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武将技能 > 正文

09:备份.三毛猫.大魔王

作者:三国群英传日期:2020/2/9 22:03:50
尽头的那道门日光灯坏了,即使在窗外的日光照耀下门依然看起来很阴暗。给人种里面大概也不会有什幺好东西的感觉。

奇特的是,走廊上现在一个人也没有,只有小要和箱娘与梅三人。只不过她们三个似乎也不怎幺在意,小要本来就喜欢这种气氛,梅接受过军事训练也早就习惯,箱娘的话因为躲在箱子里也没什幺感觉。

走到门口,小要敲了敲门,说:

「米夏?你醒着吗?」

敲完没多久就听到一阵嘈杂的物体崩落声,大概是有人撞到东西的关係。接着门缓缓打开,一名有着凌乱凌乱金髮,身上只有穿着内衣裤的女子睡眼惺忪地站在三人面前。

「OH~,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My sister小要。」

「米夏,你刚睡醒啊?」小要伤脑筋地说:「怎幺连衣服都没穿好就跑出来开门,这样很糟糕的你知不知道?」

米夏打个呵欠,懒懒地说:

「Forgive me my sister,因为冷气坏掉,实在是太热了。加上昨天我又忙了整晚在新的专题研究上,就…」

「唉…我们先进去再说,让别人看到你这样子,可连我都不好意思。」

走入研究室,梅看到整堆完全没整理的报告、谜样机器、女生的衣服、包起来的垃圾,甚至还有吊在窗口晒的女性内衣裤,不禁感到一阵头晕。

「啊哈哈…抱歉抱歉。」米夏有点不好意思地苦笑着「因为常常一个专题就得花掉两三个月,最后我乾脆搬来这住了,才会乱成这样。」

很明显的这是个人生活习惯问题,虽然梅这样想着,但身为一个女僕的她不敢随便说出自己心中的想法。倒是同样这幺想的箱娘很直接地就说:

「米夏小姐,你的生活习惯不太好呢,这样对身体健康会有影响吧。」

「不会啦~」米夏笑着挥挥手「我这样已经住一年了,还不是活蹦乱跳的。」

住了一年,难怪会乱成这样。梅有种想把这里好好整顿的冲动,但是目前以小姐的事为先,她也只好忍下来。

「Anyway,My sister你找我有什幺事?」

米夏随便就坐在自己搬来的床上,小要则坐在这研究室里放在电脑前唯一的椅子。梅找不到地方坐也不想坐,只好站着。

「是这样的,我的朋友她的猫不见了。」小要看向箱娘「她们家派人去找,却都因为不明原因而丧失记忆。」

「丧失记忆?」米夏张大嘴巴「OH…Amazing~」

「我在想你前阵子不是跟我提过一个有趣的东西,叫…」

「Hypnotism!」

「对对对,就是那个。」

「等一下。」箱娘发问了「为什幺催眠跟脑神经医学工程有关?」

「这是个好问题。」米夏用手指敲敲自己的脑袋「简单一点的比喻,我们的人脑就像高性能的电脑主机,拥有硬碟记忆体跟其他基本的配备,而五感是输入系统,人格思考是作业系统,记忆则是储存在硬碟里的Data base。」

「平时我们所处的环境就是网路,而催眠师就是能够透过五感侵入我们的脑部进行窜改的Hacker。这种解释虽然有点天方夜谭,但是要知道所有在脑内处理的资讯都是以电波的形势由神经传达而来,所以还是可以解释得通。基本的理论在于电波与脑波的转换,如何将各种不同形式的脑波从原本由机器测到的脑波中以类似AX转换的方式分离…」

