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武将技能 > 正文

【短文】《后略,醒来之后》

作者:三国群英传日期:2019/12/30 20:12:29

《中略,理髮结束》  ← (点击即可前往)



    后略,醒来之后

  

  『────亲……』

  

  声音忽地闯入了一片空白的意识。

  

  有人正在叫我。可是……是谁呢?

  

  声音听起来很温柔,所以很显然的不是老妈。再说如果真的是她的话,那我也应该早就被她给一脚踹醒了才对。

  

  我试着往别的方向去思考。

  

  该不会是大学同学吧?但那不可能啊。我又没告诉他们我住在哪。更何况我也不认识那种会主动跑到我家来叫我起床的女同学。那到底是谁啊?

  

  总觉得越是去想,就越是摸不清头绪了呢。

  

  算了。之后再说吧。

  

  反正她似乎也没有要伤害我的意思。继续睡吧──我索性拉起被踢到脚边的棉被、筑起拒绝被干扰的简单堡垒。

  

  不过对方并没有就此放弃,反而还不死心的开始摇起我的身体。

  

  『亲爱的……亲爱的醒醒……』

  

  「再让我多睡五分钟啦……」

  

  今天不是假日吗?就算晚点起来也没关係────────等等,她叫我什幺?我禁不住惊讶的立刻从床上跳起来。

  

  眼前的女性让我忍不住瞪大了双眼。

  

  「夜、夜月……!?」

  

  『亲爱的你是睡糊涂了吗?怎幺看起来这幺慌张啊?』

  

  不慌张才怪吧!我硬是吞下了差点脱口而出的反驳,取而代之的是再三搓揉双眼、好确定自己没有在作梦。

  

  揉揉眼睛、接着睁开。人还在。再揉揉眼睛、接着睁开。人还是在。再更仔细地揉一揉眼睛,接着做个简单的深呼吸,之后再睁开双眼。人也还是在。

  

  不论确认多少次,人都还是没有消失。这到底是怎幺一回事啊?夜月不是已经回到「被诅咒的光碟片」里了吗?为什幺她还在这里啊?

  

  不对──我摇了摇头。现在的重点不是那个。我真正该在意的地方是──

  

  「……你怎幺突然变得这幺温柔啊?」

  

  你昨晚不是才狠狠地踹了我的胯下吗?我满脸不解地提出心中的疑问,但却得到了夜月困惑的蹙眉。

  

  『你在说什幺啊?』

  

  「咦……?」

  

  与其说是否认,她的反应更像是一头雾水、彷彿自己根本没做过那种事情似的。

  

  呃……现在到底是什幺情况啊?谜团还没解开,夜月就像意识到什幺般的睁大了双眼。该不会──眼角泛泪的她像是禁不住害怕的问:

  

  『……亲爱的、你讨厌我了吗?』

  

  「那怎幺可能啊!」

  

  我下意识地用力抓住她的手掌、大声反驳:

  

  「不论发生什幺事我都不可能会讨厌你的!倒不如说我宇宙无敌霹雳超级爱你的!」

  

  那不是理所当然的吗?夜月那幺的可爱。不对。她不仅可爱又漂亮,还非常的温柔。她总是会用不坦率的举止来掩饰内心的善良。和冷漠待人的态度不同,她的感情热烈如火。

  

  一言以蔽之──有谁会讨厌内外兼具的好女孩呢?

  

  我不假思索地大声告白,成功惹得夜月的破涕为笑。她一边擦着滑过潮红脸颊的泪水,一边幸福的微笑道:

  

  『嗯,我也很爱你喔,亲爱的。』

  

  「我也是……」

  

  咕……!这笑容的杀伤力也未免太高了吧。虽然还搞不清楚是怎幺一回事,不过夜月真的是超可爱的啦!

  

  『那幺就赶快来吃早餐吧,不然冷了可就糟糕了呢。』

  

  「咦?早、早餐?」

  

  『嗯哼哼,早上吃早餐有什幺奇怪的吗?』

  

  「呃、是没错啦,只是……」

  

  这和新婚夫妻没两样的早晨到底是怎样啊?而且你昨晚不是才拒绝了我的求婚吗?

  

  疑点逐渐增加,甚至让我不得不承认有哪里不对劲。可是到底是哪里。脑袋深处在隐隐作痛,彷彿里面卡了一根刺似的。这股不协调的感觉到底是……

  

  『啊!难不成……』

  

  看着说话吞吞吐吐的我,夜月的眼中闪过了一丝不怀好意的光芒。瞇起双眼的她,兴致满满的在我耳边小声的说:

  

  『……你是想先吃.我.呢?』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不管了。

  

  不管是哪里奇怪都没差啦。不对。根本就没有什幺奇怪的地方。是我多心了。状况非常的正常。

  

  没错。

  

  夜月是我老婆。这是无庸置疑的。所以──

  

  我要开动啰!

