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武将技能 > 正文

花誌异——08我们的距离,好比384,400公里

作者:三国群英传日期:2020/2/5 22:04:05

  08我们的距离,好比384,400公里

  

  

  

  突然出现的华恣伶站在那位陌生女孩的背后说道。

  

  也就是说,这名陌生女孩不知道用了什幺方法看见了我与华恣伶的行动。于是在这里埋伏我们。

  

  那幺问题是,她是好人,还是坏人?

  

  华恣伶没有针对这点继续说明,而是把一个购物袋朝我扔过来。

  

  就在我与陌生女孩的注意力都被这个购物袋给吸引住时,我因为是正对着华恣伶的缘故,所以眼角的余光能瞥见她的动作。

  

  只见她突然用左手臂扣住陌生女孩的咽喉,然后从口袋中掏出一管注射针桶,一口气把里头的药剂注入女孩的身体里。

  

  就在陌生女孩挣扎的瞬间,我看见她的眼睛闪过一抹红色的光芒。

  

  「空间……消失了?」

  

  「现在知道她是敌是友了吧。她就是那个製造出循环楼梯空间的人。」

  

  刚才被她的瞳孔照射过的空间,变得就像是白纸一样。

  

  我很难准确的形容我所看见的事物。

  

  毕竟那里已经什幺都没有了。

  

  如果光线被吸收的话,那应该会呈现黑色才对。然而那里并不存在能吸收光线的物体。在日光灯管的照射下,那片白色表面也没有呈现反射的光泽。

  

  「我猜,那片空间应该是被存入她的眼睛里了。」华恣伶说。

  

  「啊……啊。」陌生女孩发出微弱的哀嚎。大概是被麻醉了吧。

  

  我不知道麻醉具体该怎幺做,但是华恣伶应该懂得拿捏分寸吧。

  

  再加上她的能力的话。

  

  「你干嘛啊?」我问华恣伶。

  

  「在小说中若是在一个场景里有三人说话时,就不得不强调那句对白属于谁啊。很麻烦,华恣伶抱怨道。」

  

  「那种事情轮不到你来担心,魏有期说。」

  

  啊,我是该用第一人称还是第三人称?

  

  这种事情不重要!

  

  我无法接受这种理由!

  

  「你干嘛要攻击人家啊。」

  

  「你竟然帮陌生的女人泡咖啡,你明明都没有帮我泡过!」

  

  「那是因为我今天才认识你啊!」

  

  她是这幺容易嫉妒的人吗?

  

  「当然不是,我只是想说说这种台词。」

  

  「无聊啊你!」

  

  「因为是人生第一次跟异性交往,所以我不知道该怎幺拿捏距离才好啊。」

  

  也对,她毕竟是不同于一般的女性。我必须要更切实的体认到这点才行。」

  

  「就从384,400公里开始接近吧。」华恣伶说。

  

  「太远了,从地球到月球啊!」

  

  在我们耍宝的期间,麻醉药看起来已经完全发作了。

  

  「总之,今天交谊厅这幺空蕩,就是因为她设的结界。」

  

  「原来如此。」

  

  「顺带一提,我从刚才开始就躲在角落观察你们的互动。」

  

  「喂!你明明超在意的吧。」

  

  知道了,我会跟其他女性保持距离的。

  

  「在你离席去帮她泡咖啡时,我看到她偷偷在你的咖啡里加了某种药粉。」

  

  原来这位陌生女孩不是再观察我杯子里的下流奶泡,而是在观察药物在咖啡中的溶解状况吗。

  

  「你有觉得头晕脑胀的吗?」

  

  「没有。很健康,不如说根本不会有能伤到我毒存在吧。」

  

  「那你会想睡觉吗?」

  

  「我从出生到现在从来没睡过觉。意识也从来没停止过。」

  

  所以「作梦」是什幺感觉,我完全无法理解。

  

  在我说完后,华恣伶突然沉默不语。

  

  「虽然有时候精神会感觉很疲惫,但是没什幺大不了的。」我说。

  

  她只是沉默的点了点头。

  

  「唉呀,差点忘了。那是按照你的样子画出来的吗?」

  

  华恣伶突然用手指着我喝完的咖啡杯问道。

  

  「那种事情怎幺样都好吧!」

  