「等等,就先说到这吧。」小要打断还在滔滔不绝的米夏,问:「那幺你之前的那位实验对象,你还记得是谁吗?」

「OH~Of course~」米夏「你找他有事?」

「他不是能删除人的记忆吗?我在想会不会就是他把猫给带走的。」

「这样啊…」米夏起身走到电脑前「好吧,虽然我已经忘了他是谁,不过我把资料调出来看看,应该有纪录才对。」

米夏在键盘上敲打了几下,没多久就找到当时的实验资料,不过受验者的姓名却已经被消除。

「奇怪…怎幺会这样?」米夏抓抓头「我明明记得当时有填的呀。」

「真糟糕,线索又断了。」小要叹了口气「该不会他连你的记忆都消除吧?我记得你一向是过目不忘的不是?」

「唔…我调系统备分出来看看吧,系统备份是没办法更改的,应该会有。」

米夏又敲了几下键盘,这时电脑重开机,在繁複的操纵过程后,米夏终于找回当时的系统备份。

「I got it!」米夏兴奋地说:「这家伙叫洪千镇,他是工学院区的学生,现在住在男二舍。」

「谢啦。」小要离开座位「我们走吧学妹。」

「等等啊,别那幺急。我觉得那个洪千镇可能不希望别人知道他会催眠,所以才会把知道他秘密的我的记忆给消除掉。要是你们现在过去的话,可能也会跟我一样。」

「那我们该怎幺办?」

「我查一下实验资料,看有没有什幺防制办法。」

随着谜团逐渐被解开,危险也越来越接近追求真相的人们。此时墨镜男等人走入男二舍,来到男二舍舍务办公室。

舍务办公室是专门处理宿舍业务,包括宿舍内设施维修,外宾来访登记,宿舍学生的信件代收,总之舍内大小杂务都是由舍务办公室里的舍务各楼层委员以及委员长管理。

今天值班的恰巧是舍务委员长,他一看到墨镜男走进来就一脸不屑地说:

「今天是吹什幺风?怎幺昔日因为违反舍规而被退舍的家伙会跑来这。」

秉奇跟东治都知道墨镜男以前跟这位委员长有过节,所以也就没说什幺。等着看墨镜男要怎幺跟他交涉。不过墨镜男倒是挺沉得住气,只是好言好语地说:

「我不是来找麻烦的,是想来问个人他住几号房。」

「喔?要找谁?」

墨镜男看了东治一眼,东治便跟舍务委员长说明来由,并提及誉伦的学弟。委员长在明白来龙去脉后,语重心长地说:

「其实前天发生那件事以后,大家心里都有点毛毛的…如果你们能帮忙解决的话,我会很感谢就是。」

说完,委员长便把誉伦学弟的房间号码以及钥匙交给墨镜男。墨镜男等人拿到钥匙马上就赶往那间房间,希望能找出一点蛛丝马迹。

打开房间后,就如一般的工科学生那样的布置呈现在三人眼前。堆置一地的教科书非教科书,没有外壳配线外露整修到一半的电脑主机,以及总是开着的电脑。还有挂在床边的袜子内裤等贴身衣物。除此之外还有阴暗异常,并瀰漫着一股怪味。

「所以说我才讨厌男二舍,跟男一舍差太多了。」墨镜男不屑地说着「这间宿
舍的人生活习惯简直就跟小学生没两样。」

「话虽这样说,可是男二舍舍规比男一舍鬆吧?」秉奇好奇地问:「怎幺你当时会违反舍规?」

「唉…」墨镜男叹口气「要怪就怪你那学姊,明明二舍严禁女客进入,为了整我她还特地跑来找我,就…」

「啊啊…」东治耸耸肩「这样子对你也好,在这种地方住个一年,恐怕连斗志都会被磨光了。」

「别说这了,快来找吧。」

三人开始低头寻找可能的线索,不过这间房间实在太乱,找了半天还是什幺都没找到。

「…对了,他的电脑。」秉奇看向电脑「我去看看里面的资料。」

「那我们去问问住他附近的人好了。」说完,东治与墨镜男走出房间,只留下秉奇一人在房里。

「东治,你确定要问?」墨镜男跟在东治身后「男二舍的人是出了名的冷漠兼自扫门前雪,我看你就算敲门也没人搭理。」

「欸?可是不试试看怎幺知道?」

东治走到隔壁的房间敲门,半晌后他们就听到一阵杂物掉落的碰咚声。然后有名看起来很像女生,个头娇小又有副娃娃脸,只穿着内裤就打开门的男孩子。

「看,这不就有了吗?」东治转头跟墨镜男说:「总是会有特例的嘛。」

「请问有什幺事吗?」男孩子打了个呵欠。

「喔,是这样的,我想问一下关于你隔壁那位同学的事。」

「嗯?」男孩歪着头「喔~你是说被鬼吓成白痴的那位?」

「是的。」

「你们问这要干什幺?」

「这个嘛…」

东治看了墨镜男一眼,墨镜男摇摇头,不希望东治把实情说出来。

「其实要解释也挺複杂的,总之就是舍务长要我们来查一下,好让其他人能安心。」

东治随便扯了个谎,那男孩子虽然一脸没有完全相信表情,但总算是开口了。

墨镜男等人专注地寻找线索打听消息,丝毫没有注意到一楼的骚动。因为小要等人的到来,让二舍的人一阵慌乱。而舍务委员长一看到小要,更是不客气地问:

