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武将技能 > 正文

【六道门】第五十三折 — 乘风之楼

作者:三国群英传日期:2019/12/31 10:12:18


唐牡丹转动桌几上花瓶,带他进入密道,从另一处别院出去。旋即,她运足内力,纵身凌空跃出数丈,飞檐走壁,掠上唐府中一处高约四十丈的楼塔。


此楼塔虽与摘星楼相隔至少数百尺之远,但两楼各执一方,恰巧是东西方最高楼层,暗藏较劲意味。


袁少风不疑有他,也跟着掠上去,直至最高层,两人方才停下。凉风习习,迎面拂来,袁少风伫立在栏杆旁,眺望着远方美景,讚叹道:「原来这是乘风楼。」


唐牡丹掩笑道:「这楼名正是取自你名字。」


袁少风身子一震,讶然道:「此话当真?」


唐牡丹颔首道:「我知道你被关在远方,所以想建造此楼,希望你能乘风而来。」


袁少风惊道:「想不到竟是如此。」


唐牡丹瞧他反应,发出银铃般的笑声道:「逗你玩的,虽然的确是取自你名字,但此楼的用途是为了跟摘星楼相对,一来彰显唐家威势,一来可透过高处俯瞰而下可掌握附近现况,甚至利用望远镜能看清江上动静。」


袁少风搂住了她的纤腰,轻啮她圆润的耳珠,笑道:「此楼为乘风楼,御风而行,莫非牡丹夫人有意驾驭我这阵风?」


唐牡丹俏脸微红,娇嗔道:「哼,才不是那个意思,你可别乱说。」


袁少风笑问道:「为何你方才说在此就可以任我轻薄呢?」


唐牡丹耳根子烧红,以蚊呐的音量道:「这名字取自于你,也算有一半是属于你,不完全是唐家的範围。」


袁少风当然知道这话破绽居多,但他也明白唐牡丹终究是女人,脸皮仍很薄,所以并没有刻意去追究,反倒爱怜道:「多谢牡丹夫人垂青,我一定会尽力侍奉。」


唐牡丹嗔怪地瞥了他一眼,娇吟道:「别误会了,我们早有明言在先,你练鬼蝶大法,我用媚毒调和,两不相欠。」


袁少风双手一探,怜惜地抚着她,笑道:「就算这样,也感谢牡丹夫人看上袁某。」


唐牡丹转过身来,双手搂住他的脖子,柔声道:「袁郎呀,唤妾身牡丹好吗?」


袁少风点头道:「牡丹。」唐牡丹脸现喜色,凑近寸许,与他深吻一番。


便在两人唇舌交缠,沉溺于情欲之时,一道身影从旁掠出来。唐牡丹惊讶退后,正想衔起毒针发出,却被袁少风一手按住。


那人从阴影中走出来,一张漂亮的脸庞在月光下透了出来,竟是沈月蝶。唐牡丹瞥了袁少风一眼,问道:「你认识她?」


沈月蝶双手环臂,嫣然一笑道:「他比你早还认识我,这样说你明白了吗?」


唐牡丹蹙起黛眉,面露不悦之色,问道:「她说的是真的吗?」


袁少风耸肩道:「其实她……」话尚未说完,沈月蝶截口道:「你应该没有忘记,你还欠我一个人情吧?」


袁少风纳闷道:「怎幺了吗?」


沈月蝶露出含有深意的笑容,淡淡道:「好,我现在就让你还清人情!我要你答应我,不许告诉她我跟你之间的关係,也不许对她透漏我的任何事,这要求不过份吧?」


袁少风为之愕然,登时语塞,暗忖道,这岂不是要我哑子吃莲,有苦说不出吗?这要求乍听之下很普通,但女人的醋意,会让这普通的事便得複杂。


唐牡丹细眉一挑,秀眸闪过一丝愠火,目光在两人之间来回梭巡。片晌之后,她沉声道:「看来我打扰你们了,这地方是唐家的,你们自行离去吧!」


沈月蝶看着袁少风,正色道:「你随我出来,我有事找你。」


袁少风皱眉道:「不能在这裏说吗?」


沈月蝶摇了摇头,无奈道:「此事很重要,你若是错过,别怪我没提醒你。唉,这样吧,我只给你些许时间,你弄好了就来下面找我。」言罢,她纵身一跃,施展轻功身法,转眼间消失不见。


袁少风转过头来,尚未开口,唐牡丹怨怼地道:「你是否要跟她走?」


袁少风轻叹道:「她这时找我,必有要事,此趟我非去不可。」旋即,他走到唐牡丹身旁,一把搂住了她。唐牡丹本想挣脱,但袁少风少见地用了力道,箍住了她的纤腰,肃容道:「我去去便回,好吗?」


唐牡丹看着他诚挚的眼神,吁了口气道:「罢了,你跟着去吧!我知道你的为人,只是身为一个女人,多少会有些不开心。但我不希望成为那种让你厌烦的女人,所以倘若你今晚真的赶不回来,那也别勉强。」