  

  和高亢不已的情绪相反,按着夜月肩膀的我只是一脸难为情的缓缓凑向她──

  

  

       ◇

  

  

  『你这懒鬼是打算要睡到什幺时候啊!』

  

  「干!」

  

  好痛!我的脸!我的脸好痛!

  

  直达大脑深处的鲜明痛楚让我忍不住难看的在地上来回打滚。到底是哪个王八蛋踹了我的脸啊!

  

  「谁啦……!」

  

  直到沉闷的疼痛稍微消散后,我才一边摀着脸的从地上爬起、一边寻找兇手的身影。不过出乎意料的是,兇手竟然毫不愧疚的俯视着我。

  

  『有意见吗?』

  

  「夜、夜月……!?」

  

  萦绕在腰部、耳边的漆黑长髮;宛如病人般的苍白肌肤;深邃灰暗的阴郁眼眸──她毫无疑问的是夜月。那位寄宿在「被诅咒的光碟片」里的夜月。

  

  原来昨晚发生的一切都不是我在作梦啊──和快速理解到现况的清晰思绪不同,我的头痛得非常的厉害。八成是因为昨晚喝太多,再加上刚才又被踹了一脚的关係吧。

  

  不过……不知为何,像这样清楚凸显自身存在感的痛楚,我意外的不讨厌呢。先在这里特别强调:我并不是抖M。

  

  只是……该怎幺说呢?有种能够切身体会到这是现实的感觉罢了。

  

  我隐约记得自己刚刚做了个梦。那是场美梦,却也是场恶梦。因为内容实在是太过不切实际了。相较之下,现在我反而还觉得比较安心呢。

  

  『看来你没有因为喝醉而忘掉昨晚发生的事呢。』

  

  这还真是太好了呢──夜月一边蹲下身子、一边注视着我问:『睡醒了没有?』我搓揉鼻子回答:「嗯……我醒了。」

  

  『那就好。既然你都已经醒来了……』

  

  她再次缓缓地站起身子──接着一脚踩在我的脸上。

  

  『那还不快点给我滚出去。』

  

  「唔、唔……?」

  

  滚、滚出去?滚出我家?

  

  被踩倒在地板上的我,因为她那不容分说的魄力而完全不敢起身反抗,只能含糊不清的提出疑问。不过话说回来,夜月的脚好乾净啊。是因为幽灵之类的关係吗?

  

  和意外注意到微妙地方的我不同,夜月的语气突然变得严厉了起来。

  

  『你这家伙该不会是忘了我昨晚说过的话了吧?』

  

  「泥、泥是缩……急夫那件哼吗……?」

  

  『谁会跟你结婚啊。』

  

  她重重的踩了一下。

  

  『我说过了吧?你得给我痛苦的继续活下去。应该说,你非得活得痛苦不可。』

  

  挪开脚、整个人跨坐在我身上的夜月,在粗鲁的拉起我的领子后,便用和警告没两样的口气接着说:

  

  『整天待在房子里是能多难受啊?我管你是宿醉还是怎样,赶快给我滚出去就对了。不论你是要去公园还是去餐厅都无所谓,因为只有踏出这间房间你才有机会能接触到痛苦。为了能活得苦不堪言,你给我出去就对了──这样你明白了吗?』

  

  「…………」

  

  『怎幺?那什幺表情?你有意见吗?』

  

  「没有啦……你要我滚的原因我已经知道了,只不过……」

  

  『?』

  

  「出门前能不能亲一下啊?」

  

  『去死吧。』

  

  「咕……!」

  

  或许是已经习惯了吧,夜月反驳我的语气十分的平淡。话虽如此,但她还是毫不留情的狠狠踩了我的肚子一下。

  

  她还真是害羞啊──我这幺自嘲的仰起身子、从地上爬了起来。

  

  「不过……为什幺夜月你人会在这里啊?明明光碟片就没有被播放……」

  

  我难掩困惑地看向电视播放机。那张「被诅咒的光碟片」和睡前的时候一样,依旧静静地躺在播放机里。难不成不论有没有被播放,夜月都还是能从里面出来吗?

  

  和我的猜测相反,夜月只是百无聊赖地玩着头髮回答:

  

  『谁知道。』

  

  「咦?谁、谁知道是什幺意思啊……」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你这白癡。今天一早醒来的时候我人就在这里了,不仅回不去那张该死的光碟片,而且也没办法踏出这间公寓一步。』

  

  「欸欸!?你、你的意思是……」

  

  这意想不到的答案让我忍不住吞下了口中的唾沫。

  

  「我们同居了?」

  

  『少在那边做白日梦了。笨蛋。还有你能不能赶快给我滚出去啊?』

  

  「可是就算你这幺说……」

  

  才刚起床就得知这幺多的讯息,是要我怎幺悠哉的在外面闲晃啊。

  

  现在更该做的应该是好好整理一下眼前的异状吧?或许是因为我脸上的担忧实在是太过显而易见的关係,只见夜月有些不快地哼了一声。

  

  『我的事用不着你管,我自己会想办法解决的。』

  

  「可、可是……」

  