「那个墨镜男跑来这就算了,为啥连你都跑来这?」

小要倒是没把委员长放在眼里,也很不客气地回他道:

「我怀疑你们宿舍有人绑架丹尼尔,现在我要进男二舍侦查。」

「宿舍有治外法权,就算是校长也不能没有经过我们宿舍委员的同意就违反舍规。这里是女宾止步,请回吧。」

「喔?你可真大胆,看来上次给你的教训还不够嘛?」小要露出小恶魔般的微笑「这次学长已经没住在这,我可不会手下留情。」

小要的笑脸让宿舍的委员长想起过去被恶整的惨状,不想再体验到地狱的他只好咬着牙说:

「好吧,不过我要跟你们去。」

「随你便。」

说完,小要一行人往目的的房间前进。在途中箱娘跟小要说:

「学姊,连学长都追到这,看来是没错了…」

「如果是这样,那他的处境恐怕很危险。因为我们不知道那位会催眠的人可能对他做出什幺事。」

说到这,小要等人不由得加快脚步。很快地她们走到宿舍四楼,看到东侧走廊不远处墨镜男与东治正站在她们要找的人面前。

「喂!你们离他远点!」小要远远地大喊着「那家伙可能就是犯人!」

墨镜男跟东治看到小要和箱娘出现时都吓了一跳,这时小要她们已经跑到两人面前。小要看向刚刚还在跟墨镜男他们谈事情的男孩子,问道:

「你就是洪千镇同学,对吧?」

男孩子还未开口,秉奇从隔壁冲出来,喊道:

「学长!前辈!我知道那名催眠师是谁了!就是住在隔壁的…」

秉奇话还未说完,就因为看到小要和箱娘她们也出现在这,而把说到一半的话给收回去。这时走廊的气氛突然变得很紧张,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这名男孩身上。

男孩左看看右看看,接着一脸无奈地说:

「虽然早就知道可能会被发现,只是没想到比我预料的还早。」

「所以你是承认啰?」小要问道。

「没错,我就是你们要找的人,也就是最终大魔王。」

虽然男孩说得好像很恐怖的样子,不过只穿着一条内裤的他显然没什幺说服力可言。

「等等…」墨镜男突然发难「照理来说,我们不是应该还要再找一堆线索,有时还要被误导甚至是抓错犯人,最后因为某个人发现其中的不对劲才设局抓到真正的犯人,又或者犯人的后面的恐怖黑幕什幺的,总之就是少说还要再扯个一两个月或者几年,才会抓到最终的大魔王不是?」

因为墨镜男的话而被迷惑的众人转头一脸茫然地看着墨镜男,接着墨镜男又继
续说:

「如今才刚开始没多久,连经验值都没加多少,为什幺马上就得跟最终大魔王面对面了?而且怎幺看我都不觉得这小鬼像是最终大魔王,我还以为至少会遇到个很阴沉的戴斗篷或者铁製头罩,或者看起来青面獠牙至少不会像个人,或者只要一拳就可以把我们全都挥飞的…然后经过一番努力与生死关头,终于很辛苦地打倒,从此王子与公主快乐地…」

「停~~~!」男孩打断墨镜男的话「你现在以为自己是在看小说吗?还王子与公主快乐地什幺跟什幺嘛。」

「这根本不合常理啊!」墨镜男再度失控「为什幺这幺快就要与最终大魔王对决?天啊我还没有心理准备,妈妈我不想死,我只是来找猫的不是来找什幺最终大魔王啊!」

就在墨镜男鬼叫的同时,因为骚动而探出头的男二舍学生,以及早在一旁等候多时,将箱娘与小要还有墨镜男当成新闻目标的狗仔队与特派记者,还有来凑热闹的乡民瞬间塞满整个楼层。很快地整个男二舍也被塞满,外面还聚集一堆摊贩,包括那有名的香肠伯。

「…这真是神奇。」男孩双手叉腰,一脸伤脑筋地说:「为啥这里突然会塞满人?」

「只要我们走人就没事了。」小要开门见山道:「要我们走人,把猫给交出来就行。」

「呵…」男孩轻笑几声「你有什幺证据证明我抓走了猫?」

众人面面相觑,却都无法反驳男孩的疑问。倒是男孩耸耸肩,自己爆料:

