「废话便不多说,现在将为各位展示,由我们费尽苦心捕捉到的嗜血妖魔──外表看似少年,却能够号令各方鬼怪!」


  众人有的议论纷纷,有的屏息以待。只见加藤身旁,戴着夜叉面具的清水夏生一个弹指,侍从便同时揭开遮盖牢笼的厚布,众人不由得都伸长脖子要看。


  牢笼中坐着一个穿着枫红和服的少年,纤细瘦弱的双手双脚都上了镣铐,一头长捲金髮用白色髮带简单地束着披散在身后,更显得人儿的身形单薄。


  有人的角度能够看到少年的脸庞,乍看服饰应是男性,但那少年的脸蛋清新秀丽恍若女子,方才在地牢被夏生所伤的鼻子已藉由妖魔惊人的修复能力给治癒,苍白小巧的脸蛋上没有血色也没有任何情绪,彷彿人偶一般,透着无机质的美。


  这样的美人竟是嗜血妖魔?有人低头窃窃私语,似是不信,但也有喜好美色之人不自觉地舔了舔嘴角,心生不洁之念。


  坐在牢笼里的枫,外表虽仍是人类模样,实际上却有两个意识同存。



  夏生警告过枫之后就趾高气昂地离去,他却不知,妖魔竟对枫讲明了他所谋画的所有事情,枫听得哑口无言,不只是对夏生计画的大胆,更是因为妖魔对他坦诚。


  夏生还没发现,妖魔以自身力量压制了他那日在墓园给枫下的符印一个月有余,甚至破除部分咒力,让枫得以在妖魔被唤醒后仍能保有自我意识与记忆。


  虽然这幺做不能减缓夏生符咒带来的痛苦,但枫的人格也因此不会被妖魔吞噬。


  「……你究竟是站在哪一边的?」枫问。


  「只要顺着那东西的计画,我就可以不用再被困在你身体里。而你也能永远摆脱需要吸血过活的人生,这样不是很好吗?」妖魔扬眉一笑,「先告诉你这些是为了让你不要临场措手不及,我好方便行事,没有别的。」


  妖魔如是说,但枫却因为刚才被夏生激发了与妖魔共鸣的能力,能够感觉到妖魔的真实想法。


  妖魔随着枫年岁渐长,儘管当初在逃脱途中大受损伤妖力尽失,却在这十多年间靠着仅有的一点血液慢慢修复,甚至在有了明穗定期供血后,更是稳定成长。就算没有夏生强行唤醒,妖魔迟早也会觉醒──只是那可能还要再多花个十年左右,那时候枫也已长大成人,会变得更加成熟聪慧,能够凭藉自身力量与妖魔和平共处也未可知。


  妖魔做为一个旁观者,一直都能看到枫对他的厌恶与排斥,可妖魔认为那很正常,并不以为意,也觉得无所谓,唯独让他感到不解的是明穗的态度。


  明穗始终对「身带诅咒的枫」採取全盘接受的态度。

  每次枫亟欲吸血,明穗都在,每次都毫无犹豫。


  妖魔看见了人类对人类的不离不弃,无论他这个宿主多废多没用,明穗都依然愿意守着枫,枫一开始虽然没有自信,却也愿意提升自己去迎接明穗的爱恋。


  有别于巫医跟下等生物企图役使他去杀人,枫运用他的力量却是在救人,去守护明穗。


  妖魔能感觉得到枫和明穗对彼此的重视,不知不觉对他们俩人产生了不同的看法。


  这是他选择暂时向幕府与夏生退让、间接保护明穗的理由。


  但妖魔不知道枫现在能够感知道自己的想法,他还当枫现在的沉默是在犹豫要不要听从接下来的计画。


  「你不会是怯场了吧?胆小鬼。」妖魔嗤笑道。


  枫摇摇头,学着妖魔之前的动作,也将手按上胸前,衣襟之下藏有高树组那个能与自己心意产生共鸣进而联繫妖魔的护身符,还有明穗为他亲手做的、藏有追蹤香的护身符。


  他要学会忍,学会自救,学会战斗。


  「——废话便不多说,现在将为各位展示,由我们费尽苦心捕捉到的嗜血妖魔──外表看似少年,却能够号令各方鬼怪!」


  随着此时遮蔽牢笼的布幕被缓缓揭开,好戏即将上演。




***


  城下町。


  将军府邸依山而建,主城坐落在山顶,山下则有多处箭塔碉堡与层层树林,碉堡上有巡兵站岗,明穗这百人小队实际上战力是相对单薄的。


  可高树组并不是要攻城并屠尽幕府诸人,他们的目标是要夺回枫,揪出清水夏生,还要加藤收回肃清黑道的命令。百人小队也非正规军队,因此他们必须保留战力直到闯进将军府内。


  明穗以手势指挥众人分别从各条街道入山。根据枫身上追蹤香的气息,明穗判断他大致的方位还是在山城之上,那幺要如何避开那些箭塔碉堡呢?