  『别婆婆妈妈的了。赶快出去就对了。』

  

  「唔……」

  

  夜月的强势态度让我不禁语塞了起来。要是现在继续争下去的话,到最后肯定会惹她生气的吧。我可不希望她未来因此而拒绝我的帮忙。

  

  只好先暂时撤退了。

  

  「好吧……」

  

  那我先去洗一下脸喔──就在我心不甘、情不愿的走向厕所时,身后却忽然传来了夜月的声音。

  

  『要是真有那幺担心的话,你是不会去趟图书馆找一下资料喔?』

  

  「!」

  

  『看什幺啊。蠢蛋。』

  

  和因惊讶而回头的我相反,夜月的冷淡表情依然没有丝毫的变化。不过那刻意佯装没事、别开视线的动作,却让我忍不住扬起了嘴角。

  

  毕竟她之所以会这幺提议,大概……不对。绝对是为了让我能好过一些吧。

  

  「……我知道了。我会去趟图书馆的。谢啦!」

  

  『谢什幺啊……我又没做什幺。』

  

  明明就做了很多──我心想:不论是昨晚还是今早都是。或许是在掩饰害臊吧,夜月看似嫌弃的咕哝道:『啧……简直就跟傻子没两样。』

  

  『算了。比起那个,回来的时候顺便帮我买一下这些东西吧。』

  

  夜月说着朝我递出了一张纸条。接过纸条的我在看了一眼内容后,便忍不住困惑地微微皱起了眉头。

  

  「这个是……」

  

  梅花肉、马铃薯、红萝蔔、洋葱、辣椒、咖哩块……这不管怎幺看都是家庭主妇的食材清单吧。而且还是辣咖哩。

  

  难、难不成……

  

  「……夜月你打算下厨吗?」

  

  『嗯,是啊。』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下、下厨?为了我?

  

  「可、可是你要怎幺、我是说……你拿得起厨具吗?」

  

  大概是因为「心上人亲自下厨」的这个现实实在是太过震撼的关係吧,使得我完全没有想到她正是因为能拿起东西,所以才会准备这张纸条的。再说要是拿不起纸笔的话,那幺最重要的内容根本就写不出来啊。

  

  『嘛……这你就不用担心了。因为……』

  

  你看──吊起嘴角的夜月边说边伸出了食指。

  

  ──随即有把菜刀出现在了我的胯下。

  

  在眨眼之间从厨房飞来、并在千钧一髮之际停在胯下前面。清楚目睹全程的我不禁下意识的夹起了双腿。

  

  「这、这个是……念力吗?」

  

  『我想应该是吧。老实说我也不太清楚,因为这也是我在醒来后才会的。不过用起来倒是很方便呢,比方说呢……』

  

  在从容不迫地缓缓走过来后,夜月便用力的一把抓住我的领子,接着瞇细双眼、压低声音威胁道:

  

  『要是你下次敢再随便强吻、或是对我乱来的话,那你就准备好跟你的儿子道别吧──知道了吗?』

  

  「知、知道了……」

  

  『很好。那幺快去刷牙洗脸、然后滚出去吧。』

  

  在用几乎和推人没两样的方式放开我后,夜月便自顾自地拿起播放机里的「被诅咒的光碟片」,接着躺到沙发上、仔细端详了起来。

  

  看来她是真的想靠自己解决问题啊──因为早已被再三催促叮咛的关係,使得我也不好再去过问她的打算,只好先老实的去厕所梳洗一下。

  

  不过……她说得也对呢。

  

  只要出门就必定会遇上麻烦。这是理所当然的道理。或许身心会因此而受挫、受伤也说不定,但是我想不论如何,我都肯定能振作起来的吧。

  

  毕竟……

  

  就算外面的世界再怎幺艰辛,但只要一想到家里还有位温柔无比的家伙在,不论是谁都一定能打起干劲来的。

  

  啊啊,我已经开始在期待夜月的料理了呢。

  

  

      


    后记

  

  43/50

  

  今年的最后一篇小说!

  

  看来……还是没办法达成目标啊。难过。

  

  不过现在谈那些实在是太令人鼻酸了,所以来谈谈本文吧!

  

  一点点的不坦率(毒舌)+亲暱的互动(肢体暴力)+十足的可爱……只要将这些素材充分搅拌的话──噹噹,夜月就出来啰!

  

  前半段是温柔贤淑的夜月,后半段则是刀子嘴豆腐心的夜月,各位比较喜欢哪个夜月呢?

  

  不过虽然这篇短文我是写得很开心没错啦,但难免还是会觉得有某些地方处理的不好。

  

  不过这份遗憾肯定会成为成长的基石吧。

  

  未来就再稍微努力一下吧。

  

  就让我在这里预祝各位新年快乐啦!

  

Copyright © 2017 - 2020 三国群英传私服 All rights reserved

在本站可以找到您想要的三国群英传私服游戏攻略和三国群英传olsf副本玩法,我们致力于让三国游戏玩家拥有最新的游戏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