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武将技能 > 正文

三联画--Ivy kiss(二)

作者:三国群英传日期:2019/12/30 10:15:57

本集推荐BGM:



Act 2  在湖畔迷路的孩子

  

  卢瑟斯坐在篷车的驾驶座上,心不在焉地用小皮鞭驱赶马身上的蝇虫。

  嘴里叼着牧草的马,缓缓地拖着车子。

  在这篷车里,是足以让卢瑟斯后半生不愁吃穿的钱财。

   

  卢瑟斯是个咒术师。

  在他出身的商业家族中,每个人都必须要有其价值──经商的能力、交际的能力、靠脸联姻的能力,不一而是。

  至于从小埋首于书堆的卢瑟斯,所有的人都预期他会成为一个毫无生产力的学者,也因此,地位并不崇高的他常常遭受欺凌。

   

  直到,他崭露出了自己言语的力量。

   

  没有人知道,他是如何从烟海般的书堆中,找到编织言语力量的方法;也不知道,他怎能从艰涩难懂的古语中,自学成材。

  但是,那都不重要。

  在所有找麻烦的人,都因为严重的麻疹而卧床不起之后,原本忽视他的家族,终于给了他足量的尊重──甚至是慎重。

  与他交谈时,总是打起十二分的小心;听到他的声音时,更是吊起万二分的精神。

  只因卢瑟斯是个能靠言语的力量,祸害敌人的存在。

  而这边敌人的定义,可不只限于家族的敌人。

  所以,不理解言语力量的众人,谄媚他、利用他、离不开他,却也敬畏他。

  受人敬畏的生活,或许能让人享受一时的高高在上,长久以往,挺立于人群感受到的,却只是清冷的孤独。

  就像是他以为姓名的千屈菜(Loosestrlfe),总是孤独地突兀于其他植株之间,没有一个能够融入的群体。

  赶着车、捲走这几年的积蓄,离家出走的卢瑟斯,漫不经心地挥着小皮鞭,赶着蚊虻,让自己的马匹随兴地拉着自己,走在不知名乡野的不知名小路上。

  他拉了拉身上的披肩,在晴朗的阳光下,没有风,他却依旧佝偻着身子。

   

  就在这个时候,有着一头红髮的少女,就这样,横在车前的路上、也横在他生命的道路上。

   

  卢瑟斯跳下马车,检查着少女的伤口。

  弓箭造成的伤口并没有致命的危险,但是,却会缓缓消磨她的体力。

  远处,哒哒的马蹄声与猎犬吠叫的声音越来越接近,让卢瑟斯皱起了眉头。

  他不是特别善心的人,只是,他今天的心情也不算特别好。

  「算你们倒楣。」

  他拔出匕首,折断女孩肩上突出的箭桿。

   

  「以洒落的鲜血为因,以我言语的力量为引,汝等当受鲜血的报应。」

   

  匕首的刀锋轻触在他疤痕累累的掌心,渗出血珠的手掌握住了沾染血汙的箭桿。

   

  呼──

   

  卢瑟斯轻柔地吹出一口气,霎时间,箭桿与上面的鲜血化成了腐朽的粉尘,藉着一股轻柔的风,飘向彼方。

  马匹杂乱的嘶鸣跟人群惶恐的尖叫此起彼落。

  接着,杂乱的马蹄声再次响起,只不过,这次马蹄声却是朝着相反的方向,逐渐远离。

  卢瑟斯仔细地打量着少女,发现她身上有着淡淡的黑色气流,像是寄生虫,在她的体表扭动着、环绕着。

  「诅咒?不……这不是她的诅咒……是代人受过?哼,这次就好人当到底吧。」

  卢瑟斯单膝跪了下来,一只手放在少女的胸口。

   

  「依着我言语的力量,依着你最初的怒火……」

   

  他站了起来,双手捧着一个黑色的雾球。

  「去把力量发洩在原本的目标上吧!」

   

==================================

   

手抓得太满的猴子,在恐惧什幺呢?