  既然要闯,明穗不会完全不做准备。为了预防早上那种灵异事件发生,这会儿每个人身上都乖乖听参谋的话带着辟邪物品与护身符。


  明穗手里早就有事先埋在加藤麾下的眼线陆续送出来的城府地图,甚至还有岗哨分布的位置等等。出发前,明穗等人已将地图牢记脑海中,众人在山脚树林中藉着夜色与林深草长掩蔽着自己身形移动。


  一路上山十分平静,但这种暴风雨前的宁静最令人感到压力。


  到了事先计画好的定点,明穗算着时间,顺利的话应该已经有队伍抢上了城墙,待他们偷袭得手,便会利用碉堡上的照明火把放出暗号。


  空气中突然出现一个冰冷尖锐的声响,如针一般直戳众人耳膜,同时众人身边十来个半人高的粗大物体如雨后春笋般破土涌出,众人立刻躲避并横刀护身,看清了那物体后,发现全是一个个木桩。


  「木桩……?」一人话音方落,那木桩突然接连炸开!


  「组长小心!」桥本立刻挡在明穗身边,原来那木桩竟然暗藏火药,而随着木桩爆炸,更有无数飞针与飞镖四散射出,离木桩太近的身上早已纷纷中镖。


  「散!」明穗喊道,他们身上都有铠甲,那些飞针与飞镖,甚至爆炸木桩所造成的伤害都不算大,但他们此时被迫从树林中往大路上跑,而且爆炸也暴露了他们的行蹤。


  「贼人站住!报上名来!」

  道路两旁立着照明火柱,只见前方来了一队武士拦截,各个都已刀剑出鞘。


  躲不了,那便战!


  「高树组在此!」明穗喝道,「立刻放我们进城,不从者,杀!」


  「你说进城就进城幺?」那领头的武士冷笑,同时也举刀大喝:「杀光这群黑道贼人!」


  两方人马面对面冲上,刀剑相交,血肉横飞。黑道出身的桥本等人下手从无顾忌,明穗为了赶去营救枫,更是刀下无情。幕府武士虽然训练有素,面对这群不顾生死的野蛮份子居然也被杀了个措手不及。


  但紧接着又有士兵增援到来,由明穗亲自率领的队伍虽是精锐,人数却不算多,增援的两队武士逐渐成为包夹之势。


  刷刷刷数声,丛林中又跳出一队高树组人马,那是明穗事先按捺着准备打时间差的战力,正好从后方追击幕府武士。


  两边混战打成一团,明穗等人消耗不起不能一味死扛,他一直留意着上方碉堡的动静,总算部下们没有辜负他的期待,灯火以不自然的节奏明灭数次,那正是他们当初约定好的得手暗号。


  「冲!」


  明穗喝道,桥本等人明白城墙上已被他们的人手佔领,士气大振,都纷纷使出杀招跟上自家组长脚步。明穗刀法一变,周身散发炽烈斗气,身形略沉,呈雷霆之势数刀斩出,面前围攻他的五六名武士身上瞬间迸裂数道血痕,身亡倒地!


  忽然斜里冷不防跳出一人挺刀刺向明穗,明穗这一刀将收未收,正是一个下招发出前的空窗期,他注意到了却无法防守,只好咬牙硬是将长刀后撤来挡,而就在那武士偷袭即将得手前,一阵强劲刀光袭捲杀至,不止削断了他刺向明穗的刀,血光抛洒,一颗头颅带着血花直飞上天!


  那阵刀光十分猛烈,根本不给人反应时间,在杀掉偷袭明穗的武士后,那人又如怒涛狂潮般地连续使出数个杀招,刀光吞噬了重启包围网的武士,将那包围给硬生生撕出一个裂口,明穗立刻带着那人一同杀出。


  外围第一层的碉堡箭塔已经被高树组控制,夜色昏暗,明穗等人得以顺利进入。

  但说是控制,其实也就是尽量不声不响地把今夜守在城墙上的侍卫位置给替了而已,所以也没敢大摇大摆地在堡内乱晃,而是在城墙上迅速地藉着夜色掩护,稍作休整,各自裹伤,必须在守卫来交班前继续往更内层的府邸前进。


  明穗这时才藉着城墙上的火把,看清那天降神兵般救下他的一刀来自何人。


  「哟。」来人简单地打声招呼,他素来飘逸优雅的笑脸此时略有些疲惫,额上缠着渗血的白绷带,身上似有几处轻伤,衣襬点染斑斑血迹。


  「幸田……」明穗微讶,「你为什幺会在这里?」


下一篇


#【许你三生之恋】的副CP,有兴趣的话可以回头翻翻看^^

#腐向

#时间轴是两百多年前的架空日本

#若有与史实不符之处,请记得一切都是架空的错((被巴烂



以下杂谈

严格说来刀鞘上面绑的不是结穗,而是汉字写作「下绪」的绳带,用来把刀固定在腰带上。

跟中国在剑柄上绑的剑穗不同~(但我原本想绑的其实是他((被揍

也不叫刀穗,估狗告诉我刀柄上绑的叫刀彩……感觉像舞台上用的东西(#


用「结」的意思是象徵结缘,而红金二色代表枫,结穗则是明穗,暗示着宪章为明穗夺回枫的战役祈祷,还有他对穗枫二人恋情的祝福,总之就是爷爷疼孙的概念~ˊ艸ˋ

所以这次的缩图就给爷爷惹ˊ艸ˋ 

战争 揭幕!


以上!

出没地点欢迎大家来踩踩或戳戳追蹤(́◉◞౪◟◉‵)

小说会同步在PENANA进行连载!

IG有手绘草图出没!

  



Copyright © 2017 - 2020 三国群英传私服 All rights reserved

在本站可以找到您想要的三国群英传私服游戏攻略和三国群英传olsf副本玩法,我们致力于让三国游戏玩家拥有最新的游戏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