袁少风想不到她释怀这幺快,心中大喜,抬起她下颔,重吻了她一口道:「放心吧,今晚不管去哪裏,我都会想着你。」


唐牡丹挣脱她怀抱,退至数步,笑道:「就算是说谎,也听得开心。」


袁少风朝她微微一笑后,转过身去,跃下乘风楼。晃眼之间,他便发现沈月蝶的行蹤,她就伫立在一棵树上。


袁少风来到她身旁,问道:「究竟发生什幺事了?」


沈月蝶俏皮地说道:「你别怪我坏你好事,我也是出于急迫无奈,否则我才不想当这幺不知趣的女人。」


袁少风问道:「哦,这事这幺严重?」


沈月蝶面色忽沉,肃容道:「我在柴房发现了两个黑衣人,根据体态身形来看,这两个应该都是女人。」


袁少风皱眉道:「所以不是採花贼了?」


沈月蝶摇头苦笑道:「採花贼要是有这两女厉害,只怕唐瑶现在绝不是完璧之身。


袁少风失声道:「这两人这幺厉害?」


沈月蝶笑道:「能混入守卫森严的唐府,若没能耐能办到吗?你要是不信,跟我来吧!」


袁少风半信半疑,跟在沈月蝶后方,两人转瞬之间便来到柴房。果真如她所述,有两个全身包裹起来,只露出眼眉的女人在低声谈话。


袁少风定睛一瞧,讶然道:「我认得右边那个,她是摧命娘子。」


沈月蝶娇躯剧震,面色凝重道:「什幺,居然是摧命娘子,难怪她身法这幺厉害。」


袁少风问道:「你也听过她?」


沈月蝶叹道:「我有研究过她,不过当我想深入调查时,大哥阻止了我。大哥说这人武功深不可测,倘若一对一倒也罢了,若是她有其他帮手的话,我恐怕会很危险。」


袁少风点头道:「我跟她交手过,沈天云说得没错,她的确很厉害。」


沈月蝶问道:「那左边那个你认得吗?」


袁少风摇了摇头,若有所思道:「我虽不认得她,但她那双眼睛,我总觉得在哪裏看过,而且应该就是最近的事。」


沈月蝶噗哧一阵娇笑,横了他一眼道:「算我问错人了,你身旁这幺多美人,你又怎可能认得每一人呢!」


袁少风苦笑道:「这时候你还挖苦我,方才都被你害惨了。」


沈月蝶浅浅一笑后,指着那两女,问道:「这两人应该是约在这裏碰面,她们等等会散开,你要追哪一个?」


袁少风沉思半晌后道:「摧命娘子交给我吧,我跟她交手过,多少熟悉她招式。至于另外一个你也要小心,说不定跟摧命娘子一样厉害,如果感觉到危险,你就立刻抽身。」


沈月蝶冷哼道:「你跟大哥一样,未免太瞧不起我了吧?」


袁少风耸肩道:「这并非瞧不起你,只是担心罢了。」


沈月蝶展颜一笑道:「好,那就看在你这份担心上,姑且先原谅你好了。」话音方歇,前方两女有了动静,似乎密谈完了,微一点头,两女各自散去。


袁少风看着沈月蝶,再三叮咛道:「你真的要小心。」


沈月蝶秋波流动,冷不防亲了他侧脸一口,甜甜一笑道:「你放心好了。」


两人互视一笑,旋即各自转身,朝自己的目标追去。袁少风轻功极高,不一会就追上了摧命娘子。


摧命娘子施展轻功,踩瓦踏檐,翻跃围墙,穿过巷子,良久之后终于停下。


袁少风仔细一瞧,这裏是偃江岸旁,正纳闷她要做什幺之际,两道人影从水裏窜出来,这身法他曾见过,正是昨晚想对上官霜不利的刺客。


袁少风稍微回想了一下,那人好像自称是快剑林的刺客。他往前看去,同样身法了得的刺客多了一个,所以那刺客说的事是真的,快剑林即便失败也绝不罢休。


摧命娘子和两名刺客谈了一下后,转过身去,折原路返回。另一旁的刺客,则是重新遁入水哩,往偃江中央游去。


袁少风大感不妥,他直觉这两人是要去找上官霜,可是如果去追他们的话,就要放弃跟蹤摧命娘子了。他挣扎了一下,最后还是以人命关天为重,往水裏一跃,潜入水下,跟在那两名刺客身后。


果真不出他所料,不一会的工夫,冷霜舫出现在他的正前方。他缓缓从水裏探出头来,良久过后,两名刺客依然只是在冷霜舫旁边绕圈,并没有採取行动。


袁少风想起上头有胖瘦双陀,他们多半是顾虑这两人,所以才迟迟未出手。虽然袁少风认为这两名刺客绝对有能力擒下胖瘦双陀,但两名刺客依然很谨慎,俨然受过专业训练。


袁少风心念一闪,露出微笑,趁着他们游去前方时,绕至冷霜舫后方,一展轻功,宛若飞雁般滑入冷霜舫上。


他已来过一次,所以熟知裏面摆设,他身子一晃,掠入帐帷之中。


上官霜正用帛布擦拭琴弦,眼见一道人影闪来,大惊失色,正要喊出声来时,袁少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捂着了她的嘴巴。


袁少风朝她一笑道:「别担心,是我。」



PS:若你喜欢我的创作,欢迎留言,按讚和收藏。

Copyright © 2017 - 2020 三国群英传私服 All rights reserved

在本站可以找到您想要的三国群英传私服游戏攻略和三国群英传olsf副本玩法,我们致力于让三国游戏玩家拥有最新的游戏体验!