  「怎幺可能怎样都好!这可是关乎我的幸福啊!」

  

  「我一定会给你幸福的!拜託你别再说了。」

  

  我拉开身边的椅子让华恣伶坐下。

  

  虽然她突然转移话题很奇怪,但我反倒觉得轻鬆许多。

  

  「她的能力,应该是类似「剪贴簿」,将看见的事物从空间上剪下,再依需要贴到不同的地方。」华恣伶说。

  

  「也就是说,她是先把走廊的空间剪下,再把複製的楼梯贴在『空白』处,藉此製造出循环的楼梯空间吗?」

  

  「没错,因为剪下的空间被暂时储存在她的眼睛里,这也是为什幺她能隐约看见我们的形象。不过这也只是我的猜测,她具体能做到什幺程度,我也不知道。」

  

  所以我们旁边的那块「空白」就是陌生女孩试图反击造成的结果吗?

  

  「等等,那她的身体虽然无法动弹,可是眼睛还是能看着我们的啊!没问题吗?」

  

  我后知后觉的提问。

  

  不过华恣伶大概早就做好对策了吧。

  

  「放心吧,我打入她身体里的是我特製的麻醉药。」

  

  既然是华恣伶特製的,那她肯定用了她的能力在里头掺杂了阻碍「神秘」运作的东西吧。

  

  我看着眼前的陌生女孩瘫软在椅子上的身体。

  

  只有眼球得以转动。

  

  奇怪的是,我从她的眼神里看不见丝毫恨意,只有恐惧的慌乱。

  

  华恣伶说过,她曾经杀过很多人。

  

  该不会眼前的这名陌生女孩认识华恣伶?

  

  「我如果认识她,也不用特意去猜她的能力了。」

  

  「这样啊。」

  

  「而且……我也不认为,那个时期的我会放过任何目击者。」

  

  「这样啊。」

  

  我轻轻的握住了她的手。她虽然缩了一下,最后还是任由我握着。

  

  我想告诉她,我是在知道她曾杀过人后,也要与她交往的人。

  

  过去不曾退缩,以后也不会退缩。

  

  回到正题。

  

  「放弃吧,没有长毛象的你是不可能逃掉的。」

  

  华恣伶对着陌生女孩说道。

  

  「特别针对女性吗!」

  

  她少说了「强壮」两个字吧。

  

  「哼,就算你跟长毛象一样胖也逃不掉的。」

  

  这句话有两种解释方式。

  

  中文的博大精深。

  

  一种是假设语气,「假设你有长毛象那幺胖」的意思。

  

  另一种是感叹语气。

  

  「跟长毛象一样胖的你是逃不掉的。」

  

  华恣伶脱口而出。

  

  「喂!你是故意的吧。」

  

  「快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

  

  华恣伶不理我,继续朝着陌生女孩质问。

  

  「不就是你让她说不出话来的嘛!」

  

  「这杯是什幺?」

  

  华恣伶指着摆在陌生女孩面前的咖啡问道。

  

  「卡布奇诺。」

  

  「拷不屈?喏!」

  

  然后她俐落的把咖啡泼到陌生女孩身上。

  

  虽然咖啡已经凉的差不多了,不至于烫伤对方。

  

  但是羞辱的意味很浓厚。

  

  倒不如说是100%的羞辱。

  

  而且还巧妙的利用了谐音。原来她就连搞笑乔段都能信手拈来。

  

  我已经无法吐嘈了。

  

  「我跟陌生女性说话你根本超在意的吧!」

  

  「没有。」

  

  华恣伶,你真的是个傲娇啊。


  

题外话:

  本来预定这个段落是要介绍故事设定,结果莫名其妙的搞笑就超过2000字了(我每篇更新都是这个字数)。

  每次标题名称取的都很随意,其实也没什幺不好吧?

  

  话说我原本猜FGO今天会有新一弹的强化,结果是幕间物语啊。这一弹我有的角色只有布拉达曼特、马嘶与阿斯克勒庇俄斯三人而已,遗憾。

目录

  


Copyright © 2017 - 2020 三国群英传私服 All rights reserved

在本站可以找到您想要的三国群英传私服游戏攻略和三国群英传olsf副本玩法,我们致力于让三国游戏玩家拥有最新的游戏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