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武将技能 > 正文

第柒章 休息时间(3)

作者:三国群英传日期:2020/2/11 22:02:59
  诗颖提着油灯,悄声推开房门,放轻脚步走入屋内,以免惊扰到还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风杏。把手上的油灯放在床头柜上,诗颖坐在床沿,俯首看着紧闭双眼的风杏,和半湖相似的柔美容颜上挂着慈蔼的浅笑。
  抬手拨开粘在风杏脸上的细碎髮丝,诗颖温柔低语,「杏儿,睡了三天,好些了吧?好好休息,赶快适应你觉醒的血统,然后醒来,颖姨要谢谢你呢,别让颖姨等太久,好吗?」
  「那天真是辛苦你了。多亏你和小寒,否则湖儿说不定就回不来了,也谢谢你,豁出命来救我和小寒。那时的你一定很痛吧?」想起三天前那场生死劫,诗颖向来温柔的脸色变得有些晦暗。那天也会跟十二年前那个残阳如血的傍晚一样,让她这辈子都忘不掉吧。
  那时她已经几乎要支撑不住护身结界,一支又一支的箭矢袭来,只差一点就要击溃她薄弱的防御,她都能看见那名灰髮女妖轻蔑又得意的笑容了,是礿寒在一旁的祈祷起了作用,给她支持下去的力量,也阻挠了那灰髮女妖的攻击,虽然只是一点微弱的阻挡,却也争取到时间。
  苦苦支撑着保护的她没有发现身后风杏的异状,在礿寒的祈祷帮助之下,风杏也突破最后的关卡,彻底完成了半的觉醒,体内异族的血统让她变得与平日截然不同,也是因此她们才能获救。
  黑色长髮褪成雪白,棕色眸子也转瞬变成冰蓝,鬓边飞速生成朵朵白色杏花,两只纤细的手臂上浮现一层妖美的冰蓝色纹路,风杏的表情有些空白、呆滞,似乎被体内妖怪之血的本能控制,在面对威胁时自动地做出反应。
  风杏抬手一挥,无数白色杏花飘在她们三人身边,形成另外一层防护,既减缓了诗颖的负担,也遮去了那名女妖的视线。
  面无表情的风杏面对着灰髮女妖,呆滞冷漠的眸子直勾勾地看着她,无意是似地抬手一握,朵朵杏花碎裂四散,白色花瓣夹杂着她的妖力,布满整间食堂,飞舞着,速度越来越快,直接环绕着女妖,如刀般在她身上留下一道道伤痕,顿时血色飞溅。
  碰撞、飞舞、迴旋、割裂,白色花瓣既轻且多,布满整间食堂,灰髮女妖虽有心想避,却碍于空间太小难以施展。为了增加己方优势,蔓延在室内的灰色烟雾被她添加上腐蚀的作用,却还是比不过风杏鬓边杏花的生成速度,越来越多的花瓣反倒让她更加难以施为。
  随着风杏觉醒的除了妖怪血统还有她承继自先祖的庞大妖力,祖上曾有的强大妖力也在她的运用下越显纯熟,而刻在血脉记忆中的传承让她无师自通学会用势压迫,压制住灰髮女妖的力量,并用花刃将她包成一个茧子,无视了她的尖利尖叫和哀鸣,直接将她绞灭在那白色花瓣所形成的球状物中。
  感觉不到威胁的风杏这才放下双手,散去外层保护用的杏花和那染满灰髮女妖血迹的花球。她神情依旧呆滞,可那种威压和严肃的氛围顿时消失无蹤,让一直紧绷着的礿寒和诗颖也稍稍鬆口气。
  刚度过那场生死劫的诗颖和礿寒还来不及高兴,就见风杏闭上她那双冰蓝色杏眸,整个人直接软倒。见状,脱力的诗颖来不及上前接住她,只有礿寒勘勘拉住她,紧紧揽住她,没让她直接从桌上摔下去。
  「那时真是吓坏我跟小寒了……你整个人温度高得吓人,额头都是滚烫的,还真怕你烧坏脑子。」诗颖怜爱地揉了揉她柔顺的白髮,「要不是后来赶到的紫杏大人说那是后天觉醒的半必须经历的过程,我们大概会急着去外头拖个大夫来治你。」
  「还好你继承的是妖怪血统,血脉觉醒的痛苦不比有神族或魔族血脉的半痛……虽然还是很痛,毕竟是一点一滴炼去比较孱弱的人类血脉。」诗颖握紧风杏的手,继续轻声呢喃着,「辛苦你了,等你醒来颖姨会好好帮你调养的,也做一桌你爱吃的犒赏你,好吗?赶快醒来,别让我和湖儿等太久喔。」
  说完,她放下掌中那只温度有些高的手,起身离开,「杏儿,好好休息。」

  诗颖关上风杏的房门,离开之后,隔壁房中仍旧醒着的半湖瞪着天花板,精緻的容貌上却是有些黯淡、呆滞的表情。
  「娘是想到那天了吗?」半湖喃喃自语道,「同样是觉醒,同样是昏迷,希望阿杏不要昏太久……娘的心病本就好不了,可不能再加重了。」
  「阿杏,你可要快些好,别睡太久,我们都在等你。」



  叩叩。
  「请进。」
  礿寒闻言,推门而入,见到那难得安分躺在床上的何图,柳眉微挑,「难得图哥乖乖躺着养伤。」
  何图一脸哭笑不得,「我伤成这样也没办法做什幺吧?在你的印象里我是有多不安分啊?」
  「非常。」礿寒毫不迟疑地答,「昕哥让我来看着你,以免你伤未癒又跑练武场。」
  「我也就跑那幺一次──」
  「一次就很了不得了。」礿寒瞥了何图一眼,「而且那次你差点被腰斩。」
  「呃,呵呵──」何图乾笑几声,识相地转移话题,「阿昕和暖姊呢?半湖呢?他们的伤怎幺样了?」
  「恢复良好。」
  「那就好。」何图鬆了口气,「啧啧,那天真惊险,还好现在都好好的。」
  「是啊。」礿寒感叹地附和道,「既然你有好好休养,那我就能回去交差,不打扰你了。」
  何图失笑,「敢情你来看我是为了跟你兄姊交代用的啊?枉费我那幺疼你。以前跟在我后头叫『图哥哥』的是哪个小丫头?」
  「没有那回事。」礿寒绷着一张小脸,耳尖却微微泛红,「你记错了。」
  「你耳朵红了。」
  见话头不对,礿寒直接无视何图上一句话,「我走了,好好养伤。再见。」
  「好吧。」也没再继续逗好友家的小妹,何图朝她摆了摆手,「再见,帮我跟阿昕、暖姊问好。」
  「好。」

Copyright © 2017 - 2020 三国群英传私服 All rights reserved

在本站可以找到您想要的三国群英传私服游戏攻略和三国群英传olsf副本玩法,我们致力于让三国游戏玩家拥有最新的游戏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