「猫是我抓走的没错,要还你们就还。反正我该做的实验都做了,等会我就准备离开学校。」

接着男孩走进自己房间,半分钟后便抱着一只昏迷的猫走出来。不过令人惊讶的是,男孩手上的猫不是丹尼尔。

「呃…我说啊,这只猫…」墨镜男趋向前近距离地看着「这只猫应该…应该不是丹尼尔吧。」

「不是…丹尼尔是波斯猫,毛色是白的,这只是日本三毛猫。」箱娘有点失望地说着。

「…所以我们找错猫啰?」秉奇抓抓后脑杓。

「重点是,你会催眠术吗?」东治始终没忘记自己的工作。

「怎幺?这猫不是你们要找的?」男孩露出一脸看你们怎幺办的表情「既然这样那就跟我无关啰?」

「那幺可以请你让我们进房间去搜吗?」秉奇还没放弃「毕竟我们不知道你房里是不是只有这只猫…」

「没问题,反正我就要离开这了。」男孩双手一摆「请进吧。」

「等等。」

沉默许久的小要终于开口,这次她好像又想到了什幺鬼主意,脸上的笑容看起来好像什幺事都没有,其实早就准备要看着什幺事发生一样。

「可以的话,能不能请你把这只猫给我?」

男孩的脸色变了,很明显地这句话超乎他的预料之外。

「怎?这只猫既然你已经实验过原本也有要还我们的意愿,那幺给我应该也没关係吧?」

「呃…这…」

「还是说你现在突然不想给了?」小要笑脸越来越诡异「该不会原本就不打算给我们吧?」

所有人的目光聚集在小要与男孩身上,男孩歪嘴无奈地笑着,说:

「好吧,看来我也没选择就是,但这时我想时间也差不多了…」

话刚说完,宿舍的广播系统突然开始播放古典音乐,除了小要与箱娘还有没以外,听到音乐的人纷纷不自由主地开始转起圈圈。

「圆舞曲的悲欢离合。」男孩跟着旋律轻哼「嗯~拉赫曼尼诺夫的作品不管何时听都如此美妙。」

「你对他们做了什幺?」

「催眠呀,小要小姐。」男孩露出天真的微笑「很早以前我就想玩玩这种大型催眠了,没想到可以玩得这幺成功。」

「好样的…原来我们都被你耍着玩。」

「别这样说。」男孩将猫放在地上,双手叉腰道「为了表示我的歉意,在音乐结束前你有什幺问题我都会老实回答。」

「好吧,第一个问题。」

「嗯?」

「你很喜欢只穿着一条内裤到处跑吗?」

因为小要的一句话,整栋宿舍突然给人种时间冻结的感觉,所有人停止旋转大约三秒。

「因为天气太热了嘛!」男孩羞红着脸遮住胸部,道:「反正自己一个人窝在房里,要怎幺穿都没差吧。」

「喔…是吗?」小要一脸不怀好意地逼问着:「那刚刚在众人面前怎幺就不会脸红?」

「烦…烦死了!」男孩不知所措地挥舞着手「反…反正人家要怎幺穿不用你管啦。」

「唉…好吧好吧。」取回主导权的小要轻轻拨弄着自己的秀髮「接下来问点正经的问题好了,你之所以留下能让我们发现你是谁的线索,就是想要来一场大型的催眠吗?」

「可以这样说没错。」

「为什幺要这幺做?」

男孩歪着头想了一会,最后用手指敲敲脑袋,说:

「若真要追溯最原本的目的,我想令尊是传媒大亨的小要小姐应该能理解,早在人类懂得宣传两字的那一刻起,集体催眠就在其中深深扎根。」

「嗯?」

「举个例子吧,前阵子的恐怖份子事件,第二天不就在新闻媒体的集体操纵下被一般民众所遗忘?」

男孩闭上眼,陶醉般地说着:

「其实这是很有趣的事,人类自以为自己的选择是凭藉自己的意志,却不知道这一切都已被不知名的巨大理念所操纵。我们现在的生活,都是在一重又一重的制约下产生的。包括上班的时间,领月薪的制度,甚至是週休二日,又或者文凭主义,肤浅的上班族生活,甚至是当代艺术与流行,哪个明星最红哪个歌星唱得最好。或者哪种名牌最棒,哪怕连原本不过是由碳组成的钻石或单纯的低氧化金属黄金也会被当成高价饰品,还有潜藏在这些之中无所不在的资本主义…」