   

==================================

   

  北风越来越强烈了,相信很快,初雪就会把窗外的世界染成一片雪白。

  卢瑟斯咳嗽着,手中端着桔梗、附子、甘草、还有其他森林中的草药煮成的药茶。

  卢瑟斯从小就不是身体健壮的孩子,只不过,在开始使用咒术之后,他的肺部越显脆弱。

  每到冬天,他就会开始咳嗽,骨节也像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一样,又硬又痛。

  在家族之中,他总是自己强撑着,把自己关在温暖的书房裏面,披着厚厚的大衣、深埋在宽大的软垫中。

  遇上了黛莉之后,经过她的精心调养,卢瑟斯的身体情况才渐渐好转。

  黛莉曾不止一次向他表明,自己拥有治癒的能力,卢瑟斯却拒绝了她的好意。

  被委婉地拒绝之后,黛莉没有深究原因,只是,每到了冬天,她就会煮上一锅又一锅,气味浓烈又辛辣的药草茶。

  卢瑟斯喝了一口苦辣的药汁,感受到一股刺激的热流顺着食道、化开冰结在自己气管、肺部的寒冷。棕髮的青年喘了一口气,感觉一股鬆动的冷气顺着自己的喉管、宣诸于口

  一股黑到发蓝的雾气,从卢瑟斯的唇边,缓缓地扩散。一时之间,周围的空气,似乎都染上了一层蓝黑色的冰晶。

  「编织力量的人,被力量所伤;用言语伤人的人,被自己的言语伤害……」卢瑟斯把杯子放到桌上,双眼看着炉火,呆呆出神。

  「如果被你的『力量』接触,你就会察觉,我过去的行为了吧?」

   

  「到那个时候,你会不会看不起我呢?会不会看不起我这个,背弃了神明,为了自己而使用『力量』的咒术师呢?」

   

  他摇了摇头,不再继续探究这个想法。

  付不起代价的选项,思考太多,只会徒增自己的懊悔。

  卢瑟斯喝完药水,站起身。

   

  「得趁初雪到来之前,帮黛莉把房子的裂缝都补起来才行啊。」

   

==================================

   

  黛莉坐在厨房中的摇椅上,手中的棒针舞动着,正在帮卢瑟斯织围巾。火炉上温着消夜的锅,正从锅盖慵懒地吐着白烟。

  在卢瑟斯用男性的尊严,从她的手中把工具强制徵收之后,暂时没有家务可做的黛莉先是热了甜粥、又是从储藏柜中找出了打围巾的工具,开始忙碌。

  卢瑟斯其实不需要新围巾,两人同居的过去三年,黛莉每年都会织一条新的围巾,在初雪来临之前送给卢瑟斯。

  织完了围巾,还有毛衣、毛帽、毛袜跟手套。

  虽然卢瑟斯表示过,两人共享的财产可以直接到城里去买现成的,买多少都可以,根本不需要黛莉那幺麻烦。

  没想到,这样的言论却遭到了黛莉的大加反对与挞伐。

  黛莉看着正在修补墙壁裂缝的卢瑟斯,看着他冒出老茧、却依旧显得优雅修长的白皙手指,看着他笨拙却又倔强地把怎幺抹都抹不平整的泥灰,涂抹在漏着冷风的裂缝上。

  自己对卢瑟斯,实在是所知有限──不知道他的姓、不知道他的家庭、不知道他的过去。

  卢瑟斯对自己也所知有限──除了自己的名字、自己喜欢与不喜欢吃什幺之外,他对自己的背景是一无所知。

  甚至,两人对彼此之间的关係,也是懵懵懂懂──是朋友?是恋人?还是夫妻?好像都有那幺一点感觉,却从未郑而重之地明确过。

  「但是,至少,有一点是确定的。」

  黛莉停下手中的动作,看着卢瑟斯停下手中的抹刀,看着他背对着自己,自豪地用手背抹掉额头上的汗。

  黛莉抿着嘴笑了,走到卢瑟斯身边,递上了手帕。

  卢瑟斯回头望向她,笑着到了谢。

   

  『我喜欢他在的地方。』

  黛莉看着用自己的手帕擦和的青年,如是地想。

   

  只是,反过来呢?

   

  一声微弱的叹息,黛莉坐回到椅子上,棒针又动了起来。

  得赶在初雪到来之前,把今年的围巾织给他呀!

   

  夜,已经深了。

  温暖的厨房中,炉火还是静静地烧,锅子还是缓缓地吐着白烟。而闲不下来的两个人,也还是笨拙地为彼此忙碌着。

   

  

  啊呀──手抓得太满的猴子,到底是在担心什幺呢?

   

   

   

(to be continued...)

Copyright © 2017 - 2020 三国群英传私服 All rights reserved

在本站可以找到您想要的三国群英传私服游戏攻略和三国群英传olsf副本玩法,我们致力于让三国游戏玩家拥有最新的游戏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