在一长串普通人认为理所当然从未深思但实际上很有争议的举例后,男孩做出结论:

「你不觉得,其实人原本就只是大脑的奴隶吗?而这个世界,也不过是由少数会操纵情报的人,为了方便操纵我们这些奴隶所构成的海市蜃楼?」

「哈哈…」小要轻蔑地笑着「这只是你所看到的世界,但并非全部。」

「喔…这是当然的,如果少数人看到的世界并非全部,那幺多数被少数人影响而自己为自己所看到的世界就是他们所想的那样,也并非全部。」

「那我真是无法反驳。」

「身为一名催眠师,我认为自己有必要理解为何人无法跳脱自己的牢笼,所以我必须不停地做实验,就如现在这样。」

「那幺猫呢?为什幺你要找猫下手?」

「区分人与动物之间的分别,只要是人都会想做吧?」

「唔…」

「前阵子得到有名的天才猫丹尼尔来学校的消息时,我就已经在计划了。一只智商两百的猫是否适用于各种催眠,这将是非常有趣的实验。」

「所以你真的绑架丹尼尔啰?」箱娘开口说话了「那牠在哪?」

「牠就在你眼前不是?」男孩指指地上的日本三毛猫「实验很成功,我将牠催眠后暗示牠说牠是只三毛猫,牠就真的变成三毛猫了。」

看着躺在地上失去意识,不再是法国籍纯血统波斯猫的三毛猫丹尼尔,小要忍不住噗嗤一笑。看到小要幸灾乐祸地笑着,男孩十分高兴地说:

「真不愧是小要小姐,早在教务处恐怖份子事件时,我就特别欣赏你那唯恐天下不乱要乱就乱到底的行事作风。当时的我伪装成在教务处看报纸的学生,万万没想到你的出现会把我原本的计划闹得比预期的还大。」

「什幺?」小要恍然大悟「原来那些恐怖份子是因为被你催眠才敢放胆佔据教务处,难怪我就觉得这背后一定有人搞鬼,没想到竟然是你。」

「哼哼哼…这不过是计划中的一环罢了。原本我就打算让教务主任因为这件事下不了台并利用负面宣传让丹尼尔可以顺利入学,只是没想到你比我早一步行动。」

「的确,教务主任是反对丹尼尔入学,那是逼我对付他的其中一个原因。只不过我也没想到会被你来这一招,派学生来充当恐怖份子。」

话说到这,音乐进入尾声的高潮连奏。男孩耸耸肩,说:

「快乐的时间总是短暂的,虽然我们聊得很快乐,但总有结束的时候。」

「你以为你逃得掉吗?在音乐播放的同时,外面可是已经埋伏了和我们一样戴有超音波过滤器耳罩的特种部队。」

小要话才刚说完,男孩却已经消失在三人眼前。

「想要催眠,不一定只能靠声音。」男孩的声音在广播器中迴荡「既然我们想法上有很多相似的地方,那幺总有一天会再见面的。」

「真糟糕…又被耍了。」小要叹口气「可以的话我真不想再遇见你这家伙。」

「哈哈哈哈…」

男孩的笑声逐渐隐去,最后音乐结束,众人也停止旋转。

男孩的离开带走所有的迷团,除了当时仍清醒的小要与箱娘外,没有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幺事。

「总觉得我们好像忘了什幺很重要的事情。」秉奇双手猛抓头「唔…到底是什幺呢?」

「嗯…真奇怪,我好像有个工作还未完成…可是现在连是谁委託的都忘了。」

东治摸摸自己的下巴,一脸苦恼。

「前辈,你呢?」

「啊?」墨镜男用手指指着自己「我怎啦?」

「你不觉得自己好像有段空白的记忆吗?」

「没有啊。」墨镜男打着呵欠「人要把握当下,老是在意自己过去做过的事干麻?」

事情就这样不了了之,而后由于没人再提起,传说中的催眠师,甚至是那份实验报告,或者是大便男,以及各式各样曾在校内流传的怪事,都渐渐被不停在忙碌的人们所遗忘。

也没人知道,这说不定也是那个催眠师的阴谋。又或者说,这就是这个世界的阴谋,庞大的阴谋,一个让人逐渐忘记自我的恐怖阴谋。

Copyright © 2017 - 2020 三国群英传私服 All rights reserved

在本站可以找到您想要的三国群英传私服游戏攻略和三国群英传olsf副本玩法,我们致力于让三国游戏玩家拥有最新的游戏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